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炎堡主 第十四章

从那天开始,湛初白和炎武郎陷入更大的冷战。

他虽依旧会随身保护着她,但是他不再温言软语,简直像沉默的背后灵,给人无形的压力。

而湛初白也无比倔强,干脆对他抱持着不听不闻不看的态度,完全忽视他当成路人甲。

这早,她忙着调度粮食,却在回将军府用午膳时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让她临时决定转往柳平绿的厢房。

“平绿,我想请妳帮我把个脉,这几天我似乎是感冒了,总觉得胃口不好,人也常常很疲累。”

柳平绿却二话不说,起身去把门关上,然后拉着她坐到桌边,替她倒了杯水。

“妳不是感冒,而是怀孕了。”

什么?湛初白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愣愣的摸着自己平坦的腹部,心底蓦地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有点担心,却有更多的快乐。

“前两天帮妳把脉时我就发现了,但怕妳老公发火,怪罪晴丹让妳赶路以致身体过于劳累,所以就先瞒着你们没说。”

湛初白想着炎武郎的个性,再加上他可能会有的反应,也忍不住笑了,“他的确有可能胡乱怪罪。”

“唉~那天看你们吵成那样,晴丹几乎都快要去切腹谢罪了。”柳平绿提起那天的争执。

“那不关她的事。”

要怪就怪那个男人莫名其妙的霸道,脾气也太差了,竟然就真的这样不理她……

“其实,他想的也没错,凭我们三个小女生,怎么守住一个城?”柳平绿公道地说:“而且说到底,他只是关心妳,他虽然不知道妳怀孕了,但是应该隐约有察觉到妳身体的变化,才不想让妳太过劳累,就这点来说,妳那天说的话,是有些过分了。”

毕竟没有人可以忍受自己的关心被当成条件的给搬上桌喊价,那会让人觉得自己的爱很不堪。

湛初白咬了咬唇,虽然想反驳,但是其实心中也不得不承认好友说的没错,他把她当成一个需要保护的女人,所以不想让她参与战事也是应该的。

“你们冷战妳自己也不好受,现在妳还在怀孕初期,最好多小心妳的情绪变化,否则小心这个孩子保不住。”柳平绿叮咛道。

“我知道了。”

湛初白起身离开,当她打开房门时,却看见炎武郎焦急地在房门外走来走去,发现她出来后停下了脚步,冷着脸走开。

她本欲张口喊他,见他冷漠的态度,心理突然瑟缩了下,不知道该怎么打破两人目前冷战的僵局,在原地呆愣了半晌,最后只能沉默地走开。

她没看见,在自己离开后,炎武郎又是一脸紧张地跟在她身后,脸上担忧的神情展露无遗。

※※※※

是夜,敌国大军的军队突然兵临城下。

小小的边城在黑夜中快速的染起一片火红,炎武郎在第一时间惊醒,连忙飞奔到湛初白房中。

“醒醒!出事了!”他摇着她,边将她扶起,一边拿起她放在一旁的衣物替她套上。

“怎么了?”湛初白立刻清醒了几分,主动接过衣物穿好。

“应该是敌兵攻城了。”他看见将军府外的天空泛着红光,如此揣测。

她不安地望着他,此刻谁都没有心情去在意之前的冷战了。“武郎……”

“把重要的东西带着,我们去看看其他人。”他快速地交代,搂了她一下,给予她支持的力量。

湛初白稳下心情,简单收拾一下跟着他出了房门。

炎武郎牵着她的手,两人来到大厅,看见了柳平还有慕晴丹。

慕晴丹急忙地说:“没想到他们会在半夜直接发动攻击,我已经让副将带着其他人先行避难,我们是后离开的人了。”

柳平绿接着说:“等我们一走后,我设在城墙的陷阱会自动打开,应该可以挡住他们一阵子,接下来每五十公尺会有一个陷阱阻挡,为我们争取撤退的时间。”

湛初白也跟着报告自己负责的部分,“粮食的部分也全都筹备好了,里城避难处的食至少可以撑上一个月,水源因为来不及开挖,所以我派了两组人马以爆破的方式先弄出水流来,先做一个蓄水池。”

慕晴丹凝着脸,握着两个好友的手,“接下来我们要分开行动了,感谢妳们这次帮忙,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之后,我们在天光城再会了。”

天光城,三色楼的据点,也是她们相约一年后相聚的地方。

接下来,湛初白跟着炎武郎离开,她们两人则跟着三色楼的护卫离开。

这一夜,火光闪耀了整个边城,却不见哀嚎与鲜血,攻防之战也正式开始。

※※※※

骑着马,炎武郎和湛初白在黑夜中逐渐远离那闪着红色火光的边城,她窝在他怀中,汲取着来自于他的温暖。

马蹄声在静夜中更显清晰,边城的事算是告一段落,然而,两人之间待解决的问题才要开始。

“我们……回去之后成亲好不好?”她说。

“我说了我不成亲。”他仍未原谅她竟然把这件事当做筹码。

他的拒绝在她的意料之中,她叹了口气,“对不起……那天是我错了。”

“妳愿意认错?”他似乎大为震动。

“嗯。”她抬头望着他的下颚,轻声说着,“那天我会这样说,一方面是因为我太有自信你爱我,而且会完成我的愿望,才敢这么说出口。”

“妳……就是吃定了我。”他既无奈又不甘愿的说。

除了一开始她乖巧的贴身女婢的日子外,接下来他几乎都被她死死的。

“我是吃定了你,”她笑道,“可是那也要你够爱我不是?”

炎武郎说不出话来,却还是不想这么轻易就妥协,否则他以后的面子何在?

“还是不行,回去我们不成亲。”

听见他固执的回答,湛初白故做苦恼的道:“那怎么办呢?有些事情可不能等呢!”

“什么事情?”他傻傻地反问。

“那就是我的肚子。”

他想不透肚子要等什么,等吃喜酒吗?“肚子?”

“是啊,我有孕了。”

“喔!妳有……”孕了?!他紧张得突然勒停马,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妳刚刚说什么?再说一次!”

衬着月光,她笑脸盈盈地望着他脸上无法遮掩的喜悦,“恭禧你,炎堡主,你要当爹了。”

他还是无法回过神来,傻傻的看着她。

“我现在再问一次,炎堡主,你要不要娶我?”

她都怀了他的骨肉,他要敢再拿乔的话,她不介意带球跑!

炎武郎终于回过神来,抱着她大声吼道:“我要娶!我要娶!我炎武郎要娶湛初白当娘子啦──”

双喜字,红色彩球大大小小的挂满了整个火堡,裁缝还有忙着婚礼采办的下人来来回回的忙碌着,但没人脸上有疲累,嘴角边都挂着掩不住的笑意。

他们在忙的可是自家堡主的人生大事,让他们自然是越忙越来劲。

下人们忙着筹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然而两个主角却关在书房里“忙”个不停。

“重来。”女子赖赖的声音道。

“还要重来?”男人发出快无法忍耐的哀嚎,“我已经重来十三次了。”

“那很好,代表你还有更多的十三次可以练习。”

“妳──”炎武郎手中拿着毛笔,一脸怒意地看着未婚妻。

湛初白窝在书房内最舒服宽敞的软榻上,手里拿着小朱砂笔圈画着帐薄,腰腹盖着一条兔毛白软裘,一旁的小几上摆着几样精巧的小点,以及一壶热呼呼的奶茶。

她压根没将他的怒意放在眼底,眼角微勾,小脸泛起着笑容,“不练?相公,可别忘了那可是火堡的产业,我都已经挺着一颗球在这里看账本了,你说你可以连签个名都懒吗?”她说得夸张,她肚皮的气还没胀起来呢!

经过她之前的调教,他的确可以认得几个大字,也会写了,问题是那字迹……看起来比刚学写字的孩童实在没好多少,而湛初白却强烈的“要求”火堡的账册一要让他签名过目,才会演变成两人成亲在即也没空管婚礼的事,关在书房里猛练字的状况。

“这……”炎武郎语噎,看看地上还有软榻上的几迭账册,他的确没资格抱怨。

他乖乖拿起毛笔,一笔一画地写着自己的名字,“唉~~怎么这么麻烦,银两够用就好,赚那么多根本就是自找麻烦。”

他苦瓜脸的表情、手上抖个不停的毛笔和出人意表的抱怨,让她忍俊不住地噗哧一笑,啐道:“就你会嫌钱多麻烦。”

这一点倒和她那两个好友很像呢。

他搔搔头,“是真的很麻烦呀!”

“那些管事们可不这么想,你又不是没瞧见,管事们送来最新的账簿时,笑得可高兴了。”

他们当然乐得阖不拢嘴,没想到只是改改摆设、用一些促销手法就让铺子里生意攀升了好几倍,之前闲到只能打蚊子,现在他们整天忙碌得有四只手都不够用。

唉~几个管事心想,就算要他们打算盘打到手抽筋也甘之如饴啊!

“不只,他们还拚命拉着我,说我是娶到财神妻了,才会还没进门就钱财滚滚来。”炎武郎一想到那些管事们欣羡的眼光实在很想开扁。

他的初儿娘子是他们可以觊觎渴望的对象吗?!哼!

财神妻?就算她真的是财神,遇到他这个不爱钱的莽夫,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随他们去吧!反正我真正出面的时候不多,他们也多认为是你一时转性,突然收心专注在自家的产业上。”她不以为意地说。

当初她本来打算一年之后走人,所以也不想自己强出头,尽量让他表现,现在这种情况虽然跟她一开始的想象有点差异,但还算符合了她的期望──让她低调再调,发挥懒人习性,不用为了那些无聊的杂事忙碌。

天知道!她自己带来的那些贵重珠宝,她尽避能挥霍到死,若不是为了他,她不必蹚他这淌浑水。

而且女子在这种时空环境太有才能也不见得是好事,看看过去的历史就知道了。

“唉~有钱的代价就是要整天在这里练字的话,那我宁愿像之前那样就好。”看着自己重写的名字又被湛初白给摇头否决之后,他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呆子!”她娇嗔地训了他一句。“还不快点练字,等等我账簿看完就要换你了。”

炎武郎苦着一张脸,却不敢违背她的意思。“是。”

湛初白看着他高壮的身躯窝在椅子里,眼神专注地练字,手上脸上沾满了墨汁的痕迹,让她不禁露出甜美的微笑。

这样的平凡,即是她要的幸福。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