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总裁的徐秘书又跑了 第六章

到下班的时间,严浩问徐柔汐有没有空,一起吃晚饭。

徐柔汐正要点头,想到了今天女儿也在公司,“今天可能不行。”

“那下次约。”

徐柔汐点头,目送严浩离开,一回头就看到傅冠一手抱着傅盼,与傅盼欣喜的小表情不同,傅冠的脸是黑的,大约比黑炭要白一点。

她突然想到他今天一整天的奇怪行为举止,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小埋怨的意味,她挑了挑眉,想了想刚才说话的对象,她学长。

她学长严浩,男性,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她可能,大约,是真的有点明白了傅冠的不同寻常了。

如果刚才站在这里的是傅冠和某一个女生,很好,不用想了,她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发疯了。

她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干什么站这里?门口风大,你脸皮厚不怕冷,我女儿嫩着呢。”

傅冠哼了哼,但还是乖乖地将傅盼衣服上的帽子盖住了脑袋,“回家了。”

“不了,我等一会有约。”她开口。

傅冠睁大了眼睛,“跟谁?”

“还能跟谁。”徐柔汐笑着说。

傅冠磨了磨牙,刚才她跟她那一个学长在说话,两人笑眯眯的,一定是在商量去哪里吃晚饭,他深吸一口气,“跟陈竺?”

陈竺和徐柔汐是闺中密友,两人有空就一起出来玩,徐柔汐点了一下头。

傅冠不信,“真的?”

“骗你干什么?”徐柔汐说着拿着手机快速地传了一条简讯给陈竺,约她吃饭,很快,她回了一个好,徐柔汐飞快地想了一下,传了一个地址给她。

“在跟谁聊天?”

“陈竺。”

“呵。”他信了他就是猪。

“干嘛?你还不走,还不送女儿回家!”徐柔汐瞪他,“女儿还小,别天天地带她往外跑。”

他睁大眼睛,“你这个做妈的为什么不送?”

“你要带出来的,不是吗?”她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傅总裁,你教儿子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傅冠呕心沥血,有一种被背叛的火在心里燃烧,“跟陈竺是吧?我和盼盼跟你一起去。”

“不要,今天是我们girls'day,不欢迎男的。”徐柔汐直接拒绝。

“我想陈竺不会拒绝盼盼吧。”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徐柔汐挑挑眉,“那我带盼盼去,你不要去。”

带着他的女儿去跟别的男人约会!她越是不肯,他越是认定了她是跟男人出去吃饭,不用说,肯定是她的学长。心里酸溜溜的,今天碰到人的时候,她也不介绍一下严浩是她学长,好像只是一般工作关系。

她心里是不是有鬼?

徐柔汐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脸上隐隐约约的嫉妒,她终于明白他最近为什么这么奇怪了!臭男人,敢怀疑她!

她冷冷一笑,“把女儿给我。”

“陈竺,我又不是没见过,我做大款请你们吃饭,不好?”傅冠是打定主意要跟上。

徐柔汐微微一笑,“好啊。”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出现在餐厅,陈竺先到,看到他们一家子过来,愣了一下,但很快目光落在了傅盼的身上,两眼发光,“盼盼小公主来了,姨姨抱抱。”接过了傅盼,一脸的欢喜。

徐柔汐看向神色慌乱的傅冠,“大款,点菜吧。”

傅冠心里有一种不安的预感,好像很快就要大祸临头。

九点钟,傅冠开车先送陈竺回去,傅盼累得睡着了,徐柔汐拿着手机玩,陈竺下了车之后,车里一片安静。

“咳,还有什么想吃的?要不要买点宵夜回去吃?”傅冠心虚了,不由自主地讨好徐柔汐。

“不想吃。”徐柔汐冷哼。

“哦。”

车子开到楼下,刚停下,徐柔汐看着傅冠,“你是不是以为我骗你?”

“什么?”

“你以为我约的人不是陈竺吧?”

“没有啊,你说是陈竺一定是陈竺。”他神色严峻地说:“老婆,我怎么会怀疑你呢。”

徐柔汐狠狠地掐着他的脸颊,压低了声音,“傅冠,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喊我老婆的时候只有两种情况。”

“嗯?”

“一,不要脸的时候,二,做错事的时候。”她微笑。

“我大概是……”傅冠忍辱负重,“不要脸?”

“嗯,你知道你不要脸就好。”徐柔汐又掐了他脸颊一下,看他脸颊两边浮现两抹对称的手指印,身心舒爽。

竟然怀疑到她头上了!她就知道他不对劲,还敢不承认。

徐柔汐转过身,下了车,先把傅盼抱了下来,傅冠跟在后面,“老婆,我来吧。”

“不用。”

三人上了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傅辞站起来,正要说话,徐柔汐嘘了一声,“小辞,妹妹睡着了。”

傅辞立马两手捂住嘴,不敢说话,蹑手蹑脚地走过来,看了看傅盼,“妹妹好贪睡。”

林阿姨笑着说:“太太,我先带盼盼回房吧。”

“嗯。”

林阿姨接过了傅盼去了房间,傅辞像一条小尾巴似地跟在后面。

傅冠跟着徐柔汐,殷勤地说:“老婆,我给你放洗澡水。”

她没理他,径自卸妆,傅冠立马去给她拿睡衣,放洗澡水,宛如皇帝身边的太监,一脸的恭敬。徐柔汐进了浴室,傅冠叹了一声气,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要不还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烦躁地去了女儿房,跟傅辞一起陪着傅盼,过了半个小时他才回房,结果,他拧了拧门把,没打开,再拧,很好,被反锁了。

他,被关在了门外。

好像情理之外,又好像是情理之中的事。

他沉默了一下,拿起手机走到书房,打了一个电话给徐柔汐,电话响了一会儿才被接起来,他弱弱地说了一句,“老婆。”

“什么事?”她懒散地开口。

“我错了。”

“错哪里了?”

他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说,说自己吃醋,说自己发疯?

“没话说,我就挂电话了。”

“我吃醋了。”他委委屈屈地说:“你有一个关系不错的学长,没有跟我说。”

“嗯。”

她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他斟酌了一下,又继续说:“老婆这么漂亮,这么有能力,我也怕哪一个男人对你有意思的。”

“嗯。”

他吞了吞口水,紧张地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老婆。”

回答他的是她一声冷清的笑,“傅冠。”

“在!”

“你有什么问题,你可以过来问我。”她说。

“你说的对。”

“你却神经病一样,最近阴晴不定,搞得我不爽。”

“是,是,是。”老婆大人说什么都对。

“严浩是我高中学长……”

他立马竖起了耳朵,仔仔细细地听着。

“他帮助了我很多,那时候我爸妈离婚,我的生活一团糟。”她以为自己再说起这段经历会依旧满腹抱怨,可能是被家里的两个孩子治愈了,她反而淡忘了那一段记忆,“严浩学长帮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他。”

“是,应该感激他。”傅冠心疼地说。

“所以……”她微顿,“你这一个月都去住书房吧。”

她愉快地下了决定,啪的一下挂了手机。

傅冠呆愣地看着手机,哀叹了一句,“老婆,你……”再打电话,已经不通了。

不是啊,他就是吃了一个醋而已,现在误会解除,他们不该皆大欢喜地抱在一起吗?她就这么赶他出房间?还一个月!

一个晚上都很难熬啊。

徐柔汐单方面宣布冷战之后,傅冠开始了孤寡男人生活,在别人看得到的地方,她都很正常。可一旦只有他们两个人,她就冷着脸不跟他说话,不论他怎么讨好她都不行。

这天他们带着两个孩子去傅家吃饭,吃完了饭,傅母拉着徐柔汐去衣帽间,“有几件不错的珠宝,你看看喜不喜欢,是我们去拍卖会上拍下的。”

“妈,不用。”

“不用客气,跟我还客气什么,我把你当女儿看。”傅母拍拍她的手,慈爰地说。

徐柔汐不好意思,她虽然跟傅母不是特别亲密,但她也懂一个道理,这天下没有婆媳是绝对的相安无事,现在的相安无事是没有矛盾,等矛盾一出来,什么当女儿?那是敌人!

她一直提醒自己要跟傅母保持适当的距离,毕竟远香近臭。客套的话她听听就好,她礼貌地说:“妈,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

“好了,没什么但是,我买给你的。”傅母霸道地说。

她只好笑了,心想傅母拍卖会上买的东西,估计很贵,她迅速地心算自己有多少钱,可以回傅母这个礼。

到了衣帽间,傅母拉着她进去,却不急着看珠宝,反而先关上了门,才打开首饰盒,“你看看,好看吗?”

她是不懂珠宝的,也只听过一些奢侈品牌名字,但真正有钱人的珠宝哪里是那些所谓的奢侈品牌能比的上的,她看着那一套红宝石珠宝,一颗水滴状的红宝石项链,一对同款的耳环,颜色如红艳般,但不透明,反而蕴含着岁月的沉甸,她猜这大概称得上古董了。

“好看。”她点点头,没有女人不爰珠宝,抗拒的了珠宝。

傅母突然压低了声音,“柔汐啊,你老实跟我说,傅冠是不是欺负你?”

徐柔汐惊讶了,傅冠该不会是在父母面前说她的坏话吧!她抿了一下唇,面带不耐,如果他敢,她今天回去就收拾他,拧下他的头,教他做鬼,好好的人不做,居然做打小报告的事情,太可恶了。

傅母看徐柔汐突然不说话,小脸紧绷,两手无意识地握成拳放在裙褛两侧,显然是她说对了,她轻轻地拍了拍徐柔汐的肩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老实,也不跟我们说啊!”

等一下,好像哪里不对劲!

徐柔汐以为傅冠对傅母说了一些她的坏话,傅母现在打算过来教训她,让她看珠宝大概是要羞辱她……这么狗血的剧情也只是猜测,毕竟傅母是一个很高贵的女士,不会做这么不体面的事,傅母最多就敲打敲打她。

但,她没料到傅母的态度会这么温和,她一下子呆了。

傅母轻叹了一声,“傅冠这孩子看着不错,其实性子很霸道,我和他爸也没办法,毕竟家里就他一个孩子,难免会养成了他霸道的性格。”

“妈?”

“但你嫁进了傅家,就是我们的孩子了,我们一视同仁,绝对不会因为傅冠是我们的儿子就委屈你,他有什么不好的,你就要跟我们说。”傅母恨铁不成钢地说。

“啊?”

“我前两天去了一趟公司,听到有人说,傅冠管着你的钱?你要什么都得跟他说一声,他说你可以买,你才可以买?”

徐柔汐脑袋还没转过来,她和傅母似乎在鸡同鸭讲,但这话她懂,傅冠也确实是这么对她的,于是她点头,“嗯。”

“哎呀,你怎么这么老实!”傅母气炸了,“你天天向他要钱?”

“用到钱的时候要向他要。”徐柔汐不知道傅母想说什么,只能乖乖吐实。

“你这傻孩子。”傅母怜惜地看着她,“傅冠这个臭小子怎么这么霸道,以前也不知道他占有欲这么强。”

终于发现有人和她一样的想法了,她连忙点头,“对,他占有欲特别的强,还很抠门。”

“你别生气。”傅母疼惜地拍拍她的手,“他不对,但也是太喜欢你了。”

呃,她觉得傅冠大概是怕她携款而逃,离家出走,把他给休了。

“我听说你没钱,就把傅冠给你买的包拿去卖了?”

徐柔汐这时候心里凉凉的,“妈,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我给你丢脸了……”

堂堂豪门太太凄惨到要去卖包,惹得傅家要被人嘲笑,徐柔汐内疚不已。

傅母摇头,“没钱了,卖包没事,反正家里多的是包,只是你怎么都憋在肚子里不告诉我呀。”她气的跺了跺脚,她一想到自己儿子居然连儿媳妇的钱都管着,实在丢脸,太丢傅家男人的脸了!

“妈,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台湾能有多大!”傅母感叹地说:“傅冠我们是教不了了,你别怪我和你爸。”

“不会,人大了性格就固定了,改不了。”她也跟着感叹。

“这套珠宝你拿着回去,这是妈送给你的。”

徐柔汐终于搞懂了,这是给她的弥补,她摇摇头,“不用不用,妈……”却见傅母一个转身,从架子上拿下了一个新款的Hermes包包。

傅母把包递给她,还不间断地眨眨眼,“这个包也送给你。”

徐柔汐一愣,接过来,感觉到包的重量似乎有点不对劲,她拉开拉链,接着倒抽一口气,钞票一捆一捆地躺在包里!

“这是你的零花钱,傅冠不给,妈妈和爸爸给你。”

有一种突然中了乐透暴富的感觉,徐柔汐眨了眨眼,深怕自己在作梦,为什么突然间她大发了。

“柔汐,委屈你了,傅冠不成器,这么欺负你,你还硬生生地忍了五年。”傅母说着说着,眼睛发红,似要哭了,“对不起啊。”

徐柔汐被她的情绪感染,也红了眼,“妈,没有没有,傅冠他、他也没这么坏。”傅冠虽然很多限制,但事实上没有委屈她,她要什么,他也给她买,没有傅母想的这么坏。

傅母摇摇头,“你还帮他说话,他这么过分,你不用替他说话,爸妈都知道了。”

徐柔汐不肯收这么贵重的,傅母握着她的手,“听妈妈的话,妈妈和爸爸对你好,这些钱和珠宝你爸也说了,就该给你,你嫁进傅家五年,给我们傅家生了一对多好的孩子,傅冠背着我们欺负你,不知道这事是我们迟钝,知道了不点破那就是我们过分了,乖,收下。”

这么讲道理的公公婆婆,为什么会生下傅冠这么恶劣的臭男人!

傅母看她眼睛也红通通的,以为她伤心,伸手搂着她,拍着她的背,“好孩子,你也别跟傅冠说,这都是我们偷偷给你的,你自己攒起来,别给他知道,女人啊,得有自己的私房钱,免得男人自以为是,高高在上。”

徐柔汐的心软软的,傅母的话令她很感动,傅母和傅父的这一份心意就是她的亲生父母都做不到,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心意,她感受到了他们对她深深的呵护和歉意。

“拿着,别跟傅冠说,还有啊,以后受委屈,一定要告诉爸妈……”

徐柔汐闻着傅母身上典雅的香水味,味道很陌生,但是很温暖,她四肢百骸充满了一股力量,她将头靠在傅母的身上,听着傅母温柔的嗓音,春风的关怀,她突然嫉妒傅冠了,这么好的母亲,这么好的父亲,傅冠真的是太幸福了。

“你要记得,你嫁进了傅家,你也是傅家人,我和你爸都把你当自己的女儿……”

她闭上眼,心想,如果真的是她爸妈就好了,如果她真的有这么疼惜自己的爸妈,她作梦都会笑醒。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