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步步惊心 上部 第四十九章

怒气渐消,知道自己是无理取闹,事情全由我和十四而起,我却向十三发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火,而且他所做,以现在的观点看无任何不妥,我不能用三百年后的观念来要求他的。心头悲哀又渐生。侧头对十四说:"十四阿哥请回吧!我要去找敏敏格格。"

十四问:"你要去劝敏敏不要嫁给十三哥?"他等了一会,见我只顾走路,并不搭腔,又说:"我也不希望敏敏嫁给十三哥!"

我侧头看他,他目光扫了一下周围,低声说:"太子爷现在和蒙古人不和。前年皇阿玛召集满蒙贵臣议-太子-之事,以苏完瓜尔佳为首的蒙古八大部都对太子爷不满。敏敏是苏完瓜尔佳王爷的心头宝,如果她嫁给十三哥,只怕对八哥不利!"

我长出口气,对他无奈地摇摇头,一面快走,一面说:"十四爷赶紧回吧!这些事情不必告诉奴婢!"

十四猛地拦在我身前,急道:"我以诚心待你,你为何如此?先头看你和十三相处,才自觉这些年我一直看低了你。如今我愿诚心相交,你却如此态度,我哪里比不上十三?你可别忘了,你是从八哥府中出去的。"

我绕过他,继续前行,说道:"十三既不会对我说先前的话,也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就是差别!"

人还未到敏敏帐前,已听见隐隐的哭闹声,不禁放慢了脚步,正在诧异,忽地一个人掀帘而出,又紧跳了几步,才勘勘避过一个飞出来的花瓶,-哗啦-一声瓶子落地而碎。

我忙向出来的男子请安,是敏敏的兄长,苏完瓜尔佳。合术,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尴尬地说:"姑娘请起!"我问:"格格可在?"他纳闷地干笑道:"姑娘请回吧!这会子见她,只能是触霉头!"他话音未落,敏敏已经掀开帘子,扑了出来,一面哭着,一面怒道:"你们都恨不得赶我走,现在连人都不让我见了!"

她哥哥再不敢多说,匆匆低头而去。我忙上前拉着敏敏进了帐篷,满地狼藉,能砸的都砸了,能掀的也都掀了。想找个帕子让她擦脸,恐怕也是不能指望了,只得掀开帘子,对着外面守着的丫头吩咐:"去打盆水,拿帕子来!"

转回身,敏敏坐于毯上,只是哭。我坐在她身旁静静陪着,待丫头在屋外轻声叫:"水备好了!"我忙起身端了盆子进来,揉了帕子,递给敏敏说:"擦把脸,好好说话,光这么哭能有用吗?"

敏敏抽抽搭搭地抹干净了脸。我看她平静了很多,才问:"怎么了?"她话未出口,泪又下来了。哭了一小会,才断断续续地说:"我阿玛求皇上过几日给我指婚了!"我问:"谁?"她哭着说:"是伊尔根觉罗族的庶出小王子!他们几日后来觐见皇上。"我茫然地想着,只知道也是蒙古八大显族之一,其余没概念!

敏敏说完,哭得越发伤心,说着:"反正我是不嫁的,我就是一根绳子勒死自己也不嫁!"

我静默了好一会,c紧挨着她坐了,低声说:"格格,告诉你个秘密!"敏敏并未留心,仍是低头流泪,我缓缓地低声说:"其实去年在草原上时,和我好的是八阿哥!"敏敏啊了一声,抬头看着我。

我嘴角含着丝浅笑,凑在她头边,低声从在贝勒府我们相识讲起,讲了他多年的照顾,讲了我的感动,讲了去年在草原上的一幕幕,讲了他想当太子,讲了我不想卷入皇位之争中,求他放弃,讲了八福晋,讲了他的儿子,讲了如今的恩断义绝。敏敏只顾着听,早忘了哭泣。

我微微笑着拧吧帕子,帮她把脸上的泪拭干,柔声问:"你真有准备嫁给十三吗?做个侧福晋,住在一个小院子里,天天盼着他下朝后能记起你,然后过来看你吗?说句狠话,你也不是十三心爱的女人,以你这一点就着的性子和别的福晋起了争执,你可想过十三会帮你吗?你真能抛开这里的蓝天绿草,而去选择住在一个小院子里,从此后只能仰头看着个四方的狭窄天空?我知道这样说有些残忍,可是敏敏你认真想想你阿玛身边的妃子,除了得宠的一两个外,其余的过得都是什么样的日子!你可曾想过有一日你就是她们中的一个。"

敏敏怔怔,我叹道:"你阿玛如今这样,幷不是真就想让你嫁给那个什么王子,不过是想绝了你对十三的念头。其实,敏敏,你是个幸运的女子,你有一个真心疼你的阿玛!将来苏完瓜尔佳族的王爷是你的同胞哥哥,他也对你呵护有加。你若留在草原上,绝没有人敢欺负你!很多美丽的女子都没有这个福分,她们的父兄们会利用这些女子的婚嫁来换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太子爷对你的美丽也是动了心思的,可你阿玛却只装不知。也许换成别的父亲,只怕想着太子爷可是将来的皇帝,也许自己的外孙子就是下一位皇帝,然后巴巴地把女儿嫁过去了!敏敏,你出身显贵,这样的事情肯定也是听过的,见过的!"

我一面想着姐姐令人伤心的命运,一面难过地慢慢说:"相比那些有爱女之心,却无能力决定女儿命运的,或者那些有能力护女儿周全,却为了私心而不肯尽力的,你是多么幸运!你阿玛有能力保护你,也愿意尽心保护你。敏敏,你身份尊贵,容貌出众,相较那些随风漂泊的真正薄命女子,你是如此得天独厚,你应该努力欢笑的,眼泪不属于你!"

"一哭二闹三上吊,女人的这些法子只会对深爱自己的人管用,只有他们才会心软、心疼,才会伤痛欲绝。不爱你的人,看着你的尸身,大不了掬一把同情泪,说一声-真是可怜!-,过后风花雪月依旧。敏敏,难道你的刚烈是用来伤害你阿玛的吗?"

敏敏茫然地摇着头,我嘴角含着丝笑说:"不过你若不想嫁给那个什么王子的,倒是可以假装着寻死觅活地要挟你阿玛!只要你断了对十三的念头,我估摸着还是管用的。"

敏敏呆呆地只是出神,我在一旁静静陪着她,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如果她能明白,自然最好,如果她不能明白,我也无能为力了。毕竟她的事情还是她作主。

大半日后,她幽幽地说:"那我以后不能和十三阿哥在一起的了!"我轻声道:"是!"

"那我以后还会碰到象十三阿哥这样的人吗?"

我柔声说:"敏敏,月亮和星星很难说哪个更好的,如果你不要只是为错过月亮而低头哭泣的话,也许会看见繁星满天呢!那也是不逊于月亮的美景!"

敏敏凝视着我问:"那你呢?你会忘了八阿哥,忘了月亮,去找星星吗?"

我面色坚定的点头道:"会的!我会睁大双眼去找的,只要那颗星星是属于我的,我不会错过的。"

敏敏看了我半晌,眼含泪意说:"可我还是想哭!"我柔声说:"那就哭吧!只是不要哭泣太长时间就可以了,记得哭完后,赶紧擦干眼泪看看天空,莫要错过了属于你的星星!"

话音未落,敏敏已经扑进我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我搂着她,无意识地轻拍着她的背,眼中也是蓄满泪水。大睁双眼,半仰着头,不让它们落下。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