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絕世笨寶貝 第八章

看完手里那些照片,卓柏勛低頭檢查腳上纏著的紗布,確定沒問題後,他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悅心,我快餓死了。」他故作可憐的說。

「你餓的話,就出去買東西吃呀。」接到電話的尹悅心一臉莫名其妙。

「我沒辦法出去。」

「為什麼?公司的事很忙嗎?那請你同事幫你買回來呀,或者打電話訂便當也可以。」

「我在家里,不在公司,我的腳受傷了,不方便出去。」

「你受傷了,嚴不嚴重?」她驚訝問道。

「我昨天為了去幫小然買玩具,出來時被一輛機車撞到了,腳受傷了很痛,我沒胃口,吃不下,從昨晚到現在都沒有吃。」他聲音有氣無力,說一句就停一下。

「你不吃怎麼會有體力?」他虛弱的語氣讓她很擔心。

「我現在只想吃你做的菜,悅心,你能不能來我家做菜給我吃?」他放軟嗓音央求。

「可是我要照顧小然,我幫你叫便當過去好不好?」小然雖然出院了,但還需要休養一陣子,要等完全恢復了,她才會讓他再回幼稚園上課。

見奸計就要得逞,他連忙說道,「你可以帶他一起坐計程車過來我家。」

猶疑了下,尹悅心想到一個辦法,「不然我做好菜,叫快遞送過去給你好了。」若是讓亞擎知道她去見他,恐怕又要生氣了。

「算了,既然你不想來,我不勉強你了,讓我餓死算了,反正現在我最愛的人和兒子都不在我身邊,我活著也沒什麼意思。」沒料到她會拒絕,卓柏勛只好使出撒手 。

電話那頭傳來他自暴自棄的聲音,尹悅心立刻心軟,「你家在哪里?」

卓柏勛忍著笑,立刻報出地址。「我等你哦!」

半個多小時後,尹悅心帶著小然過來,手里還提著一袋菜。

他開門迎進她,順手要接過她手里的菜,低頭看見他左腳上纏了一層層的紗布,她扶著他走向沙發。「我拿就好,你腳受傷了,到椅子上坐好,不要走來走去。」

他坐下後,小然好奇的伸手戳了戳他腳上那包得像豬腳的紗布。「把拔,你的腳怎麼了?」

「把拔的腳為了幫小然買玩具受傷了,小然要不要給把拔秀秀?」

「把拔乖乖,不痛哦,小然幫你吹吹。」輕輕摸了摸他的頭,小然張開小嘴在他腳上吹了幾口氣。

卓柏勛滿意的柔柔他的小腦袋,「吶,玩具在這里。」他拿起事先放在茶幾上的玩具遞給他。

「哇,這是火車耶。」小然迫不及待的打開。

不贊成他每次都用玩具來籠絡兒子,尹悅心出聲勸他,「柏勛,他的玩具夠多了,你不要再幫他買玩具了。」

「我只是想彌補他失去這四年的父愛。」他抬眼看著她,眼里充滿笑意。

「你這樣會寵壞他。」尹悅心眉頭輕攏。

「我知道、我知道,以後我不會再常常買了。」他討好的說。

「我去做菜了。」正要走向廚房,她的手猛地被他拉住。

「小然都知道幫我吹吹,你都不心疼我。」他委屈的指責她的忽視。

「你也要我幫你吹吹?」她愣了一下問。

卓柏勛無力的翻了、翻白眼,她是怎麼得出這個結果的?「當然不是,你可以抱抱我,安慰我一下。」他張開手,等著她投懷送抱。

想了一下,尹悅心走上前,摸摸他的頭,「你以後要小心一點。」

他嘴角怞了怞,不滿她這麼敷衍他。「悅心……」

「你不是說很餓嗎?我去煮菜了,你在這里陪小然玩。」說完,無視他不滿的表情,她提起菜,走向廚房。

她先洗米煮粥,接著再把青菜洗干淨,切成適合入口的大小,听見客廳里傳來的笑聲,心思全飛到外面的人身上。

她怎麼會不心疼他,一听見他受傷,她擔心得整個心都揪了起來,恨不得背後有雙翅膀,能立刻飛來看他。

她很想很想親自照顧他,可是……她不能不去顧慮到亞擎的心情,那天他那麼失控,她很害怕若是讓他知道,她帶著小然跑來看柏勛,亞擎會更生氣、更難過。

她愛柏勛,但亞擎對她有恩,她不想做出讓他難受的事。

她現在真的完全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兩全其美。

懷著矛盾的心情煮好飯菜,她將多煮的菜小心放進冰箱里,讓他晚上可以自己用微波爐加熱就可以吃。

將菜煮好,走出去要叫他們吃飯時,看見小然坐在卓柏勛的腿上,神似他的那雙眼,發亮的看著擺在地上的電動火車繞著組好的軌道飛快的跑著,他高興得又叫又跳。

看見他們父子玩得這麼開心,尹悅心也不由得漾開笑容,下一瞬,似想到什麼,她快步走過去,抱下他輕斥,「把拔的腳受傷了,你怎麼還爬到他腿上,萬一踫到了傷口怎麼辦?」

卓柏勛連忙解釋,「你不要怪小然,是我抱他的,我是腳受傷,他坐在我大腿上,不會踫到傷口的。」

尹悅心還是不放心,叮嚀兒子,「小然,把拔腳受傷,不要再爬到把拔身上,不然把拔會痛痛哦。」

「好。」小然乖巧的點點頭,「那我再幫把拔吹吹。」他用力再朝紗布的地方吹了幾口氣。

「悅心,你把小然教得很好。」卓柏勛忍不住稱贊。

「不知這是誰說過我笨到連教小孩都教不好。」不要以為她忘記這件事。

「以前是我誤會了,可是,有句話我沒有說錯,為了小然,你真的笨到把自己給賣了,你說,我要怎樣才能把你給贖回來?」他斂去笑容,一臉認真的問。

「……」她不知該說什麼,黯然的垂下螓首。

「不管用什麼代價,我都會把你和小然贖回來的!」握住她的雙肩,卓柏勛語氣堅定的宣示。

「我不希望讓亞擎難過……」她心里還是很在意亞擎的感受,畢竟這些年都是他在幫她。

「你不希望他難過,難道就想看我痛苦嗎?相信我,失去你,亞擎絕不會比我痛苦,你看看這些資料就知道了。」說著,他遞給她一只牛皮紙袋。

「這是什麼?」她從紙袋里取出一個檔案夾,打開來看了片刻,她訝異的抬起頭。「這些是真的嗎?」

「這些是我特地找人調查的,有照片為證,不可能作假。」

看看檔案夾里的那些照片,像想到什麼,尹悅心吃驚的抬頭問︰「柏勛,你該不會是請了偵探調查亞擎吧?」

怕她生氣,卓柏勛連忙澄清,「我原本只是為了想要多了解亞擎一些,才會請偵探調查他的,沒想到會查到這些。」

亞擎拒絕跟他坐下來好好談談悅心的事,他實在無從下手,只好透過偵探社幫他調查亞擎,好增加對他的了解,誰知道這一查,呵呵,就讓他發現了這個大秘密。

這下他不怕亞擎不放手了。

「悅心,只要你的心向著我,接下來的事,我會好好跟亞擎談,他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擁有一個正常的家庭,你說對不對?」

「可是……」

見她還有些猶疑,卓柏勛正色的問︰「悅心,如果你愛上了亞擎,我沒有話說,從今以後都不會再糾纏你,現在你看著我,告訴我你愛他嗎?」

睇向他,瞧他那雙炯炯有神的黑眸瞬也不瞬的看著她,遲疑了須臾,尹悅心坦白說出心里的想法。

「我是喜歡亞擎,可是是把他當成家人的那種喜歡。」

親耳听見她這麼說,卓柏勛欣喜得差點要跳起來,他按捺著喜悅問︰「那你希望看到他得到屬于他自己的幸福嗎?」

「嗯。」尹悅心認真的點頭。

「所以我們一起幫他吧。」

「那要怎麼做?」唯有亞擎得到幸福,她才能安心跟柏勛在一起。

見她松口願意配合他,卓柏勛興高采烈的說出自己的計劃,「首先……」

翌日中午十一點多,尹悅心先到卓柏勛家將午餐煮好,並將兒子托給他照顧,接著獨自來到這家位于工業區附近的簡餐店。

她張著圓亮的雙眼,有些緊張的盯著門口,仔細辨認著有沒有她手上這張照片上的人。

卓柏勛昨天已事先跟那人聯絡過了,約好今天中午在這里見面。

怕自己忘記,她努力在心里覆誦著卓柏勛教她說的那些話,免得等一下見面時不知該從何談起,這攸關亞擎的幸福,可不能出什麼差錯。

眼看著約好的時間已經過了五分鐘,她開始有些惴惴不安。

那人該不會不來了吧?柏勛有給她那人的聯絡電話,她拿出手機,猶豫著要不要打電話去問,算了,還是再等等看,將手機放回包包里,抬眸瞥見自門口走進來的人,她眼楮一亮,忙不迭朝那人招手。

「這里。」

女孩匆匆的走過來,一開口就道歉,「對不起,剛剛要出來時臨時有點事耽擱了,所以遲到了幾分鐘。」

「沒關系、沒關系,你還沒有吃吧,先點餐,我們邊吃邊聊。」尹悅心笑眯眯的說,她對這女孩的第一印象很好。

「好。」點了份簡餐,女孩清秀的臉龐有些緊張的望住她,「不知道卓太太約我出來有什麼事?」

「是有關亞擎的事。」尹悅心微笑的啟口。

女孩臉色驀然緊繃了起來,「卓經理他……怎麼了?」

「我听說你跟亞擎是同事,你們……呃,交往了多久?」她突然間忘了柏勛教她說的話,只好依照自己的意思開口問。

聞言,她神色一驚,急忙澄清,「卓太太,你不要誤會,我跟卓經理沒什麼,真的!我們只是同事,因為工作的關系,所以比較常在一起討論公事,絕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要緊張,我只是想了解你跟亞擎的交往情形。」

她急切的否認,「我跟經理沒有在交往。」

尹悅心起身走到她旁邊的位子坐下,拍拍她的手,露出暖暖的笑容安撫她,「秦小姐,你不要擔心,我約你出來不是要責怪你跟亞擎的事,我只是想了解你對亞擎的感情,你愛不愛他,還有,亞擎是怎麼對你的,如果我跟亞擎離婚,你們有沒有可能共組一個家庭?」

秦映萱茫然的看著她,「這是……什麼意思?你想跟卓經理離婚嗎?」

「嗯,當初他是為了幫我所以才娶我。」她將事情的經過約略告訴她,「我不想再耽誤亞擎,所以想知道你對亞擎是認真的嗎?」

听她說完,秦映萱立刻一改剛才的說法,有些激動的表露自己的感情,「我很喜歡他,也知道他結婚了,我原先並沒有想要介入你跟卓經理的婚姻,我只是想待在他身邊而已,可最後還是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想接近他,他當初跟我說得很清楚,他說他可以接受我,但絕不會為了我而跟你離婚。」

所以這幾年來她只能隱忍著默默當他的地下情人,她沒有想到卓亞擎之所以娶尹悅心,竟是為了要保住她腹中那個屬于他大哥的小孩。

「那他喜歡你嗎?」這是尹悅心最關心的事,那些偷偷拍下的照片里,有不少卓亞擎親密跟她互動的畫面,她不好直接詢問亞擎,只好听听她怎麼說。

秦映萱輕抿了下唇辦,遲疑的答道︰「公司里其實還有一些女同事跟他示好,但他都沒理睬,所以我想他應該有點喜歡我,才會跟我在一起三年多。」

雖然他們的關系瞞著所有人,見不得天,但是她能感覺到他對她的好。

听她說到這里,尹悅心終于記起了卓柏勛教她說的一件事——

「秦小姐,有一個方法可以測驗他對你的感情,你願意配合我來試探看看嗎?」

「什麼方法?」秦映萱眼楮亮了起來,急切的問。

「就是……」尹悅心輕聲說完,黑亮的雙瞳盯著她問︰「怎麼樣,你願意試試看嗎?如果證實他對你有感情,我願意跟他離婚,撮合你們。」

「我願意。」秦映萱毫不遲疑的點頭。

「親眼見過她,這下你可以安心了吧。」小然在房間里睡午覺,客廳只有卓柏勛和剛回來不久的尹悅心。

從她帶著笑容的臉上,他一眼就看出,她對今天中午見到秦映萱的事很滿意。

「嗯,我覺得她是真心喜歡亞擎。」她心里最後的那一絲顧慮都在見到秦映萱後消失了。

「那測驗的事你跟她提了嗎?」

「提過了,她答應配合。」

「那今晚就進行吧。」他迫不及待的想盡快了結這件事。

「不行啦,她說今晚他們要加班趕工,亞擎會很晚才回來。」

「那樣不正好,愈晚愈能測驗出那女孩在亞擎心中的分量。」他知道亞擎喜歡悅心,但自從得知他與悅心這四年來一直分房睡後,他便開始懷疑亞擎對悅心的感情,究竟有沒有他所說的那麼深。

如果他真的那麼深愛悅心,又怎麼可能白白放著這四年,跟她沒有任何進展?

查到秦映萱的存在後,他更加確定,亞擎對悅心並沒有他說的那麼深情,否則他就不會跟秦映萱暗中來往。

人常常忽略近在腳邊的玫瑰,而去追逐遠在天邊的彩虹。

這次的事雖然是為了他自己與悅心,但同時他也希望幫助亞擎了解,對他而言到底誰才是他心里最重要的那個人。

將尹悅心摟進懷里,卓柏勛蹭了蹭她的鼻子,接著說︰「就像如果是你,晚上遇到那樣的事,我一定會馬上丟下一切,飛奔到你身邊。」

沒有了顧慮,抱著他的腰,尹悅心放心的讓自己依偎在他懷里。「好吧,那待會兒我打電話跟她說,就今晚吧!」下一瞬間,像想到什麼,她擔心的抬眼看他,「如果亞擎沒有趕過去,那怎麼辦?秦小姐一定會很失望。」

「不會的,他一定會趕過去,相信我。」都暗中交往了三年,他會不在乎她才怪。「悅心,等他們的事解決了,你跟亞擎辦好離婚手續,我們就立刻結婚。」

「那……路小姐呢?」她遲疑的問。

「婚禮我取消了,她那邊我也跟她說清楚了。」可惜的是沒能得到她的諒解,但這種事沒必要讓悅心知道,因為以她的個性,若是知道了,一定會無法安心。

懷里抱著心上人,卓柏勛按捺不住,溫熱的唇辦吻著她敏感的耳垂和粉頸。

她輕顫著,推開了他,「你腳受傷了。」

「沒關系。」他黑瞳里燃燒著**,想再將她拉入懷里。

她退後一步,看見他被紗布包得腫腫的左腳,此刻好好的踩在地上,她愣了一下問︰「你的腳不痛了嗎?」

「呃……本來還有些痛,可是一看到你,就什麼痛都沒有了。」他涎起笑臉,「悅心,你是我最好的止痛藥,快過來讓我抱抱。」早知道就把紗布纏得小一點,至少看起來不會這麼嚴重。

可又不能現在拆掉那些紗布,跟她說他其實都是裝的,要是讓她得知他裝傷騙她,她一定會生氣的掉頭就走。

「你都傷成這樣還想亂來。」她輕斥。

「我哪有亂來,我真的很想你。」心愛的女人就在眼前,他怎麼可能還忍得住不心動。

「我去看小然。」被他眼里赤luoluo的**看得羞紅了臉,她轉身走進房間。

「悅心……」他可憐兮兮的在她身後叫著。

她沒理他,坐在床邊看著熟睡的小然,臉兒紅通通的,高高揚起的嘴角掛著抹甜笑。

「嗯,我記住了。」撐著沉重的眼皮,尹悅心在客廳里等待,手握著話筒跟卓柏勛通電話。「可是都快十一點了,他怎麼還不回來?」平常哄小然睡著後,她也會一起睡,若沒有別的事,她很少超過十一點還沒就寢。

「他可能是先送秦映萱回家了。」听出她的噪音帶著困意,卓柏勛輕哄著她,「你想睡了嗎?再忍一下,今天晚上很重要。」

「我知道,咦,等一下,我听見有人在開門的聲音,一定是亞擎回來了。」她抬眼看向大門。

「好,那我先掛了,你見機行事。」

「嗯。」掛上電話後,她有些緊張的屏息等待著,須臾,見大門被推開,卓亞擎走了進來,她掛著笑容走過去,「亞擎,你回來啦,餓了嗎?我有準備宵夜哦。」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只差五分就十一點了,平常這個時候,她已經上床跟小然睡成一團。

「呃,我剛在看電視,我煮了紅豆湯哦,我去幫你盛一碗。」亞擎跟柏勛不一樣,柏勛嗜吃辣,亞擎則偏好甜食,所以今晚她刻意煮了他愛吃的紅豆湯。

在沙發上坐下,卓亞擎松開領帶,疲倦的柔了柔酸疼的後頸,見尹悅心端來一碗紅豆湯,他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悅心,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跟我說?」總覺得她是刻意在等他回來。

她悄悄深吸了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听起來自然。「是這樣的,我爸爸說他有好一陣子沒看見小然,我想小然這幾天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所以明天我想帶小然回新竹去看我爸爸。」

喝了一口紅豆湯,他點頭說︰「嗯,你去吧!」

「我搭明天早上七點半的火車,你可以送我到火車站嗎?」他九點才上班,送她到車站再去公司還來得及。

「這麼早?」

「反正也沒事,所以想早點下去,也可以早點回來。」

「好吧,我明天送你們到車站。」他不疑有他,就答應了。

「謝謝。」她剛說完,就听見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瞄了眼來電顯示,站起來走到陽台去接電話,「喂,怎麼這麼晚打來,什麼?那你有沒有怎樣?好好,你先不要慌,報警了嗎?嗯,我現在就過去,你不要再哭了。」

走回來後,他拿起鑰匙,神色慌張的說︰「悅心,一個同事臨時有事找我幫忙,我得過去一趟。」

「好,那你路上小心。」

送他出門,尹悅心難掩欣喜的通知卓柏勛。「柏勛,他過去了。」

「那現在就看秦照萱那邊的了。」果然不出他所料,听見秦照萱家遭小偷,亞擎一定會趕過去。

「秦小姐那邊都安排好了嗎?」

「都安排好了,現在就等亞擎過去。悅心,你累了的話就先睡吧,不用等亞擎了,如果一切順利,他今晚應該不會回來了,你記得把門窗都鎖好。」卓柏勛恨不得這時候能陪在她身邊,不過一時的忍耐是值得的,等熬過了今晚,以後他們就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嗯,那我去睡了。」掛上電話,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本來很困的她,此刻卻翻來覆去,輾轉難眠。

忍不住留意著客廳的動靜,有點擔心亞擎會突然跑回來。

依照柏勛的計劃,秦映董家遭小偷,他趕過去探望她,接著在她強烈不安的要求下,如果他選擇留下來陪她,那就意味著亞擎心里很在乎她,若是他忘了明天要載她跟小然到火車站的事,那就更證明了在他心里,秦映萱比她來得重要,所以才會只顧著秦映萱,而忘了她交代的事。

亞擎,不要回來,千萬不要回來,你就好好的待在秦小姐那!她心里祈禱。

她希望他能找到相愛的人,得到屬于他自己的幸福,這樣她才能心安理得的跟柏勛在一起。

漸漸的困意襲來,她不知不覺的合上眼皮。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