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5 第三十五章 极南庙

[冰迷宫]

大家都无法理解,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究竟是真是幻。巴桑脱去了手套,快步奔去跪在湖边,掬一捧湖水,那晶莹的乳汁在手心滚荡,人手竟然感到微微的暖意。一种源自儿时的记忆,一种母亲怀里的感觉令巴桑浑身一颤,不由失声道:“不,这不是真的!”

唐敏如醉酒般眩迷,一张小脸映出两团红晕,轻轻靠着卓木强巴,细声低喃道:“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强巴拉,我们不是在做梦吧?”

卓木强巴的目光,第一次没有全神注视着唐敏,只看着那水晶宫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迷茫和玄奥,这里的一切美得简直不应该是人间所有,做梦也无法梦见这样的景观,他有些茫然地回答道:“不,我也不知道,应该不是在做梦吧。你何时梦见过这样美丽的景色?”或许胡杨队长能知道得多些,他将目光转向胡杨队长。

胡杨队长也深深地迷醉着,水晶宫里竟然有冰川湖,他干了大半生冰川科考工作,这样的景色也是头一次见到。在他将目光投向水晶宫的第一眼,他就已经知道,从此以后,在他人生无法抹去的记忆中,除了冰铸奇观以外,又多了个冰心湖宫。

虽然这里是冰立方体的正中最深处,可是却不乏光明,甚至仰头可以看见天际降垂的启明星,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冰立方体中空!在这个水晶宫穹隆上方,还有无数的巨大空隙,它们就像一个个气泡,让冰立方体能透过光芒,将阳光带到这冰心的最深处,只是那时又将是如何一幅仙界画卷,已经让人无法想象了。不少气泡中也装有水,但却不是乳白色的,而是海蓝色的,因此当大家站在那水晶宫内,踏在冰桥上,看着头顶流动的蓝色水绸,身边仙雾缭绕,感觉真的好像置身大海之底,在那水晶龙宫之中。

冈拉在前面奔走一圈,不见有人跟来,又掉头回来看,颇有些好奇地注视着这群人。

走在队伍最后的冈日也在心中暗叹:“外来人啊,仅仅是看到这里的景象就激动成这样了吗?那么,接下来你们将要看到的,你们……又会怎样呢?”他想了想,突然将冈拉唤到身旁,低声耳语几句。冈拉疑惑地看着冈日,还是点子点头。

虽然迷恋,虽然不舍,但吕竞男最终还是铁起了心肠,有些无奈地说道:“走吧,时间不多了。”她知道,大自然从不吝啬它的美丽,只等有心人去寻找发现,不过这次他们只是穿过这里,做一个匆匆的过客,不敢奢求将这种美丽永远占有。

胡杨队长也道:“走吧,如果冰塔林区被雾气笼罩了,我们就过不去了。把它当做你们人生中最美好的几个瞬间之一保留在记忆中,就足够了。”

绕过冰心湖,冈拉又带着大家转入了另一条冰甬道,冰层底端的裂缝又一次由小变大。这条路竟然比他们的前半程还要难走,冈拉必须保持极快的身形,才能在冰壁边缘行走而不掉下去。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里的冰壁与刚才明显不同,变得坚硬无比,那飞索的钻头钻进冰壁后,竟然无法抓牢,这可苦了身后跟着的队员们,那飞索一旦脱落,”身下就是万丈深渊。才没走几步,张立的飞索就从冰壁上扯了出来,前面的巴桑已经荡到下一个落脚处,幸亏身后的岳阳一把把他抓住。

岳阳一手搭着飞索钢丝,另一只手握着张立的手,侧立在冰壁上,只是两人都带着手套,张立的背包加上自身体重,使他不断向下滑落。

岳阳吃力地捏紧张立的手,却是无法阻止下滑之势,急得他大叫:“大叔,快,帮把手。”

冈日却在此时露出了冷酷的微笑,道:“这条路是你们自己选的,你们应该知道牛死往往就在‘瞬间。”

岳阳焦急道:“大叔,你……你…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1⑹κ.Сn(1⑥κ.cn.文.学网…”

冈日道:“想要知道真相,就不能惧怕死亡,你们应该有心理准备。身边的队友在下一个瞬间,就有可能永远地离自己而去,就像现在这样!”

张立的手套脱落,整个人顿时悬空,只来得及叫了声:“岳阳!”

岳阳大叫道:“不——咦?”那张立从他手中滑落,却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急速下坠,而是……而是悬浮在了半空中,就像那些魔术师的表演一样。

张立紧闭双眼,呆立了片刻,耳边却没有听到风声,脚下也没有感觉在下坠.睁开眼一看,岳阳就在自己头顶上方,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也没变大。这时,前面听到岳阳叫喊的队员也掉头回来,正好看到张立悬空而立的一幕。

张立很清楚自己踩在什么东西上,只是这东西……是透明的!想起在可可西里过冰架桥时的经历,张立伏下身去,轻轻敲了敲,在虚空中果然隔厂一层挡板,张立道:“是冰,这裂缝中是冰层,很厚!但是……它们却是完全透明的,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是怎么形成的?”

冈日哈哈一笑,跳了下来,对张立道:“记住,这是你们选的路。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后悔。”

“大叔,你早就知道的是吧,吓死我了!”岳阳心有余悸地说道,也跟着跳了下来。

唐敏也打算下去,胡杨队长道:“别急,那冰层只怕不能承重!”

冈日道:“不用担心,当年可是有几百人从这上面走过去。它究竟有多厚,用灯光照一照你们就知道了。”

岳阳打出一束探照灯,光线在冰层内发牛了明显的折射,好家伙,厚度起码有两米以上。但它洁净得就像一张玻璃镜,站在那冰崖雪壁上,根本就看不出来。岳阳咂舌道:“怎么做到的?”

冈日道:“不知道,我先祖发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胡杨队长道:“这绝不可能是人然冰层,天然的冰纯度不可能这样高,这就像一点杂质都不含的水晶。”

卓木强巴道:“阿果,这就是你所知道的冰川里的秘密了,也是上山唯一的通道,是吗?”

冈日摇头道:“不,我的祖先守护的秘密在前面,你们很快就会看到。希望这次,你们不要再激动得掉眼泪才好。”顿了顿,又道,“不是我给你们领的路,是你们自己发现的。”

在极厚的冰面行走,又有冰爪,原本该走得四乎八稳,但众人皆是小心翼翼,不为别的,就因它实在太透明了,看起来和虚空踏步无异,谁知道下一脚踩下,会不会跌人万丈深渊。

转过几个弯,冈拉收起步子,不再跳来跳去,看它龙行虎步的姿态,似乎还带着一些虔诚。冈日也收起了笑容,目光凝重,让卓木强巴等人尽都疑惑,前面究竟有什么?

再走几步,冈拉突然不走直线,改走“之”字形路线。胡杨队长跟在后面,不明就里,直直地走过去,只听“嘭”的一声,却是撞到什么东西。接着胡队长“嗷”地叫了一声,一手揉着额头,另一只手在前面空处摸索着什么,模样十分滑稽。

是墙,与他们所踩踏的地面—样,在胡杨队长面前,是一道透明的冰做的墙,若不仔细分辨,极难认出,胡杨队长就一头撞了上去。

冈口在后面道:“是冰迷宫。你们小心了,跟在冈拉后面,若是走了岔路,脚下的冰层,可能突然变成万丈深渊哦。”

“冰做的迷宫?”方新教授心中一紧,若非冈拉在前面领路的话,这座迷宫只怕难以走出去,电脑也帮不上忙,因为这冰层完全透明,摄像头的分辨率根本无法将它和空气区分开来,也不知道是谁想到的。究竟是什么人,会在这里修迷宫?

大家摸索着看不真切的冰壁,跟着冈拉前进。转角时,岳阳用手测了一下冰墙厚度,五十公分左右,一路摸索上去,光滑如镜,刀削似的,这种形态绝非自然界所为,加上迷宫的复杂路径,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人为的了。这里是冰川的的腹地,别说是普通人,就连探险家也不敢深入冰裂缝中,为什么这里会有人造的墙体,为什么要修迷宫?在这冰迷宫的后面,究竟还隐藏着什么?想起冈日提醒过的话,岳阳不禁心潮澎湃起来。

走了几圈,胡杨队长看出端倪道:“这恐怕不是迷宫!这应该是为了隔绝这冰川内的寒风。爱斯基摩人修筑的冰屋门前也有折返式的冰墙阻隔,就是为了挡住寒风。”

跟着冈拉三两下就走出了冰迷宫,当冈拉仰着头向上看去时,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仰起了头,向上看去。

雾气尚未完全遮盖住这宽广的大冰川,而初生的阳光已经照射下来,那些阳光,竟然射穿了冰川的表面,直接照射到卓木强巴等人站立的地方。此时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竟然被掏空了,穹顶一直延伸到冰川表面,阳光经过冰层的折射,立刻变成了七色的彩虹。而这七色彩虹随太阳的升起,照在这里又变作了流动的云彩,这些云彩像附着在透明水晶上的彩绸,将这里的原本样貌呈现在了卓木强巴等人的眼前。

在冰迷宫的中心,在冰川的中心,竟然是一座宫殿,一座由纯冰修葺的宫殿。那七彩迷离的穹顶,那些高达二三十米的巨大冰立柱,那冰墙上由神秘冰符号组成的纹饰,那冰做的台阶、冰雕的门廊,此刻正伴随着初升的太阳散发出七色的光彩。在卓木强巴等人眼里,这完全就是一座在梦里才会出现的宫殿,一座真正的水晶宫。

若说刚才的冰川湖是大自然恩赐的美丽,那么此刻他们看见的,便是人类建筑史上的又一个奇迹,将大冰川的内部凿空,用冰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宫殿。不知是何人,在何时所建,只看到它们的圣洁,它们的庄严,它们静立在雪山之间、冰川之下,等待着奇迹的见证者。如今,这群见证者来了,他们震惊,完全迷失在这意外的惊喜之中,每个人心中部充满了震撼、喜悦、迷茫。

卓木强巴心道:“这种感觉,是在等我吗?这无声的等待,是否已逾万年,我们所看见的,是否是神的宫殿?”这座巍峨高耸的冰宫宫门便高出十米,像极巨人所居住之地,站在门前,便不由自主产生了企盼它开启的梦觉。敏敏抓住他的衣袖,激动得泪水涟涟,说不出话来。

胡杨队长暗想:“是何种文明,造就了这座宫殿?它悬空于万丈深渊之上,深藏在万年冰川之中,仅是这建宫殿的选址,已经是天才的构想。”如今胡队长的站立之处,俯视可见万丈深渊的黑暗,仰视则有初生光明的华彩,俯仰于天地之间,便如同隔绝了尘世,心境一片清明。

张立寻思:“既有巴比伦空中花园的虚无缥缈,又有万里长城的雄浑气魄,兼具帕隆神庙的典雅高贵,而我却仅能用奇迹这样的词来形它,显得太苍白无力了。”

方新教授环顾四周,心中暗忖:“这样的结构,应是藏传佛教的宫殿吧?”整座冰宫由一圈弧形冰立柱包裹,象征铁围山,四方有门,东为正,殿分二层,层层不同,但又层层可辨,在彩虹式的光芒下,形成了殴上有殿、阁中有阁的奇异景观。

岳阳琢磨着:“这么辉煌的遗迹,简直非人工所能为,它们究竟是什么人修建的?而且,这殿堂内真正的宝藏早已被搬空,是大叔的先祖所为?不,看那样式,简直也是人力不可达到的。”门内正中是一排五尊台座,正中为须弥座,在阳光下,冰雕的莲花座、冰牛座、冰马座、冰孔雀座、冰狮子座,无一不惟妙惟肖,堪称鬼斧神工。只是这些七彩冰座卜的佛像,都不见了踪影。在第二层七巧玲珑的冰龛冰格冰架上,原本该堆放典籍经文法器的地方也空无一物。只看佛像底座的大小,应该还有冰书架,那些佛像一定小不了,经文一定少不了。是被人搬走了?还是融化掉了?腐朽化灰了?岳阳不得而知。

亚拉法师看着那宫殿的三层样式,每一层被那七色彩云装潢后,造型样式都有所不同,底层是藏式结构,,中间是汉式佛庙结构,上层则印度古庙造型。法师心潮激荡:“这是,这是典型的三样寺结构,这座冰宫应该始建于吐蕃工朝前期、藏土松赞干布时期的,冰宫,冰宫……难道……”法帅心念所及,手臂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其余的人都沉浸在那梦幻般的色彩之中,忘乎所以。看着他们的反应,冈口也想起祖父第一次带自己来这里的时候,祖父张开双臂,站在那巨大的莲座下,大声道:“看看它们吧,看看它们吧,它们静立在这里已经好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了,这是雪山之神恩赐我们家族的宝库冈日,我要你发誓,这是我们家族每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必须立下的誓言……”

看着眼前这座有如神殿一般的冰宫,吕竞男喃喃道:“这就是上山的唯一通道了,是吗?”

冈日朗声道:“没错,这就是我的先祖们发现并守护的秘密,也是穿越大冰川的唯一通道。没人知道这座宫殿是何人于何时所造,先祖只感叹于它的精妙绝伦,认为这是卜天赐予我们家族的礼物,我们应当世代守护。”

“已经建立了成百上千年吗?”岳阳看着这雄壮的宫殿,突然问胡杨队长道,“胡队长,你不是说,冰川是流动的吗?为什么这座宫殿能久地保存在冰川之中呢?”

胡杨队长道:“嗯,首先是它的建筑结构,你注意到了吗,这些立柱都是朝中间倾斜的,而且宫殿也采用了底大顶小的模式,整个宫殿像是冰川内部的一座金字塔,当冰川发生细微变形的时候这座金字塔就会整体移动而不会破裂。其次是冰川的类型,当冰川附着在雪峰斜坡卜的时候,由于自身的重力,使它像果冻一样缓缓流动,可是,如果雪峰半腰被冰川溶蚀或天然就形成了一个勺形凹陷,那么冰川就成了装在勺子里的果冻,只要勺子的形状不变,这冰川的底部就不会流动。很显然,我们看到的,就是第二种形态的冰川,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冰川内部可以保存于年的宫殿。”

“还有第三点原因。”方新教授补充道,“这些建造冰宫的冰……”他拿起冰镐用尽全力砸在冰墙上,只见冰镐被猛地弹开,冰墙上连条划痕也没留下。方新教授道:“看见了吧,这些冰不是冰川里天然生成的,修建这座宫殿的古人在冰里添加了别的物质,使这些冰看起来比水晶还透明,比钢铁还坚硬。是这样的吧,冈日?”

“嗯,我的先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冈日走上前去,冰壁上彩光琉璃,一朵朵缠枝莲鲜活欲滴,旁边是一排高约三丈的巨大冰法轮,法轮侧面有雍仲符号,“不过,这座宫殿的神奇之处并非仅仅是建筑雕像本身……”不知道他拨动了哪里,那些高逾三丈的冰法轮竟然徐徐转动起来。

“嗡……呜……”随着冰法轮的缓缓转动,整座冰宫发川了佛教礼器蟒筒的声音,接着又有细细切切声,似饶如钹,“咚咚咚”的皮鼓也响了起来。那些声音仿佛融入了风中,似近实远,缥缈不定,仿佛浩渺虚处,正在进行一场佛家法事或是苯教仪轨。

伴随着那来自虚空的宗教礼乐,冰宫的四座大门同时打开。不仅如此,连冰宫内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些平地渐渐高起,形成一级一级的台阶;一些佛像座架沉降下去,今一些更加巨大的座驾又拔地而起。此刻的冰宫就像一座巨大的冰千厂内部,无数机械轴承此起彼伏,发出各种乐器的声音,同时调整变化着姿态。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