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步步惊心 下部 第三章

从去年十月就开始查"托尔齐等结党会饮案",在大家脖子都等长了时,历经六个月的查询终于有了结果。一切如镇国公景熙所奏,确有谋逆之语,特别是齐世武和托合齐,颇多鼓动众人拥立太子登基的言词。康熙怒斥道:"以酒食会友,有何妨碍,此不足言,伊等所行者,不在乎此。"康熙语意未尽,但下面的意思众人都明白,他恨的是这些大臣通过这种方式,为皇太子援结朋党,危及到他的安全和皇位。

察审结党会饮案同时,户部书办沈天生等人包揽湖滩河朔事例勒索银两案也被查出,齐世武、托合齐、耿额等人都与此案有牵连,受贿数目不等。

牵涉在内的大臣纷纷入狱收监,康熙对臣子一向宽仁,对鳌拜不过是圈禁,对谋反的索额图也未处以极刑,可此次却采取了罕见的酷厉手段,对齐世武施了酷刑,命人用铁钉钉其五体于壁,齐世武号呼数日后才死。康熙的态度令太子的追随者惶惶不可终日,一时朝内人心浮动,风声鹤唳。太子爷逐渐孤立,整日处于疑惧不安之中,行事越发暴躁凶残,动辄杖打身边下人。

宫里的人对太子爷如何不敢多言,整日偷偷议论着齐世武的死,明明没有人目睹,可讲起来时却好似亲眼所见,如何钉,如何叫,血如何流,绘声绘色,听者也不去质疑,反倒在一旁眉飞色舞、符合大笑,众人乐不可支。直到王喜命人杖打了几个太监后,宫里的人才收了口,不再谈论此事。

我偶尔听到两次,都是快步走开。疯了,都疯了!这都成了娱乐和谈资。转而一想也正常,六根不全,心理已经不健康,日常生活又压抑,不变态才怪!心情本就沉重,想着和这么帮变态日日生活在一起,更是僵着脸,一丝笑容也无!

四月的太阳最是招人喜欢,恰到好处的温暖。我和玉檀正在阳光下翻晒往年积存的干花干叶和今年新采的丁香花。

王喜经过时,过来给我请完安,凑到竹萝前翻了翻干菊花,陪笑对我说:"我听人说用干菊花装枕头最是明目消火,姐姐找人帮我做一个吧!"我头未抬,一面用鸡毛掸子扫着竹凳,一面随口问:"你哪来那么多火要消?平日喝菊花茶还不够?"

王喜叹道:"姐姐不知道我前两日才跟那帮混帐东西生过气吗?命人狠狠打了他们一顿板子!"我心不在焉地说:"是该打!也实在太不象话!不过人都打了,你还气什么?"王喜嘻嘻笑道:"姐姐看着了也不管,我有心不管,可怕事情闹大了奴才跟着倒霉。如今姐姐是人人口中的贤人,我可是把恶名都担了!"

你以为我想要这-贤人-的名?难道我就愿意整日压抑地过?想着就来气,顺手拿鸡毛掸子轻甩了他两下骂道:"还不赶紧忙你的活去,在这里和我唧咕贤恶,倒好似我占了你多大便宜似的。回头倒是要找你师傅问问明白,究竟该不该你管。"

王喜一面跳着躲开,一面陪笑道:"好姐姐,我错了!只是被人在背后骂,心中不顺,找姐姐抱怨几句而已。"

我骂道:"你好生跟着李谙达多学学吧!好的不学,碎嘴子功夫倒是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仔细我告诉你师傅去!"说着做势赶了两步,又挥了挥手中的鸡毛掸子。

他忙一面作揖一面慌慌张张地侧身小跑,忽地脸色一惊,脚步急停,身形却未止,一个踉跄,四脚朝天绊倒在地,我还没来得及笑,他又赶忙爬起来,灰也顾不上拍打就朝着我们身后请安。我和玉檀也忙转身请安,原来四阿哥、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正站在屋廊下。

四阿哥面色清冷,抬了抬手,让我们起身,十三和十四在他身后都是满脸的笑意,

王喜行完礼就告退了。待他人影不见,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才大笑起来,我说:"赶紧笑吧!可是憋坏了!"我看他俩都瞅着我手中的鸡毛掸子,忙把它丢在了一旁的席子上。他们越发笑得大声起来,我紧着嘴角,看着他们,过了一会,自己也绷不住,开始笑起来。

十四阿哥笑问:"你今日是怎么了?这么不小心,暴露了自个的本色,以后可是装不了温婉贤淑了!"我敛了笑意,淡淡说:"你没听过-物极必反-的道理吗?"

他和十三阿哥都是微微呆了一下,随即又都浅笑着,没再说话。一直在旁静静看着我们的四阿哥,一面说:"走吧!"一面提步而去。十三阿哥和十四阿哥忙跟上,三人向德妃娘娘宫中行去。

我随手拨拉着丁香花,吩咐玉檀道:"如果不费事的话,帮王喜装个枕头吧!"玉檀笑应道:"不费事的!枕头套子都是现成的,填充好,边一缝就可以了!"

――――――――――――――――――

晚上回了屋子,拿了绳子跳绳,却总是被绊住,心思很难集中,不得已只好扔了绳子,进屋躺着发呆,听得有人敲门,忙起身开了院门。小顺子闪了进来,一面请安,一面递给我一封信,我接过后,他忙匆匆而去。

我捏着信在院里发了会呆,才进屋,凑在灯下看。"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极其干净漂亮刚硬的字,这是他的字吗?以为十四阿哥的字已是极好,没想到他的字也毫不逊色。

一字字细细看过去,不知不觉间,他的字似乎带着他特有的淡定,慢慢感染了我的心情,积聚在心头的焦躁郁闷渐渐消散。嘴角带着丝笑,轻叹口气,铺纸研墨,开始练字。

看看他的字,忍不住模仿他的笔迹,一遍遍写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不知不觉间,心思沉浸到白纸黑字之间,其余一切俱忘。

待感到脖子酸疼,抬头时,夜色已经深沉。忙收了笔墨,匆匆洗漱歇息,不大会,就沉沉睡去。很久难觅的好睡!

――――――――――――――――――

太子大势已去,一切只是等康熙最后的裁决。康熙如今看太子的目光只余冰冷,想着那个三四年前还会为太子伤心落泪的父亲,心中满是感叹,皇位,这把冰冷的椅子终于把父子之情碾碎磨完,如今只余冷酷厌恶。

因母过世,悲母成疾而抱病在家半年多的八阿哥再度出现在紫禁城中,面色苍白,仍然唇边时时含着笑,可眼光越发清冷。

今日四阿哥和十三阿哥来给康熙请安,人刚坐定,八阿哥、九阿哥和十四阿哥又来请安。康熙却小憩未醒,李福全问各位阿哥的意思,几位阿哥都说-等等看.屋里人虽多,却一片寂静。我捧着茶盘,依次给各位阿哥奉茶。

走到八阿哥桌旁,把茶轻轻放于桌上,感觉他目光一直盯着我手腕,我强自镇定地瞥了他一眼,正对上他的眼眸,冷如万载玄冰的波光中,夹杂着惊诧伤痛。我刹那间心急遽下坠,全身骤寒,几步走离了他,给侧旁的十三阿哥奉茶,屏气转身从身后小太监托着的茶盘中端起茶,手却簌簌直抖,十三阿哥淡淡瞟了我一眼,忙接过茶盅,装做很渴的样子,赶着抿了一口,又若无其事地放到了桌上。自始至终,眼神一直笑看着对面的四阿哥和九阿哥。

我双手拢在袖中,行到十四阿哥桌旁,深吸了口气,才稳着手将茶盅端起,一面用眼光问他。他愣了一下,看我奉茶时尾指指向他的手腕,他一面装做端茶而品,一面微不可见的摇摇头。原来他还没有给,难怪如此!

我失神地拿着茶盘,转身而出,猛地和迎面狂冲进来的人撞到一起,立身不稳,向后摔倒,只听得他怒声喝骂道:"混帐东西!狈眼张到哪里去了?"一面抬脚就踹,几人"住手!"之音未落,我侧肋上已挨了一脚。所幸借着摔倒后仰之力,化解不少,可也是一股钻心之疼。

第四章

顾不上疼痛,我忙跪下磕头请罪,抬眼看却是十阿哥。他显然未想到踹到的人是我,又急又气又恼,一手举袖遮着半边脸,一手过来搀扶我,我忙躲开他的手,自己爬起来,忍着痛低声道:"只轻碰了下,没踢到实处!"说着给他躬身行礼道:"谢十阿哥不责罚!"

他愣了一下,还想说话,我向他笑着微微摇了摇头。他脸色懊恼地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仍旧用衣袖半遮着脸。八阿哥脸色微青,喝斥道:"进来后安也不请,横冲直撞,你有什么要紧事情?"

十阿哥看了眼四阿哥,向四阿哥和九阿哥敷衍着行了个礼,十三和十四阿哥又赶忙向他行了礼,各自坐回了椅子上。

我快步走到帘外后,才扶着墙,弯着身子轻轻摸着被踹的地方,呲牙直吸冷气!一面对身旁的小太监吩咐:"通知玉檀给十阿哥冲茶!"

说完,侧头看向帘内,不明白究竟是谁点了这个炮仗,我却无辜被炸。

十阿哥看了一圈在座的阿哥,大声问:"皇阿玛呢?"一旁的太监忙躬身回道:"万岁爷小憩未醒,十阿哥候一会吧!"

十阿哥气拍着桌子,问一旁立着的太监:"茶呢?没看见爷在这里吗?"太监忙躬身回道:"若曦姑娘刚出去冲泡了,估摸着马上就来!"

十阿哥正在拍桌子的手一滞,在半空停了一下,又缓缓放到了桌上。我气叹道,这个二百五,找人撒气,却次次落到了我头上。

十四阿哥问:"十哥这是打哪受气而来呀?干吗一直用袖子遮着半边脸?难不成与人打架挂了彩?"

十阿哥脸色难看,发了半天呆,猛地一拍桌子,立起身叫道:"就是拼着被皇阿玛责打,我也非休了这个泼妇不可!"

满堂阿哥闻之,都是一愣,十四阿哥却开始笑起来,一面道:"快把袖子拿下来,让我们瞅瞅!到底打得如何?一会也好帮你敲敲边鼓。"

九阿哥和十三阿哥闻言,都是想笑却又敛住。四阿哥脸色一直淡淡,恍若未闻地垂目盯着地面。八阿哥微皱着眉头呵斥道:"哪有把夫妻间私事闹到宫里来的?赶紧回去!"

十阿哥气鼓鼓地站着,不说话,也不动。十四阿哥笑上前,想拉开他的袖子一探究竟。十阿哥怒推开他,十四住了手,笑眯眯地问:"究竟所谓何事?说来听听,正好我们帮你评评理!"

八阿哥看十阿哥不为所动,无奈地长叹口气,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你要闹到这里来?"

小太监捧着茶盘,轻声道:"姐姐,茶备好了!"我忙接过茶盘挑帘而进。十阿哥正指着侍立在旁的太监喝道:"滚出去!一个不许留。"自打他进来后,就一直提心吊胆的太监如奉纶旨低头匆匆退出,守在帘子外的太监也都迅速散去。

他气冲冲地道:"今年元宵节,她见我书房挂着的灯笼好玩,就要了去。今日不知从哪里听了些闲言碎语,回来就把灯笼摔倒我脸上,几脚跺烂,不依不饶,又吵又闹地非要我说个清楚-为什么把别人去年不要的东西给她?-我哪有闲功夫陪她唧咕这些?她越发闹得厉害。我气骂她脾气连若曦的一丝半点都赶不上,她就突然发起泼,居然给了我,给了我……"说着,快速拿开衣袖给八阿哥看了一眼,又迅速掩上。

我听到这里,只是尴尬。一时进退不得。十四阿哥笑睨了我一眼,一副-你看,你看,就知道是你惹得祸!-的样子!

八阿哥柔声劝道:"那也没有为了这个就休妻的道理!先回去,回头我让她姐姐去好好数落她一顿,为你解气!"十阿哥坐回椅子上说:"八哥,你不用劝我了,我是铁了心的!"十四忙收了嬉皮笑脸之色,正色道:"十哥!你这样闹可不好,无故带累了若曦!还是先回去吧!"

十阿哥怒道:"我自己会跟皇阿玛说清楚的,我休她,因为她是个泼辣货!和若曦有什么相干的?"

十四侧头看向我,示意无能为力,让我自己拿个主意。我犹豫了一下,如今正是多事之时,太子求婚余波未定。以十阿哥的混脾气,对着康熙不知道还要说出什么话来,万一哪句话引得康熙生气,迁怒于我,只怕后果可怕!而且康熙随时会来,没有时间容后再说。权衡利弊后,觉得再不妥当也只得如此。所幸在场之人,除了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都是八爷党的人,就是不顾念我,也得顾念十阿哥。

我上前向十阿哥行礼道:"奴婢斗胆!有几句话想说。"十阿哥道:"不用劝我!我心思已定!"说完竟闭上了眼睛。

我轻叹口气,自顾说道:"没打算劝你,只是想问一个问题而已。"他没有反应,我问道:"十阿哥,你被福晋打了,可有还手?"他闭着眼睛摇摇头冷哼道:"没有!"

我问:"为什么呢?"他睁开眼睛看着我,一时有些闷,过了半晌怒道:"我不跟女人一般见识!"我道:"你脾气一上来,还会记得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只怕就是个孩子,也先打他一顿解了气再说!"他愣愣地看着我。

我缓缓道:"奴婢小时候特别喜欢吃冰糖葫芦,因为它酸酸甜甜脆脆,偶尔一吃,感觉很新鲜。后来因为阿玛嫌它不干净,不肯给我买,我却越发不能忘记冰糖葫芦的味道,总觉得那是天下最好吃的东西。虽然我也很爱平日常吃的芙蓉糕,可还是觉得冰糖葫芦更好吃。后来,有一天,我终于又吃到了冰糖葫芦,十阿哥,你猜猜我是什么感觉?"

十阿哥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我,见我紧盯着他,他说:"肯定很高兴!"我笑了笑道:"错了!是失望!极其失望!奴婢一瞬间的感觉是这个东西,虽然不难吃,可也绝没有芙蓉糕好吃!奴婢怎么会一直认为它比芙蓉糕好吃呢?然后就试着三个月都没有吃芙蓉糕,发觉自己想得要命!这才知道自己最爱吃的原来是芙蓉糕。奴婢竟然不知道随着年龄渐长,自己的口味早已经变了,只是固执地守着过去的记忆不肯放手,却不知道一直被自己的记忆骗了!"

说完我静静看着十阿哥,他却是一脸茫然,我说得话很难懂吗?我看向十四阿哥,十四赞许地看了我一眼,紧接着看着十阿哥无奈地摇摇头。

看来不是我的问题,事已至此,挑明了说吧!我吸口气,继续道:"十阿哥,其实奴婢就是那个冰糖葫芦,而十福晋就是芙蓉糕。芙蓉糕一直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日子久了,你不觉得稀奇。而冰糖葫芦因为一直得不到,留在记忆里,味道变得越发好。但如果真有一日你没有了芙蓉糕,你才会知道,其实你最喜欢的是芙蓉糕!"

十阿哥脸色一时惊一时痛一时疑,默默沉思着。我道:"奴婢再问一遍,十阿哥为什么没有还手呢?"

十阿哥脸色变化多端,犹疑不定。我道:"也许是即使气极了,心底深处仍然不舍得呢!"他猛地把桌上的茶盅扫翻在地,吼道:"不是!不是!我不和你说!我总是说不过你!反正不是!"说着,依旧掩着脸向外冲去。

我紧追了几步,十四阿哥在身后叫道:"让他自己静心想一想!这么多年的心结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通的!何况他还是个认死理的人!"

我停了脚步,很是尴尬,转身向几位阿哥草草行了礼,谁的神色都不敢看,就赶忙退了出来。出来叫了王喜让他带人进去服侍,又吩咐了他赶紧把地上的碎茶盅清理了。

我坐在几案旁呆呆地想着十阿哥和十福晋。玉檀轻声叫道:"姐姐!懊给万岁爷奉茶了!"我-啊-了一声,忙立起,玉檀把茶盘递给我。我向她点点头,定了定心神托着茶盘,小快步而出。

进去时,康熙正和几位阿哥商议-江南督抚互讦案.心中轻叹道,又是贪污!如今真是月月有小贪,几月一大贪!

因为江苏乡试时,副主考赵晋内外勾结串通,大肆舞弊,以至发榜时苏州士子大哗。康熙命巡抚张伯行、两江总督噶礼同户部尚书张鹏翮、安徽巡抚梁世勋会审此案。审理期间却牵涉出噶礼受贿银五十万两,案子越发错综复杂,审理一个多月竟然没有任何结果。张伯行愤而上奏弹劾噶礼,噶礼闻讯也立即上书攻击张伯行。一时众说纷纭,各有道理。

康熙无奈之下又派了穆和伦、张廷枢去查询,可他们却因为顾忌噶礼权势而至今未有决断。噶礼出身显贵,是太祖努尔哈赤之女的阿附、栋鄂氏满洲正红旗温顺公何和哩的四世孙,本身又位居高位,两江总督是封疆大吏中最煊赫的要职,乃正一品大员。最重要的是噶礼一直圣眷隆厚。

康熙问四阿哥如何看,四阿哥恭敬地回道:"皇阿玛南巡时曾赞誉张伯行为-江南第一清官-,民间对他也一直口碑甚好。噶礼在皇阿玛亲征噶尔丹时立下大功,其时大军困于大草原时,唯独噶礼冒险督运中路兵粮首达,向来对皇阿玛忠心耿耿。如今两人互相攻击,确实令人惋惜!儿臣的意思是还需详查,勿要冤枉任何一个!"

我一面低头奉茶,一面抿嘴而笑,好个抹稀泥,说了和没说一样!不过接着却替他无奈,他的本意肯定是严惩贪污之人,但上次在户部亏蚀购办草豆银两案件时,已经因自己的政见与康熙不合而遭到斥责,此次又牵涉到康熙的宠臣噶礼,在不能确定康熙的心意前,如果不想失去康熙的欢心,他也只能蹈光隐晦,隐藏政见!

康熙又问八阿哥的意思,八阿哥回道:"儿臣的想法和四哥一样,还是要仔细查询,勿枉勿纵"

我心下一笑,这也是个滴水不漏的!有观点等于没观点!待奉完茶后,低头静静退了出来。

玉檀看我捂着侧肋皱眉头,半蹲在我身边问:"疼吗?"我点点头道:"隐隐地,还好!"玉檀道:"晚上我帮姐姐用烧酒、面粉和鸡蛋清敷一下伤处!不过几天就会好的。"我朝她感激一笑,点点头。

心中忽动,想着连一直未去前头的玉檀都知道十阿哥大闹,康熙不可能一无所觉的。

过了大半晌,王喜匆匆进来说:"万岁爷叫姐姐呢!"我起身随他而去。几位阿哥正向外行去,我和王喜忙俯身蹲在一旁待他们走后,我才进去。

康熙问:"刚才怎么回事?胤礻我闹什么?又是踹人,又是摔杯子的!"

我跪在地上,想着终究是瞒不过的。低头道:"十阿哥和十福晋吵架,一时生气就跑来找皇上评理!后来被劝了几句,就又回去了。"

康熙说:"这些朕都知道了,为何吵,怎么把他劝回去的?"语气虽温和,却隐隐透着无限威严压迫。我心中一颤,磕了个头道:"十阿哥和十福晋吵架归根究底的原因是因为多年前的一些流言蜚语,让十福晋一直误会至今。所以此事也算因奴婢而起。是奴婢斗胆劝的。"当年我喜欢十阿哥的事情,全紫禁城都传得沸沸扬扬,康熙没有道理不知道。

我把由灯笼引发的吵架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又把对十阿哥说的话大致重复了一遍。

回完话后,头贴在地上,心中只是难受,一件件,一桩桩,不知道康熙最终会怎么发配我。忽地觉得一切都没有意思,我整日提心吊胆,瞻前顾后,费尽心机,却还是时有纰漏,生生死死都操控在别人手中,不管是康熙还是阿哥,任何人的一句话都有可能瞬间把我打入地狱。无限心灰,无限疲惫。忽觉得如果他就此把我给了十阿哥,我也认了,不想再争!不想再抗拒!

康熙一直没有说话,空气中死一般的凝寂,我木然地等着康熙的发落,半晌后,康熙说:"起来吧!"我磕头后立起。康熙凝视着我,温和地问:"道理你说得如此清楚明白,将来有一日自己可能做到?忘掉得不到的,珍惜已经得到的?"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