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炎堡主 第十三章

一行人连夜赶到了边关,在三色楼的接待下,他们直接来到边关将军──紫龙将军的府邸。

才刚踏进将军府邸大厅,慕晴丹一身鲜红,身上点缀着几点白梅绣图,腰上系着一条金色流苏带,姿态诱人的出来迎接她们。

“没想到竟然会是妳先到呢!”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湛初白。

“妳……看起来没事呀。”湛初白审视着她,然后得出了结论。

“我当然没事啦!”慕晴丹娇笑着,伸手止住她的发问,要她先听她解释,“我如果不写病危,妳会来吗?说不定还直接把字条给撕了呢!”

“妳这女人……”连夜赶路让湛初白体力透支,没力气再跟她唇枪舌战。

慕晴丹眼尾一挑,将目光移到站在她身后那个看来占有欲极强的男人,“我说呀,妳去哪里找来这个保镳?”

“他不是保镳,他是……我老公。”顿了一下,湛初白终究还是说了那个她不是很想承认的称呼。

慕晴丹闻言花容失色的高喊,“妳……妳竟然被套住了?这怎么可能呢?最怕麻烦的妳竟然被套住了?”

慕晴丹更加仔细的打量着炎武郎,左看看右看看,就是看不出这男人到底是哪个地方让这聪明的懒女人给看上了。

“啧啧,这男人既没有三头六臂,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异功能,到底是怎么把妳这女人套住的,我真的很好奇呢!”

“少啰唆了,我现在没心情跟妳研究这个,先给我一间房间让我睡觉,还有我要热水跟吃食,然后有什么事情等我休息过后再说。”她命令的说,完全把将军府当做自己地盘。

反正看慕晴丹在这里好像挺够力的,她也不用太客气啦!

“知道了,妳这女人睡不饱的后遗症还是一样严重。”慕晴丹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手吩咐,要下人带他们一行人去休息。

至于那个从头到尾都没说过半句话的男人,呵!就等那个懒女人醒来之后她再来拷问喽!

※※※※

湛初白这一睡掉了快一整天的时间,让炎武郎以为她身体不舒服,吵着要慕晴丹找个大夫来给她看看。

刚好柳平绿赶到将军府,慕晴丹保证她绝对医术高明得妙手回春、起死回生都没问题,堵住那个大吵大闹的男人的嘴,两人进了湛初白的房里。

“呼~初白到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卢的男人当老公啊?不过就是她睡得久了一点,就紧张得像她得了什么绝症似的。”慕晴丹没好气地看着门外,还依稀可以听到那男人在门外徘徊踱步的脚步声。

柳平绿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所以现在把我拖进来这里要干嘛,看这个懒女人睡觉?”

“唉~反正都来了,妳不是刚好会点中医,就随便把把脉嘛!”

她不置可否,坐在床边接过湛初白手把脉,然后过没几分钟就放手起身,“没病。”

“吼!我就说只是睡过头而已,那男人真是紧张得莫名其妙──”

柳平绿冷冷地接着又说:不过怀孕了,所以有点操劳过度,要先点安胎的药,要不然妳可能会因为让这女人不小心流产,而被外面那个男人砍八段丢进沙漠里。”

慕晴丹张大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再看看床上的湛初白,“这真的假的?”

柳平绿睨了她一眼,“我有中医师的执照,妳觉得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那怎么办?那个男人……”一想到炎武郎那魁梧的身材加上怒火狂飙的脸,她忍不住打冷颤。她让怀有身孕──虽说她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湛初白千里迢迢跑这趟路,依照他紧张她的模样,要是她怀孕的事被知道了,会不会抓狂暴走啊?

柳平绿实在很神,她在想什么她都知道,“妳最好先瞒住那个男人她怀孕的事,要不然妳就死定了。”这是肯定的,而非推测句。

即使她也才刚到将军府没多久,但见识到那男人无理取闹的蛮横劲,她看得出来那男人爱惨了自己的好友。

慕晴丹叹了口气,唉~她的正事都还没拜托到,没想到就先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

慕晴丹要拜托他们的事情说简单其实也不太容易,至少很耗费心神。

她想拜托湛初白利用她的商业才能,稳定这边城的物质供应,可以在围城战中多撑上些时日,至于柳平绿她则是想拜托她制做守城的武器,好多撑上些时间,等着主军回防。

“这些当然对我们来说不算是大问题,问题是,妳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湛初白喝着热茶,一脸疑惑地问。

她知道这女人在这边关开了家青楼,而青楼女子有必要“爱国”到这种地步吗?连守城这种工作也要包下来自己做?

“呃……这个……保卫家国人人有责。”慕晴丹搞笑地说。

“我看……是跟这个将军府的主人有关系吧!”柳平绿一针见血地说。

她这个“青楼女子”却在将军府里,这就算了,在里头还呼风唤雨的,只差没换上将军夫人这尊称了,她当她们都瞎了没注意到吗?

“这个……唉!我只是想为他守住这座城池。”既然瞒不过明眼人,慕晴丹也不隐瞒,老实地承认。

这黄沙漫漫的不毛之地啊……因为有他所以才值得她守护,这也是她最后能替他做的事了。

“妳刚刚有说到,这座城的大军被调开到千里之外的边城,那敌人大军又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唉,我也是收到三色楼的快报才知道的,那里有内奸在,传了错误的讯息误导他让他领着大军前去,现在这城里只剩下老弱妇孺和一些残兵弱将。”慕晴丹无奈解释。

炎武郎听到这三个女人的谈话,眉头越蹙越紧,最后忍不住出声,“妳们现在到底是在想什么?守城?凭妳们三个吗?重点是,初儿可不能参与妳们的计划,这太危险了。”

“唉唉!这位大哥这样说就不对了。”慕晴丹出声抗议,“初白又没说不答应,你怎么可以代替她发言?”

天啊!懊不会又是一个大男人主义的沙猪吧!

“别的事情还好商量,就是这件事不行。”他斩钉截铁的说。

守城,她们以为是简单的事情吗?那关系到成千上万人的杀戮,不管怎么想都很危险,初儿她脸色没有几分好转,实在没有参与战事的本钱。

“武郎,没问题的,不过是调动粮食而已……”她还没娇弱成那样。

她其实对这件任务也感到有点兴趣,况且晴丹都这么拜托她了,她怎么能就这么一走了之,撇下不管呢?

“不行!”

“炎武郎,不让我做我就不答应成亲。”她搬出他最在意的事情威胁他。

“妳──”他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他是关心她,不愿她受伤害,受苦受累,而她竟然拿这件事情来威胁他?她到底是否懂得他的心情?或是她从来都没有将他放在心上?

“妳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恼了,脸色一沉,粗声问道。

“我没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答应让我做我们就成亲,不要的话就算了。”她知道他关心她,但她也有她的立场啊。

他怒瞪着她,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湛初白──”

她也理直气壮的瞪回去。

“好。”他这句好几乎快咬断牙根才说了出来,“妳留下,我也留下,但是回火堡之后,我不成亲!我不娶一个会拿我的关心当威胁的女人。”他怒极的撂下话,不管这话是否会让两人都后悔。

“好!不娶就不娶!”她也恼了,反呛回去。

哼!这个莽夫,就以为只有他会放很话吗?她也行啊!

瞧他们从原本的甜蜜蜜入府,到现在剑拔弩张的气氛,幕晴丹顿时心生愧疚,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才好。

怎么会这样?她没想到要坏人姻缘呀!

柳平绿露出冷笑,看着慕晴丹,还不忘落井下石一番,“妳这下惨了,害人家吵架闹分手,妳小心晚上睡觉得时候那个男人拿他的大刀把妳砍死!”

“妳闭嘴啦!”都什么时候了,这女人还在说风凉话。

“哈!到时候如果他砍得太多块的话,我可以义务性地帮妳缝回来。”她继续毒舌。

慕晴丹连要她闭嘴都懒了,现在她只想等到事情结束后,要赶快包袱款款赶快逃跑。

才不会真的被砍成N段接不回来啊!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