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步步惊心 下部 第十四章(下)

心一直悬了整整五日,才有口信传来,八阿哥转危为安。我喜未起,悲又生。知易行难,我告诉姐姐,我已经戒忧戒惧,可骗不了自己,虽远离了他们,可心却不能放下。随这个口信而来的还有其它两个消息,一坏,一好。坏的是八阿哥病罢有起色,八福晋却忧劳成疾,卧病在床。好的是康熙命将停了一年十个月的俸银米照贝勒等级支给八阿哥,消息悄悄在宫廷中传开,浣衣局的人待我又多了一丝笑意,我不禁叹道,天子一句话,就影响到紫禁城的各个角落,我依旧受惠于八爷。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就有钩心斗角,浣衣局也不能免俗。不过跟在康熙身边十年,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呢?张千英就是再精滑,毕竟只是在浣衣局里磨练出来的小手段,落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笑置之。其他人即使有心计,不过希冀着多得些好处。外人的冷嘲热讽,更是全不往心里去。我既然不介意,她们的恶毒也只是打了水漂。

在别人眼里,我非同寻常的苦,日日操低贱之役,还要应付明里暗里的刀枪。自己却心如古井,波澜不起。我从最狭隘的层面上真正明白了佛经所说的话,"从爱生忧患,从爱生怖畏;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我既完全不把他们放在心上,他们所作一切于我无任何意义。唯所爱之人,才能伤你!

————————————-

康熙五十六年十二月,皇太后崩,这位来自大草原的博尔济吉特氏女子虽然曾经贵为皇后,却没有得到过顺治的喜爱,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康熙对她的孝顺,虽非她的亲生儿子,但待她如生母一般,让她得享天年。康熙为表哀思,服衰割辫,我们也都穿着白衣,连着地上、屋顶的雪,紫禁城中竟无一点亮色。

康熙五十七年二月、西北告急,拉藏汗被杀,拉萨陷落,准噶尔部控制了整个西藏。消息霎时传遍宫廷内外,人人都谈论着远在千里之外的战争。因为这关系到大清领土的完整,以及清朝举足轻重的统治基础——满蒙联盟的成败。准噶尔部控制西藏,就有可能借宗教煽动蒙古各部脱离清朝统治。康熙迅速做出反应,命色楞统率军兵、收复西藏,西安将军额伦特、内大臣公策旺诺尔布等随后相助。

因为康熙信心十足,层层影响下来,人人都觉得胜利指日可待。四周宫女太监们的话题迅速转变为猜测何时胜利班师回朝,我摇头轻叹,哪有那么容易?我虽不能清楚记得这场战争究竟怎么回事,不知道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但却知道十四阿哥在这场战争中脱颖而出。他-大将军王-的称号因此而来。如果色楞和额伦特他们打赢了,十四岂不是没戏唱了?

果然噩耗再传,色楞于五月孤军入藏,与他失去联系的额伦特仓卒追赶,七月才在藏北喀喇乌苏会合。而本应前往策应的策旺诺尔布军却迟疑不前,加上青海蒙古王公违背诺言,不肯派兵相援,色楞和额伦特军最终陷入重围,全军覆没。

全军覆没!全国为之震动,不仅清廷内部弥漫着畏战情绪,青海部分蒙古王公,也吓得肝胆惧裂,不愿再战。清朝面临着康熙二十九年噶尔丹进迫乌兰布通以来最严峻的局势。此次战役也成为康熙执政历史中一个极为重大的失误。

在这种内忧外患的紧迫形势下,康熙于五十七年十月十二日任命十四阿哥胤祯为抚远大将军,并由固山贝子超授王爵,"酌量调遣各路大兵,将策旺阿拉布坦歼剿廓清,安靖边圉,斯称委任",即让他担负起进军拉萨、收复西藏;直捣伊犁,解决准噶尔问题的艰巨任务。

十二月康熙为十四阿哥举行的出师礼,堪称清朝开国以来最为隆重的出师礼:用正黄旗纛、亲王体制,称大将军王。"贝子、公等以下俱戎服,齐集太和殿前。其不出征之王、贝勒、贝子、公并二品以上大臣等俱蟒服,齐集午门外。大将军胤祯跪受敕印,谢恩行礼毕,随敕印出午门,乘骑出天安门,由德胜门前往。诸王、贝勒、贝子、公等并二品以上大臣俱送至列兵处。大将军胤祯望阕叩首行礼,肃队而行。"一时满朝上下一致认定,十四阿哥是康熙心中最有可能的储位继承者。十四阿哥政治生命中最辉煌的篇章拉开序幕。

在朝内形势大利于十四阿哥的情况下,九阿哥选择了极力支持十四阿哥。"毙鹰事件"也许是十四阿哥所为,也许不是,可在权衡利弊后,十四阿哥相较三阿哥、四阿哥却一定是对原-八爷党-最有利的选择。九阿哥极力支持十四阿哥,在朝堂内为十四阿哥出谋划策,彼此互通消息。九阿哥甚至四处公然宣称十四阿哥-聪明绝世、才德双全,我弟兄们皆不如。"

康熙也时而在众臣面前说自己喜欢诚实、爽直、重情意的人。他说:"存心行事,贵在诚实,开诚示人,人自服之,若怀诈挟术,谁放心服耶?"他认为尊者应"推心置腹以示人,阴刻何为?".并且指出:"朕之喜怒,无无即令人知者,惟以诚实为尚耳。"又夸道:"十四阿哥最肖朕!"十四阿哥成为兄弟中的第一人,无人能及。

八阿哥重回朝堂,面对以前的"八爷党"全盘变为"十四爷党",我不知他是何样的心情。至少表面上,虽不如九阿哥积极,却也是支持十四阿哥的。毕竟相较四阿哥,八阿哥无论如何也宁愿十四阿哥得位。

四阿哥出于一贯孝顺之心,在康熙焦头烂额之际,也尽力为皇阿玛分担政事忧愁,意见点到为止,却不会过于热衷。他不著痕迹地再次参予到朝事决策中。

————————————————————

"后悔吗?"四阿哥淡淡问。我侧头笑看他未语。他又问了一遍:"后悔吗?"我敛了笑意。这样的话不是他的性格问的,而且还重复了两遍。在如今的局面下,他内心的煎熬只怕非同一般,他在处心积虑的谋求,但似乎眼看着皇位渐远。其实,我私下想过,有时会觉得十四阿哥继承皇位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也许没有人会死亡。

我摇摇头:"不后悔!"他嘴角微扯,垂目目注着地面,我近乎贪婪地细细看着他。我们如今一年也不见得能见上一面,每次见面我总觉得他越发的瘦。

眼角处已有几丝皱纹,目光却仍旧是锋利的。薄薄的嘴唇紧抿,似乎一切的苦痛压抑都能如此就被深藏起来。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上他的嘴唇,轻轻道:"你肯定会赢的!"话一出口,立即清醒过来。我在干什么?忙要缩手,他已经紧紧握住我的手。

我凝视着他黑沉晦涩的眼睛,苍白的脸,心中一痛,一时什么都变得不重要,反手与他紧紧相握。

他摸索着我手上的茧结,拿起手细看了会,复又紧紧握住问:"今年膝盖疼得厉害吗?"我道:"还好!你托小顺子送的膏药很好用。"他问:"平日身子可好?"我道:"很好!"他道:"凡事要往开处想,不要思虑过重。"我道:"知道的,我每天都会吟诵几遍你送的话-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他苦笑道:"我也只会拿这些空泛的话给你。"我握握他的手道:"还有你的心呢!"两人相视半晌,我莞尔一笑,缓缓抽出了手。

他笑道:"绿芜为十三弟生了个女儿。"我-啊-的一声,问:"真的吗?真的吗?"他笑说:"这事难道还能拿来骗人吗?以后寻个机会,让你见见她,已经八个月大了。"我一时又是笑,又是摇头,又是感叹,赶着问:"你怎么能让我见到她,她叫什么名字?"

他笑说:"里面太清苦,大人忍着还能过,孩子怎么受的了?我奏请皇阿玛由我代为抚养,皇阿玛已经准了。她现在就在我府中,名字还没有起,抱孩子回来的人传话说十三弟和绿芜的意思是由你取蚌名字。皇阿玛本来都已拟好了名字的,可听闻后,居然说就由你起吧,然后报给他,回头以皇阿玛的名义赐名。"

我笑了再笑,道:"难怪你今日大大方方派人把我找出来呢!我起就我起!你说起什么名字呢?皇上拟的是什么?你可知道?"他摇摇头。

我在地上绕来绕去,他看着我,"若曦,皇阿玛还是惦记着你的。"我站定看向他,问:"-冰心-如何?"他点头说:"好!-一片冰心在玉壶-,以此喻十三弟。"我摇摇头,"-云英-如何?"他刚要点头,我又忙否决了。

"有了,就叫-承欢-!"他沉吟了会道:"承欢膝下,就用这个。我定会让承欢将来承欢膝下。"我温柔地说:"会的,她肯定会承欢膝下,让十三爷享天伦之乐。"

两人相视而笑,笑容又都慢慢淡去。"相见时难别亦难",我静静向他行了个礼后,从他身边快步走过,下次相见又是何时?明年?后年?回头看向他,他不知何时已转过身子,正用目光相送,两人默默凝视半晌,我扭回头,快步跑着离开。

康熙五十九年九月,十四阿哥胤祯命延信送新封达赖喇嘛进藏,在拉萨举行了庄严的坐床仪式。至此,策旺阿拉布坦所策动的西藏叛乱彻底平定。康熙谕令立碑纪念,命宗室、辅国公阿兰布起草御制碑文。

长达两年的辗转征战,胤祯凭借其出色的外交才华,辅以实际利益,争取到青海蒙古各部落的鼎立支持;他军纪森严,严禁军队扰民、沿途欺诈当地官吏,要求兵士爱惜牲畜、节约粮草,要求军官爱惜兵士。将违反军纪的一品大员都统胡锡图革职查办。十四阿哥恩威并施的一系列举措让他在青海、西藏、甘肃等西北之地威名远震。

他战争中的故事从遥远的西北传回紫禁城中,浣衣局的小泵娘们一日操劳完后最大的乐趣就是谈论十四阿哥每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那个一身盔甲傲然立于敌人千军万马前的将军;那个谈笑间强橹灰飞烟灭的英雄;那个温柔时和士兵同饮共醉、细诉心事的不羁浪子;那个豪爽时,手敲三面大鼓、音震青海蒙古各部的潇洒男儿,成了这群女孩子心底深处最完美的梦。她们还未被宫廷吞噬掉热情,心底还有天真烂漫,还有着粉红色的遐想。

艳萍、春桃已被放出宫。如今和我同住一屋的两个女孩子一个十四岁叫钱钱,一个十五岁叫铃铛。钱钱站在炕上对围坐在一起的一群女孩子讲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故事:"……然后蒙古王公们就让美丽热情的蒙古姑娘出来献舞,个个都长得美若天仙。歌舞不休,饮酒作乐,却绝口不提派兵相援的事情。十四爷仰脖喝了一大碗酒,带着醉意走到点兵台上,双手拿起这么大的鼓锤,"钱钱说着双手比画了一下,"扬手击鼓。十四爷手敲三面大鼓,边敲边舞。当时满场的歌舞声,笑闹声立即安静,青海高原上只闻十四爷的鼓声象雷声一般响彻大地,时而急促,时而缓和,时高时低,可每一声都慷慨激昂,雄情荡漾。当时坐于地上,我们上万的大清士兵一个个纷纷站起,随着十四爷的鼓声喊着军号,声音从地上传到天上,又从天上传回地上。后来,那些蒙古汉子们情不自禁地一个一个站起,也随着十四爷的鼓声大喊起来。"钱钱一脸神往地想象着千里之外的一幕幕。

"后来呢?后来呢?"一众姑娘催促着,钱钱轻轻地叹口气道:"后来,一曲击毕,最后三下,十四爷双手用力,竟然生生地把三面牛皮大鼓全部击破。十四爷大笑着扔掉鼓捶。望着台下的黑压压站满了草原的满蒙士兵,大笑着道:"这才是好男儿该听的曲子!"随后对着蒙古亲贵们厉声问道:"你们是所向披靡、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天可汗的子孙。你们是愿意信守承诺遵守我们祖先的约定,让子孙后代继续在这片草原上放牧歌唱,还是背信弃义龟缩在这里,等着向策旺阿拉布坦投降,把祖先赐予我们的草原拱手向让?"钱钱象个说书先生一样,忽地顿住。

小泵娘都发出低低的吸气声,问:"然后呢?"钱钱道:"后来,那些蒙古王公们还没有说话,四周的蒙古士兵已经爆发出巨大的吼声-我们是成吉思汗天可汗的子孙,我们绝不向敌人认输!-,一遍又一遍的大喊着。蒙古显贵们再也坐不住了,青海厄鲁特首领罗卜藏丹津端起两碗酒,走上点兵台递给十四爷一碗,面对着台下的满蒙众人大声叫道-我们一定会把豺狼赶走!"说完两人滴血盟誓,对碰后一饮而尽,扔掉酒碗,大笑着搂抱在一起。"钱钱讲完后半晌,围着的小泵娘们仍旧痴痴迷迷地想着,寂静无声。

我笑拉好被子,转了个身子,闭目睡觉。十四的每一件事情都在无数次的描绘中,变得份外感人。我笑听着时,会无限恍惚,这是我认识的十四阿哥吗?

看似的豪爽不羁中充满恰到好处的计谋,一阵鼓声,几句话,巧妙地避开畏战的王公贵族,矛头直指整个蒙古部落。千万众人面前的盟誓让蒙古贵族再无退路。

这个战争中的十四阿哥是我陌生的,这个传奇中的十四阿哥是我不认识的,记忆中的他和听到的他映像交错,有时候连我都有些企盼着他的归来,我想知道,他如今究竟是什么样子?那个威名遍彻西北大地的大将军王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吗?

直接受惠于十四在朝堂内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张千英对我态度尊重很多,各种各样的花招手段也少了很多。有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浣衣局内外都暗地里嘲笑"若曦一人,养活浣衣局众人。"张千英他们到底从老十和十四手里得了多少好处,我不太清楚。不过这几年陆续放出宫的浣衣局宫女却人人都因我而后半生衣食无忧。有些是必须该花的,有些却是出于同情,浣衣局例银很少,积存几年也没有多少,平日又很难得到赏赐,还时不时需要孝敬一点给上头的宫女太监,宫中苦熬多年,出宫后年龄已大,嫁人很难,家境本就贫贱,所能靠的不过是自己身边的一点银子。我既然有,何不让这些可怜的女子能安稳渡日?

**********************************

很久没有写关于《步步惊心》的题外话,总想让它在自己心中尘埃落定,而且很多东西到现在,对文中的主人公来说,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残忍。我曾经在下部刚开始时写过一篇洋洋洒洒地说八的文章,但如今让我再去说他,我不忍心。

所以只能拿心爱的十四开刀了,谁叫你现在正春风得意马蹄急呢?如今说你我下得了手!

这篇文章中,男子和女子是一个对立统一的世界,说他们对立,是因为我在男子身上赋予了更多现实的残酷和人心的复杂,而女子,我却让她们成为了温情梦幻的角色。

这篇文章中任何一个看上去很好的男子都经不起推敲。除了老十以外,我只有对老四是正面直写他的残忍,他的阴暗,而其他人,包括八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我都是采用的隐笔,关于老八,我现在不忍心去分析,所以来说一下十四。

我在想看文章的女孩子是否在十四为若曦在雨中跪而感动呢?呵呵,这一幕的确看上去温情无限,但有没有主意到前后曾经发生了什么?

具体细节我自己有点模糊,我愿意带着有疑问的朋友回顾一下这几个地方(上部太遥远了,我自己都模糊了,所以只讲下部)

一,若曦在康熙五十二年的三月份将老八给她的镯子给了十四,拜托十四还给老八,十四是什么时候给了老八呢?他一直没有给,直到六月份,(此处时间推断,我没有明写,但是通过良妃过世的日期,大家可以推断。)老八自己撞破,他才给了老八,老八一怒之下砸了个粉碎。

这是一件很值得玩味的事情,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十四难道竟然找不到任何一个机会还镯子吗?然后再看十四之后的反应,他是躲着若曦,直到若曦自己说了,不要往心里去,他才算撂开此事。

二,我们再看看若曦罚跪时,十四的经典表现和之后的结果。首先看十三被监禁时,十四当时的一番举动。

康熙看着阿灵阿和揆叙,极其冰冷地说:"实情究竟如何?"阿灵阿和揆叙一时举棋不定,十四阿哥猛地站起,上前几步磕头道:"据儿臣看,此事应非四哥所为!四哥心性寡淡,常在府中参禅念经,平日又最是孝顺体谅皇阿玛心意!绝不会做出如此大逆皇阿玛心思的事情。"

十四当然不是为老四求情,此处固然是十三对老八党的一个威胁,是两种斗争妥协的结果。可是十四阿哥地"猛然站起",说了这几句话,却是大对了康熙心思。什么心思?康熙最怕最恨的是什么,是儿子夺位和兄弟相残,十四这几句露着温情的话,让此时的康熙如何想?这里大家可以参照老八的毙鹰事件中康熙所说的那段带恨带痛的话。

可以说在这场秀中,十三的机变和十四的机变都是一流,只不过一个是牺牲自己保全老四,一个却是为自己博取欢心。因为我相信如果十四不是猛然站起,老八肯定会自己发话,对十三和四做一个妥协。

有了这一幕的铺垫,我们再看十四为若曦跪,是否可以多一层理解?我通过他自己的口强调了只字未提若曦,只讲了十三哥,当然一方面是堂堂阿哥怎么能为一个女子如此,但更重要的,十四心里估计已经衡量过了,他的这步棋,走得妙到极端。我刻意文中安排了一幕让李德全故意命王喜把若曦罚跪的原因散布出去,并且因此挨打,一则是此时的康熙在储位继承上处于胶着状态,他需要一个试探,二则其实是在提醒读者这里面有鬼,请大家留心。

我侧靠在榻上,细细琢磨着王喜的话,-泄口风是我师傅准了的-,那就是康熙准了的,可康熙为何如此?为何要让各位阿哥特意知道我为何被罚?还未想出眉目,闻得院门-吱呀-声,紧接着-笃笃-敲门声。―――――文中就是这么一笔,我没有再写,因为若曦不明白我怎么能写?但是这是给读者一个提示。

然后紧接着,十四得到了什么?文章中的原话我懒得找了,但是十四从此风生水起!康熙愿意把事情交给他办,愿意仔细观察他的表现,这一切就是机会。

但是这一切不是若曦能看到的,能理解到的,我用第一人称,我明面上只能这么写,若曦真正对十四有所惊觉,是在这一幕。

三,正在胡思乱想,忽闻得人语声,忙快速闪到侧墙后躲起。不大会功夫,听到脚步声停在了宫门前。十四阿哥的声音,"这地上的翠竹不象是人随手丢弃的,是特意摆在这里的。"半晌没有声音,八阿哥淡淡说:"竹叶上露珠还在,看来她刚去不久。"十四道:"哪个私下受过娘娘恩惠的人放的也未可知,她如今不见得有那个心。"

十四为何如此说?不过这样也好。寂静无声中又过了半晌,闻得十四说:"八哥,昨日刚在娘娘墓前久跪,今日又悲痛难抑,娘娘地下有知,定不愿你如此以至伤了身子。"静静过了会,八阿哥长叹口气,道:"回吧!"

两人脚步声渐去渐远,寂静中,我又站了一会,转到门口,默立半晌,慢行而回。

此处我用了一个反问质疑十四,十四为何如此说?但我没有把若曦的心理活动直接描写出来,而是通过后面一个,"默立半晌,慢行而回。"表达了此时若曦的万千思绪。

但是在草原上,我用若曦和十四之间的一个玩笑,把若曦的心思挑了出来,若曦说十四是狐狸,惦记着农夫的鸡,十四面色立变,他怕什么?怕的不仅仅是若曦,还有老八。

所以到毙鹰事件发生时,若曦会怀疑他,前文一步步的伏笔都推向了那个怀疑。

关于十四有很多隐笔,比如还有送梅花那一幕,以及他刻意在老四面前的一些举动,但是我实在懒得一点点去分析了。我这里写了这么多东西,只是想告诉不停地质疑若曦,质疑若曦和老八之间感情的人,我想问一下,关于十四的这些你可看明白了?如果你看明白了,那么我关于老八的隐笔,你也应该懂了,质疑实在没有必要。如果没有看明白,这就算是我的答复,答案全在文章中,很多的隐笔。因为如今我很心疼老八,我不忍心对他的一点点如同这样去分析,我以前曾经约略说过一次,但那是很早以前,估计很多最近追文的朋友都错过了。以后等文章尘埃落定,也许我会愿意和大家探讨这个话题。但现在除了十四这个春风正得意的人,我对谁都不忍心。

但是我写了这么多,不是说否定十四,我只是想说,人心太复杂,而这些阿哥们的心思更复杂,他们没有单纯的情爱,十四不是没有回护若曦的心意,可是他心里更有一些计较衡量目的。

我很庆幸的是,喜欢老四的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老四的理智清醒,所以我文章后面一幕幕明写的老四的坏,估计不会招来多少骂声。不过也不是很有信心了。

还是我老早说过的话,这篇文章里的男子,没有谁比谁更干净,他们都是带着现实的残酷,所以我尤其心疼这篇文章中的女子,她们是一种干净的存在和执着的存在。(嗯,若曦先刨出在外吧!)

我最敬佩八福晋明慧,最感佩玉檀,最同情绿芜,最可怜若兰,对十福晋明月最笔下留情,对敏敏只有一声祝福。

可以说我对女子的写法和对男子的写法刚好相反,男子明着写好的时候,一般都是另有一层甚至多层意思,可女子,我即使在写她们坏的时候,你如果肯再多想一层,那更多的是无可奈何和同情。

这篇文章我对若曦感情的刻画也许只花了20%的功夫,我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每个人物的性格和心态上,爱情只是生活中一个很小的部分,明写,暗写,只为了我心里想要讲述的故事和一个个我认为真实的人物。

如果你紧紧揪着一段感情不放,如果你是喜欢老八的,那你没有看懂我文章中的老八,他的喜怒悲欢。他不是琼瑶剧中的男子,他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挂心,若曦这一段感情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绝对没有你想的重,因为真正的感情,值得珍惜的感情不是若曦对他这样的。他自己都可以挥手拍开若曦的手,从此不闻不问。可以说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老八,你既无心我便休!他若婆婆妈妈,缠缠绵绵的,那不是老八,那是马景涛在台湾剧中塑造的角色。

至于说道若曦在老八心目中究竟在个什么位置,文章以后会交待得一清二楚。

今天索性再多写一点,我好象看到有朋友说,八福晋对姐姐若兰都没有怎么样,让她在佛堂安稳念经,如果若曦进门,又怎么会对付若曦?

呵呵,感谢你的细心阅读,因为你是用我的文章来质问我。若曦在贝勒府一共呆了半年时间左右,老八只在若兰那里过了一夜,照这个比例推断是一年两次,而且从若兰对老八的冰冷态度,只怕会每况愈下。八福晋在这个若兰绝对算得上是受冷遇的表面现象下,勉强相安无事,可是也发生了砸琉璃屏风,以及有点唆使弘旺的事情,就是若曦和明月那场打架,如果明月这个楞头小泵娘不知道自己姐姐对若兰的厌恶,只怕也不会行事如此嚣张,敢骂若兰,堂堂的一个福晋。但是让我们想象一下若曦进府的情况,老八对她会如何?说的不那么色一点,我们就一个月两次吧!可这恐怕已经对明慧而言是绝对不可能忍受的了,绝对!明慧的性格,大家看到现在估计也有几分了解,她精明不下王熙凤,看她在老八病的期间治理整个家庭的手段,颇有些王熙凤管理贾家的派头,却绝对比王熙凤做得更好,因为当时的八贝勒府可比贾家更混乱,更复杂。她比王熙凤还厉害的一点是她读书识字,从小是在外祖父的膝头听着整个朝堂上变幻莫测的风云,听着爱新觉罗征服中原的故事长大的姑娘。她的外祖父是顺治的堂哥,立下了很多战功,而且顺治当年因为此人的才德,曾想把皇位传给他,而不是传给年幼的孩子,后来据说是被孝庄阻止了。明慧如果和若曦斗,究竟谁会胜利?俺不知道呢!

其实这点可以说是后来话,关键的问题不是她们如何斗,而是老八对这两个人究竟会持什么态度,因为中国有句古话是齐家治国平天下,一个有能力的男子绝对是可以管理好一个家庭的,比如王熙凤,如果换成的男子是冷面郎君柳湘莲,任她有几重手腕,只怕都得收敛着,可遇见的是贾琏,那只能说尤二姐命苦了!嗯,嗯,小三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扯得有些离谱了,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老八手段魄力都是有的,可他却有更重要的利益牵扯,王位!所以……反正我文中也交待了的,不说了!

看了瑟瑟的话,某人猛然惊觉,我这回居然把十四党给摆了一通,唉!忏悔,忏悔!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样的十四才是真实的,值得人喜欢的,瑟瑟,就如你所说他若真一味按照心中喜好行事,那就是任我行了。老四,不是我现在不说,而是我文章里已经要说他了,所以这里就忍住了。象紫天,四爷党,鸭丫丫,这些个坚定的四爷派,都是心理素质超级好,偶不怕他们承受不住。

说道若曦对十四的拒婚,四爷党估计是好好好!八爷党对此女已经很不屑了,基本懒得搭理。十四党一片迷惑,我这里还是用原文中的句子来说事情:"我手簌簌直抖,身子发颤,拼尽全身力气磕头道:"谢皇上圣恩,奴……奴婢……愿……愿……"四阿哥、八阿哥的面容交错在脑里闪过,-意-字卡在喉咙里,无论如何也说不出"

此处我用了一句四阿哥,八阿哥的面容交错闪过,老四好理解,老八却的确是有些复杂,纯粹从感情角度出发,有些经历的人恐怕能明白一二分,这个不是爱情的问题。这里从理智层面来说,看看上面若曦对十四一步步的认识,此时的十四对若曦而言,早已不是那个草原上斗气的男子了。

其实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一直最爱十四,从文章一出场开始,我就喜欢迷恋这个少年,如果此时换成是我,头肯定早点个象个拨浪鼓了。我总觉得和此人在一起日子过得比较有滋味。

对老四和老八,我本人还真没感觉,这两个人哪个都不适合嫁。不过整本书里,我为老八哭了好几次,很多时候都是边哭边写,真正的心疼无奈,那种感觉让我一直延续到现在,听不得别人说老八的任何不好的话,因为我眼中,他的选择他的坚持也很艰难,他在彼时,能做到那样已经是尽力。对老四,好象只为他掉过一次眼泪,但我尊敬自己文章中老四。

十三对我而言太高了,此人修养太高,偶走不近,就这么远远看着吧!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