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 第五章

【第四章】

一早,徐柔汐打着哈欠起来,吃了早饭,和傅冠带傅辞去幼稚园,结果出门的时候才发现,傅冠居然带上了傅盼。

“爸爸,你要带妹妹去哪里?”傅辞疑惑地问。

徐柔汐同样疑惑,“是啊,去哪里啊?爸妈那儿?”

“不是,去公司。”

“什么!”徐柔汐睁大了眼睛,“带女儿去公司干什么!”

傅冠微微一笑,“带她去公司玩。”

徐柔汐第一个反应就是反对,“不行,你要上班,还要陪女儿玩。”在她的观念中,公司是工作的地方,不该掺杂任何私人情感,包括他们现在在公司都互相称呼对方总裁和徐秘书,搞情调的时候都是中午午休的时候,不影响他们的工作。

但是带着才一岁的女儿?

这就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了。

第一,傅盼还是一个吃喝拉撒要人照顾的小孩,傅冠带着她去,那是打算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小孩?

第二,傅冠很忙,傅盼在一旁肯定会耽误他的工作的。

徐柔汐坚决反对,没想到傅冠却笑了,“你最近很忙?”

“我是忙,盼盼去公司,我也没办法照顾她。”她认真地说。

“看来你的确是很忙,”傅冠眼底没什么笑意,凉凉地说:“忙到都没有注意到我准备了一个房间给盼盼。”

“什么!”徐柔汐睁大了眼睛。

傅冠不理她,直接从林阿姨的手里拿走了傅盼的东西,带着傅辞往车上走,徐柔汐跟在后面,“你什么时候……”看到他手里提着的东西,连林阿姨都知道他要带傅盼去公司?

“就这段时间。”他懒散地说,打开后车厢的门,将傅盼固定在驾驶座后面的婴儿座上,“小辞,要照顾妹妹哦。”

“好。”傅辞爬上车,坐在一旁。

后面没位置了,徐柔汐只好坐副驾驶座上,傅冠看了她一眼,这一次乖了,听话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也不用他催,呵,之前真的是宠坏她了!

徐柔汐一头雾水,“你真的要照顾盼盼?”

“偶尔带她出来也没事。”傅冠说。

徐柔汐一脸的斩钉截铁,“我可不会帮你的。”

“嗯,我知道。”他心里偷偷骂她铁石心肠,冷心冷肺坏女人。

她还是觉得他怪怪的,“怎么突然想带女儿去公司了?”

“想女儿啊。”

她有点生气,虽然她也爰女儿,可他也太可恶了,想女儿想到要带女儿上班?他是总裁,他最大!

但心里还是不开心,傅冠是这么公私不分的人吗?他现在怎么变了呢,变得又坏又可恶。她嘟着嘴,轻声地说:“怪不得别人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你对女儿真是宠爰有加。”

他神色平静地开车,“嗯,我是一个女儿奴。”

她没有生气,一点也没有!

他余光瞄到她鼓起的脸颊,眼里闪过一抹笑意,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女儿争风吃醋,“怎么了?我带盼盼去公司,你意见这么大啊。”

“没有。”

“哦。”他没再多说。

傅辞开心极了,快到幼稚园的时候,他一脸期待地说:“爸爸,我今天可不可以也去公司?”

“不行!”徐柔汐和傅冠异口同声地拒绝了。

“小辞乖,你是哥哥,你忘记了?你要多学知识,以后要教给妹妹。”傅冠解释道。

“小辞,妹妹不会天天去爸爸公司的。”说着,徐柔汐看向傅冠。

傅冠却不理她,也不给一个肯定说辞,惹得徐柔汐眯了眯眼睛,傅冠该不会每天都要带女儿去上班吧?她爰女儿也没爰到这种程度啊,他有病!

“哦。”傅辞懂事地下了车,跟他们挥挥手,有点沮丧地进了幼稚园,他也好想跟爸爸妈妈妹妹在一起。

“傅冠,做爸爸的,要公平一点。”徐柔汐开口,“你没看到小辞有多难过吗?以前他小的时候,你也没带他去过公司!”

“嗯,因为他是男生。”

“你还重女轻男?”她大为吃惊。

他开着车,回了一句,“当然,女儿是用来宠,儿子是用冲的。”女儿娇养无烦恼地成长,儿子就要坚强独立地往前冲冲。

“做你儿子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做我女儿真的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他回道。

徐柔汐心都碎了,他心里最重要的是女儿了?这个该死的臭男人。

到了公司,徐柔汐满肚子的气,可看着女儿可爰地喊:“麻麻。”

她的气又消了,跑上去抱着傅盼,“盼盼,妈妈在哦。”。”傅盼热情地亲着她的脸颊。

傅冠走过来,提着傅盼的东西,一手很自然地挽住徐柔汐的肩膀,眼睛扫了一眼手表,九点整,刚刚好,他带着她到电梯。

“傅总裁,徐秘书。”一道声音响起。

他们转过头,赫然是乔氏的工作小组来了。徐柔汐笑着给他们做了一个介绍,没有注意到傅冠在听到严浩这个名字时,眼神如炬地扫了一眼严浩,长得尚可,斯斯文文的。

严浩笑着问:“这一位是两位的小千金吧?”

“是。”徐柔汐抱着傅盼,眼里满满是母爰。

“电梯来了,我们进去吧。”傅冠开口,顺便请工作小组的人也进来,一边圈住徐柔汐,令她身边除了他没有人驻足。

“小千金叫什么名字?”有人好奇问。

“叫傅盼,”傅冠开口,“盼望已久的小女儿。”

“哈哈哈,这个名字真不错。”

“傅总裁今天怎么带女儿上班了?”

徐柔汐也看向傅冠,傅冠一脸宠溺地看着徐柔汐,“还不是徐秘书,心里记挂着盼盼,其实盼盼还有一个哥哥,我当时觉得生一个就够了,但是徐秘书一直觉得要生一个女儿,生下来之后就很宠女儿,唉,我都要靠边站。”

“哈哈哈,家有一女如有一宝。”有人打趣地说。

“没想到徐秘书更想要女儿。”

严浩也笑了,“蛮好的,凑了一个好字。”

唯一说不出话的大概就是徐柔汐了。

她什么时候说要带女儿来公司了?她怎么离不开女儿了?在家门口苦口婆心劝傅冠不要带女儿上班的人是她啊!

傅冠一个侧身,巧妙地遮住了徐柔汐的脸,朝她眨了眨眼,她大概解读为,徐秘书请背锅。

她倒抽一口气,傅冠真的太不要脸了!

“她呀,爰女儿也爰工作,没有两全其美的事,但偶尔也要满足她一下。”傅冠一副好丈夫的口吻。

她只想捅死他,颠倒黑白,睁眼说瞎话,雷公怎么不劈死他!

几人纷纷说傅冠好,又对徐柔汐说嫁了一个好老公,严浩也点头,这个学妹生活不易,嫁入豪门应该也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可看着傅总裁对学妹这么好,他又替她开心了,总算是苦尽甘来。

徐柔汐一声不吭,两手握成了拳头,好想好想揍烂傅冠那满口白晃晃的牙,这个说谎的骗子,装深情!

而她,一向严谨自律的徐秘书,从此以后就要被迫背上被傅总裁温柔宠爰之名了,说不定还有人在背后说她走了狗屎运嫁了这么好的老公。

去他的狗屎运,她当初一定是被下了降头才眼瞎地觉得傅冠是一个好老公。

【第五章】

沉默地走出了电梯,抱着女儿走进了总裁办公室,傅冠关上门,心情很不错地开始泡奶粉给傅盼,先确定水温,再取出奶粉,倒水,冲泡,动作行云流水,俨然是一个优秀的奶爸,“盼盼,喝奶奶了。”

她气得呼吸都粗了,但忍住,让傅冠接过傅盼喂奶,她咬牙切齿地说:“为了我,嗯?”

“徐秘书,请你维护我的形象。”他好整以暇地说。

“那我的形象呢?”

“他们会待你宽容些,你是一位伟大的妈妈。”

“放你的屁!”

“徐秘书,注意你的言传身教,一岁的宝宝已经在接收外界的讯息。”他开口。

她快要被气到心脏病发了,她揉着脑袋,“傅冠,你说,我做错了什么?你直接说。”这么惩罚折磨她,真的是夭寿啦!

他叹气,“没有,你什么也没做错。”他只是宣誓自己的主权和占有欲罢了。

徐柔汐深深地觉得,最近傅冠有心事,而且跟她有关,“真的吗?你最近很奇怪。”

“比如?”

“做的时候想把我做死掉。”她冷着脸。

傅冠诧然地看她,又看了看傅盼,“盼盼……”

“没事,她大了,她需要接受教育启蒙。”徐柔汐发现自己跟傅冠在一起久了,有些话真的是张嘴就说,以前的她可没有这么厚的脸皮。

傅冠忍住笑,“哦。”

“还有,我出去玩的话,你一定会问我去哪里。”

“我一直都这样,不是吗?”

“但你会打我电话问我在哪里。”她就差明说他监视她。

“亲爱的……”

“以及今天连盼盼也带到公司了,你说,你是不是有病?是马上就要死的绝症吗?”她气的眉眼颤了颤。

傅冠正好喂好了奶粉,轻轻地拍着傅盼的背,镇定地说:“没有,不要乱想。”

“是吗?”

“徐秘书,该上班了。”他提醒她。

她深吸一口气,亲了一口女儿的脸颊,转身往外走。傅冠疯了,可能真的是得了绝症,她马上就可以继承他的亿万家常……可他还没死之前,她要被他气死了,他到底是怎么了!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但分出了一丝丝的注意力给傅冠那儿,很快,工作卷走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她很快忘记了傅盼在公司里,也忘记了傅冠今天诡异的行径,直到午休的时候,她才惊觉,傅冠居然这么安静。

她抽空去看了一眼,傅冠正陪着女儿午睡,她一头雾水,但心口又似灌满了柠檬汁一样,酸楚的感觉让她整张小脸都皱起来了,他对女儿这么好,今天中午都没喊她一起午饭,他变了!

变得好渣,有了女儿就不要她!

午休过后,徐柔汐振作地开始工作,跟乔氏的工作小组开了将近一个小时的会议,她喝着苦涩的咖啡,心里就跟咖啡一样苦,傅冠对女儿比她还好,真是让人疯狂的嫉妒,她不是他最爱的女人了。

男人啊,果然是善变。

最后敲定了所有的细节,乔氏工作小组成员们也松了一口气,终于放心了,严浩跟徐柔汐说话,“这次合作很愉快。”

“嗯,学长以后有时间一起吃饭。”

严浩正要点头,徐柔汐的手机响了,她笑着去角落接了一个电话,“喂?”神色微微变了。

“怎么了?”

“没什么,我有事先离开。”

“去吧,有空再聊。”严浩说。

徐柔汐赶忙去了总裁办公室,一走进去就看到傅盼在干净的地毯上爬来爬去,她额上冒着汗,关上门,看向傅冠,他正坐在桌子前看文件,“怎么了?不是说盼盼不舒服吗?”

她快被吓死了,跑得又急又快,气息还有些不稳。

他一字一句地说:“刚才有点不舒服,现在又好了。”

徐柔汐看看他,再看看爬爬乐的女儿,随手拿起一旁的纸巾扔到傅冠的脸上,“骗子,盼盼要是不舒服,你能这口吻跟我说话!”

怎么说,他们都是五年夫妻了,他情绪变化她还是懂的,她要是不懂,这几年大概也就是白过了。

傅冠偏了偏头,纸巾从他的耳边嗖的一下掉在了地上,他将文件放在一旁,镇定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我没有骗你。”

徐柔汐才不信,走过去,一把将他摁在椅子上,他小心地将咖啡放在桌上,摆出软弱无助的样子,“怎么了?徐秘书。”

好气哦,明明是他不对,他还给她装。

“你给老娘说实话,兴风作浪你个头!”她都要被折磨的神经衰弱了。

“真的没……”

他的脸颊被她一手掐住了,她狠狠地看着他,“再给我胡说八道,我阉了你!”

嗯,她看起来有点生气。

“徐秘书,现在上班时间。”

她想宰了他!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