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回春总监 第十六章

最后一站,来到了夜市。安丝柳拉着他,说要进行“净摊”活动!一摊接一摊的扫,臭豆腐、烧烤、鱼蛋、甜不辣、药炖排骨、章鱼丸……吃得骆晋绅都饱到喉头,大呼再也吃不下了。

“真的不行了?”她手里拿着一杯红茶,另一手还抓着一份葱油饼。“这里的麻油鸡很有名喔……”

“别了别了,我的大小姐,你无底洞似的胃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大概把三天的食量都贡献出来了,你还要吃?”骆晋绅头一次深深的觉得男儿无用。

“好吧,那算了,我也差不多了。”帅气的解决手上食物后,她和他在街头慢慢地散步。夜晚的闹区人潮熙来攘往,但骆晋绅的心里却无比平静。

“和你在一起,总有遇不完的惊喜。”

今天的行程,确实是他过去三十年的人生之中从来没有过的。他不知道自己能那么开怀的唱歌、心灵能那么充实、肚子能撑得那么饱。

“这才是人生啊!你以前过得太严谨了,才会把自己逼到快发疯。”她拿出数位相机,对准他拍了几张,然后递给他,“这是你今天的样子。你自己看看。”

骆晋绅看了几张照片,内心随即涌现一股复杂的情绪。他已经多久没有这些单纯的表情了?在大声唱歌时的享受、钓鱼时的平静专注、还有方才横扫夜市时的满足。

今天早上镜子里的他,眉头甚至还是深深皱着的呢。

“你说的对。”他淡淡地笑了,“我的人生都是在画好的框框里生活,从小到大都安排得好好的,唯一的意外是读高中时父母过世,让我更努力读书。毕业后进入广告界,便一直埋首工作,很久没这么轻松了。”

“你都没做过脱轨的事吗?”她睁大眼问。他的人生也未免太闷了吧?

“嗯……”他认真思索了一下。“小时候有一次放学后,在晚上跟着同学回学校探险,大概是我做过最脱轨的事了吧?”

安丝柳差点没翻白眼。如果那样叫“脱轨”,那她从小到大的各种顽皮叛逆行径,大概从来没开在轨道上过。

突然间,她露出一个奸笑。

“既然如此,最后一站我带你去冒险吧。”

骆晋绅怎么也没想到,安丝柳会带他回家!

“我要拿一些东西,当初被我老爸气到都忘了拿。”

万籁俱寂的深夜,安家灯光已经熄了,她用钥匙轻悄地打开门,带着骆晋绅悄悄地潜进去。

为了怕被发现,她不敢开灯,带着他偷偷地绕过沙发,不过伸手不见五指,骆晋绅又不熟她家的摆设,一个不小心便踢到桌脚,发出一道尖锐的摩擦声。

“嘘!”食指摆上嘴唇,她要他小声一点。

骆晋绅只能无奈耸肩,他也不是故意的。

又慢慢地走了几步,父亲的房间突然传来声响,安丝柳急忙拉着他,往厨房一闪。

安传雄自房内走出,在客厅绕圈子四处察看,安丝柳看见老爸的身影,不由躲得更深,恰好整个人缩在骆晋绅的胸前。

一双大手默默环绕住她的腰,窄小的空间里没有人说话,可是前胸贴后背的,彷佛真拉近了两颗心的距离,对方的体温也让整个空间温暖了起来。

许久,安传雄回房了,但他们还是没有走出厨房,彼此都舍不得破坏这样亲密又贴心的一刻。

“你爸回房了?”骆晋绅突然低声道。

安丝柳俏脸一热。“嗯,危机解除了。”

她不好意思地挣脱他的怀抱,带着他悄悄走出厨房,直到来到房间内,因为角度的关系父亲看不到这里,她才敢放心开灯。

“欢迎光临姑娘我的香闺。”她挑了挑眉,“这样潜进来,很刺激吧?”

“确实是难得的经验。”这样潜入别人家还是他人生第一次,的确够刺激,刺激到他都不敢大口呼吸,差点喘不过气。

刚才安传雄走出房门时,他差点就举手投降了。

安丝柳开始轻声地在衣橱里翻找东西,骆晋绅则趁着这时打量她的房间。

房内不算乱,但也说不上整齐,东西摆得很随兴!笔筒摆在窗台上,笔电放在床头,书却堆在地上。有男孩子爱的篮球与飞机模型,也有女孩子喜欢的布娃娃与小饰品。

墙上贴着几张海报,个个都是令人流口水的猛男,骆晋绅神色古怪地巡视一圈后,瞟到床上似乎摆着东西,便下意识地掀开了薄被!

“你的睡前故事书真特别。”他翻着手上的杂志及写真,全都是半luo或全luo的猛男,他看过的luo女搞不好都没她多。

安丝柳倒吸口气,抢回他手上的杂志。“我我我……这只是兴趣嘛……”

“你的兴趣是看!”他拿起另一本杂志,翻到某张三点全露的肌肉男独照,亮在她面前。“这种东西吗?”

“不是啦!我的兴趣是摄影啊!尤其是男性肌肉的线条,我觉得它们美极了,才会拿这些杂志、写真回家研究。”她又再一次强调,“你拿的那本还是知名摄影大师迪恩的绝版摄影集,可不是什么**书,你别想歪了。”

“我明白。”他在这行这么久,怎么会不了解?只是看着她“傲视群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罢了。

“所以你现在懂我为什么想拍陆槐南了吗?”她进一步问。

“我早就懂了。”让他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还差点失去她,他怎么会不懂?

不过现在再来后悔自己当初肌肉为什么没有练大一点已经来不及了,幸好她欣赏归欣赏,最后喜欢的,还是斯文的他。

他若有深意地望着她。“我不会再无谓的困扰自己,也不会再钻牛角尖了。你的付出我都有感受到,可惜没有什么冰淇淋王子让我参赛,证明我的真心。我的勇气来得太迟,才会让你难过那么久,让我再说一次抱歉,丝柳。”

见她感动的表情,他知道自己说动她了,心里也不由一暖。“最近我灵感全失,想不到反而让你毫无顾忌的接受我。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全心的守候及付出,直到你愿意回到我怀抱里。”

“那我今天带你出门,刻意让你放松心情,你有灵感了吗?”她不敢说自己的话语中有着期待,但闪亮亮的眼眸是骗不了人的。

“早就有了。”

骆晋绅伸手一拉,将她纳入怀中,低头就是一个吻。

他的吻不像人温文儒雅,反而带着点侵略及饥渴,彷佛一个沙漠里脱水的旅人看到绿洲般,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她的体温与柔软绝不是海市蜃楼,他终于真真实实的拥抱了她,这段路走得坎坷,两人都吃了不少苦,却也得到了许多。

吻渐渐加深,两个人倒在床上,骆晋绅失控地想解开她的衣扣,却在一个翻身时,忘了她房里是窄小的单人床,“砰”的一声,两人都掉到地上。

虽然他及时当了她的肉垫,安丝柳还是痛到泪都快飙出来,惨的是还不能大声喊疼,只能噙着泪光,望着他。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他的话被她用手摀住。“嘘!”

老爸似乎没听到他们这里的骚动,安丝柳带着拿好的东西,拉着他又偷偷溜出门外。

“呼!”直到看见头顶的月光,安丝柳才真的放松。“吓死我了,探险差点就变成惊险。”

“是啊,这种探险还真是前所未有的经历。”骆晋绅似笑非笑。“幸好你父亲没发现。”

“谁说我没发现?”一个威严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两人身后响起,他们僵在当场,笑容凝结。

“爸?”安丝柳猛一回头,花容失色地瞪着安传雄,“你不是睡了吗?”

“你们两个的声音比打雷还大,鬼鬼祟祟的我会没发现?哼!”安传雄神色严厉,犀利的目光扫向骆晋绅。

安丝柳立刻挡在他身前。“爸,你想干什么?”

安传雄静静地看着女儿的举动,心中五味杂陈,他往前踏了一步,安丝柳又警戒起来。

“爸,是我带他来的,而且我们已经开始交往了,你、你不要为难他。”

骆晋绅察觉了她的紧张,但同时也看出了安传雄略带黯然的神色。

伸出手握住她的小手,他挺身一步向前。“伯父,丝柳确实和我在交往,但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在一起,希望您能认同。”

安传雄先看了看慌张的女儿,又看了看一脸慎重的骆晋绅,最后只是默默拿起手上的一件薄外套,递到安丝柳面前。

“虽然是夏天,晚上还是有些凉意,别忘了这个。”

接着,他目光投向骆晋绅,“你要好好照顾她。”

话说完,安传雄便转身想回屋内,没再多说一句话。

只是一个简单的举动,却叫安丝柳鼻头一酸,眼眶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此刻,她觉得自己好不孝、好过份,居然忘了父亲对自己的爱,也忘了爱父亲,一心只想反抗他。

明明父亲好疼她的,虽然个性严厉古板,但从没让她挨饿受冻,也总是默默包容她的任性,不曾把自己对她付出的一切挂在嘴上。

母亲过世后,父女俩相依为命,她难得考试高分时,他总是会展现满足的笑容,煮一桌子好菜犒赏她;还有每当她羡慕别的同学穿新衣戴新帽,隔天床头也必定会摆着一套新衣服……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带着父亲关怀的心意,她怎么会忽略了呢?

她把他的关心当成枷锁,自以为逃离是最好的方法,却没想到这不仅伤了父亲,也显得自己不孝。

“爸!”她叫住安传雄,“我在参加比赛的时候,你送便当过来,为什么不叫我?”

“你那时需要的是专心比赛,不是我。”安传雄依旧没有回头,只是淡淡地道:“外面煮的东西,哪有家里的菜健康好吃?”

安丝柳定定地望着父亲的背影,努力咽下喉头哽咽的酸意,“是啊……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便当……”

安传雄的身躯微微震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那……我可以回家了吗?”安丝柳的声音哽咽,几乎要哭出来了。

安传雄终于转过身,脸上的威严有了些许松动。“我有拦着你吗?”

安丝柳与他对视许久,突然落下了泪,冲上去一把抱住他。

“爸,对不起,我太任性了。”她又哭又笑,“我……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安传雄拍着她的背,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从他笑得眯起的眼中,依稀还看得到一丝若有似无的水光。

骆晋绅看着这一切,跟着安丝柳一起感受了所有的酸甜苦辣,灵感突然蜂拥而至。

无论是亲情或爱情,最单纯的情感表现,就是人间最美的画面。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