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絕世笨寶貝 第五章

手術很順利,但因為麻醉還沒有完全消退,此刻小然靜靜的躺在病床上,不再痛得緊皺著小臉。由于暫時沒有健梗病房,在卓柏勛的要求下,小然被安排住在一間需要自費的單人VIP病房。

看著兒子甜甜的睡臉,尹悅心原本懸在半空的一顆心終于放下,清甜可愛的臉上有了笑容。

卓柏勛則站在病床前,翻動著掛在上頭的病歷,看完後,他不動聲色的凝視著她,「悅心,現在小然沒事了,我有事要問你。」

「什麼事?」她將兒子的手放進被子里。

「小然的血型是A型的?」他很冷靜的問。

「對呀。」

他深睇著她又說︰「你的血型是O型的。」

「嗯,有什麼問題嗎?」她不懂他到底想問什麼?

見她還是一臉納悶的表情,卓柏勛嗓音漸漸陰沉,「我記得亞擎是B型的,我是A型的,你還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嗎?」

「這有什麼……問題?」她眼皮一跳,突然有不好的預感,雖然還是想不出來有什麼不對,但從他的表情,她看得出他要動怒了。

見她還不明白,卓柏勛直接挑明了說︰「你是O型,亞擎是B型,你們怎麼可能生得出A型的小孩?」

她被他的話給問得一時呆住了。

他冷下臉說︰「我是A型的,小然也是A型的,需要去驗DNA嗎?」

「我……」聞言,她倒吸了一口氣。

「小然是我的兒子對不對?」他一步步逼近她。

「不……」只說了一個字,尹悅心就說不下去了,因為他已逼到她面前,那對大眼里燃燒著熊熊烈焰,正狠狠的瞪著她,仿佛只要她敢再撒一個謊,那把火就要燒向她。

「我不介意去驗DNA,現在就在醫院,我可以馬上去驗。」他語氣冷如寒霜。

她所有的話都鎖在喉嚨里,吐不出來,只能一臉震驚的看著他。

「小然是我的孩子。」卓柏勛這句話已經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之前為什麼要騙我說不是?」他箝住她的肩膀怒問。

「我……」肩膀被他抓得很痛,尹悅心蹙起眉,咬著唇辦,不知該如何回答。

「說呀,為什麼要騙我?他明明是我的孩子,你為什麼不讓我知道?」

「你已經要跟別人結婚了,你要我說什麼?」他緊迫不舍的逼問,讓她委屈的紅了眼眶,終于沖口說出,「那時小然叫你爸爸,你不高興,還說他認錯人,說我不會教小孩,你知不知道小然從一開始就認出你了,並沒有認錯人。」

小然沒有認錯他?「他為什麼會認得我?」

事到如今,她決定不再隱瞞了,「因為我以為你死了,所以在客廳里供著你的遺照,還教他每天對著你的照片拜拜,叫你爸爸,所以那天一看見你,他就認出你了。」

听見她的話,卓柏勛整個人怔住了。

「你一直供著我的照片?」

「對,我以為你死在那片海里,誰知道你從頭到尾都活著,還活得很好,只是不想回來見我而已。」這些日子以來,對他刻意隱瞞不回來的怨氣,到此時全都傾泄而出。

卓柏勛眼里的怒火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疑惑。「那你為什麼會懷著我的孩子嫁給亞擎?」他不相信亞擎不知道這個孩子是他的。

「那是為了要保住小然,所以亞擎才娶我,如果那時讓我爸爸知道我未婚懷孕,且孩子是遺腹子,他一定會逼我去打掉胎兒,亞擎為了幫我,所以才向我爸提親,還因此被我爸打了一頓。」四年多來對他的思念,在此時全都化為一串串的淚水滑落面頰。

她接著控訴,「結果你呢,你明明還活著卻避不見面,你若愛上了別人,大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用這種方法躲著我,不讓我知道?你知不知道,這幾年來我帶著小然是怎麼過的?現在你有什麼立場和資格來質問我為什麼不告訴你?你走,你出去,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尹悅心哭著將他推出病房外。卓柏勛太震驚了,一時傻傻的被她推了出來,想再進去時,房門已經被她從里面鎖上。

他拍著門板,急切的開口,「悅心,你讓我進去。」

「不要,你走!」她帶著哭音的嗓音從門內傳來。

他焦急的解釋,「你听我說,我不知道事情是這樣的,那年我醒來後,曾經打電話給你,可是你的電話一直打不通,我又不知道你家的電話,後來我打給亞擎,想叫他幫我轉告你我沒事,結果他的電話也打不通。」

站在門板後的尹悅心听見他的話,下意識的出聲,「因為一直找不到你,我急得跳進海里,亞擎為了將我拖上來,也跳下海,我們兩人的手機因此泡了海水,全都故障不能用了。」

「我不知道你們的手機壞了,那時我剛蘇醒,連下床都沒辦法,隔了幾天,體力恢復了一些,我不顧醫生的勸阻,跑去你家想找你,你家沒人在,你的鄰居告訴我那天你要出嫁,我不相信,趕到禮堂,結果看到你竟然嫁給了亞擎,你知不知道我當場吐出了一口血,昏了過去?」他心酸的訴說著四年前令他心碎的那一天。

在那種情形下,看見最心愛的女人嫁給了自己的弟弟,他虛弱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這種刺激,然後又昏迷了四天才醒來,醒來之後,他只覺得自己的心宛如被狠狠的剁碎了,所以才決定不再見他們。

「我不知道……」她愣住了。原來婚禮那天他去了,可是她竟然渾然不知。

站在門外的卓柏勛也紅了眼眶。

「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你要娶別人了。」她眼底閃動著淚水,現在才得知真相已經太晚,他們兩人今生注定要錯過彼此。

「不,我叮以去跟路霓取消婚約。對,我現在就去跟她說,你等我!」這個想法掠過腦海,卓柏勛立刻迫不及待的提步離開。

「……所以小然是我的孩子,他是我兒子,不是亞擎的。」卓柏勛神情激動的訴說著事情的經過。

听完,路霓微笑的看著他,「那很好,我們結婚以後,就不需要再生孩子了,有空的時候,你可以把小然接過來跟我們一塊住,享享天輪之樂。」她冷靜的神色將眸底的怒氣隱藏得很好。

早在第一次見到那個小鬼時,她就隱隱感覺到那個小鬼可能是他的孩子,因為他那雙濃眉大眼太像他了,現在證實了她的猜測,她並不意外,令她憤怒的是,她費盡心機,還是沒有辦法瞞住這個秘密。

而此刻他興奮的表情更加激怒了她,但她明白,在這個關頭絕不能與他爭吵,那只會將他推向尹悅心。

她的回答讓卓柏勛接下去原本想說的話卡住了,雖然他沒有設想過她的反應會如何,但她這樣的回應讓他有些錯愕。

「路霓,我……」

「我能了解你現在的心情,突然多出了個孩子,換作是我,也會很激動。」她握起他的手,那張美艷的臉龐帶著體諒的神色說︰「既然他是你的孩子,我可以接受他,你不用擔心。」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我想照顧他們母子。」卓柏勛希望她能明白他的意思,他不能娶她了,他要回到悅心和小然身邊。

路霓假裝完全听不出他的意思,裝出善解人意的說︰「尹小姐幫你生了個孩子,我們照顧他們母子倆也是應該的,如果他們有什麼需要,你盡管跟我說,我可以替他們安排。」

「路霓,我……」看著此時和善溫婉的她,卓柏勛實在說不出想要取消婚禮的話。她為什麼不跟他吵、不跟他鬧?這樣他就可以順勢把話說清楚,她現在這樣一副溫柔賢淑的模樣,反倒讓他不知該怎麼辦。

腦海里掠過在醫院時尹悅心那含淚的淒楚神情,他狠下心決定把話跟她說清楚,「我想,我們還是取……」

他才剛開口,路霓便低呼,「啊!我差點忘了跟何董約好要去看一塊地,來不及了,我得趕快過去,何董最討厭等人了。我先走了。」拿起皮包,路霓頭也不回的走出辦公室。

坐上車後,她那張明麗的臉龐燃燒著怒火,憤怒的將那只昂貴的名牌包包甩向旁邊的座位。

他想甩掉她回到尹悅心身旁?休想!

從來只有她甩人,沒有人敢這麼對她,就算要甩,也是她甩他,輪不到他用掉她!

路霓這邊暫時沒有結果,卓柏勛只得先趕回醫院。

「悅心呢?」病房里沒看見她,只有卓亞擎陪在小然身邊。

「她回去拿小然的換洗衣物了。」剛才他已經從尹悅心那里得知,大哥已經知道小然是他兒子的事,她沒有提太多經過,只說他是從小然的血型上看出了小然是他的孩子。

他不知道大哥打算怎麼做,帶著防備的神色故意不看著他。

卓柏勛沉吟了下開口,「亞擎,這幾年你替我照顧悅心他們母子,我很感激。」

「我不需要你的感激,我這麼做也不是為了你。」卓亞擎語氣里透著一絲銳利。

不想跟他爭執,卓柏勛努力維持冷靜,「我知道你以前就喜歡悅心,可是小然是我的兒子,我希望以後我能親自照顧他們。」

「他們不需要你的照顧,這幾年沒有你,我也把他們照顧得很好。」卓亞擎眼神冰冷的瞪著他。

他的話讓卓柏勛的冷靜裂開了一條縫,索性把話攤開來說︰「你之前騙我說小然不是我兒子,我可以不計較,但現在我知道真相了,我要帶走悅心和小然。」

卓亞擎沉下臉詰問︰「你憑什麼帶走他們?當初悅心懷了小然,旁徨無助最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里?是我去向她父親自首,說悅心有了我的孩子,我要娶她,這才留下了小然,為了這件事我還被她爸爸痛打了一頓,那時你又在哪里?」

「……那時我還昏迷不醒。」此刻他痛恨死了當時自己為何要跑去潛水,否則他早和悅心、小然共組家庭。

卓亞擎咄咄再問︰「那你醒來之後呢?你又做了什麼?這四年來你來看過他們母子嗎?你有管過他們的死活嗎?現在知道小然是你兒子,你就想討回他們母子,憑什麼?你有盡到一天做父親的責任嗎?這四年來,都是我陪在他們母子身邊的。」

卓柏勛被他連串的被質問得一時啞了口。「……當時我以為她嫁給你了,所以我才……」

「她是嫁給我了。」卓亞擎冷著聲申明,他不該跟他搶。

卓柏勛糾正他,「她是為了小然才嫁給你。」

「那有什麼不一樣?事實是我們已經結婚了,她是我的妻子,我是她的丈夫,你算什麼?你是小然的親生父親又怎樣?如果你想跟悅心爭小然的監護權,我相信法院會斟酌你失蹤四年的事,而把小然判給悅心。」卓亞擎火力全開的扞衛自己的夫權和父權。

「我不會跟悅心爭奪小然的,亞擎,當年的事我沒有問清楚,就避不見面是我的錯,但是如今知道事實的真相,我不會把悅心和小然再讓給你,她和小然都是我的!」卓柏勛眸里燃起志在必得、毫不退讓的決心。

陰錯陽差讓他錯過了她和小然四年,他不要再在他們日後的生活里缺席。

「你想跟我爭悅心和小然?難道你忘了你明年初要結婚的事?你想拋棄路霓嗎?」他冷著臉,但眼里蓄著火氣提醒他。

「路霓那邊我會跟她說清楚。」當年他恢復後,在祈勝安的邀約下,進入他瞞著家族私下成立的安家房屋,而開始與路霓同進同出,最後漸漸走在一起。

兩個多月前,一場聚會,同事起哄催他們結婚,原以為她不會當真,沒想到她竟說想嫁給他。

他欣賞路霓,她是個聰明又有能力的女孩,可是他一直很清楚,那樣的感情不是愛情,然而為了不讓她難堪,加上自從失去悅心後,他已無法再愛人,娶誰對他而言根本沒有差,于是這場婚禮就這樣定下來。

如今得知當年的真相,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再放手,他要帶回悅心和小然。

「那等你說清楚了再說吧!很晚了,不送。」卓亞擎冷漠的下達逐客令。

臨走前,卓柏勛由衷的留下幾句話,「亞擎,我不想為了這件事跟你鬧得不愉快,可是我失去了悅心四年,我的心也空下了四年,我真的不想再失去她。」

卓柏勛離開後,尹悅心從轉角處慢慢走出來,靜靜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再覦向關上的房門,一臉愁容,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不敢進去面對里面的亞擎,他們剛才說的話她在門外全都听見了,對亞擎,她充滿了歉疚,因為她無法回應他想要的感情。

她愛的仍是柏勛,但她也不可能在這樣的情形下帶著小然跟柏勛走,她不想對不起亞擎。

恩情與愛情,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兩邊都顧全?

中午時分,路霓走進一家餐廳,梭巡了一下,便看見自己約的人已到,她優雅的走過去,在卓亞擎對面坐下。

「你約我見面有什麼事?長話短說,我下午四點還要趕飛機。」卓亞擎冷著臉,看了下腕表,一秒都不想耽誤的直接說明,出國前他還要再趕到醫院看小然。

「你這個時候出國放得下心嗎?」路霓笑著問,笑意卻沒到達眼里。

這是他們第二次見面,上次是在巧遇尹悅心不久,卓亞擎找到剛開幕的分店來詢問卓柏勛的事,那時柏勛剛好出去不在,兩人交談了不到半小時,彼此便有了共識要維持現狀,不讓目前的關系因為這場巧遇而有所改變。

「我為什麼放不下心?」卓亞擎神色平靜的問,到英國出差一個星期的事,早在上個禮拜就決定了,他是工程部主管,不可能不去。

路霓挑了挑秀眉,「你還不知道柏勛已經得知小然是他親生兒子的事嗎?」

「知道,那又怎樣?」

「你不怕他趁虛而入,想搶回尹悅心跟小然?」他太鎮定了,讓路霓看得有些礙眼。

他反問︰「你這麼沒用,連自己的未婚夫都抓不住嗎?」

她冷冷反擊,「我不至于連自己的未婚夫都管不住,我是擔心你管不住自己的妻子,她有了柏勛的孩子,我擔心的是,她會不會常常拿孩子的事來接近柏勛。」

「悅心不會這麼做。倒是請你管好我大哥,不要讓他假借探望孩子的名義接近悅心。」卓亞擎沉著臉說。

「很好,看來我們的目標還是一致。對了,卓亞擎,你有沒有考慮帶尹悅心和小然搬到國外去住?」

「我目前沒有這個計劃。」他的工作在這里,怎麼可能離開。

「如果你是擔心工作的事,我可以介紹你到我表哥家的公司,以你的能力,擔任國外分公司的主管應該沒有問題。」她拋出優渥的條件利誘他。

「我沒有興趣。」對她的利誘,卓亞擎無動于衷。「倒是以你的家世和條件,大可與我大哥出國另闢事業。」該遠走他鄉的是他們。

見他把問題再丟回來,路霓有些不悅,「結婚後,我可能會跟他一起到美國,但是這兩個月,我希望你能看好尹悅心。」

「以她的個性,她不會主動去糾纏我大哥,你才該認真看好我大哥,不要讓他有機會跑去纏著悅心。」他工作很忙,常常要出差,不可能天天守在悅心身邊盯著她。瞟了一下腕表,時間差不多了,他起身準備要離開。

「卓亞擎,你不要忘了,我們現在是站在同一個戰線上。」見他似是完全不緊張,路霓心急的提醒他。

「我沒忘記,所以希望你能守住我大哥,這對我們兩個都好。」丟下話,他拿了帳單往外走。

帶著玩具走進病房,看見尹悅心坐在一旁喂小然吃晚餐,卓柏勛走過去,關心的問︰「小然,你今天覺得怎麼樣?」

「把拔,你來看我嗎?」瞅見他拿在手上的那盒玩具,小然開心的露出笑臉。

「對,這是送你的玩具。」卓柏勛討好的將盒子遞給他。

他興奮的打開盒子,「把拔,這是機器人嗎?」他看不懂字,但上面的圖片印著一個大大的機器人。

「這是變形金剛。」卓柏勛笑呵呵的點頭,他打算跟小然一起組合,可以趁機跟他培養父子感情。

尹悅心收走玩具,「小然,先吃完飯才可以玩。」

「那馬麻你喂快一點。」瞟著被收到一旁的玩具,小然心急著想玩,催促她。

「吃東西要慢慢咬,胃才好消化,你想要肚子再痛痛嗎?」雖然闌尾炎跟這個沒關系,但為了讓小然學會細嚼慢咽,她刻意這麼說。

「不想。」想到昨天的肚子痛,小然嚇得用力搖頭。

「那就慢慢吃。」

「好。」他乖巧的應了聲。

卓柏勛站在旁邊看著眼前這幅母慈子孝的畫面,俊朗的臉上溢滿了笑意,原本今天一早就要過來探望小然,但突然被公司一堆的事給絆住,忙了一天,直到現在才怞出空來。

見尹悅心一直不看他,他刻意移到她旁邊,想引起她的注意,但她還是不看他,卓柏勛眯了眯眼,不高興被她這麼忽略,他索性伸手擁住她的肩,好聲好氣的問︰「悅心,你吃了嗎?」

「還沒。」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

他體貼的說︰「那我來喂小然,你快吃吧,免得飯菜涼了。」

听見他的話,小然也附和,「馬麻,小然想讓把拔喂。」

看了小然一眼,將碗交給他,尹悅心叮嚀,「你記得喂小口一點,還有不要喂太急。」說完,她起身,將床邊的位置讓給他。

卓柏勛坐下,興匆匆的喂著小然,自失去悅心後,他不太喜歡孩子,總覺得小孩很吵又任性,但眼前這個可是他跟悅心的兒子,他愈看愈喜歡。

奇怪,以前他怎麼都沒留意到,原來小然臉上那對眉毛眼楮很像他。

尹悅心坐到旁邊,靜靜低頭吃著餐盒,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她從包包里取出電話。「喂,你到啦!嗯,正在吃,小然他很好,你不要擔心,我知道,我會照顧好小然,你也要小心,他……」瞅了一眼在喂小然吃飯的卓柏勛,她遲疑了下說︰「剛來,不會的,你不要多心,我和小然會等你回來,好,你等一下。」

她將手機拿給小然,「小然,把拔要跟你說話。」

小然笑眯眯的拿著電話,軟軟的童音甜甜的叫著,「把拔,你在哪里?喔,小然有乖乖吃飯,有呀,小然有想把拔,好。」他突然噘嘴在話筒上親了一下,咯咯笑著問︰「把拔,你有听見小然親你嗎?有,小然也听到了,好,小然會等把拔回來,把拔再見。」

在旁邊听見他們講電話的卓柏勛,努力按捺著不讓臉色太難看。

在尹悅心收起電話後,他小心翼翼的開口,「悅心,等小然出院後,你跟他搬到我那里,既然我們澄清了誤會,就不需要再讓亞擎照顧你們了。」

「那路小姐怎麼辦?還有你跟她的婚禮呢?」事隔四年,他們身旁都已經各自有了別人,她實在不想傷害任何人,不管是亞擎還是路霓。

「她那邊我會跟她說清楚。」今天一整天都沒見路霓進公司,才會害他這麼忙,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存心躲著他,但這件事無論如何,他一定會找時間再跟路霓好好談一談。

尹悅心想了想,抬頭直視他說︰「柏勛,這幾年來都是亞擎陪在我身邊,而你身邊則有路小姐陪伴,我們……不該去傷害他們。」

「當年的事,你還怪我嗎?」他皺起濃眉。她的意思是不想回到他身邊嗎?

「我沒有怪你,只是,我們不該為了自己而去傷害他們。」這是她昨天想了一夜得出來的結果。

「所以你就寧願傷害我?」他沉下臉。

「我沒有這麼想。」她急著解釋。

思及什麼,卓柏勛臉色鐵青的凝住她質問︰「你是不是愛上了亞擎?」所以才不想回到他身邊。

小然敏感的察覺到他們之間不尋常的氣氛,拉了拉他的手,「把拔,不準欺負馬麻。」

「我沒有欺負你媽媽,是你媽媽欺負我。」他委屈的看向兒子,這四年多來她依然盤踞了他心里最重要的那塊位置,可是她呢?她的心里該不會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吧!

小然相信自己看見的,「是你凶馬麻。」

「我沒有。」卓柏勛否認。

「有。」小然篤定的點頭。

「沒有。」兩人那對神似的眉眼大眼瞪著小眼。

「你明明在罵馬麻,小然不喜歡把拔了。」他最喜歡馬麻了,他要保護馬麻,不準別人欺負她。

「我沒有罵她。」他只不過聲音比較大一點而已。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再說了。」尹悅心出聲打斷他們,走過去從他手里接過碗,「我來喂吧,你先回去。」

卓柏勛冷不防的吻住她,她愕然的瞠著黑亮的眼楮愣愣的瞪著他。柔潤的唇辦在他強勢的侵犯掠奪下,她整個人顫悸著,仿佛有電流從他的唇上竄到她身上。

小然呆了一下,接著氣憤的伸出手想推開他。「你不要咬馬麻!」

「我沒有咬你媽媽,我是在親她。」卓柏勛退開,臉上帶著得逞的愉快笑容。

「悅心,只要你心里還有我,我就不會放棄。」

她沒有拒絕他的吻,這就表示她對他還有愛,憑這點,他就要力爭到底。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