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良膳小娘子 第二章 设计毁名声

接下来几日,赵家平和得不似寻常,赵小丫却彷佛未觉。

上辈子她被打,在床上硬是装死的躺了几日,天真以为家中平和是因为自己打动了娘亲,娘亲决定不把她嫁给李虎,却不知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今天一早看到刘彩凤打扮妥当的出门,赵小丫心中了然,却依然无事似的,该干的活儿半点没有少。

直到天色不早,见刘彩凤还未归家,赵小丫去敲了敲赵雪的房门。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赵家两个闺女的待遇是云泥之别,赵雪住的是大堂旁冬暖夏凉的大房间,而赵小丫却住在紧临着灶房的小房间,大小竟比堆放柴火的小屋还小上一些。

赵小丫低垂着头,摆出以往软弱的模样站在房门口,平时没得首肯,她不能踏进赵雪的“闺房”。

赵雪听到敲门声,嘴不禁一撇,眼底闪过一抹算计,慢条斯理的放下手中的绣线,理了理衣裙,这才将门打开。

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下,赵雪漂亮得就像天仙似的。

看着她头上金钗闪着光亮,赵小丫有片刻的失神。

赵雪看她看傻了眼,眼中闪着得意,“小丫,有事?”

赵小丫眨了下眼回过神,她早摸清赵雪笑面虎的本性,若说刘彩凤是个恶毒的真小人,赵雪就是个虚伪的伪君子。

赵小丫露出一抹怯怯的浅笑,“娘出去了,可是时辰已经不早,我得做饭,若再迟些,爹回来得饿肚子了。”

赵雪状似苦恼的皱了下眉,“瞧我,只顾着理绣线,竟没注意时辰,妳等会儿。”

知道赵小丫不敢进门,她没将门给关上,转身走向床边,打开了床头的柜子,再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把钥匙。

家里的粮食大多锁在灶房的柜子里和地窖,平时钥匙放在刘彩凤手上,今天她出门时特地交给赵雪。

赵小丫低头跟在赵雪身后走进灶房,看着她开了柜子从里头拿出粮食、油、盐等调料。

明明是一家人,但她们防着赵小丫就跟防贼似的,连粮食都不让赵小丫有机会碰到。

赵小丫心想自己以前当真是个傻的,竟理所当然的受了这些不公平的对待多年。

“今日娘不在,小丫就休息休息。”赵雪转身,娇笑着侧头看着赵小丫,一脸和善的说:“平时姊姊也没帮妳做些什么,不如今天就由姊姊掌厨,不过妳可别嫌弃我的手艺,我只会简单的下个面。”

若是以前,赵小丫肯定感动莫名,如今她却是心中一阵发寒,木木的回道:“不成的,娘亲说姊姊是天生富贵命,不能让妳干粗活,不然手该粗了。”

自小刘彩凤便娇养赵雪,赵小丫懂事起就被教导要护着姊姊,给姊姊当奴才,不能让姊姊干活,因为以后家里的好日子都得靠姊姊。

“妳别紧张,娘不在,妳就松快一日。”赵雪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去歇会儿,别在这里看着。我本就厨艺不精,有妳在一旁盯着只怕会更手忙脚乱。”

赵小丫这次没坚持,乖乖的点了点头,“姊姊可别累着,有事儿就叫我一声。”

“知道了。”赵雪轻推了她一把,“快出去吧。”

赵小丫走出灶房,但她没有往大堂而去,而是绕到屋外,躲到灶房窗下小心的探头。

赵雪没有注意到她,只专注的煮水,等水煮开,便将面条放进锅。

起锅后,赵雪将面条分装在三个海碗里,防备似的朝门口看了眼,见没有人这才从衣襟内拿出药包撒在其中两碗里。

最后盯着想了一会儿,重新起油锅煎了两颗蛋各自放在加药的碗里。

赵小丫看着心直往下沉,原来一切真如她上辈子所猜想,她不懂,为什么明明是一家人却要陷害她?

她有些失神的坐在地上。

“小丫!”

听到赵雪的声音,赵小丫吸了口气,强打起精神,走到后院随手摘了几根黄瓜回来。

“妳去哪了?”赵雪看到她问。

“我见黄瓜再不摘就要老了,所以摘了几根,明天给爹做拍黄瓜,爹爱吃。”

赵雪笑了笑,嘴上言不由衷的夸赞,“还是小丫懂事。”

赵小丫将黄瓜放在一旁,目光盯着灶上放了蛋的那两碗面,“看起来真好吃。”

赵雪注意到她的目光,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这两碗是特地为妳和爹做的,趁着娘不在,我拿了两颗鸡蛋给妳和爹补身子,妳可别跟娘说。”

看着她的笑,赵小丫的心一阵阵发寒,就算重活一世,她还是想不透赵雪年纪轻轻,为何心思能如此恶毒。

上辈子她看到这碗加了蛋的面时心中有多感动,如今心中就有多厌恶。

她敛下眼,“还是姊姊对我最好。”

“傻丫头,妳可是我唯一的妹妹。”赵雪拉着她的手,“我不对妳好,谁对妳好。”

赵小丫笑了笑,不动声色的抽回手,拿出赵老爹做的木托盘将三碗面放在托盘上。

赵雪心想如今出不了岔子,也没和赵小丫抢着干活。

赵小丫看了眼炉灶,“等会儿趁着灶里还有火,我先烧些水让姊姊晚上能擦洗,睡得好些。”

赵雪觉得自己一身油烟味,确实想要洗洗,“小丫真懂事,对姊姊真好。”

“我向来真心待姊姊。”原本要走开的赵小丫突然停下脚步,专注的看着赵雪的双眼,“我们是一家人。”

赵小丫瘦小,脸不过巴掌大,一双眼更显得黑白分明,赵雪看着她圆圆的大眼睛,莫名的心虚升起,但终究只是一闪而过。

她自幼被教导自己将来要前往繁华京城,可不是一辈子待在大山村里,如今时间到了,出卖她自懂事便看不上眼的赵小丫,就算难受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妳端着面小心点。”她用手当扇搧了搧,“我先去外头了。”

“好。”赵小丫的回应轻如叹息。

她不是没看出赵雪心虚,但是纵使如此又如何?自知为恶,不知回头也是枉然。

赵小丫低下头,眼也不眨的将蛋换了个碗。

当她端着木托盘走出去时正好见赵老爹进门,两父女对视了一眼,赵老爹一声不吭的走到墙角的水缸旁用水冲洗手脚。

赵小丫将面放在堂屋里,走出来轻唤了一声,“爹,姊姊说娘亲有事进城会晚些回来。面煮好了,是姊姊亲手做的,爹快过来,趁热吃。”

赵老爹听到是赵雪下厨有些惊讶,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赵雪十指不沾阳春水,这十里八村可没一个闺女养得像他们赵家这么细致,就像刘彩凤说的,闺女长得好,将来有大造化,总要娇养着。

赵老爹对于有这么漂亮的闺女自然也是欣喜,只是见赵雪越大长得越好,但性子却随了刘彩凤,骨子里自私自利又凉薄,他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性子就算真有福气嫁进好人家,也少不得吃苦头。

“妳娘不在就进屋来吃。”赵老爹看着端了海碗就要往外走的赵小丫说。

赵小丫的目光看向不发一言的赵雪。

赵雪这时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是啊!娘不在,小丫快坐下。”

在赵家,平时赵小丫根本不能上桌,刘彩凤的意思是她长得一副穷酸样,看着她就厌恶。赵老爹不是没为此跟刘彩凤吵过,最后是赵小丫不想让赵老爹难做,乖巧的一个人窝在灶房里。

“别愣着,快吃吧。”赵老爹挥了挥手中的筷子催促。

赵小丫乖乖坐下,在赵雪时不时飘向自己的目光中将一海碗的面全吃进肚子里,她捂着有些撑的肚子讽刺的心想,难得今日可以吃一顿饱饭。

赵雪看着赵小丫抚着肚子的模样,嘴角带着一抹讥讽,果然是娘说的穷酸样,不过一碗面,吃得跟饿死鬼投胎似的,没几口全塞进肚子了。

见赵雪一碗面还有一半,赵小丫站起身先去灶房烧火。

等她回来,赵雪已经吃完,看来她今天心情不错,食欲极好。

赵小丫手脚利落的将桌子给收拾好,把碗筷拿到院子墙边的水缸旁洗干净。

赵雪觉得头有些发晕,轻揉太阳穴强打起精神,叫着院子里的赵小丫,“小丫,别忙,碗先搁着,我跟妳聊聊。”

“等会儿。”赵小丫拉高声音对堂屋说道:“不过几个碗,很快就好,等会儿烧的水就好了,我抬进房里给姊姊梳洗。”

赵小丫的好精神令赵雪心中疑惑,但她眼皮子太重,也没有细思,“等会去妳房里聊。”她没忘了,她得确定赵小丫在房里睡死了才行。

“好。”赵小丫乖巧的回应。

赵雪撑着头,觉得晕得厉害,强撑着精神等着赵小丫。

等到赵小丫忙完,走回堂屋,只见赵老爹的头也是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

赵小丫轻声说道:“爹,你累了就先进房去躺会儿,等会儿我也抬桶热水进你屋里。”

赵老爹闻言没有拒绝,他今晚本想多做点木工,趁着下次进城摆摊赚银子,但应该是田里的活儿太累,所以实在累了,想着反正刘彩凤不在,能偷懒一天,就回屋去歇了。

赵小丫到了灶房没有忙着打水,而是站在炉灶前一动不动的等着,直到听到赵老爹回房的声响,她才慢条斯理的回到堂屋。

赵雪只手靠在案上撑着头,已经闭上了双眼。

她知道这是迷药的效果,上辈子她不知情的吃了下药的吃食,也是昏睡到天亮才被外头的吵杂声吵醒。

对赵小丫而言,那日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恶梦。

被吵醒时,她旁边躺了个男人,就是傻子李虎。

她吓傻了,不知如何反应,只能任由刘彩凤颠倒黑白,让她名声尽失,在村民面前哭天喊地的把她痛打一顿,最后在众人指指点点的目光底下定下亲事。

等她回神想要为自己辩解,却被刘彩凤以不孝失贞为由又狠狠的打了一顿。

自从“失贞”之后,她被打得更狠了,再没有任何一个村民替她说一句话……她赵小丫是个失贞失节、不检点的女人。

赵小丫伸手轻摸赵雪光滑的脸,确实是个标致的姑娘,可惜心是黑的……

她抿了抿唇,不容许自己反悔,弯下腰一个使劲把赵雪给背在身后。

她虽看着瘦小,但自小吧活,力气自然不像一般姑娘家小,背着比她高大的赵雪并不觉得吃力。

她将赵雪背到自己的房里,放到木板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熟睡中一动也不动的赵雪。

最后她轻轻一叹,喃喃道:“睡吧。”像是对着赵雪也像是对自己说:“等天亮,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头也不回的转身出去,没将门给拴上,抱着双腿在灶房内选了个阴暗的角落坐下来。

天色已暗,四周一片寂静,她却了无睡意,时间越晚,她的脑子益发清醒。

也不知坐了多久,外头小院子传来声响,她连忙缩着身子,大气不敢喘一下。

进入院子的是刘彩凤,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妇人和一个矮胖男子。

“李家嫂子,现在那丫头肯定睡死了。”刘彩凤压低声音对着身后的妇人说道:“她的房间就是灶房旁的那间,嫂子小心点跟着我,咱们先将虎子带进去。”

李大婶点了点头,等刘彩凤背过身子,她的眼神就变了味道,有着掩不去的鄙弃。

还说是城里出生,识得几个大字,见过大场面,但瞧瞧这干的都是什么事?为了银两,自己闺女的名声都不要,这还是不是人?

她心里虽不屑,嘴巴却闭得很紧,毕竟她心知肚明,要不是刘彩凤够恶毒,她家的傻儿子,李家的独苗,只怕这辈子都难讨到媳妇。

“虎子。”李大婶想起宝贝儿子,立刻转身拿着帕子将李虎嘴边的口水擦了下,轻声哄道:“等会儿你乖乖进去,在这个房里睡一晚。你别怕,娘就在外头等着。”

“不要。”李虎看着黑漆漆的房间,猛烈的摇头,“我要回家,我不要睡这里。”

“虎子乖。”李大婶怕他吵醒人,连忙安抚,掏出一个甜果子,“这个拿着,你听话,若乖乖去睡觉,明天娘给你买糖。”

李虎的眼睛一亮,“要很多糖。”

“好,很多糖。”李大婶一口答应,“娘这次不单会给虎子很多糖,还会给虎子找个媳妇陪你玩儿。”

李虎压根不懂媳妇是什么,但听到有糖吃又有得玩,立刻乐得咧嘴笑。

刘彩凤看着流着口水的李虎,只觉恶心,想到赵小丫要和这个傻子过一辈子,莫名的心情又愉快起来,连忙出声催促,“时候不早了,赶紧让人进去,明日一早还有得忙。”

“知道了。”李大婶带着李虎跟在刘彩凤后头进门。

怕吵醒床上的人,刘彩凤不敢点灯,指了指床的方向。

李虎虽傻,但也清楚要睡就得躺在床上,虽说这床很硬,但这时辰他也累了,躺下后没一会儿功夫便呼呼大睡。

李大婶和刘彩凤见了,这才放心的从房里退了出来。

“嫂子,妳也累了,快去歇会儿,天亮时咱们再过来。”

李大婶点了点头,听着刘彩凤的安排,先在堂屋暂时窝一晚。

赵小丫憋着气躲在灶房,直到四周又恢复宁静她才松了口气,靠着角落的木柴,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月移星空,原来上辈子她就是这样被算计。

她手抚兽牙手串,慢慢等着时辰流逝。

睡在堂屋的李大婶心中记挂着事,睡得并不安稳,等鸡一啼叫就迫不及待的起身。

外头的天还只是蒙蒙亮,她小心翼翼的出了院子。

昨夜进来的时候一片漆黑,如今放眼打量了下小院,倒是整理得干干净净,看来赵家靠着赵老爹的手艺,日子过得不差。

虽说赵小丫不得宠,但赵家总不可能连一个子的嫁妆都没有,她给宝贝儿子娶媳妇可是狠狠的出了五十两银子,家产都去了大半。

打量了赵家半天,李大婶打定主意多少得拿回来点才成。

心里有了计较,她装模作样的用力拍着大门的门板,在寂静的清晨显得刺耳。

刘彩凤听到外头的吵闹先是皱了下眉头,接着听到李大婶的吼声,立刻回过了神,想起了她准备的一场大戏。

她连忙起身推了推身旁的赵老爹,偏偏今日他睡得跟死猪似的,她才这想起,为了预防他没睡沉,起来坏事,连他都被下了药,难怪醒不来。

“没出息的东西。”刘彩凤啐了声,套了鞋子连忙出去,一踏出去,立刻扬着声音装模作样的嚷道:“是谁啊?一大清早上门来吵人!”

李大婶一听到刘彩凤的声音,双眼一亮,立刻回道:“妳还不快点把我家虎子给交出来!”

“什么虎子?妳不是李家嫂子吗,怎么,妳找儿子找到我们赵家来了?”

“虎子昨夜说要来你们赵家找媳妇儿玩,一个晚上没回去,妳快点开门,把虎子叫出来。”

两人一搭一唱的声音在寂静的清晨特别清楚,已有几户邻近的人家被吵醒,忍不住好奇的探头瞧。

“什么虎子在我家,妳可别胡说。”

“是不是,进去找不就知道。”

“真是丢人现眼。”刘彩凤看到门外聚集了人,立刻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赵小丫那死丫头,我就知道不安分,这才多大年纪就懂得勾搭男人进门。”

赵小丫?围在赵家门外的几个村民面面相觑,就赵小丫那瘦弱胆小的样子还能做出勾搭男人这等事?

“我说婶子,那可是妳闺女,可别搞不清楚就坏了自个儿闺女的清白。”开口的是住在隔壁的柳嫂子,她嫁进大山村没几年,跟赵小丫不熟,却对不多话,逢人总是笑着的她印象很好,忍不住说句公道话。

“我是她娘,还会冤枉她不成?”刘彩凤不客气的回呛,“这个死丫头,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妳是聋啦?赵小丫,还不滚出来!”

见没有动静,刘彩凤直接带人推开赵小丫的房门,阴暗的房里只隐约看到床上躺了人,她一个剑步上前,一掌就拍了下去,“丢人现眼的贱丫头,还不给我起来!”

赵雪睡得正熟,平白挨了一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又是一个巴掌往脸上招呼,这一痛令她眼眶一红,委屈的唤道:“娘?妳怎么打我?”

听到赵雪的声音,刘彩凤的身子一僵,低下头定眼一看,这一看还得了,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大闺女!

她吓得脸一白,这房里挤进了不少人,更别提院子里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少说也有十多个人。

刘彩凤脑子一空,连忙将手上的被子一拉,将赵雪包得密实。

被人声吵醒的李虎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看到李大婶,愣愣的唤了声,“娘。”

“你们瞧瞧,我家虎子真在这里!”李大婶没察觉刘彩凤的不对劲,径自嚷嚷着,“真是不要脸,竟然还拖着我家虎子躺同张床,盖一个被窝。”

“还真是。”看热闹的村民一下窃窃私语了起来,“真没想到,平时看着小丫可不像这样的人……”

李虎被李大婶给拉下床,他想起了她的交代,也跟着嚷道:“娘,我媳妇儿……虎子要媳妇!”

“娘知道。”李大婶赞赏的看了傻儿子一眼,也不顾刘彩凤神色不自在,只道:“我说赵家嫂子,事情既然到了这地步,咱们李家是明理人,也不为难你们,改明儿个我就派媒婆过来定个日子接赵小丫,成不成?”

“成!当然成。”刘彩凤此刻岂有不应的道理,虽不知为何是赵雪躺在赵小丫的床上,但现在没必要追问,只要将罪名给钉死在赵小丫身上就是,“我们这门亲事就说定了。”

“好。”事情如了愿,李大婶笑开怀。

躺在床上的赵雪整个人僵硬地一动不动,死死的咬住下唇,她知道如今万万不能让人知道躺在床上的是她,不然她这辈子就完了。

李大婶笑咧了嘴,正打算趁着人多谈谈嫁妆一事,如今赵小丫被捉到和她儿子在一张床上,只能嫁他们李家,她自然得多少讨回点银两。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响起了一阵不小的惊呼声。

“这不是小丫吗?”说话的正是柳嫂子,她看着睡眼惺忪出现在灶房门口的赵小丫,几个大步拉住人,“妳怎么在这里?妳娘说妳在床上藏了个男人,正闹着呢。”

赵小丫一脸无辜的眨了眨大眼睛,“柳嫂子,妳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一直在灶房里。昨儿个夜里我本要给我爹和姊姊抬水进屋擦身子,谁知道太累了,不知不觉睡着,直到听到外头吵闹才醒过来。”

柳嫂子闻言双眼闪着光亮,“妳是说妳从昨夜就一直在灶房里?”

赵小丫点了点头。

“妳在灶房,那妳床上躺的人是谁?”

方才在灶房里,赵小丫将外头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她知道若她不出面,那对母女肯定会将失贞的罪名安在自己身上,所以选在外头聚集了许多村民时现身,如今众目睽睽,赵雪别想安然脱身。

上辈子她承受的苦难,就送回给赵雪。

赵小丫侧着头老实回答,“可能是姊姊,昨夜姊姊说要跟我聊聊,所以我让她去我房里等着。”

外头的声音清楚的传进屋里,刘彩凤只觉得眼前一阵黑。

李大婶闻言有些胡涂,将挡着视线的人推开,果然见到外头的人是赵小丫。

上次刘彩凤有把赵小丫带来给她瞧过,瘦瘦黑黑又长得普通,但看在她手脚利落、能干活的分上,她也不计较长相。

如今赵小丫不在床上,那床上……

李大婶的目光落在刘彩凤死命护着的被子上,想到赵家还有另一个闺女,年纪小小就艳名远播,她心头一乐,立刻上前要将被子拉开。

“妳做什么?”刘彩凤吼道。

“让我瞧瞧。”李大婶坚持要扯开被子,跟刘彩凤推拉了起来。

李虎在一旁见了,也跟着扯被子,嘴巴还不停的吼着,“媳妇,我要媳妇!”

“放手,你这个死傻子。”刘彩凤怕李虎真把被子扯开,急得一巴掌挥了过去。

李虎被打了一巴掌,先是一傻,最后忍不住哭出声,“娘,好疼。”

李大婶就这么个独苗,虽是个傻的,但也是摆在心尖上,听李虎喊疼,立刻护犊子的吼道:“杀千刀的!妳敢打我儿子,看我怎么收拾妳!”

屋子里乱成一团,刘彩凤死命的护着被子,白白的挨了李大婶好几下,气得牙痒痒。

赵小丫连忙挤进去,“娘、婶子,妳们别打了。”

她试图将人给拉开,却像是不经意被绊了下,手胡乱的一扯,用力扯开被子,直接跌倒在地。

赵雪只感觉眼前一亮,整个人登时显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瞧!真是赵雪!”

惊呼声响起,赵小丫连忙起身拿着被子重新将赵雪盖上,“姊姊,都是我笨手笨脚,对不起!姊姊,我给妳盖回去。”

赵雪一看到众人就知道完了,双手一挥用力的推开赵小丫,“滚开!不用妳假好心。”

赵小丫被推倒在地,无辜的双眼含着泪。

刘彩凤此刻也顾不得跟李大婶扭打,上前抱住自己的闺女,气得浑身发抖,用力的踢了赵小丫一脚。

赵小丫没躲,硬生生的受了。

“赵家婶子,妳这心也偏得太过了。”一时之间替赵小丫打抱不平的声音响起,“今天干出失节破事的可是赵雪,妳不教训赵雪就罢了,怎么还动手打小丫?”

“我打我闺女关你们什么事,全部都给我滚出去!”刘彩凤颜面尽失的大吼。

赵雪被眼前的阵仗吓傻,忍不住将脸埋在刘彩凤怀里嚎啕大哭。

“刘彩凤,我告诉妳,现在要打发我可不成。”李大婶不客气的直呼其名,她一心盼着儿子娶到媳妇,至于对象是赵小丫或赵雪都行,但若真论私心,能娶赵雪自然是更好,毕竟刘彩凤对这个闺女偏心到没边,儿子娶了个受宠的,将来她才更容易讨得好处,“咱们先把亲事给说定了。妳是赵雪吧,也别哭了,嫁人是喜事,等嫁进李家,虎子会待妳好的。”

赵雪闻言身子一僵,想到流着口水的李虎,埋在刘彩凤怀里的头猛力摇着,“我不嫁!我才不嫁傻子。”

“说什么傻子。”李大婶笑容消去,“这是妳夫君,跟妳躺了一张床,盖了同件被,这么多双眼睛都瞧见了,妳不嫁也得嫁。”

“胡扯什么!”刘彩凤不管不顾的睁眼说瞎话,“少在这里胡说八道坏我闺女名声。”

李大婶的脸色变了,她可不是省油的灯,嘲弄的一哼,“现在才要名声?妳当这些邻里是瞎的不成?昨夜可是妳求我带虎子来,说要将闺女嫁给我家虎子,还收了我五十两银子,现在要反悔可迟了。”

“我放虎子进来是要睡赵小丫,可不是……”刘彩凤话一出口,心里暗道坏了,立刻闭上嘴,但话已落入外头邻里的耳里。

竟设计败坏自己闺女的名声,这还真是前所未闻,邻里无不鄙夷轻视。

听着外头传来一阵窃窃私语,众人看着赵小丫的眼中透露同情,刘彩凤就算平时再泼辣,如今也是满脸通红。

赵小丫委屈的红着眼,喃喃道:“我还想着家里怎么可能平白无故有外人进门,还睡在我的床上,原来一切都是娘……”说到最后,声音带了哽咽,“娘……我跟姊姊都是妳的闺女不是吗?为何要这样对我?我到底是不是妳亲生的?”

“天可怜见,小丫这话还真是说进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去了。”柳嫂子向来厌恶刘彩凤的作派,曾经富贵又如何,早就已经败落却还想着过去的风光,平时虽有些旧识寄来不少好东西,但这样就以为自个儿也是富贵人家似的眼高于顶,令人不喜,“我也挺怀疑小丫到底是不是妳亲闺女,妳这么对待小丫,也不怕天打雷劈。”

“她从我肚子里爬出来,我想如何待她是我的事。”刘彩凤像是疯了似的冲出去,拿起扫把赶人,“全都给我滚出去!”

村民一阵骂骂咧咧的被赶出门,李大婶倒是一脸的洋洋得意,“我告诉妳,疯婆子,不管是赵小丫也好,赵雪也罢,总之过几日我便派媒婆过来。”

刘彩凤没响应,将人全都赶出去,用力的将门拴上,接着冲到赵小丫面前,抬起扫把就往她身上招呼。

赵小丫灵巧的一闪。

刘彩凤瞪大了眼,“死丫头,妳敢躲!”

“前几日我说不嫁,妳不答应,硬是痛打我一顿,我当时不闪不躲,还以为让妳打骂一顿,妳消了气后就会改主意。”赵小丫目光灼灼的指控刘彩凤,“没想到妳今日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想要坏我名声,逼我出嫁。娘,我孝顺但不是傻,妳既然不把我当闺女,我又何必敬妳为娘亲?”

刘彩凤闻言心像是火在烧一般,“明明就是妳陷害妳姊姊,不然她怎么会在妳床上?”

“娘,昨儿个是姊姊说要进我屋子里跟我聊聊,我烧水时看她有些累,便背她回我屋里睡会,打算等会儿再叫她起来洗浴,我也不知为何烧好水之后会困得直接睡在灶房里。”

刘彩凤一时哑口无言,她自然不会怀疑赵小丫说的话有假,毕竟她性子懦弱,给她十个胆也做不来这陷害的事。

十有八九是赵雪下手时出了错,下药下到自己身上,又阴错阳差的睡到赵小丫床上,才有了今日这一团乱。

她的心一阵闷痛,“不管如何,李家妳是不想嫁也得嫁。”

“娘,李虎跟姊姊躺在同张床上,我再不知事也明白姊姊的名声毁在李虎手上,所以我不可能嫁给李虎。”

“闭上妳的嘴,李虎算什么东西。”刘彩凤吼道:“妳姊姊长得好,性子温和,妳连她一根头发都比不上,妳这副鬼样子能嫁进李家还是福气—— ”

“既是福气,就留给姊姊吧。”赵小丫气极,打断了刘彩凤的话,“纵使我比不上姊姊,但至少并未失节,娘这辈子一心想要替姊姊找个富贵人家,只怕是难了。”

在屋子里的赵雪闻言像是疯了似的冲出来,抬起手一巴掌就往赵小丫的脸上挥去,嘴上还恶毒的嚷着,“妳这个阴险毒辣的贱蹄子!”

赵小丫眼底一冷,轻易的握住她的手腕,“姊姊,这句话该留给妳自个儿。”

赵雪手腕发疼,看着她阴狠的双眼,没来由地一阵颤栗,“妳—— 是妳陷害我!”

“天地良心。”她的声音轻柔得可怕,目光如炬的看着赵雪,“到底是谁想陷害谁?”

赵雪一张脸铁青,想到日后自己的名声和闲言闲语,恨不得死了一了百了。

“胆子肥了,还想打妳姊姊,妳这个不孝的东西,我今日不教训妳,妳真要上天了!”

看到刘彩凤挥过来的扫把,赵小丫不客气的将赵雪给推出去。

刘彩凤来不及收手,扫把直接打到赵雪脸上,竹枝划过她的脸,细致的脸颊立刻出现两道血痕。

“啊!”赵雪尖叫着捂住脸。

刘彩凤吓得手中的扫把掉在地上,急忙上前察看,“怎么了?快让娘瞧瞧。”

“好疼!娘—— 我的脸!我的脸好疼。”

赵小丫冷眼看着刘彩凤紧张的护着赵雪,她活了两辈子都无法理解为何自己听话乖巧却始终得不到母亲同等的关怀。曾经她介意,但如今已经看淡,因为上辈子曾有人告诉她—— 不奢求就不会痛苦。

所以她记得了,只要心里有一点渴望时,她的脑海中就会出现这个句子。

她看着站在院子另一头一脸愁眉苦脸的赵老爹。

旁人都看得清的事,赵老爹自然也是明白,今天这场大戏摆明了是刘彩凤要设计自己的闺女。

赵小丫不知道她爹心中是何感受,或许有怒、有怨、有不甘、有不舍,但不管如何,他虽是这个家中待她最好的,却终究只会对她在家中的处境视而不见。

赵小丫没理会母女俩,走到角落背起竹篓,头也不回的出门。

她不会天真的以为这对母女会就此放过她,只是她不害怕。

她相信经此一事,这一世再不一样。她早晚会离开赵家,离开这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