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8 15

唐敏說︰「可是背包里還有……」

「來不及了!先上去再說」卓木強巴說著,幫唐敏放下了背包,推著唐敏往上爬。所有的隊員都是手足並用的,那可是名副其實的在爬。

岳陽時時的扭頭觀察著,爬到距離頂峰還剩三分之一的路程的時候。岳陽敏銳的發現︰至少有兩只蚊子大小的身影在開始慢慢變大。現在目測起來至少有蒼蠅大小了。它們發現了,發現我們了,它們正在往這飛。

快……岳陽也在不住的提醒大家,大家都使出了吃女乃的勁往洞穴上爬。都知道上去了才有希望,懸在這半坡上根本無法與那些巨鳥相抗衡。

呂競男帶著傷,爬這樣的階梯,格外的費力。卓木強巴只能走在她的身後。一路爬來至少把她接住了五六次。不過她一直在囑咐敏敏小心和盡可能的快。

轉眼之間,那天空中的黑影,已然有麻雀那麼大了。而岳陽抬頭向前看這筆直的階梯仍然是望不到頭。在自己的身邊听到的全是猛烈的呼吸聲,他們第一次知道急速爬梯原來也是這樣累的。岳陽大大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一鼓作氣的往上爬。手一滑手上握著的自動步槍一下就滑下去了。只听後面的強巴說︰「別管了!快爬!」

岳陽回頭再一望,那身影已經像老鷹那麼大了。胡楊隊長在旁邊喊起來︰「別看了!你看什麼啊!爬!」在身後已經感到呼呼的風聲了。可怕的巨鳥就在頭頂,那黑色的投影又一次籠罩在眾人的頭頂。岳陽似乎感到有些氣餒了,因為以他的精確的判斷力,已然斷定在他們到達遺跡大門以前,那是肯定會被這些巨鳥趕上。

可是爬了一段,怎麼還是沒有受到攻擊呢?而且那猛烈的風,依然從頭頂上略過了。難道……難道這些巨鳥的目標原本就不是我們,而是下面的迅猛龍。岳陽忍不住又回頭看,奇怪呀……奇怪呀……這兩支巨鳥既沒有襲擊人,也沒有對迅猛龍下手。而是在階梯的半腰,在山腰之間爭奪著什麼?是武器裝備嗎?不不。背包也在更下面的地方啊。

這個時候,巴桑冷靜的說︰「不用看了,是吸引彈!快走吧」原來是巴桑扔出了吸引彈,在這種時刻冷靜才是最關鍵的。這顆吸引彈蹦著跳著向台階下滾,或許對那些巨鳥而言,這種會發光但是嗡嗡叫的東西,就是它們眼中的寶物吧。兩頭巨鳥,為了爭奪這個發光的東西,它們竟然打起來了。

趁著巨鳥在上空正爭持不下的時候,岳陽又往上沖了百來米。亞拉法師呢?亞拉法師呢?只見亞拉法師在那個天然岩穴探出了頭,對下面說︰「上面沒有埋伏。都上來!」

岳陽心中一驚︰啊……他……他。怎麼這麼快啊!他什麼時候爬上去的。當所有的人都有驚無險的爬上那個天然洞穴的時候,那兩只鳥依然為了這個寶珠打的頭破血流了。其中一只狼狽逃竄,另一只餃著發光的寶珠,昂首顧盼,自命不凡。

洞穴坍塌的門口,被一只巨鳥的尸體堵住了。它顯然是被另一伙人打死的。亞拉法師說︰「里邊沒有人,那些人似乎往更深的地方撤退了。」

岳陽站在洞穴的入口。側著身子向外探。順著岩壁望過去,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孔。就像是蜂巢,直到張立叫他︰「你看什麼呢你?你還不快進來呀!」岳陽這才最後一個進入洞穴,在心中還在疑慮︰這不是天然的洞穴!不是!這是被人為破壞的,以前洞穴的上方是做成宮殿和樓台的樣式嗎?

從巨鳥的尸身上踏過,就進入了洞穴的里邊.岳陽望洞穴的左手方向看往前延伸,那些天窗落下的光柱,照在殘台和破損的石像上形成了一道光柱長廊.舉目凝望,看不到長廊的盡頭.只能看到參差交錯的光柱,和那些在光柱當中游弋的塵埃.石像背後的牆上,似乎還有很多壁畫的。不過如今都剝落了。唯有牆根處還有一些銀色的碎塊。張立問︰「這些是什麼呀?他驚異的看著,從這些殘破的碎石塊上也可以想見這些石像當年的巨大。張立正站在一個較為完好的鳥頭的旁邊,他的高度僅到鳥喙的下緣。

亞拉法師解釋說︰「這些呀應該是古苯人最原始的神靈。別說是你們,就連我也從來沒看過這些雕塑。不過傳統苯教把世間分為天、人、地三界,居住在天界上的是贊和龍;地下世界則有各種魔來統治。這些雕像應該是贊吧!可惜電腦在下面沒法查資料。」

唐敏一進洞穴,就忙著給呂競男檢查傷口。呂競男靠一座殘像上讓唐敏處理,兩個人小聲說著,面帶微笑。卓木強巴看在眼里心中歡喜。

地下有厚厚的塵埃,在那上面留下了無數的足印。岳陽偵查著,他說︰「應該有5個人,3個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從腳印看,他們是我們來這里以前,就前往遺跡的深處去了,只有一個人留守。那個人看到我們來了,或者是听到了槍聲,就趕去和他的同伴回合了。所以他的腳步顯的慌亂。這個人身高在一米六五在一米七五之間。和另一個人差不多。從地上的血跡看,他們中有人受了傷。不過人數、傷勢不明。」

巴桑也注意到地上的血跡,有幾處血已經流淌成一團,尚未干涸。他走過去伸出了食指沾了一點血液,橫著在舌頭上抹一抹。跟著好像是在品嘗毒品似的細細的品嘗著。最後,在一口將血和吐沫吐出來。連續嘗了幾個地方,巴桑得出結論了︰「四個人的血,其中兩個傷的很重。」

岳陽從來沒有見過巴桑露這手,他暗驚不已。詢問說︰「這。這個這麼弄的?巴桑大哥,能教教我嗎?」

「嘿嘿……嘗死人的血嘗的多了,自然就能分辨」

岳陽打了個寒戰,他再問呂競男,呂競男也說︰「巴桑應該是嘗出靜脈和動脈的不同,腳印告訴我們,其中一個人是跛的,而另一個人的手受過重傷或者斷了。他走過的路還有血在滴落,而且是動靜脈混合血液。」

亞拉法師也補充說︰「他身體的重心稍稍偏右,因此受傷的是左手。」「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呢,進去還是守在這?」

巴桑惡狠狠的說︰「當然是進去,他們有2個人重傷。武器彈藥也幾乎消耗光了,這個時候不殺了他們。難道等他們的傷養好了咬我們一口嗎?」

他盯著卓木強巴,卓木強巴皺了皺眉。胡楊隊長也表態說︰「對呀!就是要痛打落水狗嘛。」唐敏說︰「可是他們已經受了重傷了呀!如果換做我們,他們也……應該會放了我們吧」

巴桑的臉上出現了殘酷的笑,他湊近唐敏的臉說,近到不足一尺的距離。他一字一句的告訴唐敏說︰你不要忘了他們連自己人都不放過,更何況是我們?你認為他們抓住了你會怎樣的?」

看著巴桑那好像是狼外婆的笑容,唐敏的臉色變的慘白。卓木強巴出聲制止說︰「夠了」他習慣似的看著呂競男。可是呂競男在低頭沉思,好像在想什麼。岳陽盯著洞穴的深處說︰「這里面不知道有多深啊很容易埋伏呀。」

岳陽就站在一根足有2人高需3個人才能合抱的石頭上邊,看上去似乎是某個雕像的一節手臂。巴桑沙啞的說︰「我目前擔心的也就是這一點,他們知道咱們來了,我倒要看看他們還能做怎樣的埋伏……」

看著巴桑和胡楊隊長躍躍欲試的樣子,又听到下面不斷傳來的嚎叫。卓木強吧說︰「好,如果休的差不多了,我們就往里走,分2個小組,間距百米。大家要小心。」

第一隊由亞拉法師、胡楊隊長、岳陽、張立等4個人組成,亞拉法師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他沒有沿著長廊的地表在移動,而是在眾多倒塌的石像殘端跳躍著,卓木強巴很擔心,這樣非常容易成為別人的靶子,不過呂競男毫不在意,岳陽很快就注意到亞拉法師這樣奇怪運動的軌跡。看上去法師好像是從一處跳到另一處略作停頓,然後繼續前進,但是其實呢,亞拉法師的身體一刻都沒有停止移動,真正當你想舉槍瞄準他的時候,你會發現根本就無法瞄準他的。

順著光柱長廊繞了一個弧形,亞拉法師輕輕的咦了一聲,他加快了步伐。岳陽和張立趕緊跟上。剛轉過彎,前面有一道石門,現在只剩下方方正正的門框了,光線從門外照進來。岳陽看了看,腳印出門而去,隨後又踩回來了接著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怎麼回事,難道此門不通嗎?他跟著亞拉法師走出了石門,眼前一亮。頭上是朗朗的浩空,腳下綠蔭如毯,這里竟然又是一個好像天然洞穴的半球岩洞,不過比剛才那座還要大數倍。

岳陽來到了岩台的邊緣,腳下還是有陡峭的階梯,不過只有數級,數級階梯之下,好像被厲斧劈開了形成了數百米高的斷崖,岳陽吐了吐舌頭。難怪這群胡狼又折回去了。張立跟出來說︰「他們跑了嗎?」

胡楊隊長說︰「你看這里應該下不去吧。」岳陽點了點頭。亞拉法師已經開始往回走了。岳陽還站在洞穴的邊緣,看著那些向左延伸的大小不一的天窗。

張立說︰「哎……怎麼了,怎麼還不走啊?」

岳陽緩步跟上說︰「我在想啊,這些或許不是天然洞穴,他們是被人為破壞的,這上面本來應該是屋檐,有斗角,它們或許就是我們從密光寶鑒上看到的那些宮殿瓊樓上面。」

「是嗎?」張立只是停了停,他發現法師已經走了很遠,趕緊跟上去。

岳陽接著說︰「它們修建在半壁上有這樣的高度,如果規模夠大,應該能從海面看到呀,被破壞的可真干淨。岳陽說著,想起門外那洞窟沒有留下半點人工的痕跡,不由的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亞拉法師停下了,岳陽張立還有胡楊隊長趕緊隱蔽。半天也沒听見動靜,只見亞拉法師站在一個好像是張了蝙蝠翅膀的石頭上。他說︰「足跡亂了。」

最後這個通報消息的人,似乎也發現了地上明顯的足跡,他有意把他原來留下的腳印多加了一些足跡,或者是用腳把印跡掃開,看起來像是有很多很多的人在這里來來往往似的。在這些亂七八糟的腳印前方原本是五個人的腳印,突然變成只有一個人的腳印,張立說︰「你們看,他們弄亂了腳印想迷惑我們,奇怪這些人的腳印怎麼消失了呢?」

亞拉法師指著不遠處一個石像的殘腿說︰「看看……那上面有2個腳印而且跨度很大,很明顯。」

岳陽說︰「他們沒走多遠,那個留守的人在這里和其余四個人會和,其中的四個人采取和亞拉法師一樣在殘像上跳躍前進的方法,只有這個跛足的沒法跳,所以才走地面。要小心了,敵人可能就在前面。」

不過這樣一來沿著足跡追擊的難度就更大了,不知道敵人會躲到哪里。再往前四五十米亞拉法師又一次停下來他盯著前面的牆壁,一道黑色的線,從牆壁一直拉到了地面又由地面延伸到了另一側的牆壁,黑線的兩側畫著好像錢幣一樣的羊的符號

岳陽輕輕的說︰「哎,這是什麼啊?」

亞拉法師說︰「如果沒錯的話應該是金剛線。黑色是「定」。周圍的符號指身、法、意。算了!還是簡單的說。如果在古苯教里這條帶符號的線,那就像是警戒線,它代表著危險,不可逾越。

可是張立看著延伸之線的另一端說︰「這才走多遠呢,強巴少爺他們還沒出發呢。」岳陽說︰「這條線留在這已經很久了吧!碳化的線是保存時間最久的,可是你們看邊緣已經斑駁了。前面也沒有傳來慘叫什麼的呀。」「哎。咱們更得加倍小心呀。」

亞拉法師先是皺了皺眉頭。隨即看了看破損嚴重的石台和石台上的石像。他點了點頭說︰「跟在我的後面。」四個人一前三後跨過警戒線。後面的卓木強巴見到他們轉過彎不見了,也開始跟上了。過了警戒線,空氣之中就彌漫著一股氣味。這不是好味道,終于岳陽忍不住說︰「什麼味?好臭!」張立說︰「哎呦。好像農村里的雞窩那個味。

「哎呦。是雞糞的臭味臭味越來越重呢。」但是地上的腳印清晰的往前走,如果是敵人故弄玄虛。在這唯一的通道內,他是沒法月兌身的前方開始亮起來了。原來是靠外的岩壁,已經徹底崩塌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落地窗。光亮直接從外面照射進來。張力對岳陽說︰「你說他們會不會直接從這個地方跳下去啊?」岳陽說︰「你敢啊?」

他緊張的搖了搖頭,又接著說︰「哼。我看他們也不敢。」走了十來分鐘,途中經過大大小小十一個整面牆都坍塌的落地天窗。亞拉法師說︰「注意!注意!有岔道了。」正前方依舊是開著大小天窗的明亮的長廊。在右手邊一條約一人高深不見底的小巷,地下的足跡順著長廊在向前。在洞口一瞧,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從痕跡看似乎沒有人進去過,不過也不能肯定。張立說︰「哎!要有煙爆彈就好了。」

胡楊隊長說︰「我看那咱們得繼續往前走1がk小說wαf.ぇがkxs.Com整理。」法師繞了了岔道,順著光亮的地方繼續向前走。突然,他凝視說︰「不對!不對!前面有東西。有東西。」岩壁微微一震,似乎有很巨大的東西過來了。岳陽正站在外壁坍塌的地方,天上又有黑影在盤旋。雞糞的味道;黑色的線;在一瞬間這些就被聯系起來了。此時岩壁的震顫越來越明顯了。

岳陽大聲的喊起來︰「不好!是鳥巢啊!」張立跟胡楊隊長一愣,亞拉法師轉身就在四人中間。隨著岩壁的震顫落下了一個東西︰有黑色的兩條帶子像手表。這個東西他們不陌生——「黑色的颶風」在倒懸空寺就讓他們吃夠苦頭了。

「快走!」」來不及了。」發出喊聲的分別是胡楊隊長和亞拉法師。腕表的定時裝置顯示還剩2秒。只見亞拉法師雙手一翻,分別印在了岳陽和張立的身上。同時飛出了一腳把自己對面的三個人同時打飛了。他自己也向著巨鳥奔來的方向彈射而出。轟……炸彈炸開了。而且不止一枚跟著天崩地裂的巨響。一聲接一聲,碎石飛濺,煙霧彌漫。

當岳陽能睜開眼楮的時候,他被驚呆了。他們走過的長廊依然被炸塌了,他和張力所在的地方。長寬不足2米,儼然成了突在岩壁上的一個岩樁,打個滾就會掉下去。張立正懸在斷崖處,艱難的網上爬。岳陽趕緊把他拉起來。胡楊隊長被法師一腳踹到了另一個斷崖處,和岳陽他們隔了五米的斷裂帶。似乎是被爆炸的沖擊力推過去的。好像腿還被壓在了石像的下面。而另一端的亞拉法師呢?法師呢?看不見了他似乎消失在另一個彎道。

岳陽大聲喊︰「胡楊隊長。你怎麼樣啊沒事吧?」胡楊隊長咬了咬牙,從石像抽出了腿,對岳陽說︰「哎呦……沒事哎呦。你們可得小心啊,這下面可要垮了。」

岳陽一看他和張立立足的地方,碎石崩落,像是隨時都會掉。可是前面相隔有六七米,後面更是垮塌有一二十米。那邊都跳不過去呀,岩壁已經被炸成了碎石渣。這樣的岩壁是根本沒法攀爬的。被困住了嗎?岳陽望著張立︰「怎麼辦?怎麼辦?」

張立一個勁的翻腕子,而飛索就卡在絞盤立出不來。他氣急敗壞的說︰「這個飛索……它怎麼不能用了。根本就過不去,我真討厭靠近這些岩壁。」岳陽轉過了身「這里會垮的,咱們得。趕快想個辦法。看那。看那。那個洞。對。那個洞……我們可以跳過去。」張立在斷崖邊猶豫著,他拉住了岳陽︰「我……我……我可有恐高癥啊我怎麼跳啊!」

岳陽說︰「你看你這個時候就別在開玩笑的啊。在倒懸空寺的時候你怎麼跳的啊?你現在還那麼跳。」說完岳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個沖跳,穩穩的落在了那個黝黑的洞穴之中。但是他轉過了身卻沒有看到張立,他走到了洞口,繼續大聲喊︰「張立快跳啊!你還等什麼呢?」

張立他老是看著斷崖的下面在倒懸空寺這下面可是黑漆漆的一片,什麼也瞧不見啊可是這呢?這就不一樣了。這可是看的是清清楚楚的。筆直的、陡峭的懸崖峭壁就好像是到刀劈斧削呀。下面根根都是堅樁的綠樹。這怎麼那麼高啊?那處岩樁的根部有一道裂縫開口已經延伸到下端了。整塊突出的岩樁隨時都會垮。

岳陽急了︰「傻瓜你快跳啊!快,」

張立還是遲疑。他後退了一步,也像模像樣的跑起來。臨近邊緣跳躍,這一蹬可沒蹬上勁,向半空當中就撲過去了。岳陽急了︰「白痴」把槍柄遞上去,張立抓住了。

岳陽吃力的把他拉進了洞里。那邊,胡楊隊長也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對兩個人說︰「好!呆著那別動。我去叫強巴。」

岳陽回應說︰「小心點!胡隊長」回到了洞里。看著萎靡在地的張立。岳陽詢問說︰「我說你這個家伙你怎麼會怕高啊?」

張立搖了搖頭︰「不知道啊。我當兵的時候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形啊。不過我當兵好像也沒有做過高空作業。要不就是我們家鄉那邊都是矮房子?對了,別說這個了。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就在這等著?」

岳陽看了看洞穴的深處又看了看張立,微笑的說︰「進去看看嘛」爆炸聲剛一響起,就有四個人從一處垮塌的岩壁上爬上來。那正是西米、馬索、伊萬和胡子。「跟著我們呵呵……很好。很好啊,如果沒給殺死,就讓他們去和巨鳥玩玩吧!」

西米在冷笑著,胡子含糊不清的說。西米說︰「你知道那家伙的弱點,它見不得閃閃發光的東西。讓它和那些東西守一輩子也好。哎。注意隱蔽有人來。」

卓木強巴他們跑得很急,听到爆炸聲就往前沖。雖然他們已經預防敵人從岔道逃月兌,那想到敵人竟然炸斷岩壁呀。實在是太狡猾了!卓木強巴跑在了最前面,在奔跑途中他突然心生警覺。就地一滾巴桑說︰「有埋伏!」兩顆子彈擦著肩頭飛過,一陣火辣辣的痛。然後才听到了槍聲。再慢一步那子彈可能就是穿胸而過了。

槍聲已經開始響起了。強巴、呂競男、唐敏、還有巴桑各自在石像後面隱蔽著,敵人也躲在了石像的後邊。前方的四個人生死未卜,卓木強巴心中很急,可偏偏攔路的敵人非常的頑強。槍法有準有狠,稍有動向馬上就灑過來一排子彈。卓木強巴扭頭尋找著幫助,只見唐敏和呂競男都靠在左邊的石像後面。巴桑呢?在後面看不見。呂競男輕輕的搖了搖頭,示意不要輕舉妄動。得想一個作戰的方案,必須快速的解決前面攔路的敵人。

卓木強巴的腦子在飛速的轉動。叮鈴鈴……一個吸引彈子扔過去開始嗡嗡叫了。啪啪啪……數槍把吸引彈打成了碎片。西米把usp彈夾退出來,又重新裝進去。對前面的胡子說︰「嘿。玩這套?拿我們當猴耍呢!」

卓木強巴正瞧著呂競男那質疑的目光。似乎在詢問他︰想做什麼?他也沒有多想,子彈從三個方向打出來,左前方50米有一個人;正前方四十米有一個人;更遠的地方岩壁垮塌的地方有2個人。影子露出來了,敵人藏的很好。可以從殘像的縫隙里看到中間唯一的通道。身體全都隱藏在石像的後面,只要自己一旦踏出這個藏身的地方就會被襲擊的。槍打不到他們,除非把手雷直接扔進他們藏身的地方。否則也炸不住,可是卓木強巴最大的投擲空隙也不足十厘米,相隔有五十米的距離。要想把手雷扔進一個拳頭大小的洞,恐怕沒有人能做到吧!難道對方真的無懈可擊了嗎?

冷靜!冷靜下來。卓木強巴在告誡著自己重新分析形勢。如果直接沖過去呢?左前方有3個人,前後呼應。就算沖到面前那也是無法全身而退的。正前方只有一個人,而且距離最近可是他躲得非常好。那個人藏在3個接近2米高的石墩中間,而且頭上有根石柱搭下來,形成了一個門字形。這個人就好像躲在碉堡里,與他們的同伴相互照應著。

唯一的破綻是門框了,由于石柱和石墩只見沒有完全吻合,門形碉堡的正上方是有空隙的。卓木強巴可以看到碉堡內的光影在變化,他估計了一下手雷可以塞進去。如果從門的正上方把手雷扔進去,就算爆炸了沖擊波也不會影響到自己。反而是在左前方的敵人會受到干擾。可是……可是現在的問題是︰怎麼才能沖到這個碉堡的面前?怎麼才能爬上那碉堡的頂部呢?而且在這個過程之中,如何讓自己不被敵人的子彈打中呢?

這個時候,卓木強巴忽然想起了︰亞拉法師。對了!像法師那樣移動身體!不行!我做不到啊。對,就用敵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對了用這種方式吧。石墩離地方的高度約一米八,和自己的身高相仿。能跳到那麼高嗎?看來真的搏一把了。計劃妥當了,卓木強巴把自動步槍平放在地上,把一把微沖配置在最容易握住的位置。又模出了2枚吸引彈,右手握著了一顆手雷。

在呂競男和唐敏驚訝的表情中,卓木強巴露出了一個自信的微笑。他扔出了第一枚吸引彈,那吸引彈從半空劃過,劃過一條亮麗的弧線。在幾乎是同一時間,卓木強巴從藏身的地方跑出來了,但是他並沒有走中央的通道,而是沿著內側的岩壁。身體一側,沿牆而起這正是他們練習過無數遍的蹬牆步。能夠憑借著身體的沖勢,拔高二三米,沿著牆走七八步。西米他果然沒有想到,卓木強巴會沿著牆沖過來。等他發現卓木強巴的時候,他已經順著牆繞過了障礙已經沖過了二十多米。同時第二顆吸引彈又扔出去了。西米還沒有猜出卓木強巴的意圖,他還在用眼角的余光在看。扔出來的是吸引彈呢?還是別的什麼呢?而就在這個時候,卓木強巴又沖出了十米。

距離伊萬藏身的地方,僅有數米的距離了。西米這才明白這才明白他要干什麼?而這個時候伊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顆吸引球上,正在用槍射擊著這顆吸引球。西米這才調整槍口,同時他提醒伊萬說︰「敵人在你的頭頂。」而這個時候,卓木強巴依然是用盡全身的力氣。一蹬身體猛地團起,平地而跳,讓足底的高度與身體等高。一躍跳上了接近2米的石墩。手臂一張把手雷送進了碉堡,這是卓木強巴的唯一的停頓。可惜西米的槍口還沒有移到卓木強巴的立足點,而在這一瞬間,伊萬剛剛打碎了吸引球。他的耳朵听到了西米的呼喚,大腦開始在分析那吶喊聲的意義是什麼?西米的槍口正在由後往前移,正在努力的追趕著卓木強巴的身影。

卓木強巴依然把手雷送入了伊萬的藏身之處。然後,他身體後仰,雙足奮力一蹬猶如離弦之箭倒彈而去。

轟……火光乍現,煙塵四濺,子彈擦著卓木強巴的發際飛過。卓木強巴一個倒空翻落在了地上,在半空的時候雙手抽出了斯凱爾微沖,朝煙霧中的敵人反擊著,同時趁著煙霧的掩護,朝著左前方撲。

呂競男跟巴桑也紛紛的從藏身的地方策應著、掩護著,沒有任何的阻滯。又是一個飛身上牆,卓木強巴手持著雙槍,從牆壁上跑過去,在半空身體跟地面是平行的時候,突然踏著牆壁做了個360度旋轉,就像輪滑運動員在半空做的那種動作。

在翻身的同時雙槍噴火,把藏在另一隱蔽的地方,還在圍著石像發愣的胡子給擊斃了。從牆面落地雙手一前一後同時開火,即讓前面的敵人無法還擊,同時又保證身後的敵人完全斃命。緊接著,雙槍朝前一個側空翻滾,旋轉著的槍口噴火不斷,子彈全方位的封鎖住了敵人。

西米發現卓木強巴從煙霧中沖出來的時候,正看到卓木強巴在牆面上做三百六十度的旋轉,而且一面旋轉一面開槍射擊。胡子中彈倒地了。

「這。這是在玩槍呢?開槍也能像舞蹈一樣行雲流水嗎?飄忽不定嗎?」西米突然覺得自己以前那幾十年的槍都白玩了。原來開槍射擊也可以成為一種藝術,也能讓人產生一種近乎完美的感覺。那種在空中翻騰的射擊的方式能避開嗎?

他見到了卓木強巴迫近了,他再也沒有猶豫直接從牆面的破口處跳下去了。不僅敵人震驚,巴桑他們同樣的震驚。精準的計算;時間的掐算;連爆炸後的煙霧掩護都一一考慮到了。然而更令人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套動作——這套突然發揮的堪稱無暇的動作。

黑發在空中飄蕩,眸子映著火光,子彈在空中飛旋,帶走了空氣的溫度。那一氣呵成的動作,讓呂競男為之動了容。如果不是在這個時候,如果不是在這個地方,呂競男幾乎以為自己看到得是一為藝術體操的表演。每一個步驟都像實現編排好的,仿佛已經經過了上萬次的排練。每一個動作都是力與美的體現,而唯一不同的是這個體操表演者手持著雙槍在半空旋轉的時候還在開槍,還在向敵人射擊著。

呂競男喃喃的說︰「我們……可沒教過他這個東西呀!」巴桑一看到卓木強巴的動作,就已經明白了。「啊……哎呀!真棒啊!」強巴少爺是把俄羅斯那些跑酷少年的動作,跟射擊完美的融合了。這是做的如此的嫻熟。是在令人難以相信呀!是突然的超常發揮呢?有時候強巴少爺怎麼就會變得讓人看不透啊!

小巷並不長,但是轉了一個彎之後,就與光線隔絕了,完全陷入了黑暗。岳陽一步一停的在望前面走著,他用腳小心的勘察這地面,惟恐一腳踏空或者踩著什麼機關就不好了。張立一只手抵在了岳陽的後背上,以確保兩個人的距離。

「哎。我說,快點!能不能快點?」「黑布隆冬的什麼都看不見,怎麼快?」「哎呦!怎麼不把燈打開呀?他們這個自動步槍可是帶電筒的.」「你傻呀!前面要是有敵人不是就暴露了嗎?哎。嗨。有光亮。是……」似乎已經走出小巷了。

前面是一個大廳,或許更像是一個倉庫。總之一大堆黃澄澄的東西把里面堆得滿滿的。更為細小的光芒朝著四面八方漫射,好像陽光透過篩子照下來似的。「啊……咱們發財了!」

兩個人被眼前那耀眼的黃色深深的吸引了,那可是一大堆呀。壘的像是個小山坡,足有十米高。那些細小的光柱照在上面,頓時發出了令人無法抗拒的光。金色的光。除了中間那一堆大的,旁邊還有無數的金像。雖然殘破,但是光芒可人。那怕再難看,也沒人不喜歡。

張立和岳陽幾乎是向這個金山沖過去了。在途中才感到在金光之中,怎麼還透著一股寒氣呢?等他們察覺的時候。一把特種匕首飛過來了,慌亂之中,岳陽舉槍迎接。

當!的一聲響,震得岳陽的手臂一陣發麻。這個時候,他們才發現在金山的頂端有一個人盤踞在上面。他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們,在光柱之中那身影就像是從荒野之中爬出的惡魔。是莫金的人。一看這個身影岳陽就認出來了,在倒懸空寺打過交道,這個人就是雷波。

一看到這大堆的金子,他兩眼發亮模模這塊舌忝舌忝這塊,這個雷波他說什麼也不走了。正好西米需要有人來吸引追捕者,索性就把雷波留在了這金堆上。雷波還不明白呢,西米他們已經把外面的進口炸毀了,他被永久的困在了這堆金屬上。

說時遲那時快,雷波一刀沒有擊中岳陽,在金山的另一頭他心中發著狠說︰「全是我的!全是我的!誰也別想搶走!不要搶別想……「岳陽也回過了神,順手久朝雷波消失的方向扔了一枚手雷。轟……炸開了,隨後久響起了雷波納狂暴的吼聲︰「ma的!別用炸彈,會炸壞這些金子!」

岳陽和張立對望了一眼,沒想到有人愛財愛到這樣。正想著,雷波依然從金山的後面閃出來了。岳陽和張力同時開槍,這個家伙一個翻地滾,躲在了一金像的後面。雷波怪笑著說︰「嘿。槍法太差了,想跟我搶金子,下輩子吧!」

岳陽一眼看到了雷波露在了外面的鞋背,開了一槍,只看到冒煙的鞋面。也沒有听到雷波的喊叫。他頓時明白了︰那只是一只鞋。雷波的身影,從另一具金像後面露出來了。岳陽又把槍打過去,子彈和金像踫撞著發出了清脆悅耳的聲音,雷波閉著眼楮他似乎在品味著金子的聲音。這種聲音讓他渾身通泰,似乎連腳都不疼了。

槍聲停下了,雷波又是一個躥跳從一尊金像的身後,翻滾到另一尊金像的身後。又引來了一連串的槍聲,雷波的動作很快,他總是在金光中躥過來躥過去,而且和卓木強巴使用的戰術相同。他總是在出人意料的地方出現,等你看到他,他已經轉移了其他地方。

接連幾次之後,岳陽和張立都忍不住懷疑自己的槍法。張立說︰「我說,小心點!他這是在消耗咱們子彈呢!」岳陽點了點頭︰「知道!這個家伙,到底還想干什麼?」雷波在陰暗的地方說︰「恩。怎麼子彈打完了?那可該我了。」什麼?就听到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岳陽身旁的金像突然倒塌下來。

雷波原來早就在這里了,.他自然不會沒有準備。不過這個機關,似乎做的差了一點。金像倒塌的速度很慢的,正因為如此,岳陽才得以逃月兌。否則,被三四米高的金像砸著,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岳陽非常的窩火,他對著暗處大聲罵著︰「就這個水平啊!嘿。也不怎麼樣啊?你差勁的很啊!嘿……你有沒有學過什麼叫機關啊?我看你啊,就會躲躲藏藏的跟個老鼠似的。就你這種貨色,還想守金子?你呀!我看你就趕緊撿2個金豆子趁早滾吧!」

雷波在暗處也對罵著︰「小兔崽子!讓你嘗嘗爺爺厲害!」岳陽對張立一點頭︰「對,好極了!這個家伙愛激動,這就好辦。

于是,戰場的形式對調了。岳陽和張立開始跑,雷波不知道躲在那里。總之,不時有金像被他推倒,或者是金像的頭上傾斜下許多許多的金塊。兩個人邊跑邊罵,諸如「你的動作太慢了,跟個娘們似的!。你身體長的真是肌肉嗎?是充氣的嗎?」張立和岳陽挑釁的惡毒的辱罵,像炮轟一樣的發出去了。

雷波氣的哇哇亂叫,他沒想到這兩個家伙的嘴罵起人來,比他們的槍還要厲害。趁到岳陽和張立逃到另一處機關下面,把那些金塊傾倒下來。他自己終于躥出來了,岳陽還沒有回頭。就已經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影往自己撲過來了。

他把槍口望身後一支,雷波側頭避開了,只響了一槍就被雷波抓住了槍管。雷波用力一拉把槍拉過來了馬上調轉了槍口,扣動扳機,可是槍沒有響。原來岳陽在開槍的同時,依然推出了彈夾。同時這顆子彈也打出去了。雷波搶到的是一只空槍,張立在一旁策應,但是雷波的位置正好在岳陽的身後,雖然高出了一些,但是很難瞄準。

岳陽趁雷波開槍的間隙,飛起一腳。雷波手臂一封,順勢對著岳陽的鼻子就是一拳。岳陽伸出手來架,可是雷波的拳頭真大啊,不是岳陽隨手就能擋得住的,這一拳正正的砸住了。雖沒有打住他的鼻梁,也打出了鼻血。疼啊!

開始往後退,雷波把空槍猛然的砸向了岳陽。岳陽身體一側,張立的槍就響了,岳陽避開了,那空槍正好掛在了張立的usp的槍口上。槍口向下一擊,子彈向下飛濺,打在了雷波那條不太方便的腿上。

雷波暗暗地罵了一聲,岳陽又抽出一把usp手槍,同時對張立說︰「他沒有槍!」雷波的槍在打迅猛龍的時候就毀了,不過他的其余的武器還有。他拖著傷腿拐到了一尊金像的後面,他手一揮出了個什麼東西。

張立趕緊臥倒,隨之,眼前一片刺眼的光芒,接著,耳間一陣空鳴「閃爆彈」「閃爆彈」在這個幾乎封閉的空間發揮了絕對的威力。那刺耳的尖叫聲,幾乎令人昏過去。好容易才停下來,岳陽就覺得一陣頭暈眼花。走路也走不穩了,手中的槍掉進了金堆。越是扒拉,這個槍就掉的越深。怎麼也拿不出來。雷波呢他也不怎麼好過,雖然盡量的阻止聲音的傳入,還是被這聲音震的嗡嗡響,一時間什麼都听不見。張立的眼楮被閃了一下,一時間也是什麼也看不見。但是他大叫那一聲,卻使他的听力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岳陽與雷波是听不見。雷波手扶著金像站起來,岳陽趴在金山上,張立不知道自己是否藏好了。模索著藏在了另一尊金像的後面。這時候雷波睜開了眼楮,他搜索著,他看到了,他看到了張立的槍露在了金像的外面。他的臉上露出了獰笑,他從另一個方向挪移過去,同時警惕的尋找著岳陽的行蹤。眼看著接近了,接近了,接近了張立藏身的地方了。而岳陽還沒有現身,雷波心中已經認定︰張立你死定了!

突然他的腳下一陣刺痛,他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氣.他自己並沒有听見,但是張立感覺到了。拿起了槍就朝聲音的地方射擊著。雷波一看張立舉起了槍,嚇得趕緊躲回去。心里還在納悶啊︰自己是怎麼暴露的?

原來在張立雖然眼楮看不見,但是他並不是傻瓜啊。在藏好之後模到地面到處都是碎金渣,頓時朝自己身旁拋灑出去。他知道雷波的一只腳是沒穿鞋了,而且還沒子彈打中了。踩到碎渣,那只腳不可能沒有反應的。

雷波正在金像的下面思考著,怎麼對付這兩個來搶金子的家伙呢?突然他感覺到頭頂有風,朝左一偏,頓時感覺到左肩一沉。被重物砸了。卻是岳陽趁其不備,無法听到聲音爬上了金像的上方。搬起了籃球大小的金塊往下砸。

可惜呀,只砸中了他的手臂。雷波狂了,他隨手從地面上撿起了一塊金子反砸。岳陽岳陽望後一避,自己是站在殘像的上端,從金像上跌下來。幸好有手攀住了金像的邊緣。

張立的視力還沒有恢復,听到遠處有聲音,沒法辨認是誰。而岳陽不知道,張立看不見啊。這麼好的機會怎麼不開槍呢?岳陽心里想︰張立已經哪里有什麼不對勁了。

岳陽大聲的喊著︰「開槍啊啊!開槍!還等什麼呢?」張立一听到岳陽的聲音,知道剛才慘叫的是雷波。把槍舉起來,可是眼前一片模糊。雷波尋聲一望,正看到張立拿起了槍。二話沒說又是一塊金子飛過來了,竟然把張立手中的槍砸掉了。

張立一縮身,跟著手在地上模索著。岳陽一看就清楚了,原來這個家伙是被閃了。他的眼楮是看不見的,雷波也發現了,他手拎著磚塊大小的金子凶惡的撲過去。看不見張立他過來了,張立停止了模槍,側耳听著風聲。

岳陽飛速的趕到了,從後面勒住了雷波的脖子。他叫喊著︰「快走!」雷波猛的肘擊岳陽的小月復,張立听到聲音了。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些模糊的影子,他對準影子就是一拳,

砸在了雷波傷肩的地方。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