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步步驚心 上部 第四十九章

怒氣漸消,知道自己是無理取鬧,事情全由我和十四而起,我卻向十三發了一通莫名其妙的火,而且他所做,以現在的觀點看無任何不妥,我不能用三百年後的觀念來要求他的。心頭悲哀又漸生。側頭對十四說︰"十四阿哥請回吧!我要去找敏敏格格。"

十四問︰"你要去勸敏敏不要嫁給十三哥?"他等了一會,見我只顧走路,並不搭腔,又說︰"我也不希望敏敏嫁給十三哥!"

我側頭看他,他目光掃了一下周圍,低聲說︰"太子爺現在和蒙古人不和。前年皇阿瑪召集滿蒙貴臣議-太子-之事,以蘇完瓜爾佳為首的蒙古八大部都對太子爺不滿。敏敏是蘇完瓜爾佳王爺的心頭寶,如果她嫁給十三哥,只怕對八哥不利!"

我長出口氣,對他無奈地搖搖頭,一面快走,一面說︰"十四爺趕緊回吧!這些事情不必告訴奴婢!"

十四猛地攔在我身前,急道︰"我以誠心待你,你為何如此?先頭看你和十三相處,才自覺這些年我一直看低了你。如今我願誠心相交,你卻如此態度,我哪里比不上十三?你可別忘了,你是從八哥府中出去的。"

我繞過他,繼續前行,說道︰"十三既不會對我說先前的話,也絕不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就是差別!"

人還未到敏敏帳前,已听見隱隱的哭鬧聲,不禁放慢了腳步,正在詫異,忽地一個人掀簾而出,又緊跳了幾步,才勘勘避過一個飛出來的花瓶,-嘩啦-一聲瓶子落地而碎。

我忙向出來的男子請安,是敏敏的兄長,蘇完瓜爾佳。合術,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尷尬地說︰"姑娘請起!"我問︰"格格可在?"他納悶地干笑道︰"姑娘請回吧!這會子見她,只能是觸霉頭!"他話音未落,敏敏已經掀開簾子,撲了出來,一面哭著,一面怒道︰"你們都恨不得趕我走,現在連人都不讓我見了!"

她哥哥再不敢多說,匆匆低頭而去。我忙上前拉著敏敏進了帳篷,滿地狼藉,能砸的都砸了,能掀的也都掀了。想找個帕子讓她擦臉,恐怕也是不能指望了,只得掀開簾子,對著外面守著的丫頭吩咐︰"去打盆水,拿帕子來!"

轉回身,敏敏坐于毯上,只是哭。我坐在她身旁靜靜陪著,待丫頭在屋外輕聲叫︰"水備好了!"我忙起身端了盆子進來,揉了帕子,遞給敏敏說︰"擦把臉,好好說話,光這麼哭能有用嗎?"

敏敏抽抽搭搭地抹干淨了臉。我看她平靜了很多,才問︰"怎麼了?"她話未出口,淚又下來了。哭了一小會,才斷斷續續地說︰"我阿瑪求皇上過幾日給我指婚了!"我問︰"誰?"她哭著說︰"是伊爾根覺羅族的庶出小王子!他們幾日後來覲見皇上。"我茫然地想著,只知道也是蒙古八大顯族之一,其余沒概念!

敏敏說完,哭得越發傷心,說著︰"反正我是不嫁的,我就是一根繩子勒死自己也不嫁!"

我靜默了好一會,c緊挨著她坐了,低聲說︰"格格,告訴你個秘密!"敏敏並未留心,仍是低頭流淚,我緩緩地低聲說︰"其實去年在草原上時,和我好的是八阿哥!"敏敏啊了一聲,抬頭看著我。

我嘴角含著絲淺笑,湊在她頭邊,低聲從在貝勒府我們相識講起,講了他多年的照顧,講了我的感動,講了去年在草原上的一幕幕,講了他想當太子,講了我不想卷入皇位之爭中,求他放棄,講了八福晉,講了他的兒子,講了如今的恩斷義絕。敏敏只顧著听,早忘了哭泣。

我微微笑著擰干帕子,幫她把臉上的淚拭干,柔聲問︰"你真有準備嫁給十三嗎?做個側福晉,住在一個小院子里,天天盼著他下朝後能記起你,然後過來看你嗎?說句狠話,你也不是十三心愛的女人,以你這一點就著的性子和別的福晉起了爭執,你可想過十三會幫你嗎?你真能拋開這里的藍天綠草,而去選擇住在一個小院子里,從此後只能仰頭看著個四方的狹窄天空?我知道這樣說有些殘忍,可是敏敏你認真想想你阿瑪身邊的妃子,除了得寵的一兩個外,其余的過得都是什麼樣的日子!你可曾想過有一日你就是她們中的一個。"

敏敏怔怔,我嘆道︰"你阿瑪如今這樣,不是真就想讓你嫁給那個什麼王子,不過是想絕了你對十三的念頭。其實,敏敏,你是個幸運的女子,你有一個真心疼你的阿瑪!將來蘇完瓜爾佳族的王爺是你的同胞哥哥,他也對你呵護有加。你若留在草原上,絕沒有人敢欺負你!很多美麗的女子都沒有這個福分,她們的父兄們會利用這些女子的婚嫁來換取自己的政治利益。"

"太子爺對你的美麗也是動了心思的,可你阿瑪卻只裝不知。也許換成別的父親,只怕想著太子爺可是將來的皇帝,也許自己的外孫子就是下一位皇帝,然後巴巴地把女兒嫁過去了!敏敏,你出身顯貴,這樣的事情肯定也是听過的,見過的!"

我一面想著姐姐令人傷心的命運,一面難過地慢慢說︰"相比那些有愛女之心,卻無能力決定女兒命運的,或者那些有能力護女兒周全,卻為了私心而不肯盡力的,你是多麼幸運!你阿瑪有能力保護你,也願意盡心保護你。敏敏,你身份尊貴,容貌出眾,相較那些隨風漂泊的真正薄命女子,你是如此得天獨厚,你應該努力歡笑的,眼淚不屬于你!"

"一哭二鬧三上吊,女人的這些法子只會對深愛自己的人管用,只有他們才會心軟、心疼,才會傷痛欲絕。不愛你的人,看著你的尸身,大不了掬一把同情淚,說一聲-真是可憐!-,過後風花雪月依舊。敏敏,難道你的剛烈是用來傷害你阿瑪的嗎?"

敏敏茫然地搖著頭,我嘴角含著絲笑說︰"不過你若不想嫁給那個什麼王子的,倒是可以假裝著尋死覓活地要挾你阿瑪!只要你斷了對十三的念頭,我估摸著還是管用的。"

敏敏呆呆地只是出神,我在一旁靜靜陪著她,該說的話都說完了,如果她能明白,自然最好,如果她不能明白,我也無能為力了。畢竟她的事情還是她作主。

大半日後,她幽幽地說︰"那我以後不能和十三阿哥在一起的了!"我輕聲道︰"是!"

"那我以後還會踫到象十三阿哥這樣的人嗎?"

我柔聲說︰"敏敏,月亮和星星很難說哪個更好的,如果你不要只是為錯過月亮而低頭哭泣的話,也許會看見繁星滿天呢!那也是不遜于月亮的美景!"

敏敏凝視著我問︰"那你呢?你會忘了八阿哥,忘了月亮,去找星星嗎?"

我面色堅定的點頭道︰"會的!我會睜大雙眼去找的,只要那顆星星是屬于我的,我不會錯過的。"

敏敏看了我半晌,眼含淚意說︰"可我還是想哭!"我柔聲說︰"那就哭吧!只是不要哭泣太長時間就可以了,記得哭完後,趕緊擦干眼淚看看天空,莫要錯過了屬于你的星星!"

話音未落,敏敏已經撲進我懷里放聲大哭起來。我摟著她,無意識地輕拍著她的背,眼中也是蓄滿淚水。大睜雙眼,半仰著頭,不讓它們落下。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