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之12:香巴拉之夜 第五章 戈巴族村

林中石墙列阵,通道曲折蜿蜒,往往只容一人经过,稍微大一点的生物皆无法穿行,足有数百米深。

为了避免被划伤、刺伤,队伍的前行速度不得不减慢,花了十数分钟才穿过。

绕过最后一堵挡路的墙,面前豁然开朗,看到一幅与外面截然不同的画面。

绿色占据了全部视野,巨大而灰暗的植物森林被开垦成一片沃野,占地约数百顷,无数的翠竹像卫士一样散布其中。数百栋带栅栏的木质小楼分布,就如竹林里的小庄园。远处又出现夯土堆和铁矛,将大块的平整的田园分隔开来,这样的布置,显然是为了防止空中的大鸟。

荒芜的田地里还有东歪西倒的稻草人,那是为了防止一些比较小的飞行生物。

村寨的尽头一直延伸到崖壁下,没有瀑布,却听见潺潺水声,山涧岩泉顺着缝隙从上一层平台流淌下来,最后汇集成溪,一条银色飘带呈S型环绕着山郭小村。

谁也不曾想到,在这危机四伏的原始丛林中心,竟会有这样一方净土。只是,他们来晚了一步……

整齐的田野早已荒芜,野草横生,只剩下一排排稻草人仰望着天空。巨大的蕨类植物在村落中安家落户,有些大树已从屋舍的中央窜出来,顶翻了屋顶,疯狂地向上生长。溪水依旧,却无饮水的人畜。

宁谧的小村庄,尸骨遍野,除了植物,再也看不见任何有生命的东西。田埂上有卧倒的牲畜白骨,溪水出口处,铁矛拦下了无数漂浮的白骨,牲畜圈栏里、屋舍门口、草地上、植物枝杈上,到处都是人和牲畜的白骨,以各种不同姿势仰卧或匍匐,衣物尚未完全破烂,但身体皆已化为白骨,显然死亡多时。

看到这幅场景的刹那,卓木强顿时想起蒙河那个疯子所说的话:“所有的羊,都被咬死了!所有的人,都被咬死了!”如今身临其境,一股莫名的寒意袭上心头,那句话的真相,居然如此让人难以接受!

唐敏失声道:“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

岳阳则喊道:“矮门!堡布村!”

的确,这里的建筑模式、布局,几乎和工布村一模一样。大多数村宅都是三层的木质结构,人字形木屋顶,下面两层比顶层稍大,像码放整齐的长方形木箱,又或像被放大的积木。一根根横木拼接的木墙,则像小孩子玩的雪糕棍拼图。

支持着整栋木屋的是楼底的柱头,用实木深深地插入地里,整个房屋都以实木咬合成,柱头的多少决定了房屋的大小。经过数月的沉降,全木结构的房屋会契合得非常紧密。不过,也同工布村的木质房屋一样,房屋底层入口处都稍显矮小,像卓木强这样身材的人,必须低着头才能进入。

亚拉法师从远处走来,摇头道:“没有一个活着的人。”停了停,改口道:“没有一个活着的动物。”

这座宁谧的村庄,是座死村!屋舍原封不动地保留着,却没有一个活物。站在空旷的田间地头,看着满地的白色骨骸,全部的人都感到一阵阴冷。

走进一间房舍,屋中有一具枯骨,显然是具女性骨骸,跪着蜷曲在地,怀中还紧紧抱着一具婴儿尸骨。窗外远处则有一具匍匐的尸骨,手骨伸直,显然倒地后还爬行过一段距离。

吕竞男分析道:“这村庄外遍布荆棘,背靠山崖,头顶又被那雾状植物笼罩着,可以说得天得地,大型禽兽根本无法闯进来。还有,从这些白骨衣物的腐朽程度来看,这里的人至少死了有三四年了,却还保持着死前的状态。也就是说,在这三四年内,除了植物,没有任何活动的生物来过。”

赵祥道:“照这样说,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吕竞男道:“从尸骨的位置来看,这些人在慌乱地逃散,朝各个方向逃的都有,可是凶手堵死了所有的出路,一个都不放过,不管男女老少,就连婴儿也未能幸免。他们……死于屠杀!事情在一瞬间发生,或许是夜里。凶手至少得是一种比人小的动物,或别的种族的人,我个人更倾向于是动物行为。”

“屠杀……”巴桑心头一阵惶恐,仿佛捕捉到什么,他们也曾遭遇过那种惨绝人寰的屠杀啊!

吕竞男接着道:“房屋中的家具器皿衣物俱全,没有财物被洗劫,就连掀翻的桌椅板凳,也只是逃跑的人们在大力冲撞下造成的。换句话说,凶手只杀人畜,没有动别的任何东西。如果是不同种族间的仇杀,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

赵祥道:“那么,那些东西呢?会不会是那些东西杀了村里的人?”他抬头,朝着那团紫色烟雾呶嘴。

吕竞男微笑道:“不会,我说过了,这里是古人精心挑选饼的地方,背山靠水,在原始丛林中占有地利,而头顶的那一片青天,有着防御空中猛禽的作用。如果这些人是被那种飞絮所杀,不可能造成大范围的人员惊恐逃亡,它也不能让人即刻死去。看到围栏里羊的尸骨了吗?死前并没有惊慌地四下逃散,而是被围困在一个小圈子里,尸骨层叠在一起,这是典型的屠杀手法。至于人为什么慌忙逃窜?我想应该是前来屠杀的凶手不能和人进行十分有效的沟通,所以没有把村民驱赶到一起,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所有人都杀死。”

胡杨队长道:“我同意这种观点,尸骨上有咬痕和抓痕,看来凶手拥有锋利的爪牙,从逃跑中死去的尸骨位置来看,还拥有可怕的速度和敏捷的身手。一次性围杀这么多人,一个也不放过,在数量上应该也有明显的优势,而且善于群体作战。”

肖恩道:“嗯!利用牲畜的天性能将其驱赶在一起,进行屠杀,拥有这种智慧,体型又比人小……如果是在外面的世界,能做到这一点的生物,我想屈指可数,可是在香巴拉……”

卓木强转头问张立:“还记得那个蒙河的疯子说过的话吗?”

张立惊讶道:“啊!难道是……”他想起了,转而望向岳阳等人。

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他们曾经做出的推论——那群袭击过巴桑的生物,那群屠杀了戈巴族村落的生物,正是拥有堪比人类智慧的可可西里狼,或者应该说是香巴拉的狼。

众人又看着巴桑,看他能不能从眼前这一幕中回忆起什么,可巴桑面无表情地漠视着累累枯骨,显然这场景还不足以激发深藏的回忆。张立暗想,或许,真要见到那些可怕的狼,才能让巴桑大哥回忆起来。

唐敏道:“如果说是被屠村,那个疯子又是怎么逃出去的?还有,比村里的人数量都还多的凶手,是从哪里来的?如何穿过黑森林到达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屠村?屠村后又去了哪里?”

她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实在不好回答,目前一切都只是推测,没有任何更有力的线索和实际证据。

岳阳也道:“还有,这些尸骨保持完好,也就是说,凶手屠村之后,并没有动过尸体。如果是食草动物,不可能拥有如此尖锐的爪牙,如果是食肉动物,又怎么可能只是将人杀死?这违背了本性。没有动任何财物和东西,又没有食肉,这只能归结为一次有目的有计划的军事行动,可是除了人类,还有什么生物可以做出这种行为?”

卓木强道:“按地图提示,该从这里上去,只是那幅图上没有这个村子,这里应该还隐藏着许多信息,我们恐怕得歇一阵。这样吧!胡队长,你和竞男、岳阳去看看,崖壁下有没有上去的通道?巴桑,你和张立、赵祥把这些尸骨都埋了吧!剩下的人和我在村子里找找,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

村子里大多是普通房屋,底层是栅栏围成的牲畜栏,二三楼分布有客厅、卧室、管家室、贮藏室等。横梁,额柱,门楣上都画着或雕刻着精美的图案花饰,用整根剖开的原木截成锯齿状,做上下的楼梯。大多数居民家里的摆设、器皿都完好无损,看起来根本不像发生过一场屠杀,但正因如此,一切显得更加诡异。

最后,他们在一栋两层的大木屋内查到些许线索。这居然是一处祭坛,下层有议事厅,上层有文献资料。看到那些写在羊皮上,金银描写的古藏文,卓木强等人激动万分。对一个文明来说,这就是最重要的数据。

大部分经卷用金银汁涂写在羊皮卷上,也有更早的卷轴,和他们看过的古格卷轴一样,写在狼皮上。

通过亚拉法师等人的精心阅读,对这些卷轴总算有了个大概了解,原来是保存完好的村志,从一千多年前一直记载至今。

这个村,竟然也称作工布村,采用一种火空海的纪年,亚拉法师看过之后说,这种纪年和他所掌握的那种火空海纪年有些许不同,不过大致推算下来,应从朗达玛灭佛的那一年开始。村志中并没有书写村人前往香巴拉的原因,只是淡淡提了一笔,说智者们决定放弃,循着前人留下的痕迹,前往香巴拉。

那些堆积在巨人脚背的尼玛堆,早在他们来之前就有,是更古老的人留下的祭拜之台,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显然,以前的人们是能读懂古象雄纪年的。

这个村落的人是自愿留下来的,守护着香巴拉的第一层,并为迎接后来的勇士做好准备,而同时进入这里的更多的戈巴族人,则继续往上,在第三层平台停留下来。工布村的村民一直守护着村落和通往上一层平台的唯一通道,最终历史,结束于四年前。

村志中记载的大多是祭祀、天灾,或神明显灵等重大事件,其中几条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在某某年,……族的人从天梯下来,借走了多少多少粮食;某某年,……族的人来宣布了……消息,……国的国王召开……;在某某年,村里派出多少人的使者前往香巴拉圣坛,参加重大仪式,于什么时候回来了多少人……

根据这几条信息,可以知道,香巴拉并不只有这一个村落,在平台的二、三层,有更多更古老的民族存在,竟然还形成了王国,同样不只一个。流传于世的香巴拉王国,是真实存在的。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