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步步惊心 下部 第十五章

康熙六十年五月,十四移师甘州,企图乘胜直捣策旺阿拉布坦的巢穴伊犁。但由于路途遥远,运输困难,粮草补给很难跟上,一时没有取得进展。十月,十四阿哥奉命回京述职。

十四阿哥要回来的消息霎时传遍宫廷内外,朝堂内文武百官人心激荡,暗自揣度康熙给十四阿哥的最大赏赐是否就是那把龙椅;宫内的宫女也情绪沸腾,人人企盼着能够有幸看一眼只在午夜梦回中出现过的英雄。

十一月十四阿哥满载盛誉回到了阔别三年的紫禁城。

众位阿哥、文武百官皆出城相迎。我想象着十四阿哥归来时的荣耀光芒,嘴角逸出几丝笑,但想到四阿哥却要立在众人中目睹着刺眼的光芒,笑容变得苦涩。他心内可有惧怕?怕这一刻的荣耀就此永远盖住自己?

张千英刚进来,围在一起唧唧喳喳说话的几个女孩子一哄而散,各自蹲下洗起衣服。张千英斥道:"一帮混帐东西!捡着功夫就偷懒!"众人一声不吭,由着他大骂。他骂了半晌后才收声,走到我身边欲说不说,我没有理会,他默立良久,转身而去。

第二日,几个小丫头没精打采地搓着衣服说:"以为十四爷回京后,就能见到呢!现在才知道还得看我们有没那个福气能偶尔撞上。"正说笑着,张千英走进院中,我们向他请安,他没有理会,只顾侧身恭敬地站着。众人纳闷地彼此对望着,我心突地一跳,一时竟有些紧张。

一个听着些许陌生的声音淡淡道:"命她们都先下去!"说着十四阿哥身着便服,带着几分慵懒走进了院子,眉梢眼角带着风尘沧桑,可不但无损于他的英俊,反倒平添了几分蛊惑,他嘴唇紧闭,散漫的眼神隐隐藏着探究和困惑打量着我。张千英对众人低声吩咐道:"还不向十四爷请安退下?"

院内小泵娘呆呆愣愣,全无反应,我低头一笑,道:"十四爷吉祥!"众人这才惊醒,忙此起彼落的请安。十四没有理会,只管盯着我看。我不安起来,细看他面色,喜怒无迹可寻,猛然惊觉,他真不是当年的十四阿哥了!

张千英低斥道:"都退下!"说着自己先退出了院子。

十四打量了四周一圈,看着我身前的盆子出了会神,缓缓道:"你在浣衣局六年多,我已经向皇阿玛求了三次婚,五十五年一次,五十六年一次,皇阿玛都没有答应。今日我又向皇阿玛求婚,求他就算是给我的赏赐,求他念在你多年服侍的份上,原谅你,再大的错,这么多年吃的苦也足够了。你猜皇阿玛告诉我什么?"

我心神震荡,他居然求过婚?在当时根本不知道我为何激怒康熙的情况下?他笑问:"为什么?我就让你那么看不上眼?你宁可在这里替太监洗衣服也不肯跟我!"

我哑口无言,不,这和你没有关系。这不是你好,或你坏的问题。

他踱步到我身前,伸手挑起我下巴,浅笑着说:"今儿不是不说话,或岔开话题就可以的,我有足够耐心等着答案!"我侧头避开他茧结密布而显粗糙的手,愣愣不知从何说起。

他淡然一笑,收回手,踱到一边随意拎了个小板凳,理了理长袍坐下,胳膊支在膝盖上,斜撑着头静静看着我。我想了半晌,走到十四身前,蹲下道:"不是你的问题,你很好,非常好!是我自己的问题。"他眉毛微一挑,示意我继续说。

我摇头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道:"那我来问,你回答就行了。"我无奈地点点头。

他问:"你心里有人?"我迟疑着,告诉他,会对四阿哥不利吗?他静等了一会,笑道:"不用为难了,你已经给了我答案!是八哥还是四哥?"我叹口气站起说:"探究这些有意思吗?"

十四道:"看来是四哥!"他撑头浅笑、默默而坐,半晌后立起问:"他在府中作-富贵闲人-,你却在这里苦熬着。你把芳心托给他,值得吗?"我看着他问:"你待我如此,值得吗?"他微眯双眼看向高墙外,神思好象也随着视线飞出高墙,飞到我猜不到的地方,缓缓道:"当日你为我拼了命去赛马时,我就决定日后象十三哥那样对你,视你为友,诚心相待,尽力维护。如今我已尽力,至少心无愧欠!"

我一下轻松很多,原来如此,道:"你不必如此,当日我也是为自己,你幷没有欠我什么。"他道:"若不是我,你又怎会走到那一步?你若真只顾自己完全可以把所有责任推给我,何必冒险赛马?"

他收回视线落在我脸上,轻叹口气道:"你憔悴了很多!"我笑说:"你风姿俊逸了很多!"他凝视我良久,问:"你还是不愿意嫁给我吗?"我微微点点头。他浅浅一笑道:"随你吧!不过你若不想在这里呆了,随时可以找我。"我道:"多谢!"

他微一颔首,转身欲走,我叫道:"十四爷!"他立定,回身看着我。我问:"外面可有人守着?"他道:"有话可以直说。"我走近他,犹豫了下,道:"你不要再回西北。"他道:"此事要看皇阿玛的意思。"我道:"如今准噶尔部大势已去,不一定非要你再去打。而且皇上如今对你恩宠有加,你若态度坚决、表明心意,皇上应该会听的。"

他一笑道:"再看吧!行兵打仗不是你想的如此,换主帅更是牵涉很大。准噶尔部虽遭受重挫,可说大势已去却还过早。当年皇阿玛率军两次亲征准噶尔,历经六年才大败准噶尔,大汗噶尔丹服毒自尽。可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噶尔丹的侄儿策妄阿那布坦又挥兵而来,幷令大清遭受了前所未有全军覆没的耻辱!说他们是大清的心腹之患也不为过!越早除去将来祸患越少。"

我不知该说什么,愣了一会道:"可皇上年事已高,你……"他道:"皇阿玛和我心中有数。"

我能说的都已说完,静默了会道:"我的话说完了。"十四摇头道:"你整日就琢磨这些事情?你不要忘了当年李太医叮嘱的话,少愁思,戒忧惧。"我忙扯了个大大的笑容道:"我记得呢!"他肃容道:"不是-记得-就可以,而是真正放下。我们的事情,我们自会操心,你最紧要是把自己照顾好。"

我点点头,十四无奈地说:"你怎么就不和他多学着点?人家是参禅念经,陪皇阿玛说笑。"我低头不语,他轻叹口气,转身而去。

————————————————-

康熙六十一年四月十五日,十四阿哥奉康熙之命回军中。消息传来,我长叹口气,不知道该喜该悲,是该为四阿哥离心愿实现的一天不远而喜,还是该为那个我不愿目睹的结局也逐渐逼近而悲?

我不记得康熙具体驾崩的日子,唯一能肯定的是今年康熙就会离开人世。跟在他身边长达十年之久,我对他有敬仰,有濡慕,有惧怕,有恨怨,有同情,此时都化为不舍。我在知道与不知道间等着最后一日的来临。

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七日,康熙去皇家猎场南苑行围,十一月七日因病自南苑回驻畅春园。经太医调理,病情开始好转,宫廷内外无数颗悬着的心落回实处。可我却心下悲伤:已经是十一月,一切应该不远了。

十一日,我正在浣衣局洗衣服,王喜带两个宫女匆匆而来,只对张千英道:"李公公要见若曦。"我在一众女孩子诧异好奇的目光中,随王喜出来。

一出门,王喜忙行了个礼道:"姐姐赶紧跟她们去洗漱收拾一下,我在马车上候着。"我看他神色焦急,心下也有些慌,忙点了头。

马车向畅春园驶去,我问:"怎么回事?"王喜道:"皇上这几日总想吃绵软的东西,御膳房虽想尽办法却总不能如意,李谙达琢磨着皇上只怕是想起姐姐多年前做的那种色泽晶莹剔透,入口即化的糕点了。让人来学一时也来不及,就索性让我来接姐姐。"

我低声问:"万岁爷身子可好?"王喜道:"好多了!批阅奏折,接见大臣都没问题,就是易乏。"我点头未语。

刚下马车,早已等着的玉檀就迎上来,我打量了一圈这个七年未来的园子,一时有些恍惚。玉檀笑拉着我的手,带我进了屋子道:"东西都备好了,就等姐姐来。"

我点点头,一旁两个不认识的宫女服侍我挽袖净手,看到我的手都面露惊异之色,玉檀眼圈一红,吩咐她们下去,亲自过来帮我把手拭干。

我极其细致严格地做着每一个环节,这应该是我为康熙做的最后一次东西了,希望一切都是完美的。透明琉璃碗碟,碧绿剔透的薄荷莲藕布丁,内嵌着一朵朵小黄菊。玉檀小心翼翼地捧起离去。吩咐人带我先到她屋子休息,待问过李谙达后再送我回去。

我静坐于屋中,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一个陌生的小太监敲门而入道:"万岁爷要见姑姑。"我一蟣uo蹲。械溃"姑姑!"我忙提起精神随他而出。

行到屋前,竟不敢迈步,虽同在紫禁城,可七年都没有见过康熙,现在心中竟有些惧怕。

王喜匆匆迎出来,看到我面色,忙道:"没事的,万岁爷吃完姐姐做的东西后,半晌没说话,最后淡淡说-这不是玉檀做的,带她来见朕!-,我琢磨着不是生气,看师傅的面色也正常。"

我点点头随他而入。进去后头不敢抬,赶紧跪倒请安。静跪了好一会后,才听见一把带着几分疲倦的声音道:"起来吧!"我站起,仍旧头未抬地静立着。"过来让朕看看你。"

我低着头,走过去立在炕头,靠软垫坐着的康熙上下看了我一会问:"脸色怎么这么差?你病饼吗?"我忙躬身行礼道:"奴婢一切安好。"

康熙指了指炕下的脚踏道:"坐着回话吧!"我行礼后,半跪于脚踏上。康熙细问了我几句日常起居后命我退下。

站在屋外,心中茫然,不知道该干什么?没有人说送我回去,周围又大多是陌生的面孔,我到哪里去呢?这个园子对我是陌生的。

王喜和玉檀匆匆出来,看我正站在空地中发呆,忙上前来行礼。王喜道:"师傅说让姐姐先留下。"玉檀道:"这会子匆匆收拾出来的屋子住着反倒不舒服,姐姐就和我一起吧!"

我问:"万岁爷没让我回去吗?"王喜道:"万岁爷什么也没说,是我师傅自个的意思。不过姐姐还不知道吗?我师傅的意思多半就是万岁爷的意思。"

玉檀道:"李谙达服侍万岁爷已经歇下了,我陪姐姐先回屋子。"王喜道:"这会子我走不开,晚一点过去看姐姐,这么多年没有好好说过话,我可是憋了一肚子话要说。"我微微一笑,牵着玉檀离开。

晚间和玉檀同榻而眠,两人唧唧咕咕,续续叨叨说了大半夜,这些年我本就少眠,错过困头,更是一点睡意也无。

我问:"皇上没提过要放你出宫的话吗?"玉檀道:"皇上恐怕根本不知道我究竟多大,这几年西北一直打仗,国库又吃紧,还灾情不断,不是北边旱,就是南边涝,皇上心全扑在上面,对我们根本不留心。"

"李谙达怎么可能不留心呢?乾清宫的人都归他统管。"玉檀笑说:"李谙达巴不得我留下呢!问过两次我的意思,我自个不愿出宫,他就没再提了。李谙达年龄已大,精神大不如往年,不能事事留心。可皇上却更需要我们上心,我和王公公从小服侍,对皇上一切癖好都熟知,而且也都算是上得了台面的人。再要调教一个顺心的人没三五年可成不了。李谙达如今凡事能让我和王公公办的,都让我们办了。"

我有心问问她,这辈子就真不打算嫁人吗?可想着,何必引她伤心?古代女子怎么可能会不想找个良人托付终身?不过是世事无奈、天不从人愿罢了!

玉檀笑说:"看皇上见了姐姐颇为怜惜,我估摸着姐姐能回来接着服侍皇上呢!不过姐姐你看上去真是面无血色,人又瘦,回来后可要好好调养一下。"连她这个贴身服侍的人也以为康熙的病没有大碍,那看来朝中众人都掉以轻心了,康熙的病……忽地心中大惊,猛然从床上坐起。

玉檀忙坐起问:"姐姐,怎么了?"不会!不会的!可是……如果是真的呢?后世的确有人怀疑康熙的猝然死亡是雍正和隆科多合力谋害。

我身子寒意阵阵,玉檀惊问:"姐姐,怎么了?"我拉住她的手问:"这几日,四王爷可来得勤?"玉檀道:"日日早晚都来。个别时候甚至来三四次。皇上有时精神不济,别的阿哥都不愿意见时,也会见四王爷。前天还派四王爷到天坛恭代斋戒,好代皇上十五日行祭天大礼。"

"隆科多呢?"玉檀道:"如今他正蒙受皇宠,皇上很是信赖他,也常常召见。"我扶头长叹口气,复躺下。玉檀也躺回,问:"姐姐,问这些做这么?"

"你一直在皇上身边服侍,你看皇上最属意哪位阿哥?"玉檀静了会低低说:"应该是十四爷,这几日皇上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召十四爷回京,恐怕十四爷快要回来了。"我心中冰凉,喃喃道:"可皇上对四爷也很好。"玉檀道:"是呀!如今阿哥中最得宠的就是十四爷和四爷,皇上因此也常翻德妃娘娘的牌子,在年纪相近的娘娘里很是希罕的,可见恩宠非同一般。"

翻来覆去,覆去翻来,一夜未合眼,思来想去,后来突然问自己,不要受那些不见得正确的历史知识影响,只从自己感知认识的四阿哥去看,他会如此吗?心里浮出的答案是他不会!细细再想一遍,还是不会!心中渐渐安定下来,他不会的!

――――――――――――――――

玉檀当值而去,我在屋中静坐。小太监在外叫道:"若曦姑姑在屋中吗?"我开门,他道:"李公公叫姑姑过去。"

玉檀噘着嘴,半搂着我笑道:"姐姐一回来,我就被扔到一边去了。李谙达说茶点都由姐姐作主,我就给姐姐打下手。"我笑推开她道:"有功夫偷懒还抱怨?"她一面帮我烧水,一面道:"李谙达要我告诉姐姐,万岁爷正在斋戒,病又未全好,茶点务必上心。"我点头示意明白。

捧着茶点进去时,四阿哥正侧立在炕旁陪康熙说话,我一看到他,忙低头垂目目注着地面,眼中酸涩,我们多久没有见过了?

李德全将东西放置妥当,服侍康熙用,康熙对四阿哥道:"你也坐下用一些,大清早就过来请安,外头站了很久,也该饿了。"四阿哥忙行礼后,半挨着炕沿坐下,随意拿起一块糕点食用。

康熙六十一年十三日晚膳刚用过,四阿哥来请晚安,康熙私下召见四阿哥,摒退左右,只留李德全服侍。玉檀她们一副见惯不怪的神情,我却是坐卧不安。

四阿哥出来时,脸紧绷,和我目光轻触的一瞬,眼里全是悲痛绝望,我心如刀铰。再看时,他已恢复如常,低垂目光,安静离去,脚步却略显蹒跚。康熙究竟和他说了什么?

他刚走不久,德妃娘娘来探望康熙,两人一卧一坐低低笑语,我们守在外面只听到隐约的笑声,其余俱不可闻。我心内焦急,频频向帘内张望,引得李德全看了好几眼,最后索性压着声音呵斥:"若曦!",我这才强压下焦灼,低头静立。

李德全吩咐王喜候在外面仔细听吩咐,把我叫到僻静处,厉声呵斥道:"你在浣衣局洗衣把脑子也洗傻了吗?如今这是你的机会,自个不把握住,我就是再有心帮你也不行!"

我忙跪下向李德全磕头,"奴婢知道谙达对奴婢的恩德,奴婢再不敢了。"他语声放软道:"你是这宫里难得一见的人,这次虽是我私自拿的主意,可却是万岁爷的恩典,可不要再行差踏错了。"我磕头应是。

德妃娘娘刚走,隆科多又来觐见,其实这几日隆科多日日都来,可我偏偏有一种感觉,觉得一切就在今日。

我给隆科多奉茶时,康熙道:"朕年纪已大,近日身体又不好,打算宣十四阿哥胤祯回京,这次回来,朕不打算再让他回军中,所以此事不能轻率,需想好委派何人去接替。明日朕打算召集诸大臣商议此事,你心中可有合适人选?"我紧紧捧着茶盅强耐着放好后,手已无半丝力气,忙退了出来。

心内煎熬,在地上直打转,感情上希望不要这样,我不要四阿哥伤心失望痛苦;理智上却觉得这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十四阿哥登基,大家也许都会活着。可能对八阿哥下手的十四阿哥如果登基就真的不会铲除异己兄弟吗?

正在挣扎痛苦,外面忽然传来叫声,霎时乱成一团。我掩嘴,忽地松一口气,历史终究按照预定轨道前行了。我不知道自己该喜该伤,一瞬后,如梦初醒,忙跑出去。

康熙躺于床上,脸色紫涨,呼吸急促,满头满额的汗。太医进来后,隆科多和李德全交换了个眼神,退出吩咐立即派重兵围起畅春园,任何人无他许可不得进出。又派随从持令牌通传,九门戒严,亲王和皇子没有许可严禁私自出入。

李德全听完后,似乎觉得隆科多所作不偏不倚,合乎情理,微点下头,吩咐王喜:"带人看着四周,不许任何人私自离开,任何人接近,若有违抗,当场杖毙!"王喜立即领命而去,周围霎时安静下来。

我替康熙拭汗,心下凄然,这位千古一帝终于走到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我约莫可以确定康熙猝死的原因,应该是心脏病之类的问题。表面的情形很类似。

康熙六十一年十三日戌刻,畅春园清溪书屋,康熙驾崩。享年六十九岁。

满屋子人全部傻呆着跪倒,一向最有主意的李德全也是满脸茫然,隆科多大哭着对李德全道:"皇上刚对臣说完,已经拟好诏书传位于四皇子就突然昏厥。"说着已经泣不成声。李德全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神色是从未有过的苍惶。一地跪着的人只闻隆科多的哭泣声。

未多久,四阿哥领着侍从进了屋子,李德全刹那间身子簌簌直抖。九门戒严,畅春园重重侍卫,消息根本不可能外传的情况下,四阿哥却轻易而至。李德全应该已经明白在手握重兵的隆科多支持下,四阿哥完全占得了先机。此时其余皇子也许还被士兵拦在门外徘徊,甚至也许还在惊疑不定康熙究竟怎样了,而四阿哥已将整个京城掌控。

我看着他从沉沉的夜色中缓慢而坚定的一步步走进灯火通明的寝宫,不知道是悲是喜:他隐忍十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而其他人的命运也必将沿着历史的轨迹缓缓滑入黑暗之中。他走到康熙的床旁,缓缓跪倒,双手捧握着康熙的手,头贴在康熙掌上,静默无声,只有肩膀微微抖动。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