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絕世笨寶貝 第四章

「悅心,你這里已經整理三遍了。」站在一旁的鐘姐終于看不下去,走過來提醒她。

「哦。」她只是輕輕應了一聲,換到另一排,繼續整理筆架。

「悅心,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鐘姐關心的詢問。

她垂眸抿著唇,沒有說話。

「剛才那個女人找你出去做什麼?」她一回來就整個人心神恍惚,一定跟那個女人有關。

尹悅心輕輕的搖搖頭,不想說。

「悅心,鐘姐不是想要過問你的私事,我是怕你被人欺負了。」那種女人一看就知是個厲害角色,她很擔心悅心吃悶虧。

「謝謝鐘姐,她沒有欺負我。」路霓從頭到尾都和顏悅色,沒有凶她一句。

既然她不肯說,鐘姐也沒再追問下去,想到一件事,她興匆匆說︰「對了,昨天安家房屋的人介紹我去看了兩家店面,其中一家還不錯,就在這附近再過兩條路。」想借著這件事讓她開心些。

「鐘姐租下來了嗎?」這個好消息讓尹悅心抑郁的神色略略好轉了些。

「還沒有,店租有點貴,不過安家房屋的人說會再幫我談。」

「那太好了。」尹悅心由衷的說。

「可能是看在我伯父的面子上,他們想賣我伯父這棟房子,所以順便幫我找店面,否則他們怎麼會那麼好,主動說要幫我介紹店面,還說不收仲介費。」她猜測。

「安家房屋,就是轉角新開的那家嗎?」她記得卓柏勛就是那家仲介公司的人。

「對,听說是他們里面一位姓卓的先生交代的。」

卓?難道是柏勛?

這時,二樓的內線電話突然響起,尹悅心走過去接起電話——

「悅心,外找哦!」話筒里傳來小潔的聲音。

「誰呀?」怎麼又有人找她。

「一個帥哥哦!」小潔賣關子,沒有明說。

「我下去看看。」掛電話,尹悅心告訴鐘姐有人找她,走下樓後,就見卓柏勛站在收銀台前,秀眉忍不住輕蹙。

他們這對即將結婚的人是怎麼回事,約好了輪流來找她嗎?

「跟我出來一下,我有事問你。」一見到她,卓柏勛拉著她就往外走。

「你要問什麼?」走出去後,她甩開他的手。

「我們到那家店去。」卓柏勛指向不遠處的那家連鎖咖啡館。

「不要。」他跟路霓還真有默契,竟然不約而同的都想約她去那里,但她才從那里回來不久,不想再去,「有什麼事你在這里說就好,我還有工作要做。」

卓柏勛緊緊盯著她,見走廊下沒有人,便開門見山的直問︰「我問你,小然是不是我的孩子?」

聞言,尹悅心驚愕的瞪大眼看著他。

「你快說呀,小然是不是我的兒子?」他催促,昨天自從得知小然的出生日期,他翻來覆去一夜無眠,不停的在想著這個問題,今天又忍了一個早上,他再也忍不下去,一定要親耳听見從的嘴里說出的答案。

不久前路霓說的那些話閃過她腦海,尹悅心悄悄握緊了手,垂下眼,輕輕的搖了搖頭。

他慌亂的追問︰「怎麼可能不是,他是在十一月十三日出生的,我怎麼推算日期,小然都是……」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嗓音打斷了卓柏勛的話——

「大哥,小然真的不是你的兒子,他早產了兩個多月,當初還待在保溫箱里一個多月才抱回家。」卓亞擎說著走到尹悅心身旁,伸手攬住她的肩,與她一起面對他,她低下頭,默默不語。

卓柏勛眼楮死死的盯著他擁住她肩頭的手,恨不得用眼神狠狠將那只手燒出一個洞來。片刻,他才抬眼覷向卓亞擎,語氣冰冷,臉色鐵青的問︰「你的意思是說,當時我一失蹤,你立刻就跟悅心在一起了?」

他生死不明,她卻馬上跟亞擎在一起,還有了孩子,她移情別戀的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听見他的話,尹悅心神色一僵,還沒來得及開口,就听見一旁的卓亞擎再出聲,「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出事時,悅心很傷心,搜救人員一直找不到你,我們以為你已經……那一天,悅心難過得把自己灌醉了,我很擔心她,所以也陪她喝了不少酒,結果……就有了小然,所以我們才會結婚,我們沒想到原來你還活著,但是你卻狠心得這四年多來都不跟我們聯絡。」他最後的語氣隱含著指責。

听完他的解釋,卓柏勛神色陰沉得嚇人,十指緊緊的握拳,就在卓亞擎以為他下一瞬間可能會翻臉出手揍人時,他卻不發一語的轉身離開。

尹悅心張了張嘴想說什麼,最後什麼都沒說出來,只能目送著他坐上車,揚塵而去。

她低落的神情卓亞擎看在眼里,心中五味雜陳,出聲喚回她的注意,「悅心,我剛才那樣說是考慮到大哥要結婚了,如果讓路小姐知道大哥跟你有了一個孩子,可能會造成他們夫妻的困擾,你也不希望這樣吧!」

這是原因之一,但也是為了切斷她和大哥之間的可能性,一開始得知大哥還活著,他非常震驚,又怕悅心心中存有一絲希望,畢竟自己喜歡她那麼多年了,以為終究會有機會,誰知大哥一回來就粉碎他的希望,現在竟還單獨的來見悅心,這叫他心里怎麼不怨不急。

「嗯。」她能理解,卻覺得有些喘不過氣的深吸一口氣後,才看向他,「亞擎,你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南部的機台出了些問題,我待會兒要趕過去處理,先繞過來跟你說一聲。對了,明天是小然生日,這是我剛買的玩具,你幫我拿給他,我明天可能會很晚才回家。」他將手里的一個袋子遞給她,臉上漾著溫柔的微笑。

接過袋子,尹悅心頷首,「好,你開車小心。」

「嗯。」臨走前,卓亞擎俯下臉在她額頭上輕吻了下。

伸手輕撫著他吻過的額心,她怔怔的看著他離開。她不可能回到柏勛身邊,可她和亞擎該如何下去,她也暫時找不到出口。

指間夾著根煙,裊裊升起的白色煙霧散逸在空中,身後的屋里是熱鬧喧囂的派對,卓柏勛卻一臉意興闌珊的站在露台上,眺看著幽暗的夜空。

城市里的燈光太亮了,天上連一顆星星都看不到,只有一抹弦月孤孤單單的斜掛在蒼穹上。

有人打開了露台的門,朝他走過去,手里端了兩杯雞尾酒。

「喏,給你借酒澆愁一下。」祈勝安將其中一杯酒塞進他手里。

「我哪有什麼愁要澆?」雖然嘴上這麼說,卓柏勛還是接過了雞尾酒,一口喝光它。

祈勝安斜睞他一眼,「有眼楮的人都看得出來,你一臉死氣沉沉的樣子,說吧!發生什麼事了,路霓說你這幾天天天板著臉孔嚇人。」他穿著一襲鐵灰色的西裝,半長的頭發綁成馬尾扎在腦後,陽剛的面容粗獷不羈。

當年救起卓柏勛的那艘游艇正是他的,那時他跟表妹路霓,還有幾個朋友開船出海,是他先發現那時在海里載浮載沉的卓柏勛,進而救起他。

「我只是在想,如果當年我沒有去潛水就好了。」卓柏勛有些消沉的說。

「發生的事,你再後悔也沒用,還是認命的接受老天的安排吧。」不是他想說風涼話,而是既然改變不了已發生的事實,也只能改變自己的心態去接受它。

深深吸了一口煙,再徐徐吐出,卓柏勛低沉的嗓音幽幽的說起一段往事——

「你知道嗎?我跟我弟弟只差十個月,不是我媽會生,那是因為我們不是同一個母親生的,我爸在我媽懷了我的時候,有了別的女人,跟她生下了我弟弟亞擎,當我媽在我十歲時過世,我爸立刻就把外面的女人和那個孩子迎進門。」

祈勝安涼涼的接腔說︰「然後你就開始過著被後母虐待的日子。」這種事並不少見,他的家族里就有,自個兒也有好幾個同父異母的手足。

橫了他一眼,卓柏勛搖頭,「那女人沒有虐待我,她對我客氣得像在對待客人一樣生疏有禮,而我跟亞擎之間也不太親,我覺得自己像是那個家的外人,格格不入,後來上大學,我就搬出去住。」

「那你弟當時是怎麼搶走你心愛的女人?」祈勝安有些好奇的問。

四年多前,他陪剛蘇醒不久的卓柏勛去找尹悅心,卻在婚禮上看見心愛的女人嫁給了別人,卓柏勛當場噴了一口血,接著還沒有完全康復的身體因為受不了刺激,再度昏厥了過去,那情景他至今仍記得很清楚,那時沒有多問,怕再次刺激到他。

「六、七年前我爸過世後,我就不曾再回去,也斷了跟他們母子的聯絡。是後來我跟悅心交往時,無意間發現原來亞擎就在她讀的那所大學攻讀博士,透過我的介紹,亞擎就這樣認識了悅心。」那時,他已看出亞擎對悅心很有好感。

「看來那個時候他就準備要搶走尹悅心了,你這個弟弟還真是沉得住氣,等你一死,馬上就接收她。」祈勝安故意加油添醋。

他是前幾天從路霓那里听說他最近遇見了卓亞擎和尹悅心,心情因此變得很低落。為了這件事,路霓很不高興,所以今天才會要他來「開導開導」他。

「如果那年我沒有出事,悅心不可能被他搶走的!」他有這個自信。

祈勝安非但沒有安慰他,反而奚落他,「他們在你出事後沒幾個月就結婚,可見尹悅心本來就對你弟弟有好感,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快就走在一起。」

卓柏勛辯解,「那是因為悅心以為我死了,難過的喝醉了,才會和亞擎……」

後面的話他說不下去。

「原來是酒後亂性,不過,該不會是你弟故意灌醉她的吧?」這個時候不趁虛而入是笨蛋。

卓柏勛沉悶的搶過他手里那杯沒有踫過的雞尾酒,一口喝光。

「你打算再搶回尹悅心嗎?」祈勝安試探的問。

眯著眼跳向夜空,須臾,卓柏勛才喃喃搖頭,「他們已經有了小然,怎麼搶?拆散他們嗎?」

「別忘了你還有路霓。」祈勝安提醒他,不要辜負他表妹。

「我沒忘記。」若不是顧慮到她,也許他會不顧一切的把悅心從亞擎身邊搶回來。

祈勝安拍了拍他的肩,如果路霓不是他表妹,他或許會鼓勵他放手再去把尹悅心搶回來,但是身為人家的表哥,這樣的話他實在不好說出口。或許他和尹悅心沒有緣分。

比起卓亞擎送的遙控汽車,小然更喜歡卓柏勛托人送去幼稚園給他的戰斗飛機,生曰都過了好幾天,他還是愛不釋手的玩著。

「小然,該睡覺了。」尹悅心拉起他的手走回臥室。

「馬麻,把拔什麼時候會再來看我?」換上海綿寶寶的睡衣後,小然仰起小臉問。

「他很忙,沒辦法再來找小然,對了,小然,以後你再看到他不要叫他把拔,要叫他……伯伯。」最後那兩個字仿佛砂礫一樣,摩擦著她的喉嚨,讓她的咽喉有些灼痛。

「為什麼不能叫他把拔?」

她困難的解釋,「因為……你已經有一個爸爸了,他是你爸爸的哥哥,所以要叫他伯伯。」

小然听不懂她說的關系,執著的不想改口,「可是人家想叫他把拔。」

抱小然坐到床上,她捺著性子哄他,「小然,你再叫他把拔,他會生氣。是媽媽不好,媽媽不該教你這麼叫他,我們不要再叫他把拔了好不好?」

「那不叫他把拔,他就會來看小然嗎?」小然天真的問。

尹悅心沉默了一下,才說︰「你乖乖睡覺,有空他就會來看小然。」

乖乖躺下,小然懷里還抱著那架戰斗飛機。「馬麻,那你明天可不可以幫我打電話給把拔,小然想跟他說話。」

「你想跟他說什麼?」

「他送小然戰斗飛機,小然還沒有跟他說謝謝。」

「我沒有他的電話,我再問問看有誰知道好不好?」看著乖巧的兒子,她不忍拒絕。

「好,馬麻要記得哦。」小然漾起笑,然後閉上眼楮。

「嗯。」輕拍著兒子的胸口,哄他睡著後,尹悅心拿走他懷里抱著的那架戰斗飛機,放到床頭櫃上,替他蓋好被子後,她走出房間。

這幾天卓柏勛不曾再出現過,生活又恢復了昔日的平靜,但她的心卻沒辦法再像以前那樣淡然。

當初以為他死了,她悲痛欲絕,心如枯井,現在知道他還活得好好的,曾經死寂的心,又激烈的跳動起來,沒有一刻安寧。

她拿起擺在茶幾角落的一幀照片,那天準備把他的遺照拿去燒掉時,小然不肯,等他睡著,她才偷偷拿去燒了,第二天,小然發現他的照片不見了,又哭又鬧,她只好從以前的相簿里,找出一張柏勛的生活照片擺在客廳里。

這幾天小然還是習慣每天早晚對著柏勛的照片合掌拜三拜,她告訴小然不用再拜他了,他一時還是改不過來。

垂眸注視相框里的人,那張英氣俊朗的臉上神采飛揚、意氣風發,她忍不住伸指輕輕的撫摸著照片里男人的臉,眼眶泛紅,隱忍的酸楚慢慢在眼中凝聚成霧氣,接著形成淚珠,滑落面頰。

「小然,對不起,媽媽騙了你!」

好不容易他終于回來了,可是,他身邊已經有了別人,他不再是她的了,連她的孩子都不能跟他相認。

愈想心愈酸,不過這樣總比他死在那片海里好,他若死了的話,就永遠看不到他了,至少現在還能再看見他。

她不可以再貪心了……

听見大門打開的聲音,她連忙把照片放回去,抹去臉上的淚,抬起頭時,卓亞擎已換上了拖鞋,走了進來。

「你回來了,餓不餓?要不要我幫你煮點宵夜?」

「不用了,我回來時在路上吃過了。」放下公事包,卓亞擎疲憊的松開了領帶,在沙發上坐下。

尹悅心聞到他身上濃濃的酒味,「你喝酒了?」

「喝了點。」

「我去倒杯茶給你。」她起身要去廚房,手臂猛不防被他拽住。

他從背後摟住她的腰,整個人親昵的靠在她背上,親吻著她的耳朵,低喃著她的名字,「悅心……」

她嚇了一跳,不假思索的旋過身推開他,被她一推,他跌坐回沙發上,不悅的皺攏眉峰。

「我們在一起生活四年多了,你還要我忍多久、等多久?」之前他願意耐心的等,可大哥出現後,他莫名的不安,急著要個答案。

「對不起,亞擎,我……我還沒有準備好。」她驚慌失措的說。

「你什麼都不用準備,你只要接受我就好了。」

他伸出手想再拉住她,她卻倉惶的後退了兩步。

「你在怕我嗎?我們在一起生活了這麼久,你真的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他微怒的抬起帶著血絲的雙眼瞪住她。

見他情緒有些異常,尹悅心走進浴室拿了條濕毛巾出來,遞給他。「亞擎,你喝醉了,擦一下臉。」

他沒有伸手接過,自顧自的說︰「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你說我們結婚後要分房睡,我答應你,你說要擺大哥的照片,好讓小然記得他的容貌,我也答應你,但是你是不是忘記了我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有血有肉有感情,看著喜歡的女人就在身邊,你知不知道我得花多大的力氣才能忍住想要佔有你的念頭!」

他瘩咽的嗓音透著憤怒,「我尊重你,在等你忘掉大哥,等你愛上我,你告訴我,我到底能不能等到這一天?」

酒精讓他失去了自制,一古腦兒的把壓抑在心里的話全部宣泄出來——

「我知道是大哥先遇到你的,所以我不敢對你有非分之想,只想見見你就好,但是大哥失蹤的這幾年,是我陪在你身邊,我陪伴你的日子早已遠遠超過你跟他在一起的歲月,為什麼你還是不能接受我?愛上我?」

「亞擎……」她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對他,她真的滿心感激,可是他想向她索求的感情,她實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給得起。「你讓我再想一想好不好?」他之前允諾不逼她,要給她時間考慮的。

卓亞擎定定的看著她,驀然朝她伸出手,她下意識的往後退,下一瞬間卻見他眼楮一閉,歪倒在沙發上,醉倒過去。

她愣了一下,確定他醉死了,才走上前,內疚的看著睡著的他。

「對不起,亞擎。」如果可以,她也很想如他所願的愛上他,這樣一來,她就不會在看見卓柏勛時一再的心痛,可是她對他真的沒有心動的感覺,他親她,她雖然不討厭,卻也沒有一絲悸動的情愫。

怎麼辦?她真的不想看他這麼難過,要怎麼樣才能讓自己愛上他?

見卓柏勛掛上電話,路霓皺起了那雙描繪細致的柳眉。

「你又叫小趙幫你帶人去看房子?」

「嗯。」卓柏勛漫不經心的應了聲。

「你現在不是有空嗎?而且是你約了買主,為什麼不自己去?」路霓質問。

通常會由他親自出馬簽下的房子,都價值不菲,他會透過關系尋找有興趣的買主來看屋,而這些人購屋的意願也會比其他人來得高,所以平常他都會親自帶看房子。

「我見到尹悅心你不高興,我現在避免去見她,你也不高興,你說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你滿意?」卓柏勛心煩的覷向她。

「你心里如果坦蕩蕩,見不見到她我根本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是不是對她還舊情難忘?」那天她去試穿婚紗的時候,他完全心不在焉,眼里根本看不見穿上了婚紗的她。

這幾天也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樣,明明她就在他身旁,他卻還能旁若無人的發呆,真是氣死她了。

不想跟她吵,卓柏勛抓起電話,再打給小趙,「小趙,那組客人我自己帶看,你不用過去了。」掛斷電話,他站起身,語氣平靜沒有一絲起伏,「這樣你滿意了吧。」

丟下話,不等她回答,他直接走出辦公室。

驅車來到金屋書局,停好車,正要走進去時,只見有人匆忙的從里面跑出來,撞上他,待看清楚是誰,他想也沒想的拽住她的手。

「你怎麼了,怎麼這麼慌張?」

尹悅心語氣急促的開口,「剛才幼稚園打電話來,說小然突然肚子痛,我趕著過去接他去看醫生。」

「我送你們去。」卓柏勛連考慮都沒有,立刻拉著她往附近的幼稚園走去,一邊拿出電話,「小趙,我現在有事,那組客人還是麻煩你幫我帶看,嗯!就這樣。」

听見他剛才講的電話,尹悅心連忙說︰「你忙的話,我可以自己帶小然搭計程車過去。」

「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小然怎麼會突然肚子痛?」

「我也不知道,老師說他中午睡覺時,就說肚子有點痛睡不著,剛才卻痛到哭白了臉。」她緊皺著眉頭,心疼的轉述。

很快來到幼稚園,看到小然痛到嗚咽的啜泣著,抱著他,尹悅心心疼得要命。

「小然乖哦,媽媽馬上帶你去看醫生。」

看見孩子縮在她懷里,痛得臉色發白,眼淚嘩啦啦的滾下來,卓柏勛的心也莫名被牽動了,載著他們朝醫院疾馳而去。

來到急診處,他抱著小然,讓她填寫掛號單,他站在旁邊,輕拍著小然的背哄著,眸光不經易瞟意她填寫的資料時,黑瞳閃過一抹驚愕,正要再看清楚時,她已將資料交給護士。

接著一名護士過來詢問小然的情況,不久,有名急診醫生走過來,在小然的肚子上按了按,詢問了些事情,立刻安排小然去做檢查。

見她神情焦急,卓柏勛按捺住想問出口的話,靜靜的陪著她。

等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說明,「他得了急性闌尾炎,要馬上動手術,你們先去填寫一些資料,辦理住院手續。」

「會有危險嗎?」尹悅心擔心的問。

「這種手術一般而言不會有什麼危險,你放心。」醫生笑著安慰她。

陪著她辦好一切手續,卓柏勛和她坐在手術室外面等待。

「你說小然一定會平安的對不對?」她神色不安的問,想再尋找一份保證。

「嗯,闌尾炎不算很嚴重的病,他不會有事的。」卓柏勛沉吟了下,低聲問道︰「悅心,我有一件事想問你。」

見她雙眼緊盯著手術室,一顆心懸在小然身上,壓根沒听見他的話,卓柏勛爬了爬短發,決定還是等小然手術結束再問,現在問,她也沒心情回答。

果然,她根本沒留意他剛才說了什麼,緊張的直盯著前方手術室門上亮著的燈,他沒再出聲,她也不再開口,坐在椅子上,神情布滿了焦慮。

片刻後,她看向他問︰「這麼久了,為什麼小然還沒出來?」

卓柏勛瞥了眼腕表,「才過了十分鐘而已。」

「才過十分鐘嗎?我怎麼覺得小然好像進去一、兩個小時。」

他安撫她,「你不要急,小然不會有事的。」

「小然身體一向很好,為什麼會突然得闌尾炎?」她茫然的問。

她的話難倒他了,「呃,生病這種事很難說的。」他實在是忍不住了,「悅心,我問你……」

這時尹悅心卻突然跳了起來,「啊!我知道了,我今天早上忘了替小然帶上平安符了。」

他眼角怞了怞,「這跟平安符沒有關系。」

「誰說的,之前我每天都讓他戴平安符在身上,昨天他洗澡的時候忘記拿下來弄濕了,我把平安符晾干,今天忘了讓他戴上,所以才會這樣。」她懊惱的用力捶打著自己的腦袋,「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沒忘記的話,小然就不會生病了。」

見她打得一下比一下用力,怕她把自己的腦袋打傷了,卓柏勛連忙握住她的手。

「你不要傻了,小然的病跟你沒有關系,跟平安符更沒有關系。」

「如果沒有關系的話,他為什麼其他時候不生病,偏偏就在忘了帶平安符的今天才生病?」尹悅心滿眼自責的問。

「那是湊巧,如果平安符真的有用,台灣的醫院早就全都收起來,醫生也都失業了。」他無力的看著眼前這個始終沒變的笨女人,總習慣把錯往自己身上攬。

「可是……」

卓柏勛板起臉正色的說︰「你不要再這麼迷信,平安符只是心理作用而已,它不可能左右一個人的災難和病痛。」明白她憂心如焚的心情,他摟住她的肩,讓她靠向自己懷里,放柔了語氣說︰「小然不會有事的,你不要擔心。」

依偎在他溫暖的懷里,她緊繃的心情稍稍舒展了些,輕輕點了點頭。「……嗯。」

輕柔著她的發絲,卓柏勛忍不住有一絲錯覺,仿佛他們之間不曾有過那空白的四年,他們仍是一對恩愛的情侶。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