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8 15

唐敏说:“可是背包里还有……”

“来不及了!先上去再说”卓木强巴说着,帮唐敏放下了背包,推着唐敏往上爬。所有的队员都是手足并用的,那可是名副其实的在爬。

岳阳时时的扭头观察着,爬到距离顶峰还剩三分之一的路程的时候。岳阳敏锐的发现:至少有两只蚊子大小的身影在开始慢慢变大。现在目测起来至少有苍蝇大小了。它们发现了,发现我们了,它们正在往这飞。

快……岳阳也在不住的提醒大家,大家都使出了吃奶的劲往洞穴上爬。都知道上去了才有希望,悬在这半坡上根本无法与那些巨鸟相抗衡。

吕竞男带着伤,爬这样的阶梯,格外的费力。卓木强巴只能走在她的身后。一路爬来至少把她接住了五六次。不过她一直在嘱咐敏敏小心和尽可能的快。

转眼之间,那天空中的黑影,已然有麻雀那么大了。而岳阳抬头向前看这笔直的阶梯仍然是望不到头。在自己的身边听到的全是猛烈的呼吸声,他们第一次知道急速爬梯原来也是这样累的。岳阳大大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鼓作气的往上爬。手一滑手上握着的自动步枪一下就滑下去了。只听后面的强巴说:“别管了!快爬!”

岳阳回头再一望,那身影已经像老鹰那么大了。胡杨队长在旁边喊起来:“别看了!你看什么啊!爬!”在身后已经感到呼呼的风声了。可怕的巨鸟就在头顶,那黑色的投影又一次笼罩在众人的头顶。岳阳似乎感到有些气馁了,因为以他的精确的判断力,已然断定在他们到达遗迹大门以前,那是肯定会被这些巨鸟赶上。

可是爬了一段,怎么还是没有受到攻击呢?而且那猛烈的风,依然从头顶上略过了。难道……难道这些巨鸟的目标原本就不是我们,而是下面的迅猛龙。岳阳忍不住又回头看,奇怪呀……奇怪呀……这两支巨鸟既没有袭击人,也没有对迅猛龙下手。而是在阶梯的半腰,在山腰之间争夺着什么?是武器装备吗?不不。背包也在更下面的地方啊。

这个时候,巴桑冷静的说:“不用看了,是吸引弹!快走吧”原来是巴桑扔出了吸引弹,在这种时刻冷静才是最关键的。这颗吸引弹蹦着跳着向台阶下滚,或许对那些巨鸟而言,这种会发光但是嗡嗡叫的东西,就是它们眼中的宝物吧。两头巨鸟,为了争夺这个发光的东西,它们竟然打起来了。

趁着巨鸟在上空正争持不下的时候,岳阳又往上冲了百来米。亚拉法师呢?亚拉法师呢?只见亚拉法师在那个天然岩穴探出了头,对下面说:“上面没有埋伏。都上来!”

岳阳心中一惊:啊……他……他。怎么这么快啊!他什么时候爬上去的。当所有的人都有惊无险的爬上那个天然洞穴的时候,那两只鸟依然为了这个宝珠打的头破血流了。其中一只狼狈逃窜,另一只衔着发光的宝珠,昂首顾盼,自命不凡。

洞穴坍塌的门口,被一只巨鸟的尸体堵住了。它显然是被另一伙人打死的。亚拉法师说:“里边没有人,那些人似乎往更深的地方撤退了。”

岳阳站在洞穴的入口。侧着身子向外探。顺着岩壁望过去,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孔。就像是蜂巢,直到张立叫他:“你看什么呢你?你还不快进来呀!”岳阳这才最后一个进入洞穴,在心中还在疑虑:这不是天然的洞穴!不是!这是被人为破坏的,以前洞穴的上方是做成宫殿和楼台的样式吗?

从巨鸟的尸身上踏过,就进入了洞穴的里边.岳阳望洞穴的左手方向看往前延伸,那些天窗落下的光柱,照在残台和破损的石像上形成了一道光柱长廊.举目凝望,看不到长廊的尽头.只能看到参差交错的光柱,和那些在光柱当中游弋的尘埃.石像背后的墙上,似乎还有很多壁画的。不过如今都剥落了。唯有墙根处还有一些银色的碎块。张立问:“这些是什么呀?他惊异的看着,从这些残破的碎石块上也可以想见这些石像当年的巨大。张立正站在一个较为完好的鸟头的旁边,他的高度仅到鸟喙的下缘。

亚拉法师解释说:“这些呀应该是古苯人最原始的神灵。别说是你们,就连我也从来没看过这些雕塑。不过传统苯教把世间分为天、人、地三界,居住在天界上的是赞和龙;地下世界则有各种魔来统治。这些雕像应该是赞吧!可惜电脑在下面没法查资料。”

唐敏一进洞穴,就忙着给吕竞男检查伤口。吕竞男靠一座残像上让唐敏处理,两个人小声说着,面带微笑。卓木强巴看在眼里心中欢喜。

地下有厚厚的尘埃,在那上面留下了无数的足印。岳阳侦查着,他说:“应该有5个人,3个身高在一米八以上。从脚印看,他们是我们来这里以前,就前往遗迹的深处去了,只有一个人留守。那个人看到我们来了,或者是听到了枪声,就赶去和他的同伴回合了。所以他的脚步显的慌乱。这个人身高在一米六五在一米七五之间。和另一个人差不多。从地上的血迹看,他们中有人受了伤。不过人数、伤势不明。”

巴桑也注意到地上的血迹,有几处血已经流淌成一团,尚未干涸。他走过去伸出了食指沾了一点血液,横着在舌头上抹一抹。跟着好像是在品尝毒品似的细细的品尝着。最后,在一口将血和吐沫吐出来。连续尝了几个地方,巴桑得出结论了:“四个人的血,其中两个伤的很重。”

岳阳从来没有见过巴桑露这手,他暗惊不已。询问说:“这。这个这么弄的?巴桑大哥,能教教我吗?”

“嘿嘿……尝死人的血尝的多了,自然就能分辨”

岳阳打了个寒战,他再问吕竞男,吕竞男也说:“巴桑应该是尝出静脉和动脉的不同,脚印版诉我们,其中一个人是跛的,而另一个人的手受过重伤或者断了。他走过的路还有血在滴落,而且是动静脉混合血液。”

亚拉法师也补充说:“他身体的重心稍稍偏右,因此受伤的是左手。”“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进去还是守在这?”

巴桑恶狠狠的说:“当然是进去,他们有2个人重伤。武器弹药也几乎消耗光了,这个时候不杀了他们。难道等他们的伤养好了咬我们一口吗?”

他盯着卓木强巴,卓木强巴皱了皱眉。胡杨队长也表态说:“对呀!就是要痛打落水狗嘛。”唐敏说:“可是他们已经受了重伤了呀!如果换做我们,他们也……应该会放了我们吧”

巴桑的脸上出现了残酷的笑,他凑近唐敏的脸说,近到不足一尺的距离。他一字一句的告诉唐敏说:你不要忘了他们连自己人都不放过,更何况是我们?你认为他们抓住了你会怎样的?”

看着巴桑那好像是狼外婆的笑容,唐敏的脸色变的惨白。卓木强巴出声制止说:“够了”他习惯似的看着吕竞男。可是吕竞男在低头沉思,好像在想什么。岳阳盯着洞穴的深处说:“这里面不知道有多深啊很容易埋伏呀。”

岳阳就站在一根足有2人高需3个人才能合抱的石头上边,看上去似乎是某个雕像的一节手臂。巴桑沙哑的说:“我目前担心的也就是这一点,他们知道咱们来了,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做怎样的埋伏……”

看着巴桑和胡杨队长跃跃欲试的样子,又听到下面不断传来的嚎叫。卓木强吧说:“好,如果休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往里走,分2个小组,间距百米。大家要小心。”

第一队由亚拉法师、胡杨队长、岳阳、张立等4个人组成,亚拉法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没有沿着长廊的地表在移动,而是在众多倒塌的石像残端跳跃着,卓木强巴很担心,这样非常容易成为别人的靶子,不过吕竞男毫不在意,岳阳很快就注意到亚拉法师这样奇怪运动的轨迹。看上去法师好像是从一处跳到另一处略作停顿,然后继续前进,但是其实呢,亚拉法师的身体一刻都没有停止移动,真正当你想举枪瞄准他的时候,你会发现根本就无法瞄准他的。

顺着光柱长廊绕了一个弧形,亚拉法师轻轻的咦了一声,他加快了步伐。岳阳和张立赶紧跟上。刚转过弯,前面有一道石门,现在只剩下方方正正的门框了,光线从门外照进来。岳阳看了看,脚印出门而去,随后又踩回来了接着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怎么回事,难道此门不通吗?他跟着亚拉法师走出了石门,眼前一亮。头上是朗朗的浩空,脚下绿荫如毯,这里竟然又是一个好像天然洞穴的半球岩洞,不过比刚才那座还要大数倍。

岳阳来到了岩台的边缘,脚下还是有陡峭的阶梯,不过只有数级,数级阶梯之下,好像被厉斧劈开了形成了数百米高的断崖,岳阳吐了吐舌头。难怪这群胡狼又折回去了。张立跟出来说:“他们跑了吗?”

胡杨队长说:“你看这里应该下不去吧。”岳阳点了点头。亚拉法师已经开始往回走了。岳阳还站在洞穴的边缘,看着那些向左延伸的大小不一的天窗。

张立说:“哎……怎么了,怎么还不走啊?”

岳阳缓步跟上说:“我在想啊,这些或许不是天然洞穴,他们是被人为破坏的,这上面本来应该是屋檐,有斗角,它们或许就是我们从密光宝鉴上看到的那些宫殿琼楼上面。”

“是吗?”张立只是停了停,他发现法师已经走了很远,赶紧跟上去。

岳阳接着说:“它们修建在半壁上有这样的高度,如果规模够大,应该能从海面看到呀,被破坏的可真干净。岳阳说着,想起门外那洞窟没有留下半点人工的痕迹,不由的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亚拉法师停下了,岳阳张立还有胡杨队长赶紧隐蔽。半天也没听见动静,只见亚拉法师站在一个好像是张了蝙蝠翅膀的石头上。他说:“足迹乱了。”

最后这个通报消息的人,似乎也发现了地上明显的足迹,他有意把他原来留下的脚印多加了一些足迹,或者是用脚把印迹扫开,看起来像是有很多很多的人在这里来来往往似的。在这些乱七八糟的脚印前方原本是五个人的脚印,突然变成只有一个人的脚印,张立说:“你们看,他们弄乱了脚印想迷惑我们,奇怪这些人的脚印怎么消失了呢?”

亚拉法师指着不远处一个石像的残腿说:“看看……那上面有2个脚印而且跨度很大,很明显。”

岳阳说:“他们没走多远,那个留守的人在这里和其余四个人会和,其中的四个人采取和亚拉法师一样在残像上跳跃前进的方法,只有这个跛足的没法跳,所以才走地面。要小心了,敌人可能就在前面。”

不过这样一来沿着足迹追击的难度就更大了,不知道敌人会躲到哪里。再往前四五十米亚拉法师又一次停下来他盯着前面的墙壁,一道黑色的线,从墙壁一直拉到了地面又由地面延伸到了另一侧的墙壁,黑线的两侧画着好像钱币一样的羊的符号

岳阳轻轻的说:“哎,这是什么啊?”

亚拉法师说:“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金刚线。黑色是“定”。周围的符号指身、法、意。算了!还是简单的说。如果在古苯教里这条带符号的线,那就像是警戒线,它代表着危险,不可逾越。

可是张立看着延伸之线的另一端说:“这才走多远呢,强巴少爷他们还没出发呢。”岳阳说:“这条线留在这已经很久了吧!碳化的线是保存时间最久的,可是你们看边缘已经斑驳了。前面也没有传来惨叫什么的呀。”“哎。咱们更得加倍小心呀。”

亚拉法师先是皱了皱眉头。随即看了看破损严重的石台和石台上的石像。他点了点头说:“跟在我的后面。”四个人一前三后跨过警戒线。后面的卓木强巴见到他们转过弯不见了,也开始跟上了。过了警戒线,空气之中就弥漫着一股气味。这不是好味道,终于岳阳忍不住说:“什么味?好臭!”张立说:“哎呦。好像农村里的鸡窝那个味。

“哎呦。是鸡粪的臭味臭味越来越重呢。”但是地上的脚印清晰的往前走,如果是敌人故弄玄虚。在这唯一的通道内,他是没法脱身的前方开始亮起来了。原来是靠外的岩壁,已经彻底崩塌了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地窗。光亮直接从外面照射进来。张力对岳阳说:“你说他们会不会直接从这个地方跳下去啊?”岳阳说:“你敢啊?”

他紧张的摇了摇头,又接着说:“哼。我看他们也不敢。”走了十来分钟,途中经过大大小小十一个整面墙都坍塌的落地天窗。亚拉法师说:“注意!注意!有岔道了。”正前方依旧是开着大小天窗的明亮的长廊。在右手边一条约一人高深不见底的小巷,地下的足迹顺着长廊在向前。在洞口一瞧,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从痕迹看似乎没有人进去过,不过也不能肯定。张立说:“哎!要有烟爆弹就好了。”

胡杨队长说:“我看那咱们得继续往前走1⑹k小说wαр.⑴⑹kxs.Com整理。”法师绕了了岔道,顺着光亮的地方继续向前走。突然,他凝视说:“不对!不对!前面有东西。有东西。”岩壁微微一震,似乎有很巨大的东西过来了。岳阳正站在外壁坍塌的地方,天上又有黑影在盘旋。鸡粪的味道;黑色的线;在一瞬间这些就被联系起来了。此时岩壁的震颤越来越明显了。

岳阳大声的喊起来:“不好!是鸟巢啊!”张立跟胡杨队长一愣,亚拉法师转身就在四人中间。随着岩壁的震颤落下了一个东西:有黑色的两条带子像手表。这个东西他们不陌生——“黑色的飓风”在倒悬空寺就让他们吃够苦头了。

“快走!””来不及了。”发出喊声的分别是胡杨队长和亚拉法师。腕表的定时装置显示还剩2秒。只见亚拉法师双手一翻,分别印在了岳阳和张立的身上。同时飞出了一脚把自己对面的三个人同时打飞了。他自己也向着巨鸟奔来的方向弹射而出。轰……炸弹炸开了。而且不止一枚跟着天崩地裂的巨响。一声接一声,碎石飞溅,烟雾弥漫。

当岳阳能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被惊呆了。他们走过的长廊依然被炸塌了,他和张力所在的地方。长宽不足2米,俨然成了突在岩壁上的一个岩桩,打个滚就会掉下去。张立正悬在断崖处,艰难的网上爬。岳阳赶紧把他拉起来。胡杨队长被法师一脚踹到了另一个断崖处,和岳阳他们隔了五米的断裂带。似乎是被爆炸的冲击力推过去的。好像腿还被压在了石像的下面。而另一端的亚拉法师呢?法师呢?看不见了他似乎消失在另一个弯道。

岳阳大声喊:“胡杨队长。你怎么样啊没事吧?”胡杨队长咬了咬牙,从石像抽出了腿,对岳阳说:“哎呦……没事哎呦。你们可得小心啊,这下面可要垮了。”

岳阳一看他和张立立足的地方,碎石崩落,像是随时都会掉。可是前面相隔有六七米,后面更是垮塌有一二十米。那边都跳不过去呀,岩壁已经被炸成了碎石渣。这样的岩壁是根本没法攀爬的。被困住了吗?岳阳望着张立:“怎么办?怎么办?”

张立一个劲的翻腕子,而飞索就卡在绞盘立出不来。他气急败坏的说:“这个飞索……它怎么不能用了。根本就过不去,我真讨厌靠近这些岩壁。”岳阳转过了身“这里会垮的,咱们得。赶快想个办法。看那。看那。那个洞。对。那个洞……我们可以跳过去。”张立在断崖边犹豫着,他拉住了岳阳:“我……我……我可有恐高症啊我怎么跳啊!”

岳阳说:“你看你这个时候就别在开玩笑的啊。在倒悬空寺的时候你怎么跳的啊?你现在还那么跳。”说完岳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个冲跳,稳稳的落在了那个黝黑的洞穴之中。但是他转过了身却没有看到张立,他走到了洞口,继续大声喊:“张立快跳啊!你还等什么呢?”

张立他老是看着断崖的下面在倒悬空寺这下面可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瞧不见啊可是这呢?这就不一样了。这可是看的是清清楚楚的。笔直的、陡峭的悬崖峭壁就好像是到刀劈斧削呀。下面根根都是坚桩的绿树。这怎么那么高啊?那处岩桩的根部有一道裂缝开口已经延伸到下端了。整块突出的岩桩随时都会垮。

岳阳急了:“傻瓜你快跳啊!快,”

张立还是迟疑。他后退了一步,也像模像样的跑起来。临近边缘跳跃,这一蹬可没蹬上劲,向半空当中就扑过去了。岳阳急了:“白痴”把枪柄递上去,张立抓住了。

岳阳吃力的把他拉进了洞里。那边,胡杨队长也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对两个人说:“好!呆着那别动。我去叫强巴。”

岳阳回应说:“小心点!胡队长”回到了洞里。看着萎靡在地的张立。岳阳询问说:“我说你这个家伙你怎么会怕高啊?”

张立摇了摇头:“不知道啊。我当兵的时候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形啊。不过我当兵好像也没有做过高空作业。要不就是我们家乡那边都是矮房子?对了,别说这个了。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就在这等着?”

岳阳看了看洞穴的深处又看了看张立,微笑的说:“进去看看嘛”爆炸声刚一响起,就有四个人从一处垮塌的岩壁上爬上来。那正是西米、马索、伊万和胡子。“跟着我们呵呵……很好。很好啊,如果没给杀死,就让他们去和巨鸟玩玩吧!”

西米在冷笑着,胡子含糊不清的说。西米说:“你知道那家伙的弱点,它见不得闪闪发光的东西。让它和那些东西守一辈子也好。哎。注意隐蔽有人来。”

卓木强巴他们跑得很急,听到爆炸声就往前冲。虽然他们已经预防敌人从岔道逃脱,那想到敌人竟然炸断岩壁呀。实在是太狡猾了!卓木强巴跑在了最前面,在奔跑途中他突然心生警觉。就地一滚巴桑说:“有埋伏!”两颗子弹擦着肩头飞过,一阵火辣辣的痛。然后才听到了枪声。再慢一步那子弹可能就是穿胸而过了。

枪声已经开始响起了。强巴、吕竞男、唐敏、还有巴桑各自在石像后面隐蔽着,敌人也躲在了石像的后边。前方的四个人生死未卜,卓木强巴心中很急,可偏偏拦路的敌人非常的顽强。枪法有准有狠,稍有动向马上就洒过来一排子弹。卓木强巴扭头寻找着帮助,只见唐敏和吕竞男都靠在左边的石像后面。巴桑呢?在后面看不见。吕竞男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得想一个作战的方案,必须快速的解决前面拦路的敌人。

卓木强巴的脑子在飞速的转动。叮铃铃……一个吸引弹子扔过去开始嗡嗡叫了。啪啪啪……数枪把吸引弹打成了碎片。西米把usp弹夹退出来,又重新装进去。对前面的胡子说:“嘿。玩这套?拿我们当猴耍呢!”

卓木强巴正瞧着吕竞男那质疑的目光。似乎在询问他:想做什么?他也没有多想,子弹从三个方向打出来,左前方50米有一个人;正前方四十米有一个人;更远的地方岩壁垮塌的地方有2个人。影子露出来了,敌人藏的很好。可以从残像的缝隙里看到中间唯一的通道。身体全都隐藏在石像的后面,只要自己一旦踏出这个藏身的地方就会被袭击的。枪打不到他们,除非把手雷直接扔进他们藏身的地方。否则也炸不住,可是卓木强巴最大的投掷空隙也不足十厘米,相隔有五十米的距离。要想把手雷扔进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恐怕没有人能做到吧!难道对方真的无懈可击了吗?

冷静!冷静下来。卓木强巴在告诫着自己重新分析形势。如果直接冲过去呢?左前方有3个人,前后呼应。就算冲到面前那也是无法全身而退的。正前方只有一个人,而且距离最近可是他躲得非常好。那个人藏在3个接近2米高的石墩中间,而且头上有根石柱搭下来,形成了一个门字形。这个人就好像躲在碉堡里,与他们的同伴相互照应着。

唯一的破绽是门框了,由于石柱和石墩只见没有完全吻合,门形碉堡的正上方是有空隙的。卓木强巴可以看到碉堡内的光影在变化,他估计了一下手雷可以塞进去。如果从门的正上方把手雷扔进去,就算爆炸了冲击波也不会影响到自己。反而是在左前方的敌人会受到干扰。可是……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冲到这个碉堡的面前?怎么才能爬上那碉堡的顶部呢?而且在这个过程之中,如何让自己不被敌人的子弹打中呢?

这个时候,卓木强巴忽然想起了:亚拉法师。对了!像法师那样移动身体!不行!我做不到啊。对,就用敌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对了用这种方式吧。石墩离地方的高度约一米八,和自己的身高相仿。能跳到那么高吗?看来真的搏一把了。计划妥当了,卓木强巴把自动步枪平放在地上,把一把微冲配置在最容易握住的位置。又摸出了2枚吸引弹,右手握着了一颗手雷。

在吕竞男和唐敏惊讶的表情中,卓木强巴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他扔出了第一枚吸引弹,那吸引弹从半空划过,划过一条亮丽的弧线。在几乎是同一时间,卓木强巴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了,但是他并没有走中央的通道,而是沿着内侧的岩壁。身体一侧,沿墙而起这正是他们练习过无数遍的蹬墙步。能够凭借着身体的冲势,拔高二三米,沿着墙走七八步。西米他果然没有想到,卓木强巴会沿着墙冲过来。等他发现卓木强巴的时候,他已经顺着墙绕过了障碍已经冲过了二十多米。同时第二颗吸引弹又扔出去了。西米还没有猜出卓木强巴的意图,他还在用眼角的余光在看。扔出来的是吸引弹呢?还是别的什么呢?而就在这个时候,卓木强巴又冲出了十米。

距离伊万藏身的地方,仅有数米的距离了。西米这才明白这才明白他要干什么?而这个时候伊万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颗吸引球上,正在用枪射击着这颗吸引球。西米这才调整枪口,同时他提醒伊万说:“敌人在你的头顶。”而这个时候,卓木强巴依然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蹬身体猛地团起,平地而跳,让足底的高度与身体等高。一跃跳上了接近2米的石墩。手臂一张把手雷送进了碉堡,这是卓木强巴的唯一的停顿。可惜西米的枪口还没有移到卓木强巴的立足点,而在这一瞬间,伊万刚刚打碎了吸引球。他的耳朵听到了西米的呼唤,大脑开始在分析那呐喊声的意义是什么?西米的枪口正在由后往前移,正在努力的追赶着卓木强巴的身影。

卓木强巴依然把手雷送入了伊万的藏身之处。然后,他身体后仰,双足奋力一蹬犹如离弦之箭倒弹而去。

轰……火光乍现,烟尘四溅,子弹擦着卓木强巴的发际飞过。卓木强巴一个倒空翻落在了地上,在半空的时候双手抽出了斯凯尔微冲,朝烟雾中的敌人反击着,同时趁着烟雾的掩护,朝着左前方扑。

吕竞男跟巴桑也纷纷的从藏身的地方策应着、掩护着,没有任何的阻滞。又是一个飞身上墙,卓木强巴手持着双枪,从墙壁上跑过去,在半空身体跟地面是平行的时候,突然踏着墙壁做了个360度旋转,就像轮滑运动员在半空做的那种动作。

在翻身的同时双枪喷火,把藏在另一隐蔽的地方,还在围着石像发愣的胡子给击毙了。从墙面落地双手一前一后同时开火,即让前面的敌人无法还击,同时又保证身后的敌人完全毙命。紧接着,双枪朝前一个侧空翻滚,旋转着的枪口喷火不断,子弹全方位的封锁住了敌人。

西米发现卓木强巴从烟雾中冲出来的时候,正看到卓木强巴在墙面上做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而且一面旋转一面开枪射击。胡子中弹倒地了。

“这。这是在玩枪呢?开枪也能像舞蹈一样行云流水吗?飘忽不定吗?”西米突然觉得自己以前那几十年的枪都白玩了。原来开枪射击也可以成为一种艺术,也能让人产生一种近乎完美的感觉。那种在空中翻腾的射击的方式能避开吗?

他见到了卓木强巴迫近了,他再也没有犹豫直接从墙面的破口处跳下去了。不仅敌人震惊,巴桑他们同样的震惊。精准的计算;时间的掐算;连爆炸后的烟雾掩护都一一考虑到了。然而更令人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套动作——这套突然发挥的堪称无暇的动作。

黑发在空中飘荡,眸子映着火光,子弹在空中飞旋,带走了空气的温度。那一气呵成的动作,让吕竞男为之动了容。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吕竞男几乎以为自己看到得是一为艺术体操的表演。每一个步骤都像实现编排好的,仿佛已经经过了上万次的排练。每一个动作都是力与美的体现,而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体操表演者手持着双枪在半空旋转的时候还在开枪,还在向敌人射击着。

吕竞男喃喃的说:“我们……可没教过他这个东西呀!”巴桑一看到卓木强巴的动作,就已经明白了。“啊……哎呀!真棒啊!”强巴少爷是把俄罗斯那些跑酷少年的动作,跟射击完美的融合了。这是做的如此的娴熟。是在令人难以相信呀!是突然的超常发挥呢?有时候强巴少爷怎么就会变得让人看不透啊!

小巷并不长,但是转了一个弯之后,就与光线隔绝了,完全陷入了黑暗。岳阳一步一停的在望前面走着,他用脚小心的勘察这地面,惟恐一脚踏空或者踩着什么机关就不好了。张立一只手抵在了岳阳的后背上,以确保两个人的距离。

“哎。我说,快点!能不能快点?”“黑布隆冬的什么都看不见,怎么快?”“哎呦!怎么不把灯打开呀?他们这个自动步枪可是带电筒的.”“你傻呀!前面要是有敌人不是就暴露了吗?哎。嗨。有光亮。是……”似乎已经走出小巷了。

前面是一个大厅,或许更像是一个仓库。总之一大堆黄澄澄的东西把里面堆得满满的。更为细小的光芒朝着四面八方漫射,好像阳光透过筛子照下来似的。“啊……咱们发财了!”

两个人被眼前那耀眼的黄色深深的吸引了,那可是一大堆呀。垒的像是个小山坡,足有十米高。那些细小的光柱照在上面,顿时发出了令人无法抗拒的光。金色的光。除了中间那一堆大的,旁边还有无数的金像。虽然残破,但是光芒可人。那怕再难看,也没人不喜欢。

张立和岳阳几乎是向这个金山冲过去了。在途中才感到在金光之中,怎么还透着一股寒气呢?等他们察觉的时候。一把特种匕首飞过来了,慌乱之中,岳阳举枪迎接。

当!的一声响,震得岳阳的手臂一阵发麻。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在金山的顶端有一个人盘踞在上面。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们,在光柱之中那身影就像是从荒野之中爬出的恶魔。是莫金的人。一看这个身影岳阳就认出来了,在倒悬空寺打过交道,这个人就是雷波。

一看到这大堆的金子,他两眼发亮摸摸这块舔舔这块,这个雷波他说什么也不走了。正好西米需要有人来吸引追捕者,索性就把雷波留在了这金堆上。雷波还不明白呢,西米他们已经把外面的进口炸毁了,他被永久的困在了这堆金属上。

说时迟那时快,雷波一刀没有击中岳阳,在金山的另一头他心中发着狠说:“全是我的!全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不要抢别想……“岳阳也回过了神,顺手久朝雷波消失的方向扔了一枚手雷。轰……炸开了,随后久响起了雷波纳狂暴的吼声:“ma的!别用炸弹,会炸坏这些金子!”

岳阳和张立对望了一眼,没想到有人爱财爱到这样。正想着,雷波依然从金山的后面闪出来了。岳阳和张力同时开枪,这个家伙一个翻地滚,躲在了一金像的后面。雷波怪笑着说:“嘿。枪法太差了,想跟我抢金子,下辈子吧!”

岳阳一眼看到了雷波露在了外面的鞋背,开了一枪,只看到冒烟的鞋面。也没有听到雷波的喊叫。他顿时明白了:那只是一只鞋。雷波的身影,从另一具金像后面露出来了。岳阳又把枪打过去,子弹和金像碰撞着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音,雷波闭着眼睛他似乎在品味着金子的声音。这种声音让他浑身通泰,似乎连脚都不疼了。

枪声停下了,雷波又是一个蹿跳从一尊金像的身后,翻滚到另一尊金像的身后。又引来了一连串的枪声,雷波的动作很快,他总是在金光中蹿过来蹿过去,而且和卓木强巴使用的战术相同。他总是在出人意料的地方出现,等你看到他,他已经转移了其他地方。

接连几次之后,岳阳和张立都忍不住怀疑自己的枪法。张立说:“我说,小心点!他这是在消耗咱们子弹呢!”岳阳点了点头:“知道!这个家伙,到底还想干什么?”雷波在阴暗的地方说:“恩。怎么子弹打完了?那可该我了。”什么?就听到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岳阳身旁的金像突然倒塌下来。

雷波原来早就在这里了,.他自然不会没有准备。不过这个机关,似乎做的差了一点。金像倒塌的速度很慢的,正因为如此,岳阳才得以逃脱。否则,被三四米高的金像砸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岳阳非常的窝火,他对着暗处大声骂着:“就这个水平啊!嘿。也不怎么样啊?你差劲的很啊!嘿……你有没有学过什么叫机关啊?我看你啊,就会躲躲藏藏的跟个老鼠似的。就你这种货色,还想守金子?你呀!我看你就赶紧捡2个金豆子趁早滚吧!”

雷波在暗处也对骂着:“小兔崽子!让你尝尝爷爷厉害!”岳阳对张立一点头:“对,好极了!这个家伙爱激动,这就好办。

于是,战场的形式对调了。岳阳和张立开始跑,雷波不知道躲在那里。总之,不时有金像被他推倒,或者是金像的头上倾斜下许多许多的金块。两个人边跑边骂,诸如“你的动作太慢了,跟个娘们似的!。你身体长的真是肌肉吗?是充气的吗?”张立和岳阳挑衅的恶毒的辱骂,像炮轰一样的发出去了。

雷波气的哇哇乱叫,他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的嘴骂起人来,比他们的枪还要厉害。趁到岳阳和张立逃到另一处机关下面,把那些金块倾倒下来。他自己终于蹿出来了,岳阳还没有回头。就已经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往自己扑过来了。

他把枪口望身后一支,雷波侧头避开了,只响了一枪就被雷波抓住了枪管。雷波用力一拉把枪拉过来了马上调转了枪口,扣动扳机,可是枪没有响。原来岳阳在开枪的同时,依然推出了弹夹。同时这颗子弹也打出去了。雷波抢到的是一只空枪,张立在一旁策应,但是雷波的位置正好在岳阳的身后,虽然高出了一些,但是很难瞄准。

岳阳趁雷波开枪的间隙,飞起一脚。雷波手臂一封,顺势对着岳阳的鼻子就是一拳。岳阳伸出手来架,可是雷波的拳头真大啊,不是岳阳随手就能挡得住的,这一拳正正的砸住了。虽没有打住他的鼻梁,也打出了鼻血。疼啊!

开始往后退,雷波把空枪猛然的砸向了岳阳。岳阳身体一侧,张立的枪就响了,岳阳避开了,那空枪正好挂在了张立的usp的枪口上。枪口向下一击,子弹向下飞溅,打在了雷波那条不太方便的腿上。

雷波暗暗地骂了一声,岳阳又抽出一把usp手枪,同时对张立说:“他没有枪!”雷波的枪在打迅猛龙的时候就毁了,不过他的其余的武器还有。他拖着伤腿拐到了一尊金像的后面,他手一挥出了个什么东西。

张立赶紧卧倒,随之,眼前一片刺眼的光芒,接着,耳间一阵空鸣“闪爆弹”“闪爆弹”在这个几乎封闭的空间发挥了绝对的威力。那刺耳的尖叫声,几乎令人昏过去。好容易才停下来,岳阳就觉得一阵头晕眼花。走路也走不稳了,手中的枪掉进了金堆。越是扒拉,这个枪就掉的越深。怎么也拿不出来。雷波呢他也不怎么好过,虽然尽量的阻止声音的传入,还是被这声音震的嗡嗡响,一时间什么都听不见。张立的眼睛被闪了一下,一时间也是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大叫那一声,却使他的听力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岳阳与雷波是听不见。雷波手扶着金像站起来,岳阳趴在金山上,张立不知道自己是否藏好了。摸索着藏在了另一尊金像的后面。这时候雷波睁开了眼睛,他搜索着,他看到了,他看到了张立的枪露在了金像的外面。他的脸上露出了狞笑,他从另一个方向挪移过去,同时警惕的寻找着岳阳的行踪。眼看着接近了,接近了,接近了张立藏身的地方了。而岳阳还没有现身,雷波心中已经认定:张立你死定了!

突然他的脚下一阵刺痛,他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他自己并没有听见,但是张立感觉到了。拿起了枪就朝声音的地方射击着。雷波一看张立举起了枪,吓得赶紧躲回去。心里还在纳闷啊:自己是怎么暴露的?

原来在张立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他并不是傻瓜啊。在藏好之后摸到地面到处都是碎金渣,顿时朝自己身旁抛洒出去。他知道雷波的一只脚是没穿鞋了,而且还没子弹打中了。踩到碎渣,那只脚不可能没有反应的。

雷波正在金像的下面思考着,怎么对付这两个来抢金子的家伙呢?突然他感觉到头顶有风,朝左一偏,顿时感觉到左肩一沉。被重物砸了。却是岳阳趁其不备,无法听到声音爬上了金像的上方。搬起了篮球大小的金块往下砸。

可惜呀,只砸中了他的手臂。雷波狂了,他随手从地面上捡起了一块金子反砸。岳阳岳阳望后一避,自己是站在残像的上端,从金像上跌下来。幸好有手攀住了金像的边缘。

张立的视力还没有恢复,听到远处有声音,没法辨认是谁。而岳阳不知道,张立看不见啊。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不开枪呢?岳阳心里想:张立已经哪里有什么不对劲了。

岳阳大声的喊着:“开枪啊啊!开枪!还等什么呢?”张立一听到岳阳的声音,知道刚才惨叫的是雷波。把枪举起来,可是眼前一片模糊。雷波寻声一望,正看到张立拿起了枪。二话没说又是一块金子飞过来了,竟然把张立手中的枪砸掉了。

张立一缩身,跟着手在地上摸索着。岳阳一看就清楚了,原来这个家伙是被闪了。他的眼睛是看不见的,雷波也发现了,他手拎着砖块大小的金子凶恶的扑过去。看不见张立他过来了,张立停止了摸枪,侧耳听着风声。

岳阳飞速的赶到了,从后面勒住了雷波的脖子。他叫喊着:“快走!”雷波猛的肘击岳阳的小肮,张立听到声音了。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些模糊的影子,他对准影子就是一拳,

砸在了雷波伤肩的地方。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