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回春總監 第五章

【第三章】

為了適應總監室的業務及步調,安絲柳幾乎每天加班到八、九點。

當初她看陳秘書可以正常上下班,以為總監室的工作應該比較輕松,想不到等她進來了之後,才發現那是自己的幻想。

陳秘書簡直是超人,她總是能有條理地用很短的時間處理好駱晉紳交辦的事,所以時間一到就下班,他也不會多說什麼,而她總是在摸索中不斷地撞牆,才會忙得不可開交。

沒辦法,她就是不習慣坐辦公室!以前做攝影助理時,雖然要扛著很重的器材上山下海,但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還有捕捉關鍵瞬間的成就感,才是她向往的。現在她只覺得綁手綁腳,唯一聊以自慰的,就是薪水還算合理。

不過……最令她納悶的是,不管她多晚下班,駱晉紳辦公室里的燈一定都還開著,他當真每天都工作到那麼晚?

可是她也好多天沒見到他了,那家伙還活著吧?

他都不用吃飯?不用上廁所?不用像個人類一樣走來走去?

安絲柳不斷地打量他辦公室百葉窗下射出的燈光,抑止內心一直認為他可能是機器人的懷疑,好奇心令她無法專注在工作上,終于,她忍不住了,到茶水間倒了杯咖啡,烤了份土司,隨便找了個借口便抬手敲門。

「總監,你在里面嗎?」她試探性地問。

等了好久,久到她開始覺得不妙想破門而入時,他的聲音才悠悠地由里面傳出。

「進來吧。」

安絲柳松了口氣,端了咖啡和土司進去,見到駱晉紳由一大本作品集中抬起頭望向她,精神似乎不太好,眉頭甚至還是皺著的。

「抱歉,打擾你了……」原來他真的在啊!一聲不吭也太嚇人了。她不好意思的舉起手上的托盤,「要來點吃的嗎?」

「謝謝你,我正需要。」駱晉紳揉揉自己的額際。「有事嗎?」

「沒有啦,」在他面前,她也不必掩飾自己的好奇。「我看你每天都在公司待到很晚,又沒見你從辦公室出來,還以為你餓死在里面了。」

駱晉紳撇唇微哂心中一暖,有些意外她的關心。想不到她粗枝大葉的,其實還是保有女人的細心,行銷部的員工一向畏懼他的冷臉,只有她不一樣。

以前他「閉關」時,會進來探問他情況的人,通常是怕比他早下班會被釘,所以才想知道他什麼時候走。只有她很直接,不拐彎抹角,直言就是擔心他。

「我在看以前的作品。」他指了指桌上的大冊子,突然覺得什麼話都可以和她聊。

安絲柳湊上去一看,翻了幾頁,越看越驚訝,「哇……你真是厲害……全都是你的作品啊?」

听到她的贊美,即使淡漠如他,也不由驕傲起來。「沒錯,全都是我嘔心瀝血之作。我以前在其他廣告公司工作過,像你現在看的這一頁,是一家名牌的精品服飾公司……」

「這個人頭上戴的黃色東西,是芒果嗎?」她突然指著頁面上的主角。

有人會把芒果戴在頭上嗎?駱晉紳俊臉微微抽搐,但職業性的本能以及龜毛的個性,還是讓他巨細靡遺的解釋道︰「這是我故意把一頂黃色的帽子扭曲,用來彰顯這個品牌突破了中規中矩的時尚觀感。」

「那這個呢?」她對著另一張圖左看右看,「一群蟑螂?」

蟑螂?他的心血居然被和那種骯髒的觸須生物聯想在一起?駱晉紳都快哭了,「那是海鮮餐廳的廣告,你說的蟑螂是活生生的龍蝦,很整齊地排在一起,會有這麼多只,是為了搭配餐廳的口號—不怕你吃,只怕你不來吃。」

「喔……」連出了兩次糗,安絲柳吐了吐舌頭,「不過老實講,這些構圖看起來很有活力,感覺也很多采多姿,和你給人陰沉沉的樣子差好多。」

陰沉沉……她插科打諢了半天,最後卻擊中駱晉紳的罩門,他都快搞不清楚她究竟是真迷糊還是大智若愚了。

「我就是在找過去的感覺。以前總覺得有用不完的靈感,但現在不管怎麼做,出來的作品總覺得差了那麼一點。」他的表情又慢慢凝重起來。「也就是說,我做不出代表作。」

安絲柳聳了聳肩,「才子的煩惱果然和我這種普通人不同,我每天最擔心的,就是我爸不煮飯給我吃。」

听她說得傻兮兮的,駱晉紳郁悶的臉色稍微被她逗出了些笑意。「有你說得這麼單純就好了。」

她指著他的作品集,「會不會是你想得太復雜了?我覺得感覺這種事本來就很難講,你說是帽子的東西我就覺得是芒果,龍蝦我都能看成蟑螂,為了這種千變萬化的東西煩惱,也太浪費腦力了。」

千變萬化……駱晉紳好像被啟發了什麼,看她的眼光微微專注了起來。

「像我喜歡拿相機拍東西,你桌上的橡皮擦我也拍,外面車拋錨正在換輪胎的人我也拍,角度是我取的,意境是我決定的,我說它是藝術,它就是!」她笑著比比自己的腦袋,「把一切想得簡單一點,靈感不是俯拾即是嗎?」

他真的要懷疑她扮豬吃老虎了,被她這麼一說,他似乎真有茅塞頓開的感覺。過去或許就是沒人敢跟他說這些,由著他自己鑽牛角尖,他才會束縛住自己,恐懼著自己可能已經江郎才盡。

她很好……真的很好,他以前怎麼沒發現她這麼好呢?

心情輕松了些,駱晉紳不由淡淡一笑,「你似乎都沒什麼煩惱?」

「才怪,我眼下最大的煩惱,是這個。」她比了比天花板。

駱晉紳下意識地往上看了看,突然意會過來樓上是總裁室。「陸……你是說總裁?」

「是啊。」她嘆了口氣,「喂,你說我要怎麼接近他呢?」

「你那麼喜歡他?」連他都沒注意到,自己的口氣有些酸酸的。

「該怎麼形容呢……」喜歡?算吧,他那型的猛男可是她的理想,「你不覺得他很適合扒光嗎?」

「不覺得。」一想到扒光陸槐南,他中午吃的便當都快吐出來。

「他的氣質很狂野,注視他的時候,心里都會怦怦跳呢!」所以她最大的心願,就是能扒光陸槐南上半身,讓她拍幾張照片。

駱晉紳不知道她的心事,只當她心里迷戀陸槐南,胸口不由莫名地悶著。「我不注視他的時候,心也是一直在跳。」

「你這不是廢話嗎?不跳就死了嘛!」她哈哈一笑,突然又按著眉苦苦思索。「不知道他喜歡的是哪一類型的女人?性感火辣型的?」變成那種女人接近他,應該比較容易吧?

「或許吧,性感火辣的美女男人都喜歡。」他有些漫不經心地回答。

注意到他復雜的表情和突然變得冷淡的口氣,她自以為理解地道︰「你放心,我不會要你幫我的,我會靠自己的誠意去打動他!」

駱晉紳不置可否。不過他捫心自問,若是她真的要求他幫忙呢?

不!他絕不會幫!這個答案斬釘截鐵到他自己都覺得詫異。

兩人就這麼在辦公室里瞎扯,天南地北的聊,他已經不在乎自己又浪費了多少時間,他只是很喜歡這種自在的感覺。

兩人的交情早已超越上司與下屬,甚至還有些額外的、曖昧的氣息,在彼此間流動著……

安絲柳的工作漸漸上手後,她儼然成了陳秘書的好幫手,也間接替駱晉紳分擔了許多工作。

在大家面前,她仍然是那個端莊溫柔的淑女,所以一到休息時間,行銷部一些狂蜂浪蝶總會借故前來搭訕,她當然是笑臉迎人,柔情萬千,尤其當他們送食物來的時候。

「絲柳,你要的兩客排骨飯和一杯珍珠奶茶來了。」

由于總監室的業務比較忙碌,積極的小李就自告奮勇幫她買午餐送過來。

「謝謝。」看到食物,安絲柳眼楮都亮了,笑吟吟地接下便當。

「不過兩客排骨飯,你吃得下嗎?」小李懷疑地打量她縴瘦的身子。

「喔,這一份是總監的,不管他回不回來,我總要預備一下嘛。」老娘就要吃兩客便當不行嗎?她心里雖然這麼想,表面仍需不忘應故事一下。

「你真是細心。」小李忍不住恭維她。

「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啊,總監等一下有訪客,你要不要……」她委婉地下逐客令。有訪客是真的,只是不會這麼早,她都快餓翻了,他不走她怎麼大快朵頤?

「喔喔喔,那我先走好了,不知道今天晚上你……」小李想提出邀約,卻被她有禮地擋掉了。

「今晚恐怕不知道要加班到幾點呢。」她歉然一笑。

小李遺憾地走了,他的背影一消失,安絲柳忙不迭地打開便當,很沒形象的大嗑一口,吃得腮幫子都鼓鼓地。

「天哪,我快餓死了……咳咳……」

不知道是哪個家伙在這時候不識相地打內線電話過來,害她差點噎死,她用力搥了搥胸口,順過氣後,才假笑著用清甜的聲音接起電話。

「總監室您好……總監的訪客來了嗎?請他上來好了,麻煩你了。」

掛上電話後,她忍不住低咒了一聲那個挑在中午休息時間來的訪客,難道他不知道冷掉的排骨飯很難吃嗎?而且還是兩客!

半晌,訪客光臨了,來的是一位年約六旬的男子,她知道那是演藝圈某個知名經紀人,和駱晉紳有好一陣子的合作關系。幸虧她早就把排骨飯先藏得好好的,此時辦公室里彌漫的只剩咖啡的香味。

「彭先生你好,總監馬上就回來了,請你先稍坐一下。」她奉上一杯咖啡,職業性地嫣然一笑。

「听說駱總監的辦公室來了個溫柔漂亮的小姐,我特地早一點來看看,果然沒讓我失望。」彭經紀人笑眯了眼,從頭到尾、來來回回,仔細地打量了她一遍。

那種帶著猥瑣的眼光令安絲柳很不舒服,于是她找借口要離開,「彭先生你謬贊了,我還有工作要忙……」

「唉,現在是中午休息時間吧?忙什麼呢?來來來,這里坐下。」他拍拍自己身旁的座位。

把她當酒家女嗎?還坐下哩!不過為了不得罪客戶,她還是與他隔著一點距離坐下,即使心里罵翻天了。

「你幾歲了?有沒有男朋友啊?」彭經紀人問得有些色迷迷的。

「二十五歲了,現在以工作為重,沒有想太多。」她避重就輕地回答,但心里卻是想著,老娘有沒有男朋友關你屁事?

「怎麼會沒有呢?」彭經紀人自以為是的突然撫額笑道︰「啊!我知道了,你該不會偷偷暗戀駱總監吧?畢竟你和他朝夕相處嘛!」

「我……」她喜歡駱晉紳?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的她突然愣了一下,他對她而言絕對是特別的,但……有特別到喜歡嗎?

腦海里浮起他行事的沉穩內斂,談到自己作品時的自信驕傲,還有他容忍她雙面人的度量,她發現自己好像真的很注意他,很喜歡和他相處,心跳不由微微加速,臉蛋也發燙了。

她喜歡他嗎?好像……真的有那麼一點,雖然他完全不是她中意的肌肉猛男類型,但是對于陸槐南,她只有想拍下他的欲望,與對駱晉紳的在意不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