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藏地密碼 5 第三十五章 極南廟

[冰迷宮]

大家都無法理解,不敢相信他們看到的究竟是真是幻。巴桑脫去了手套,快步奔去跪在湖邊,掬一捧湖水,那晶瑩的乳汁在手心滾蕩,人手竟然感到微微的暖意。一種源自兒時的記憶,一種母親懷里的感覺令巴桑渾身一顫,不由失聲道︰「不,這不是真的!」

唐敏如醉酒般眩迷,一張小臉映出兩團紅暈,輕輕靠著卓木強巴,細聲低喃道︰「這是真的嗎?這是真的嗎?強巴拉,我們不是在做夢吧?」

卓木強巴的目光,第一次沒有全神注視著唐敏,只看著那水晶宮的一切。一切都是那麼迷茫和玄奧,這里的一切美得簡直不應該是人間所有,做夢也無法夢見這樣的景觀,他有些茫然地回答道︰「不,我也不知道,應該不是在做夢吧。你何時夢見過這樣美麗的景色?」或許胡楊隊長能知道得多些,他將目光轉向胡楊隊長。

胡楊隊長也深深地迷醉著,水晶宮里竟然有冰川湖,他干了大半生冰川科考工作,這樣的景色也是頭一次見到。在他將目光投向水晶宮的第一眼,他就已經知道,從此以後,在他人生無法抹去的記憶中,除了冰鑄奇觀以外,又多了個冰心湖宮。

雖然這里是冰立方體的正中最深處,可是卻不乏光明,甚至仰頭可以看見天際降垂的啟明星,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冰立方體中空!在這個水晶宮穹隆上方,還有無數的巨大空隙,它們就像一個個氣泡,讓冰立方體能透過光芒,將陽光帶到這冰心的最深處,只是那時又將是如何一幅仙界畫卷,已經讓人無法想象了。不少氣泡中也裝有水,但卻不是乳白色的,而是海藍色的,因此當大家站在那水晶宮內,踏在冰橋上,看著頭頂流動的藍色水綢,身邊仙霧繚繞,感覺真的好像置身大海之底,在那水晶龍宮之中。

岡拉在前面奔走一圈,不見有人跟來,又掉頭回來看,頗有些好奇地注視著這群人。

走在隊伍最後的岡日也在心中暗嘆︰「外來人啊,僅僅是看到這里的景象就激動成這樣了嗎?那麼,接下來你們將要看到的,你們……又會怎樣呢?」他想了想,突然將岡拉喚到身旁,低聲耳語幾句。岡拉疑惑地看著岡日,還是點子點頭。

雖然迷戀,雖然不舍,但呂競男最終還是鐵起了心腸,有些無奈地說道︰「走吧,時間不多了。」她知道,大自然從不吝嗇它的美麗,只等有心人去尋找發現,不過這次他們只是穿過這里,做一個匆匆的過客,不敢奢求將這種美麗永遠佔有。

胡楊隊長也道︰「走吧,如果冰塔林區被霧氣籠罩了,我們就過不去了。把它當做你們人生中最美好的幾個瞬間之一保留在記憶中,就足夠了。」

繞過冰心湖,岡拉又帶著大家轉入了另一條冰甬道,冰層底端的裂縫又一次由小逛大。這條路竟然比他們的前半程還要難走,岡拉必須保持極快的身形,才能在冰壁邊緣行走而不掉下去。更讓人難以理解的︰是,這里的冰壁與剛才明顯不同,變得堅硬無比,那飛索的鑽頭鑽進冰壁後,竟然無法抓牢,這可苦了身後跟著的隊員們,那飛索一旦脫落,」身下就是萬丈深淵。才沒走幾步,張立的飛索就從冰壁上扯了出來,前面的巴桑已經蕩到下一個落腳處,幸虧身後的岳陽一把把他抓住。

岳陽一手搭著飛索鋼絲,另一只手握著張立的手,側立在冰壁上,只是兩人都帶著手套,張立的背包加上自身體重,使他不斷向下滑落。

岳陽吃力地捏緊張立的手,卻是無法阻止下滑之勢,急得他大叫︰「大叔,快,幫把手。」

岡日卻在此時露出了冷酷的微笑,道︰「這條路是你們自己選的,你們應該知道牛死往往就在‘瞬間。」

岳陽焦急道︰「大叔,你……你…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ωωω.1がκ.Fn(1あκ.cn.文.學網…」

岡日道︰「想要知道真相,就不能懼怕死亡,你們應該有心理準備。身邊的隊友在下一個瞬間,就有可能永遠地離自己而去,就像現在這樣!」

張立的手套脫落,整個人頓時懸空,只來得及叫了聲︰「岳陽!」

岳陽大叫道︰「不——咦?」那張立從他手中滑落,卻沒有像想象中那樣急速下墜,而是……而是懸浮在了半空中,就像那些魔術師的表演一樣。

張立緊閉雙眼,呆立了片刻,耳邊卻沒有听到風聲,腳下也沒有感覺在下墜.睜開眼一看,岳陽就在自己頭頂上方,兩人之間的距離一點也沒變大。這時,前面听到岳陽叫喊的隊員也掉頭回來,正好看到張立懸空而立的一幕。

張立很清楚自己踩在什麼東西上,只是這東西……是透明的!想起在可可西里過冰架橋時的經歷,張立伏下身去,輕輕敲了敲,在虛空中果然隔廠一層擋板,張立道︰「是冰,這裂縫中是冰層,很厚!但是……它們卻是完全透明的,這太不可思議了,這是怎麼形成的?」

岡日哈哈一笑,跳了下來,對張立道︰「記住,這是你們選的路。不管發生什麼情況.都不能後悔。」

「大叔,你早就知道的是吧,嚇死我了!」岳陽心有余悸地說道,也跟著跳了下來。

唐敏也打算下去,胡楊隊長道︰「別急,那冰層只怕不能承重!」

岡日道︰「不用擔心,當年可是有幾百人從這上面走過去。它究竟有多厚,用燈光照一照你們就知道了。」

岳陽打出一束探照燈,光線在冰層內發牛了明顯的折射,好家伙,厚度起碼有兩米以上。但它潔淨得就像一張玻璃鏡,站在那冰崖雪壁上,根本就看不出來。岳陽咂舌道︰「怎麼做到的?」

岡日道︰「不知道,我先祖發現這里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

胡楊隊長道︰「這絕不可能是人然冰層,天然的冰純度不可能這樣高,這就像一點雜質都不含的水晶。」

卓木強巴道︰「阿果,這就是你所知道的冰川里的秘密了,也是上山唯一的通道,是嗎?」

岡日搖頭道︰「不,我的祖先守護的秘密在前面,你們很快就會看到。希望這次,你們不要再激動得掉眼淚才好。」頓了頓,又道,「不是我給你們領的路,是你們自己發現的。」

在極厚的冰面行走,又有冰爪,原本該走得四乎八穩,但眾人皆是小心翼翼,不為別的,就因它實在太透明了,看起來和虛空踏步無異,誰知道下一腳踩下,會不會跌人萬丈深淵。

轉過幾個彎,岡拉收起步子,不再跳來跳去,看它龍行虎步的姿態,似乎還帶著一些虔誠。岡日也收起了笑容,目光凝重,讓卓木強巴等人盡都疑惑,前面究竟有什麼?

再走幾步,岡拉突然不走直線,改走「之」字形路線。胡楊隊長跟在後面,不明就里,直直地走過去,只听「 」的一聲,卻是撞到什麼東西。接著胡隊長「嗷」地叫了一聲,一手揉著額頭,另一只手在前面空處摸索著什麼,模樣十分滑稽。

是牆,與他們所踩踏的地面—樣,在胡楊隊長面前,是一道透明的冰做的牆,若不仔細分辨,極難認出,胡楊隊長就一頭撞了上去。

岡口在後面道︰「是冰迷宮。你們小心了,跟在岡拉後面,若是走了岔路,腳下的冰層,可能突然變成萬丈深淵哦。」

「冰做的迷宮?」方新教授心中一緊,若非岡拉在前面領路的話,這座迷宮只怕難以走出去,電腦也幫不上忙,因為這冰層完全透明,攝像頭的分辨率根本無法將它和空氣區分開來,也不知道是誰想到的。究竟是什麼人,會在這里修迷宮?

大家摸索著看不真切的冰壁,跟著岡拉前進。轉角時,岳陽用手測了一下冰牆厚度,五十公分左右,一路摸索上去,光滑如鏡,刀削似的,這種形態絕非自然界所為,加上迷宮的復雜路徑,幾乎可以肯定這是人為的了。這里是冰川的的腹地,別說是普通人,就連探險家也不敢深入冰裂縫中,為什麼這里會有人造的牆體,為什麼要修迷宮?在這冰迷宮的後面,究竟還隱藏著什麼?想起岡日提醒過的話,岳陽不禁心潮澎湃起來。

走了幾圈,胡楊隊長看出端倪道︰「這恐怕不是迷宮!這應該是為了隔絕這冰川內的寒風。愛斯基摩人修築的冰屋門前也有折返式的冰牆阻隔,就是為了擋住寒風。」

跟著岡拉三兩下就走出了冰迷宮,當岡拉仰著頭向上看去時,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仰起了頭,向上看去。

霧氣尚未完全遮蓋住這寬廣的大冰川,而初生的陽光已經照射下來,那些陽光,竟然射穿了冰川的表面,直接照射到卓木強巴等人站立的地方。此時他們才知道,原來這個地方竟然被掏空了,穹頂一直延伸到冰川表面,陽光經過冰層的折射,立刻變成了七色的彩虹。而這七色彩虹隨太陽的升起,照在這里又變作了流動的雲彩,這些雲彩像附著在透明水晶上的彩綢,將這里的原本樣貌呈現在了卓木強巴等人的眼前。

在冰迷宮的中心,在冰川的中心,竟然是一座宮殿,一座由純冰修葺的宮殿。那七彩迷離的穹頂,那些高達二三十米的巨大冰立柱,那冰牆上由神秘冰符號組成的紋飾,那冰做的台階、冰雕的門廊,此刻正伴隨著初升的太陽散發出七色的光彩。在卓木強巴等人眼里,這完全就是一座在夢里才會出現的宮殿,一座真正的水晶宮。

若說剛才的冰川湖是大自然恩賜的美麗,那麼此刻他們看見的,便是人類建築史上的又一個奇跡,將大冰川的內部鑿空,用冰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宮殿。不知是何人,在何時所建,只看到它們的聖潔,它們的莊嚴,它們靜立在雪山之間、冰川之下,等待著奇跡的見證者。如今,這群見證者來了,他們震驚,完全迷失在這意外的驚喜之中,每個人心中部充滿了震撼、喜悅、迷茫。

卓木強巴心道︰「這種感覺,是在等我嗎?這無聲的等待,是否已逾萬年,我們所看見的,是否是神的宮殿?」這座巍峨高聳的冰宮宮門便高出十米,像極巨人所居住之地,站在門前,便不由自主產生了企盼它開啟的夢覺。敏敏抓住他的衣袖,激動得淚水漣漣,說不出話來。

胡楊隊長暗想︰「是何種文明,造就了這座宮殿?它懸空于萬丈深淵之上,深藏在萬年冰川之中,僅是這建宮殿的選址,已經是天才的構想。」如今胡隊長的站立之處,俯視可見萬丈深淵的黑暗,仰視則有初生光明的華彩,俯仰于天地之間,便如同隔絕了塵世,心境一片清明。

張立尋思︰「既有巴比倫空中花園的虛無縹緲,又有萬里長城的雄渾氣魄,兼具帕隆神廟的典雅高貴,而我卻僅能用奇跡這樣的詞來形它,顯得太蒼白無力了。」

方新教授環顧四周,心中暗忖︰「這樣的結構,應是藏傳佛教的宮殿吧?」整座冰宮由一圈弧形冰立柱包裹,象征鐵圍山,四方有門,東為正,殿分二層,層層不同,但又層層可辨,在彩虹式的光芒下,形成了毆上有殿、閣中有閣的奇異景觀。

岳陽琢磨著︰「這麼輝煌的遺跡,簡直非人工所能為,它們究竟是什麼人修建的?而且,這殿堂內真正的寶藏早已被搬空,是大叔的先祖所為?不,看那樣式,簡直也是人力不可達到的。」門內正中是一排五尊台座,正中為須彌座,在陽光下,冰雕的蓮花座、冰牛座、冰馬座、冰孔雀座、冰獅子座,無一不惟妙惟肖,堪稱鬼斧神工。只是這些七彩冰座卜的佛像,都不見了蹤影。在第二層七巧玲瓏的冰龕冰格冰架上,原本該堆放典籍經文法器的地方也空無一物。只看佛像底座的大小,應該還有冰書架,那些佛像一定小不了,經文一定少不了。是被人搬走了?還是融化掉了?腐朽化灰了?岳陽不得而知。

亞拉法師看著那宮殿的三層樣式,每一層被那七色彩雲裝潢後,造型樣式都有所不同,底層是藏式結構,,中間是漢式佛廟結構,上層則印度古廟造型。法師心潮激蕩︰「這是,這是典型的三樣寺結構,這座冰宮應該始建于吐蕃工朝前期、藏土松贊干布時期的,冰宮,冰宮……難道……」法帥心念所及,手臂竟然微微顫抖起來。

其余的人都沉浸在那夢幻般的色彩之中,忘乎所以。看著他們的反應,岡口也想起祖父第一次帶自己來這里的時候,祖父張開雙臂,站在那巨大的蓮座下,大聲道︰「看看它們吧,看看它們吧,它們靜立在這里已經好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了,這是雪山之神恩賜我們家族的寶庫岡日,我要你發誓,這是我們家族每一個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都必須立下的誓言……」

看著眼前這座有如神殿一般的冰宮,呂競男喃喃道︰「這就是上山的唯一通道了,是嗎?」

岡日朗聲道︰「沒錯,這就是我的先祖們發現並守護的秘密,也是穿越大冰川的唯一通道。沒人知道這座宮殿是何人于何時所造,先祖只感嘆于它的精妙絕倫,認為這是卜天賜予我們家族的禮物,我們應當世代守護。」

「已經建立了成百上千年嗎?」岳陽看著這雄壯的宮殿,突然問胡楊隊長道,「胡隊長,你不是說,冰川是流動的嗎?為什麼這座宮殿能久地保存在冰川之中呢?」

胡楊隊長道︰「嗯,首先是它的建築結構,你注意到了嗎,這些立柱都是朝中間傾斜的,而且宮殿也采用了底大頂小的模式,整個宮殿像是冰川內部的一座金字塔,當冰川發生細微變形的時候這座金字塔就會整體移動而不會破裂。其次是冰川的類型,當冰川附著在雪峰斜坡卜的時候,由于自身的重力,使它像果凍一樣緩緩流動,可是,如果雪峰半腰被冰川溶蝕或天然就形成了一個勺形凹陷,那麼冰川就成了裝在勺子里的果凍,只要勺子的形狀不變,這冰川的底部就不會流動。很顯然,我們看到的,就是第二種形態的冰川,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冰川內部可以保存于年的宮殿。」

「還有第三點原因。」方新教授補充道,「這些建造冰宮的冰……」他拿起冰鎬用盡全力砸在冰牆上,只見冰鎬被猛地彈開,冰牆上連條劃痕也沒留下。方新教授道︰「看見了吧,這些冰不是冰川里天然生成的,修建這座宮殿的古人在冰里添加了別的物質,使這些冰看起來比水晶還透明,比鋼鐵還堅硬。是這樣的吧,岡日?」

「嗯,我的先祖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岡日走上前去,冰壁上彩光琉璃,一朵朵纏枝蓮鮮活欲滴,旁邊是一排高約三丈的巨大冰法輪,法輪側面有雍仲符號,「不過,這座宮殿的神奇之處並非僅僅是建築雕像本身……」不知道他撥動了哪里,那些高逾三丈的冰法輪竟然徐徐轉動起來。

「嗡……嗚……」隨著冰法輪的緩緩轉動,整座冰宮發川了佛教禮器蟒筒的聲音,接著又有細細切切聲,似饒如鈸,「咚咚咚」的皮鼓也響了起來。那些聲音仿佛融入了風中,似近實遠,縹緲不定,仿佛浩渺虛處,正在進行一場佛家法事或是苯教儀軌。

伴隨著那來自虛空的宗教禮樂,冰宮的四座大門同時打開。不僅如此,連冰宮內部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些平地漸漸高起,形成一級一級的台階;一些佛像座架沉降下去,今一些更加巨大的座駕又拔地而起。此刻的冰宮就像一座巨大的冰千廠內部,無數機械軸承此起彼伏,發出各種樂器的聲音,同時調整變化著姿態。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