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回春總監 第六章

「彭先生,駱總監……只是我的上司……」她只能這麼說,卻顯得有些心虛。

「沒關系,我明白、我明白。」彭經紀人自以為聊兩句就跟她熟了,便熱絡的湊到她身邊,涎著一張笑臉。「不過你待在這個地方太可惜了,有沒有興趣踏入演藝圈啊?」

「沒有,我只想當個上班族。」他一直靠過來,她只好一直退,臉上的笑容快掛不住了。

「唉,你一個月月薪才多少,像我們那個名模小凡凡,半個月的收入大概就可以抵你一年了你知道嗎?」他將她逼到沙發盡頭,一張豬嘴像要嘟過來似的,「瞧瞧你眉清目秀的,條件也不輸小凡凡啊。」

不可以揍他、不可以揍他……安絲柳左閃右躲,雙手都握成拳了,只要他敢越雷池一步,管他客戶還是什麼鬼,她肯定揍得他連他爹都認不出來!

「來來來,讓我好好看看你的資質。」他冷不防握住她的小手,在上頭摸呀摸的,「真是細皮嫩肉,你這骨架生得好,要是我來捧你,保證紅……」

紅你個頭!就在安絲柳另一手掄起拳頭就要揮過去時,一只大手突然打橫里插入,緊抓住彭經紀人的手,讓他不得不放開安絲柳。

「彭先生,你這麼早來,是為了騷擾我的助理嗎?」駱晉紳的話陰惻惻地傳來。

安絲柳一見是他,馬上一溜煙地躲到他身後,抓住他的衣角,彷佛嚇得瑟瑟發抖。

調戲別人的小助理被捉包,彭經紀人苦著臉道︰「我、我只是開開玩笑……你輕一點,我手都快斷啦!」

駱晉紳冷著臉放開手,對著背後的安絲柳道︰「你還好嗎?」

「……還好。」她的聲音听來像在隱忍著哽咽,孰知她是咬著牙不想罵出髒話。

「他有對你怎麼樣嗎?」

「沒有。」幸好他還來不及對她怎樣,否則她一記天殘腳早就過去了。

彭經紀人听到這話,連忙附和道︰「對嘛!我沒有對她怎樣,你何必動手動腳的呢?真不文明……」

「你騷擾我的助理,就文明了嗎?」駱晉紳冷冷地瞪他。

「駱晉紳,好歹我們也合作過幾次,你說話客氣點。」彭經紀人惱羞成怒。「別忘了你們沙夏公司可是要我們小凡凡當代言人,惹火了我,我就在業界放風聲封殺你們,看你們找誰去!」

「和你這種素行不良的人合作,我才應該擔心。」駱晉紳絲毫不以為忤。「瞧你的德行,你們經紀公司的素質可想而知,誰封殺誰還不知道呢!」

「哼!等著瞧吧。」彭紀經人氣得拂袖而去,什麼生意都不想談了。

直到人走遠了,駱晉紳才回過頭來,發現安絲柳一直低著頭,似乎嚇得不輕。

沒來由的一股沖動,他本能地環過她的肩,不敢太逾矩地將她輕摟入懷。

此刻,他只覺得她好無助、好嬌弱,安慰她好像是他的天職。「別怕,我在這里。」

簡單的一句話,他的存在感陡然充實了安絲柳的心,即使她真的不怕,卻也因為他突來的柔情而小鹿亂撞。

這這這……這就是被男人抱著的感覺嗎?雖然他不是肌肉猛男,但胸前精實的觸感還真不是蓋的……噢不,應該說,他堅實的懷抱真溫暖,真令人舍不得離開。

「我……其實不怕。」說是這麼說,但她還是舍不得離開他懷里。

駱晉紳揚起眉,「真的不怕?但你抖得跟只小兔子一樣。」

「因為我在忍耐。」她悶悶地道。

「忍耐?」忍耐著不哭嗎?果然女人是水做的……駱晉紳搖搖頭,「幸好我有早點進辦公室。」

「是啊,還好你來得早,如果你來遲了……」她柔順地偎在他懷里,眼中卻露出凶光,「他肯定會被我揍得七孔流血,爬出這間辦公室。」

他因她的話愣了一下。所以,他的英雄救美,究竟是救了她,還是救了彭經紀人?

「還有,我午餐的排骨飯,因為那家伙都還沒吃呢。」食物是她的罩門,一提起來她就咬牙切齒,「害我現在肚子餓死了,想到就想補他兩腳!」

駱晉紳只覺得哭笑不得。「既然你不怕、又餓得要死,還悶在我懷里做什麼?」

他倒是忘了她本來的個性可是個女中豪杰,和看起來的柔弱嬌嫩差了十萬八千里,這麼羞怯的靠在他懷里,還真有些不合常理。

「我一時忘了嘛……」安絲柳干笑著離開他,心里很是遺憾不能再多和他依偎一會兒。

很紳士地松手,並沒有因為安慰而吃她豆腐,可是懷里陡然失去了她的溫度,一種失落的感覺幾乎讓他想伸手拉回她。

他究竟在想什麼呢?駱晉紳定了定神,掩飾自己的失態。既然客人走了,他也該回辦公室了,卻在要離開時被她喚住。

「總監,公司新一季的代言人不是要找彭先生經紀公司的藝人,那個什麼小凡凡之類的嗎?你現在趕走他了,代言人怎麼辦?我們下一波的行銷勢必會受到影響,總裁會不會對你發飆?」

駱晉紳不置可否。「和那種人不合作也罷,總裁那里我會處理。」

總裁那里我會處理。這話听起來多有魄力、多帥啊!

然而,安絲柳望著他進辦公室,心中的罪惡感,卻依然揮之不去。

「所以,你因為一個女職員,把我們合作過的經紀人趕跑了?」

陸槐南,沙夏冰淇淋的亞洲區總裁,正一臉沒好氣地瞪著駱晉紳。

要不是駱晉紳是他的好兄弟,換個人早就被他吼出門去了。他的脾氣可是出了名的火爆,可是駱晉紳剛好和他相反,冷靜淡漠,常令人覺得拿他沒辦法。

「我只是拒絕與彭經紀人合作。」駱晉紳一點愧疚的樣子都沒有,即使面前的人是他上司。

「听說是因為一個小助理?」陸槐南突然八卦起來,刻意說道︰「她有什麼特別的,讓你不惜我們得罪演藝圈的大經紀人?」

駱晉紳下意識地不願在他面前透露太多安絲柳的事。「不是她的錯,是因為彭經紀人騷擾她,所以我才會拒絕和他們合作。」

「听說她溫柔婉約,還是你們行銷部的漂亮寶貝?」陸槐南看向他的眼光,帶了些曖昧。

溫柔婉約?漂亮寶貝?看來她演得真成功。「只是還可以。」駱晉紳在心里苦笑。

「我看不見得吧,以前就沒看過你這麼護著別的女人。」陸槐南和他可是十幾年的交情了,對他可是了解透徹,他從來不替女人說話的。

「她是我辦公室的人,護著她是應該的。」駱晉紳還是避重就輕。

「老弟,你也邁入三十大關了,如果真的喜歡一個女人也沒什麼大不了,你就老實一點有什麼關系?」陸槐南已經快沒耐心,偏偏駱晉紳打太極的功力是爐火純青。

陸槐南的話,在他心里揚起了些漣漪。

他喜歡安絲柳?他會喜歡那個口無遮攔、粗枝大葉,卻又愛在別人面前裝淑女的女人?

他知道她的一切缺點,而她在他面前也毫不掩飾,是這樣的率真,反而吸引了他嗎?

駱晉紳回想著她的一顰一笑,甚至是她老是無心往他背上一拍的狠勁,居然微微走神,一抹若有似無的笑容就這麼浮現臉龐。

陸槐南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眯起眼奸笑起來。「我看你這回栽定了,瞧你這樣子,分明是在思春!」

駱晉紳橫睨了他一記,想到眼前虎背熊腰的男人是安絲柳暗戀的對象,突然覺得他很礙眼。「時間寶貴,你可以不要再問廢話了嗎?」

「好好好,知道你老弟每秒鐘幾百萬上下,比我這個總裁還偉大!」陸槐南見他不想提,也不再追問,反正他心里有底了。「你趕走姓彭的,那我們的廣告怎麼辦?」

「我決定全部推翻。」駱晉紳說得輕松。

「全部推翻?」陸槐南忍不住站起身,動作大到差點連桌子都一起推翻,「喂喂喂,你給我說清楚,否則就算你是我兄弟,我也照揍不誤。之前都已經定案了,只差代言人,你這一推翻,預算和宣傳能趕上新品上市嗎?」

怎麼最近老是遇到暴力分子?駱晉紳心里忍不住又浮起安絲柳的影子,只是對上眼前這男人惡狠狠的凶光,他便刻意不去想她。「我新想的法子,比起先前的大型廣告案至少節省了代言人的經費,甚至電視台都會免費替我們打廣告。」

「什麼法子?」

「我決定舉辦一個『冰淇淋公主』的選美比賽……」駱晉紳有條理地簡報出他對時間和內容的規劃,「……聲勢弄大一點,選出來的前三名,便成為沙夏冰淇淋的代言人。」

「好方法!」陸槐南眼楮一亮,當初死說活說把這個廣告奇才挖角來,果然挖對了!「素人怎麼說也比那個小凡凡便宜太多了,而且大型活動搭配宣傳,比單純的電子及平面廣告更有吸引力。」

駱晉紳微微一笑,只要陸槐南接受了這個創意,那麼其他人的反對就不是問題了。

「那個姓彭的經紀人還放話要封殺我們,簡直痴心忘想。」陸槐南這輩子最恨別人威脅他。「所以我應該還得感謝你那小助理……」

「這件事和她沒關系,別再把她扯進來了。」對于陸槐南太過注意安絲柳這件事,駱晉紳打從心里不舒服。

此時,內線電話突然響起,秘書小姐的聲音傳來,「總裁,駱總監的助理安小姐來了,要我通報駱總監開會時間到了。」

「好。」陸槐南按掉電話,詫異地揚起眉,「你接下來還要開什麼會?」

「我接下來應該沒有會議……」駱晉紳的話聲突然頓住。

「我明白了。」陸槐南的眼賊兮兮地瞄向他,「中午你趕跑姓彭的,下午就被我叫來訓話,那位安小姐是來美人救英雄的,對吧?」

駱晉紳也這麼覺得,虧她編得出這種理由,但心里為她的傻氣感動起來。

「看看你的表情,又在思春了。我非得把安小姐叫進來看看不可,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會把你迷成這個樣子……」說著,他拿起話筒。

駱晉紳卻一把按掉他的電話,雙眼堅決地望著他。

在他的控制範圍內,他絕對不讓陸槐南有一絲機會接近安絲柳!

「好好好,我不叫。」總裁居然做得比總監還窩囊,陸槐南揮著手趕人,「滾吧滾吧,別讓你的小助理久等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