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絕世笨寶貝 第六章

「路霓,我有事想跟你談。」在她住處等到晚上十二點多,終于看見她回來,卓柏勛立刻上前。

瞥他一眼,路霓淡淡的說︰「很晚了,我有點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你今天去哪里了,我打了你一天的電話都打不通。」卓柏勛關心的問。

「被我阿姨找去,她跟找姨丈吵架,我陪她逛了一天的街,跳了一晚的舞,快累翻了,現在只想洗個熱水澡,上床好好睡一覺。」她柔了柔自己的肩膀,臉上露出疲色。

見她看起來真的很疲倦,卓柏勛原想說出口的話忍不住又咽了回去。

「那你好好休息吧,明天再說。」

見他轉身要走,路霓勾下他的頸子,主動吻上他的唇。

卓柏勛輕輕推開她,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無法對她動心,他很後悔,當初不該因為一時心軟,而跟她交往。

那時心忖反正他已經心死了,跟誰在一起都無所謂,沒料到會再遇見悅心,她甚至還為他生了個孩子,他以為已經死去的心立刻又復活。

終究還是只有悅心才能牽動他的心緒,他也只為她而心動。

路霓雙手纏在他頸子上,溫軟的嬌軀緊貼著他,媚眼里波光流轉,風情萬種的輕睞著他,呢喃的嗓音透著誘惑,「柏勛,你今天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你累了,好好睡一覺,我不吵你了。」他拉下她攀在他頸子上的手,退開一步,旋身離開。

在他走後,路霓嫵媚惑人的神情覆上了一層寒霜。

她很清楚他的個性,他不是那種會腳踏兩條船的人,若他想回到尹悅心身邊,就一定會先跟她把話說清楚,結束這段關系。

她不會讓他如意的!除非她膩了,要不然他休想甩了她。

然而翌日,當路霓接到一通電話時,怒沖沖的來到公司,直接闖進卓柏勛的辦公室,他正與一名同事在談事情。

「阿仁,你先出去,我有事跟柏勛說。」她臉色有些陰沉。

「好,那卓哥,我晚點再過來。」見氛圍不對,阿仁識趣的趕緊出去。

「路霓,你來得正好,我有事想跟你……」卓柏勛的話被她厲聲打斷。

「我听說你買下了書局那棟房子,有沒有這回事?」

「沒錯。」卓柏勛坦承不諱。

「那棟房子張先生已經出價了,你這麼做若是讓他知道,你有沒有想過以後他就不會再跟我們合作了?」張先生算是他們的大客戶之一,他是房地產的投資客,他們合作了三、四年,他進出的房子,有不少都是委托他們出售和買進的。

「我跟他打過招呼了。」他做事不至于這麼莽撞沒考慮到後果。

「為什麼你要買下那棟房子?」她咄咄逼人。

卓柏勛平心靜氣的說︰「那里地段不錯,一、二樓可以繼續租給金屋書局,三、四樓可以另外再出租。」他就知道,她若知道這件事,一定會主動來找他。

「你買下那里是為了做投資,還是為了尹悅心?」路霓最終還是忍不住醋意的把這句話說了出來,尹悅心在金屋書局工作,他卻買下了那棟樓,用意是什麼,再明確不過了。

「你放心吧,買下那棟房子的錢是我私人的,我沒有動用到公司的錢,不過既然你說到她了,我想跟你好好談一談。」他不想再讓這件事拖下去。

「你想談什麼?」路霓深深吸了一口氣,表哥說得沒錯,看來她的能力果然還是不及他,才會這麼沉不住氣,他一丟下餌,她立刻就氣沖沖的咬住了。

「我想取消婚禮,至于你的損失,你想要我怎麼賠償,條件盡快開出來。」他開誠布公的說。

「為什麼?」明知道理由,她還是想問。

「對不起,路霓,我想回到悅心和小然身邊。」他歉然的看著她,坦白說。

「你想回她身邊,那她呢?你有問過她願不願意再跟你在一起?還有,卓亞擎會願意放她走嗎?」她冷冷的問。

「亞擎那邊我會想辦法說服他,婚紗照和飯店那邊我已經打電話去取消了,喜帖雖然印好,但還好尚未寄出去,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困擾,若是有人問起,你大可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你想怎麼對外說都沒關系。」他一口氣把話說完。

他了解她是個很要面子的人,所以這一層他也已經替她考慮到了。

「你怎麼可以沒有經過我同意就擅自取消婚紗照和飯店?」他擅自做下的決定令她勃然大怒。

「我只是擔心太晚通知會來不及,路霓,你開條件吧,要我怎麼做才能補償你?」

「你想補償我?你要拿什麼來補償我的自尊,還有我付出去的感情?卓柏勛,你怎麼能這麼對我,你難道忘了,在你最失意的時候是誰陪在你身邊,你忘了當你飄浮在那片海里,在跟死神掙扎時,是誰救了你?你怎麼可以這麼忘恩負義!」她厲斥,漂亮的臉孔因憤怒而顯得有些猙獰。

听見她抬出救命之恩威脅,卓柏勛語氣平和的說︰「我沒忘記那段時間是你陪在我身邊,也沒忘記是勝安救了我,這件事我會親自去向勝安解釋,我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報答你們,唯獨沒辦法用自己的感情回報你們。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我勉強娶你,你也不會幸福的。」

路霓努力讓失控的情緒恢復,半晌後,她寒著臉看向他。

「我可以答應你取消婚禮,前提是如果卓亞擎答應放尹悅心離開的話,如果你說服他了,再來找我說這件事吧!」提出條件後,她掉頭就走。

雖然與卓亞擎才接觸兩次,但是她相信,比起她,他應該更不想放走尹悅心。

「你這是做什麼?」看見卓柏勛提著一只旅行袋進來,剛哄小然睡著的尹悅心不解的問。

「照顧小然呀。」瞥見床上的孩子熟睡了,他放下袋子後,牽起她的手,「小然睡了,我先送你回去,再回醫院。」

「小然我會照顧,你回去吧。」她別開臉,怞回手。

「你昨天在這里照顧小然一個晚上,今晚輪我來照顧他,你回去好好睡一覺,你看,你的熊貓眼都跑出來見人了。」他指著她臉上的黑眼圈,語氣有些心疼。

「柏勛,你回去休息,你不知道要怎麼照顧小然,還是我來就好。」

見她不肯听他的話回去,卓柏勛眉一橫,「你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還是想剝奪我照顧小然的權利?你別忘了,我是他爸爸,我也有照顧他的義務。」

「你又沒照顧過小然,也不知道他的習慣。」

「所以我才要慢慢了解,照顧生病的他,就是第一步,你不能妨礙我跟小然培養父子間的感情。」理直氣壯的說完,他立刻再涎起笑臉,「如果你不放心我一個人照顧他,那今晚我們就一起照顧他。」要拐回大的,就要先拐回小的,只要小的認了他,還怕大的那個不從了他嗎?嘿嘿……

看著嘻皮笑臉的他,尹悅心沒轍了,「算了,你想留下來就留下來吧,他現在還在注射點滴,你要留意,點滴如果沒有了,就要請護士過來換。還有,他半夜如果起來尿尿,你要記得幫他拿著點滴,他晚上很會踢被子,你要幫他蓋好,免得他著涼。交代完這些事後,她有些不放心的看著他。「你都記起來了嗎?」

眼楮瞟了瞟她,他慢吞吞回答,「嗯……記起來了。」

看他這樣,尹悅心實在放不下心。「你真的會?」

「要不然你留下來教我,我看你怎麼做,明天晚上就知道要怎麼照顧小然了。」他再度揚起賴皮的笑容。

「你明天還要來?」她睜大了眼,不敢置信的問。

「當然,怎麼能把小然全都丟給你照顧,那樣太辛苦了,你又不是鐵打的,也要休息,明天早上你就回去好好睡一覺,睡飽了再來,我明天會在這里照顧小然一整天。」

听見他的話,尹悅心不禁怔怔的看著他。亞擎雖然對她和小然很好,但他一直很忙,不是加班到很晚,就是常常要到外地出差,小然出生後,一直都是她照顧小然,突然听見他這麼說,她莫名的有些鼻酸。

卓柏勛將她摟進懷里,趁機在她唇上偷得一個香吻。

「以後有我,我不會讓你再自己一個人照顧小然。」他調查過亞擎的工作情形,知道他常常早出晚歸,或到外地出差,昨天他又出國,要一個星期才回來,這麼好的機會,如果不善加利用,他就是白痴,所以他打算趁這一個星期,拐走悅心和小然。

不能怪他不顧念手足之情,情場無兄弟,更何況,他跟亞擎之間的感情本來就不是很親,再加上那天亞擎當著他的面撒謊,說小然不是他的孩子,是他與悅心酒後亂性有的。

是他先欺騙他,他還跟他客氣做什麼,其他的他都可以讓,但悅心和孩子他絕不讓。

尹悅心輕輕咬著唇辦,想就這樣依偎在他的懷里,可是一想到亞擎時,她又忍不住滿懷愧疚。

看出她眉間透出的疲憊和不安,卓柏勛心疼的圈抱著她,「如果你是顧慮亞擎,等他回來,我會跟他說清楚的。」

被他溫熱的懷抱抱滿懷,尹悅心將臉輕枕在他肩上,「這些年來,多虧了亞擎,我才能平安的將小然帶到這麼大,我不想讓他難過……」

「我知道,我會盡量以他能接受的方式處理好這件事,別想太多了,你一定很累了,好好睡一覺,我會守在這里,你不要擔心。」扶她睡到一旁給家屬休息的小床上,他小心替她蓋好被子。

「那你要睡在哪里?」她勉強的抬起困倦的眼。

「那邊有兩張椅子,湊一湊就能睡丁。」

「那樣會很累。」她不忍的說。

「我昨天睡得很飽沒關系,你快點睡吧,睡不著的話,我可以唱歌給你听。」

他寵溺的笑說。

昨夜一晚沒睡,尹悅心疲憊合上眼,入睡前囈語般的低喃,「柏勛,你要是能早點回來就好了……」

握住她的手,他凝視著她,心中滿懷愧疚及心疼,輕聲說︰「對不起,悅心,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補償你。」

她似是睡著了,沒有再出聲。

在路口下了計程車,尹悅心一手提著包包,一手牽著小然,準備走向前面那棟大樓回家,沒留意到一輛機車飛快朝他們接近,下一瞬間,她只覺得手一空,包包瞬間被人搶走。

她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遇到搶劫了。

「不要跑,把包包還給我!」她抱起小然急忙追了過去。

機車騎士回頭看了她一眼,加速要逃走,這時前面冷不防出現一個人,抬腳朝他用力踹了一腳。

機車當場失去平衡的倒下,搶匪也摔坐在地上,還來不及爬起來,他衣領便被拽起,臉上狠狠挨了一拳。

「你好手好腳的敢搶劫,還搶到悅心的頭上!」卓柏勛開口痛罵,下一拳再打向他肚子,揍得他痛得跌坐在地上。

「不要打了,我知道錯了。」搶匪抱著頭求饒。「我也是沒錢吃飯才會搶劫,你放了我,我以後一定不會再做了。」

尹悅心趕緊走過來撿回包包,看見卓柏勛又抬腳要踹他,連忙出聲阻止他。

「柏勛,他都認錯了,你別再打他了。」

卓柏勛橫他一眼,「悅心,打電話報警。」敢在他面前搶她,簡直是找死。

知道打不過他,那人抱著他的腿討饒,「不要啊,我是第一次搶劫,你放了我好不好?我發誓以後一定不會再犯,要是再這麼做,我的手腳全都爛光光,求求你們不要報警,要是被我媽知道,她會哭死,我也是因為家里沒錢買米,才會出來搶劫,求你們饒了我這一次。」

發現安全帽下的他很年輕,可能不滿二十,尹悅心忍不住替他求情,「他好可憐哦,柏勛,放了他好不好?」

「不要相信他的鬼話,哪個犯罪的人不是把自己說得很可憐。」卓柏勛冷冷的瞪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少年。

見她比較好說活,少年轉而去求她,「我媽媽生病沒辦法工作,我也還在讀書,家里的錢都用光了,是真的沒有錢花,我才會跑出來搶劫。求求你放了我,以後就算餓死,我都不敢再這麼做了,我媽媽還在生病,要是我進牢里,就沒有人照顧她了,拜托你放了我好不好?」

听見他的話,尹悅心立刻從包包里拿出了三千塊放到他手里。「這些錢你拿著,回去買些食物和補品給你媽媽吃,以後千方不要再做壞事了。」

見她竟然相信了他瞎編的鬼話,還塞錢給他,卓柏勛看得直翻白眼。

然而那名少年更意外,呆呆的看著手上的錢。

尹悅心扶他起來,「你快回去吧!」

少年回神,扶起翻覆的機車,怕她反悔,跨上去後,趕緊逃之夭夭。

「你居然就這樣放他走了。」卓柏勛沒好氣的說。

「他年紀那麼小,又是第一次搶劫,與其把他抓進警察局,還不如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只有你才會笨得相信他的話。」他無力得快昏倒,這女人一點都沒變。

「對,我就是笨啦!」尹悅心有些負氣的說。

一旁的小然卻抱住卓柏勛的腿,軟軟的嗓音帶著崇拜,「把拔好厲害,打跑了壞人。」

「以後小然也要像爸爸一樣保護媽媽哦。」卓柏勛抱起他,一臉得意的說。

「好,小然以後也要像把拔一樣厲害。」小然小小的臉蛋用力的點頭。

「柏勛,你怎麼會來這里?」尹悅心突然想起什麼的問。

「我昨天不是叫你等我,我早上到公司處理完事情就會過去接你們,你怎麼自己帶著小然就回來,害我白跑一趟。」說到這個,他的語氣又帶了一些慍怒。

這幾天他每晚都到醫院照顧小然,那晚學到要如何照顧小然後,就由她負責照顧白天,而他照顧晚上,不過為了與她多一些相處的機會,他常常在白天時就跑過去。

「你公司不是還有事,醫院離家里又不遠,我帶小然搭計程車回來就可以了。」這幾天在醫院他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全都是他公司的同事打來找他的電話,他有多忙她全看在眼里,她真的不想耽誤他的時間。

「悅心,跟我回去。」卓柏勛一手抱著小然,一手握住她的手,將想她帶上自己的車。

她卻掙開他的手,從他懷里抱回小然,「柏勛,只要我一天沒跟亞擎離婚,我就不會帶小然離開這里。」說完,她走進前面的大樓。

卓柏勛立刻跟過去,「我說過亞擎那邊我會跟他說清楚。」

「我答應過他,會跟小然在家等他回來。」她不想食言。

「你只顧著替別人著想,為什麼不替我想想?」跟著她搭電梯上樓,進到屋里後,他哀怨的控訴——

「你知不知道跟你分開的這四年來我是怎麼度過的?當年眼睜睜看著你嫁給亞擎,我想恨你卻恨不了,只好拼命工作來麻痹自己,想借著這樣來忘掉你,我本來以為我已經做到了,誰知道那天一看到你,我所有的努力全都破功了。」

听他提起舊事,尹悅心又內疚又心疼。「是我不好,那天如果我帶你回去見我爸爸,你就不會跑去潛水了。」

「不是你的錯。」他把她懷里的小然抱坐在沙發上,然後輕擁著她,「現在所有的事都解釋清楚了,我們不要再分開了好不好?」

「我……」她很想點頭答應他,因為她的心早已不由自主飛向他,可是……她真的可以這麼自私只顧自己,不去管別人的感受嗎?

「悅心,我們已經白白浪費了四年,人生有多少個四年可以讓我們揮霍,不要再猶豫了,所有的事情我都會安排得好好的,絕不會讓你難做人。」他好言勸哄著她,俊臉慢慢的朝她移近,目標是她豐潤柔軟的唇辦。

他的眼神灼烈似火,熱切的注視著她,她被他那雙盛滿濃烈情感的黑眸牢牢的牽引住心神,心跳失序的跳動著。

當他的唇辦覆上她的那一剎那,強烈的電流竄過她全身,震醒了她的身子對他的回憶。

事隔四年,她還是只對他才有這麼強烈的感覺,她下意識的輕合上眼要承受他的吻。

突然間,一張臉貼在兩人旁邊,目不轉楮的瞪著他們,下一秒,兩只短胖的小手分別推開他們兩人靠近的臉。

「把拔,你又想要偷咬馬麻了嗎?」不知在什麼時候爬上一旁茶幾的小然,一臉生氣的瞪住卓柏勛。

被兒子這麼一攪局,尹悅心頓時羞紅了臉。

「爸爸沒有咬媽媽,是在親她。」卓柏勛沒好氣的回瞪兒子,這個臭小子又在重要關頭破壞他的好事。

「你咬馬麻的嘴。」小然指控,他看得很清楚。

「你這個笨兒子,我是在吻你媽媽,因為好喜歡好喜歡她,所以爸爸才親媽媽的嘴,你懂不懂嗎?」他笑看著一臉怒容的兒子。

「柏勛,你不要跟小然亂說。」尹悅心輕斥。

「我哪有跟他亂說,我說的是實話。」他喊冤。

小然睜著天真的大眼問︰「那我也好喜歡好喜歡馬麻,我也可以咬馬麻的嘴嗎?」

「你不行,你只能親你媽媽的臉頰,不可以親她的嘴,她的嘴只有我才可以親。」卓柏勛霸道地宣誓主權。

「柏勛!」尹悅心瞋瞪了他一眼,阻止他再對小然亂說話,把兒子抱下茶幾,讓他坐到沙發上,她倒了杯水喂兒子喝了兩口,「小然,我去煮飯,你乖乖在這里看電視。」她拿遙控器打開了電視,轉到他最喜歡的幼幼台。

「馬麻,我要吃番茄炒蛋哦。」小然提醒她。

「好。」她微笑的應道。

「我要吃麻婆豆腐哦。」卓柏勛也不客氣的點菜。

見他準備留下來吃飯,尹悅心猶豫了一下,才輕輕頷首。

她走進廚房後,卓柏勛這才有空打量屋內的陳設,客廳里的擺設很簡單,只放置了一組咖啡色的沙發,還有一組同色的電視櫃,淡綠色的窗簾系好掛在落地窗旁。

他的眸光接著被角落一組小茶幾上擺著的一幀照片吸引住,忍不住走過去拿起照片。

照片里的人是他!

他記得這張照片是跟她一起去清境農場時拍的,背後是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那天晚上他和她躺在草原上,指著夜幕上的星星在認哪個是夏季的大三角,哪七顆又是北斗七星。

就在他沉浸在昔日甜蜜的回憶里時,小然突然出聲,「把拔,杯杯。」

他拿著照片,走過去蹲下來背起兒子。

「把拔,杯杯。」小然趴在他背上說。

「我不是在背你了。」他托住兒子的**往上移。

「我是說杯杯。」

卓柏勛有點不耐煩的回頭,「我不是在背你了嗎?你還要我怎麼背?」

「那個杯杯。」他小手指向桌上的杯子。

他一愣,「你要的是那個杯子?」

「嗯,小然口渴。」

他沒好氣的放下小然,拿過杯子喂他喝水。

「以後說話要說清楚,杯子是杯子,跟背背不一樣。」他糾正兒子。

喝完水又放回杯子,看見他拿在手里的照片,小然說︰「這是把拔。」說著,他小小的雙手,習慣性的合起來拜了拜。

看見他的舉動,卓柏勛眼角怞了怞,板過他的小臉,正色的跟他說︰「小然,爸爸還活著,以後你不要再拜爸爸了。」

「為什麼不能拜?」小臉上堆滿困惑。

「因為爸爸還活得好好的。」他親昵的抱起兒子,親了親兒子的嫩頰,握著他的小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說︰「你看,爸爸的心髒還在怦怦怦跳著,沒有死,所以以後不要再拜了。」

「喔。」小然似懂非懂的看著他,「把拔,杯杯。」

卓柏勛拿起杯子遞給他。

「不是這個杯杯。」小然爬到他背後,兩手攀著他的頸子。

「你要我背你?」

「嗯,把拔當飛機,小然要飛到天上。」小然興奮的說。

听著他童稚的語氣,卓柏勛笑著背起他,「好,那小然坐好了,爸爸要飛了哦。」他在客廳里一下子跑著、一下子跳著、一下子蹲低,逗得小然開懷大笑。

忽然瞄見前面有幾間房間,他心思一動問︰「小然的房間是哪一間?」

「那間。」他小手指向最左邊的那間。

「那媽媽的呢?」

「那間。」他再指向最左邊的那間。

「你跟媽媽一起睡?」

「對。」

卓柏勛好奇的背著小然走過去,推開房門,房間里擺了一張雙人床,一旁的地板上墊了彩色的軟墊,上面堆了些玩具。

床上有兩個枕頭,一大一小,上面整齊的疊著兩床被子,也是一大一小。

衣架上掛著的只有小孩和女人的衣服,看出這間房沒有其他男人的痕跡,卓柏勛莫名的覺得很高興。

「小然,你一直都跟媽媽睡嗎?」他試探的伺。

「對。」

「那亞擎呢,我是說你另一個爸爸,他睡哪里?」

「他睡隔壁。」童音天真的回答。

听見亞擎跟悅心沒有睡在一起,卓柏勛興奮的從背後抱過兒子,開心的猛親著他的小臉,「你媽媽一定是還愛著我,所以才會跟亞擎分房睡,小然,你和媽媽搬來跟爸爸住好不好?」

「咯咯咯咯……」小然被他親得直發笑。

「小然,把拔會買很多很多玩具給你,你跟媽媽搬來跟爸爸住干!」卓柏勛誘哄兒子。

「那我把拔呢?」小然沒有被很多玩具給迷昏頭。

「呃,他……」當然是自己一個人住。但這種話卓柏勛不好明白說出來,思考著要怎麼說,才能讓他明白他們的關系時,尹悅心的聲音從飯廳傳來——

「小然、柏勛,吃飯嘍。」

明明是一句很簡單的話,此刻听在卓柏勛的耳里,卻宛如天籟,深深震動著他的心。

此刻他們三人就宛如是一家人,心愛的妻子煮好了午餐,在叫丈夫和兒子吃飯。

原本早已下定的決心,在這一刻更加堅固得無可撼動——他要接回悅心和小然,誰都不能阻擋他!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