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回春总监 第五章

【第三章】

为了适应总监室的业务及步调,安丝柳几乎每天加班到八、九点。

当初她看陈秘书可以正常上下班,以为总监室的工作应该比较轻松,想不到等她进来了之后,才发现那是自己的幻想。

陈秘书简直是超人,她总是能有条理地用很短的时间处理好骆晋绅交办的事,所以时间一到就下班,他也不会多说什么,而她总是在摸索中不断地撞墙,才会忙得不可开交。

没办法,她就是不习惯坐办公室!以前做摄影助理时,虽然要扛着很重的器材上山下海,但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还有捕捉关键瞬间的成就感,才是她向往的。现在她只觉得绑手绑脚,唯一聊以自慰的,就是薪水还算合理。

不过……最令她纳闷的是,不管她多晚下班,骆晋绅办公室里的灯一定都还开着,他当真每天都工作到那么晚?

可是她也好多天没见到他了,那家伙还活着吧?

他都不用吃饭?不用上厕所?不用像个人类一样走来走去?

安丝柳不断地打量他办公室百叶窗下射出的灯光,抑止内心一直认为他可能是机器人的怀疑,好奇心令她无法专注在工作上,终于,她忍不住了,到茶水间倒了杯咖啡,烤了份土司,随便找了个借口便抬手敲门。

“总监,你在里面吗?”她试探性地问。

等了好久,久到她开始觉得不妙想破门而入时,他的声音才悠悠地由里面传出。

“进来吧。”

安丝柳松了口气,端了咖啡和土司进去,见到骆晋绅由一大本作品集中抬起头望向她,精神似乎不太好,眉头甚至还是皱着的。

“抱歉,打扰你了……”原来他真的在啊!一声不吭也太吓人了。她不好意思的举起手上的托盘,“要来点吃的吗?”

“谢谢你,我正需要。”骆晋绅揉揉自己的额际。“有事吗?”

“没有啦,”在他面前,她也不必掩饰自己的好奇。“我看你每天都在公司待到很晚,又没见你从办公室出来,还以为你饿死在里面了。”

骆晋绅撇唇微哂心中一暖,有些意外她的关心。想不到她粗枝大叶的,其实还是保有女人的细心,行销部的员工一向畏惧他的冷脸,只有她不一样。

以前他“闭关”时,会进来探问他情况的人,通常是怕比他早下班会被钉,所以才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走。只有她很直接,不拐弯抹角,直言就是担心他。

“我在看以前的作品。”他指了指桌上的大册子,突然觉得什么话都可以和她聊。

安丝柳凑上去一看,翻了几页,越看越惊讶,“哇……你真是厉害……全都是你的作品啊?”

听到她的赞美,即使淡漠如他,也不由骄傲起来。“没错,全都是我呕心沥血之作。我以前在其他广告公司工作过,像你现在看的这一页,是一家名牌的精品服饰公司……”

“这个人头上戴的黄色东西,是芒果吗?”她突然指着页面上的主角。

有人会把芒果戴在头上吗?骆晋绅俊脸微微抽搐,但职业性的本能以及龟毛的个性,还是让他巨细靡遗的解释道:“这是我故意把一顶黄色的帽子扭曲,用来彰显这个品牌突破了中规中矩的时尚观感。”

“那这个呢?”她对着另一张图左看右看,“一群蟑螂?”

蟑螂?他的心血居然被和那种肮脏的触须生物联想在一起?骆晋绅都快哭了,“那是海鲜餐厅的广告,你说的蟑螂是活生生的龙虾,很整齐地排在一起,会有这么多只,是为了搭配餐厅的口号—不怕你吃,只怕你不来吃。”

“喔……”连出了两次糗,安丝柳吐了吐舌头,“不过老实讲,这些构图看起来很有活力,感觉也很多采多姿,和你给人阴沉沉的样子差好多。”

阴沉沉……她插科打诨了半天,最后却击中骆晋绅的罩门,他都快搞不清楚她究竟是真迷糊还是大智若愚了。

“我就是在找过去的感觉。以前总觉得有用不完的灵感,但现在不管怎么做,出来的作品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他的表情又慢慢凝重起来。“也就是说,我做不出代表作。”

安丝柳耸了耸肩,“才子的烦恼果然和我这种普通人不同,我每天最担心的,就是我爸不煮饭给我吃。”

听她说得傻兮兮的,骆晋绅郁闷的脸色稍微被她逗出了些笑意。“有你说得这么单纯就好了。”

她指着他的作品集,“会不会是你想得太复杂了?我觉得感觉这种事本来就很难讲,你说是帽子的东西我就觉得是芒果,龙虾我都能看成蟑螂,为了这种千变万化的东西烦恼,也太浪费脑力了。”

千变万化……骆晋绅好像被启发了什么,看她的眼光微微专注了起来。

“像我喜欢拿相机拍东西,你桌上的橡皮擦我也拍,外面车抛锚正在换轮胎的人我也拍,角度是我取的,意境是我决定的,我说它是艺术,它就是!”她笑着比比自己的脑袋,“把一切想得简单一点,灵感不是俯拾即是吗?”

他真的要怀疑她扮猪吃老虎了,被她这么一说,他似乎真有茅塞顿开的感觉。过去或许就是没人敢跟他说这些,由着他自己钻牛角尖,他才会束缚住自己,恐惧着自己可能已经江郎才尽。

她很好……真的很好,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好呢?

心情轻松了些,骆晋绅不由淡淡一笑,“你似乎都没什么烦恼?”

“才怪,我眼下最大的烦恼,是这个。”她比了比天花板。

骆晋绅下意识地往上看了看,突然意会过来楼上是总裁室。“陆……你是说总裁?”

“是啊。”她叹了口气,“喂,你说我要怎么接近他呢?”

“你那么喜欢他?”连他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口气有些酸酸的。

“该怎么形容呢……”喜欢?算吧,他那型的猛男可是她的理想,“你不觉得他很适合扒光吗?”

“不觉得。”一想到扒光陆槐南,他中午吃的便当都快吐出来。

“他的气质很狂野,注视他的时候,心里都会怦怦跳呢!”所以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扒光陆槐南上半身,让她拍几张照片。

骆晋绅不知道她的心事,只当她心里迷恋陆槐南,胸口不由莫名地闷着。“我不注视他的时候,心也是一直在跳。”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跳就死了嘛!”她哈哈一笑,突然又按着眉苦苦思索。“不知道他喜欢的是哪一类型的女人?性感火辣型的?”变成那种女人接近他,应该比较容易吧?

“或许吧,性感火辣的美女男人都喜欢。”他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

注意到他复杂的表情和突然变得冷淡的口气,她自以为理解地道:“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帮我的,我会靠自己的诚意去打动他!”

骆晋绅不置可否。不过他扪心自问,若是她真的要求他帮忙呢?

不!他绝不会帮!这个答案斩钉截铁到他自己都觉得诧异。

两人就这么在办公室里瞎扯,天南地北的聊,他已经不在乎自己又浪费了多少时间,他只是很喜欢这种自在的感觉。

两人的交情早已超越上司与下属,甚至还有些额外的、暧昧的气息,在彼此间流动着……

安丝柳的工作渐渐上手后,她俨然成了陈秘书的好帮手,也间接替骆晋绅分担了许多工作。

在大家面前,她仍然是那个端庄温柔的淑女,所以一到休息时间,行销部一些狂蜂浪蝶总会借故前来搭讪,她当然是笑脸迎人,柔情万千,尤其当他们送食物来的时候。

“丝柳,你要的两客排骨饭和一杯珍珠奶茶来了。”

由于总监室的业务比较忙碌,积极的小李就自告奋勇帮她买午餐送过来。

“谢谢。”看到食物,安丝柳眼睛都亮了,笑吟吟地接下便当。

“不过两客排骨饭,你吃得下吗?”小李怀疑地打量她纤瘦的身子。

“喔,这一份是总监的,不管他回不回来,我总要预备一下嘛。”老娘就要吃两客便当不行吗?她心里虽然这么想,表面仍需不忘应故事一下。

“你真是细心。”小李忍不住抱维她。

“不会,这是我应该做的。啊,总监等一下有访客,你要不要……”她委婉地下逐客令。有访客是真的,只是不会这么早,她都快饿翻了,他不走她怎么大快朵颐?

“喔喔喔,那我先走好了,不知道今天晚上你……”小李想提出邀约,却被她有礼地挡掉了。

“今晚恐怕不知道要加班到几点呢。”她歉然一笑。

小李遗憾地走了,他的背影一消失,安丝柳忙不迭地打开便当,很没形象的大嗑一口,吃得腮帮子都鼓鼓地。

“天哪,我快饿死了……咳咳……”

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在这时候不识相地打内线电话过来,害她差点噎死,她用力搥了搥胸口,顺过气后,才假笑着用清甜的声音接起电话。

“总监室您好……总监的访客来了吗?请他上来好了,麻烦你了。”

挂上电话后,她忍不住低咒了一声那个挑在中午休息时间来的访客,难道他不知道冷掉的排骨饭很难吃吗?而且还是两客!

半晌,访客光临了,来的是一位年约六旬的男子,她知道那是演艺圈某个知名经纪人,和骆晋绅有好一阵子的合作关系。幸亏她早就把排骨饭先藏得好好的,此时办公室里弥漫的只剩咖啡的香味。

“彭先生你好,总监马上就回来了,请你先稍坐一下。”她奉上一杯咖啡,职业性地嫣然一笑。

“听说骆总监的办公室来了个温柔漂亮的小姐,我特地早一点来看看,果然没让我失望。”彭经纪人笑眯了眼,从头到尾、来来回回,仔细地打量了她一遍。

那种带着猥琐的眼光令安丝柳很不舒服,于是她找借口要离开,“彭先生你谬赞了,我还有工作要忙……”

“唉,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吧?忙什么呢?来来来,这里坐下。”他拍拍自己身旁的座位。

把她当酒家女吗?还坐下哩!不过为了不得罪客户,她还是与他隔着一点距离坐下,即使心里骂翻天了。

“你几岁了?有没有男朋友啊?”彭经纪人问得有些色迷迷的。

“二十五岁了,现在以工作为重,没有想太多。”她避重就轻地回答,但心里却是想着,老娘有没有男朋友关你屁事?

“怎么会没有呢?”彭经纪人自以为是的突然抚额笑道:“啊!我知道了,你该不会偷偷暗恋骆总监吧?毕竟你和他朝夕相处嘛!”

“我……”她喜欢骆晋绅?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的她突然愣了一下,他对她而言绝对是特别的,但……有特别到喜欢吗?

脑海里浮起他行事的沉稳内敛,谈到自己作品时的自信骄傲,还有他容忍她双面人的度量,她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很注意他,很喜欢和他相处,心跳不由微微加速,脸蛋也发烫了。

她喜欢他吗?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虽然他完全不是她中意的肌肉猛男类型,但是对于陆槐南,她只有想拍下他的欲望,与对骆晋绅的在意不同。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