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回春总监 第十五章

【第八章】

一向奉公守法、从不迟到也甚少请假的陈秘书,接到安丝柳求救的电话后,破天荒地趁骆晋绅没来公司的时候,跷了半天的班。

她一直觉得,骆晋绅和安丝柳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男的俊女的美,男的冷漠沉稳,女的温柔婉约,而且分明都对彼此有意,如果就此错过了,她一定会很遗憾。

一到约定的咖啡厅,她见到坐在角落的安丝柳,不由眼睛一亮。

“丝柳,你变漂亮了!”

陈秘书带着欣赏的目光打量她,以前她总是穿套装或裙装上班,颜色单纯,样式也了无新意,现在的她打扮虽然中性,但搭配得宜,削薄贴颊的短发显得既俏丽又帅气,比过去更适合她。

“我以前很丑吗?”安丝柳不由一哂。

她承认自己过去是邋遢了点,但开始上班后,就在父亲的威胁下假扮成淑女了,除了没把大把蕾丝穿上身,其他她自认还装得挺像的。

“以前是还可以啦,就是清清秀秀,但我总觉得那造型不适合你,虽然看起来温柔婉约,但好像装出来的一样……”陈秘书支着下巴回想。

“是吗?大家也都这么以为吗?”安丝柳心里一惊,该不会其实她以前自以为成功的淑女之路,结果是一整个失败吧?“如果我真是装的呢?”

“怎么可能?要不老张和小李怎么会被你迷得团团转?”陈秘书还是坚信她天生温柔。“只不过先前你有一次大变身,穿得火辣性感,其实我觉得还不错,大家也眼睛一亮,只有骆总监有意见……”

“他看不顺眼吧……”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她也觉得那造型太过火了。

“女人偶尔辣一点有什么关系?”陈秘书翻了个白眼。“那肯定是在吃醋!”

“吃醋?”安丝柳好像被点明了什么,也忙不迭地点头附和,“被你这么一说,他还真会吃醋呢。我们拍广告的时候,他很介意我和男模特儿太亲密,连喊了十几个卡,把导演和所有工作人员都快搞疯了。”

“这还真不像骆总监会做的事……”这么一听,陈秘书更肯定骆晋绅和安丝柳之间绝对大有可为。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只是觉得广告不好。那明明是他自己的创意,他却又全盘否定,还说什么那会是个失败的作品。”安丝柳叹口气,“这就是我找你出来的最大原因,我没有办法了解他的反复无常,你知不知道他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陈秘书表情突然变得严肃。“我想,对于创意人而言,他遇到最大的瓶颈了。”

“什么瓶颈?”

“其实这种情况过去也曾发生,据我的观察,就是没有灵感,不过以前总监通常都会灵机一动,还是能做出好作品。”陈秘书摇摇头,“他已经到了创作颠峰,自然会想要一再突破,没办法做出比以往更好的作品时,他就会开始自我质疑,是不是自己江郎才尽了。”

就安丝柳听起来,骆晋绅有些自找苦吃的感觉。他已经够好了,连出国比赛都得奖好几次回来,难道还想追求广告界的终身成就奖?

“从他的上一支广告后,他就没有新的作品了,冰淇淋公主选拔算是他近期内成功的行销活动,可是后续的广告要更强,他已经为此苦恼了好久。”陈秘书是骆晋绅最得意的助手,自然能察觉他的状况。

“那怎么办?”原来是这种情况。她这种粗枝大叶的个性,遇到这种细腻的问题,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安丝柳也烦恼了起来。

陈秘书定定地看着她。“办法在你身上。”

“我?”安丝柳呆呆地指着自己,难道要她来个彩衣娱亲或是扶乩问神?

陈秘书无预警地,道出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秘密,“有一件事,总监叫我不要告诉你,但我觉得,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了。”

“什么事?”安丝柳心头一跳。

“你在参加冰淇淋公主时,我不是介绍造型师和美容师给你吗?”陈秘书直入重心,“那是总监叫我介绍给你的。”

“什么?”安丝柳差点没跳起来。

“他还亲自去找了那两位大师,一起讨论适合你的造型。”她笑着说:“原本造型师和美容师是认为你有打扮成性感女神的本钱,但总监独排众议,认为中性风比较适合你,你也比较能接受。看来他很了解你,对吧?”

安丝柳一时无语,他何止了解她?简直是她肚里的蛔虫!要她再打扮成性感女神,她宁可穿盔甲拿镰刀上阵。

“还有,在你比赛时,我提供你的一些建议,也是总监的点子。”陈秘书压低声量,“沙夏举办的活动,他本来当然是评审,但为了比赛的公平性,他却辞去了评审的职务,宁可每场比赛当个观众,挤在观众席看你。”

这……安丝柳感动得差点眼泪直接飙出来。原来他私底下为她做了这么多,却从来不说,是在演哪门子的长腿叔叔啊?

讨厌、讨厌、好讨厌的男人,怎么能让她这么感动?

“他苦寻灵感的情况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常常看他挑灯夜战,或是把自己一整天的心血全揉掉。然而他工作最来劲、点子最多的时候,就是帮你打点比赛的那一阵子了。”

陈秘书伸出食指,比了个柯南的动作。“所以我说,让他振作起来的办法,在你身上。”

安丝柳慢慢地消化这些话,脸上表情夹杂着甜蜜及不舍。情感上,他拒绝过她,她也拒绝过他,但之后两人用的方法,都是在背后默默支持,等待对方自己成长。

一路走来,她有了改变、长了见识,他也察觉到自己感情上的弱点,愿意改进。她发现自己好想飞奔到他身边,和他重新开始,名正言顺的与他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

“你就是他的缪思女神啊!丝柳。”陈秘书又道。

安丝柳的双眸因为她的鼓励,燃起了熊熊火光。

是啊,她听不懂他的困难又如何?她可以问。她没办法替他想点子、找灵感又怎样?她的存在,就是最好的影响。

他为她做了那么多,现在换她帮他了。

“叮咚!叮咚!”

周末一大早,骆晋绅家的电铃就大响,让七早八早也起床的他相当纳闷。

昨夜他坐在书桌前苦思许久,也想了很多改变广告的可能性,但都被自己一一推翻。最后一气之下决定睡觉,但纷乱的思绪却让他睡不安稳。

早上天才破晓,他就起床了,本想再埋首工作,却没有预料到这么早会有客人拜访。

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笑嘻嘻的安丝柳,他一怔。

“骆先生,起床了啊?”安丝柳大方的踏进他家门,看着时钟道:“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三十分,我给你三十分钟换衣服整理,八点钟一到,我们就出门约会吧。”

“约会?”骆晋绅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她认真地点点头,“我知道你在思考广告的修改,但是一个人埋在书房里,只会越想越闷。为了避免你想不开,公司痛失英才……啊不,我怕你用脑过度会头痛,所以我来拯救你啦。”

她得意地昂起下巴,“我安排的行程,绝对跟你以前与别的莺莺燕燕约会时大不相同,保证让你忘了烦恼。”

听她说得不伦不类的,骆晋绅却很想笑,这或许是几天来他首次真正感觉到开心。“好吧,你等我一下。”

语毕,他毫不犹豫地回房换衣服。与其周末假日都闷在家里苦思,不如和她出去轻松一下。

换好衣服后,他开车载她出门,然而安丝柳指示的地点却让他摸不着头脑。

“教堂?”他慢慢开进教堂前的空地,把车停妥,却没有立刻下车。“我没有做礼拜的习惯……”

“谁要你做礼拜了?我是带你来发泄压力的。”她拉着他下车,一直往里头走去。

她带他到教堂,让他跟着大家唱圣歌,虽然他恐怖的音痴程度几乎杀人于无形,但幸好教友的包容心特别大,渐渐的,他也放开了胸怀,融入在快乐的音乐中。

唱完歌,他看来意犹未尽。安丝柳笑着觑他道:“感觉如何?”

察觉到自己心境的变化,他微笑说:“很过瘾。”

“不只这样,还有下一站呢。那里可是很少人知道,是我的秘密基地喔。”

接下来,他依照安丝柳的话转移阵地,车子进了山间,到了一处无人的小溪旁。

“帅哥!”安丝柳一脸算计地把一支钓竿交给他,“我们今天的午餐就全靠你喽!”

山野间,只有潺潺的流水声,还有此起彼落的虫鸣鸟叫,鼻子里闻到的是清新带点潮湿的空气。

她没有和他聊天,只是静静坐在一旁,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在这种气氛下,骆晋绅却觉得思绪空前的清晰。

她营造了一个他完全不被打扰的环境,他赫然发现自己不是没了灵感,而是脑袋被太多繁琐杂乱的俗事给影响。

他感激地望向她。

“你元神归位了?”她笑吟吟的回望他。“战绩如何啊?”

骆晋绅故作悲惨的摇头。“看来我们要饿肚子了。”

“怎么可能让你饿肚子”吃饭可是她的重要行程,吃饱更是人生大事。“我们还有第三站呢。”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