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藏地密码 之12:香巴拉之夜 第四部分 第二层平台第一章 黑暗中的危机

随后,亚拉法师又从村志中找出了这个村落一千多年能安然无恙的原因。原来这个村落单独在第一层,此地潮湿闷热,而且怪兽蚊虫居多,极不利于人类生存,而通往第二层村落的路途,也充满了危险,若仅有单人,根本不可能穿越丛林抵达第二层的人类聚居区,勇士要走三个月,才能抵达最近的村落,往返一趟,也是半数已殆。

里面记述的大多数内容,和卓木强家的《宁玛古经》极其相似,三层楼高的怪兽,在勇士的冒死穿越中频频出现。

由于经卷上记载的都是大事,往往好几年也没有一项值得记载的事件,一千余年累计的量并不惊人,亚拉法师和唐敏立即着手,将卷轴按时分类扫描进计算机。卓木强则关注着有关“天梯”的信息。

按照卷轴上记载,原本村寨背后的山崖,是一片不可逾越的绝壁,在无数勇士付出生命的代价后,终于找到通往第二层平台的途径。后来在某位充满智慧的长老指引下,勇土们将种子埋在山岩的缝隙中,最终长成了天梯。再后来,才有可上下的通道,按卷轴上的记载,类似于吊篮。

卓木强呼叫了胡杨队长,询问他们在崖壁下有没有什么特殊发现。胡杨队长回答说,山涧有一台巨大的水车,不仅为这里的田地引渠灌溉,似乎还提供特别的动力,只是转轴深埋入地,不知道通向哪里。至于天梯和吊篮类的东西,还没有发现。

过了片刻,吕竞男道:“强巴,我发现了一些东西,不知道是否和天梯有关,你来看看吧!”

卓木强赶到崖壁边缘时,吕竞男和胡杨队长正对着一堆藤蔓植物,只是没见到岳阳。胡杨队长说他和吕竞男、岳阳三人分头搜索三个方向,他在中间,听到吕竞男的声音,所以赶来。

那些藤蔓粗如儿臂,在山崖的下面堆积成山,而抬眼望去,山壁上还悬吊着部分藤蔓,一截截的,只是早已不连贯,相去约有数百米。掉落在地表的藤蔓并非死物,仍有枝叶从主干中生长出来。

吕竞男手拎起一截,卓木强发现,在两根粗如儿臂的主干中间,竟然有无数细枝整齐地并排扭结在一起,看起来更像是绳梯。

吕竞男道:“看起来,这就是天梯了。”

胡杨队长道:“非常有智慧的创意!这些藤蔓生命力非常强,能植根在岩壁缝隙中,一直生长,并越来越粗壮。就算老藤死去,新的植物也会顺着老藤的走向继续生长,保证这道天梯永不断裂。”

吕竞男清理出一条绳梯的一端,看着断口道:“看来是有意被破坏掉的,似乎是为了断绝所有逃生的通道,或许也是为了防止别的人来援救吧!”

卓木强看着崖壁上几截不足十数米的残藤,喃喃道:“看来,我们只能自己爬上去了。这片崖壁可真大啊!”

“还好。”吕竞男看着耸入云霄的岩壁,淡定道。

他们面前的崖壁,并非完全垂直的九十度,也非内斜形,而是八十至八十五度的坡,也正因如此,那些古人才将这里选作上第二层平台的唯一通道吧!可是这片大岩壁毕竟已接近或超过两千米高,上头的少许突起和裂隙,恐怕只有岩羊才能站立,卓木强没有吕竞男那么乐观。

胡杨队长也道:“嗯,看来接下来几天都得在这大崖壁上过夜了,恐怕得花三天才爬得上去。”

“不用那么久。”吕竞男自信道:“大家在村里养足精神,勘察好路线,只需在大岩壁上休息一夜就可以爬上去。虽然天梯被破坏,可毕竟留下了十几截残藤,至少有几百米不需要太费力,实际攀爬距离应该在一千三百米至一千四百米之间。”

卓木强道:“回去再议一议,看看那些数据中,还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接着,又寻呼岳阳有无发现。”

岳阳回应道:“强巴少爷,我看到些机械装置,你们过来看看!”

三人又赶到岳阳的所在,距离山涧泉的出口不远,但是较为隐蔽,藏在崖壁下一丛竹林之中。拨开了才发现,里面竟然是一道裂隙,表层在竹林上方,已然合口,内部黑黝黝的,似乎一直向上延伸。

岳阳说出他观测的结论:“这地方的岩壁很湿滑,看起来好像是另一条山涧泉,只是不知是干涸了,还是上面被人为地堵住了。里面有个机械架,被破坏掉了。”说着,见卓木强等人要往里走,又道:“小心,路很滑。”

看着散乱的木架,胡杨队长道:“看来,戈巴族人攀上第二层平台后,利用山涧泉形成的天然通道,搭了一个起落架,再利用另一条山涧泉的冲力作为水车动力,牵引吊车上升。这是戈巴族人的智慧哪!”

吕竞男则看着被水气腐蚀得不成样子的木架,道:“破坏得相当彻底,屠村的时候,凶手把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村民没有任何逃生的希望。”

湿漉漉的岩壁根本不可攀爬,卓木强明白,只能靠自己的力量了。

只是他很奇怪,如果按推测,是狼一样的生物造就了这一切,它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忙碌大半天,巴桑等几人也把尸骨处理妥当,村西头多出无数坟冢,其后按村志所述,从下方出口出去,捉了无数巨蝗,饱餐一顿,又将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换作了戈巴族人衣服,找了一间较为完好的村舍为营地。亚拉法师和唐敏将卷轴尽数扫描入计算机,大多来不及详查的资料,可在日后找机会慢慢解读。

处理尸骨时,张立意外于另一处房间内发现许多机械构造,大多数是木制枢轴,嵌合极为巧妙,内部更是精密如古老的瑞士怀表,还有些铁、青铜、黄铜构件,作用不是很明确。他认为是可以自动耕田的木犁牛,或是播种机。肖恩则觉得,有些部件是仿人体或动物身体做成的。

不过,这样一来,不得不面临一个惊人的推论——这些古戈巴族人,难道于数百年前,就在试图研究机器人了?

后来,张立又去研究了胡杨队长提到的水轮机,不由又发了一通感慨。这种一机多用的水轮机,能近乎完美地将水的势能转换成生产、生活所需的各种动能,堪称古代机械制造的典范。

张立认定,如此精密的机械不可能凭想象造成,肯定有文书记载,终于在亚拉法师的帮助下,从记载大事记的村志中找到写有机关制造的篇章。村志中记载的那些机关陷阱,看得他额头直冒冷汗,同时才知道,他们能平安地抵达这座村子,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如果将埋伏在村外铁矛林里的机关全都开启,要想毫发无损地进入这村落,几乎不可能。

亚拉法师由此想到另外一件事情:那些屠村的生物,能将如此可怕的机关破坏殆尽,岂不是更加可怕?

随着研究的深入,张立和亚拉法师都发现,卷轴的字里行间,似乎隐藏着某种秘密。这个村落里的人,特别是制造机械机关的这批人,似乎在研究一种东西,每当提到这件事,都显得隐晦莫深,只是淡淡几笔,却又透着些许骄傲。至于究竟所指何物,一时片刻还无从知晓。

晚上开了个会议。由于卷轴里并没有藏医方面的数据,也没有关于帕巴拉以及狼群的记载,商议的结果是及早离开村子,继续向第二层平台挺进。

半夜,村头池塘边。一个人影除去身上衣物,泡在水中,调小手电筒光圈,在微光下仔细地照着自己的身体。

突然,人影心生警觉,第一时间灭掉了光,低声喝问:“是谁?”

一个冷漠如狼的身影在夜空下显露,阴暗的杀意不经意间充斥周遭,便听巴桑冷冷道:“这么晚不睡,在这里做什么呢?肖恩。”

肖恩站起身来,道:“哦!原来是巴桑啊!我睡不着,打算出来洗个澡,没想到把你吵醒了。”

巴桑声音依然不急不缓,冷冷地说道:“洗澡?你最近的行为很奇怪啊!自从我们爬上这红岩平台……”

肖恩哼道:“你多心了,我感觉没……没什么不同。”

巴桑道:“切记,如果你做了对不起大家的事,我会杀你。一说完,身影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肖恩喃喃自语道:“哼!杀我,你又知道什么?难道你心里就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又点亮了电筒,想着:“我所知道的方法都尝试过了,究竟有没有被那人种上蛊毒啊?该死的,难道这就是我们间的差异?一点痕迹都没有。他真的会对我下手?不,应该不会……只是万一……”

尚未回到房间,巴桑忽然停步,伫立在风中,屏住了呼吸,全身毛孔收缩,瞳孔放大,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就在四周!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虽然眼睛什么也看不见,可此刻的自己,就像**的婴儿,正暴露在别人的视线下。是谁?或者,是什么?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巴桑才感到那种危机渐渐远离。他小心地呼吸着,悄悄走回房间,心跳渐渐平和,只是双腿仍有些发麻。

房间里,另一个人同样暗暗松了口气,轻柔地抚摸着怀里的另一半生命,好令她睡得更加安稳。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