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絕世笨寶貝 第九章

等尹悅心再醒來,外頭已天亮。

今天是個好天氣,窗外陽光明媚。

瞥了一眼擺在一旁的鬧鐘,時針指在六點半的位置,她起身伸了個懶腰,下一瞬間,一件事猛然躍進腦海里,她快步走出房間,來到隔壁亞擎住的臥室前,她不假思索的旋動門把,打開門,就見床上的被子疊得整齊的擺放著,而房里沒有人。

這意味著他昨晚一整夜都沒有回來,這個認知讓她開心得眺了起來,沖回房間抱住了兒子,分享這份喜悅。

「小然、小然,亞擎沒有回來,他沒有回來。」

小然迷迷糊糊的醒來,睜著惺忪的大眼看著她,喃喃的叫了聲,「馬麻,要去幼稚園了嗎?」

「不是,你下星期才回幼稚園。你把拔昨晚沒有回來!」她滿瞼粲笑。

「噢,把拔又出差了嗎?」他已經很習慣把拔不在家的事。

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抱著兒子說︰「小然,以後我們搬去跟買玩具給你的把拔一起住好不好?」

「好。」他軟軟的嗓音輕應著,姥著問︰「那把拔也要跟我們一起去嗎?」

知道他說的把拔是指卓亞擎,尹悅心搖頭,「他不跟我們一起去。」

「為什麼?」

「因為……以後他會跟別的阿姨在一起,那個阿姨會搬來這里跟他一起住。」

「把拔不要小然了嗎?」

沉吟了一下,尹悅心問兒子,「小然,你喜歡買玩具給你的把拔嗎?」

「喜歡呀。」

「那跟這個把拔比,小然喜歡哪一個把拔?」

他歪著小腦袋認真的想了半晌,比較不出來,「都喜歡,可是買玩具給小然的把拔會陪小然玩,小然喜歡跟他玩。」另一個把拔雖然也很疼他,但很少陪他玩。

親了親兒子,尹悅心很高興柏勛這陣子的心思沒有白費,小然已經能接受他了。

替他換下睡衣,她笑眯眯著對兒子說︰「以後我們跟這個把拔住在一起,他就可以每天陪小然玩了。」

「馬麻很高興嗎?」看見她臉上的笑容,小然天真的問。

「嗯,馬麻很開心。」她點點頭,這時電話鈴聲突然響起,她拿起放在梳妝台前的手機。「喂。」听見話筒里傳來卓柏勛的聲音,她眉開眼笑,「對,他沒有回來,你的腳不方便,不要過來了,好,等一下我做好早餐帶小然過去找你。」

掛上電話,梳洗完,尹悅心先泡了杯牛奶給小然喝,接著到廚房做早餐。

這時候亞擎一定還跟秦小姐在一起,她一定很高興吧,亞擎的心里是有她的。

能有這樣兩全其美的結果真是太好了。

做好早餐,她牽起兒子的手,「小然,我們去看把拔吧!」

下樓後,他們正準備搭計程車,突然一輛深色的轎車在她身邊停下。

「悅心,你們要出門了嗎?我載你們過去。」降下的車窗露出卓亞擎的臉。

尹悅心傻住了。

「快上車呀。」他催促。

「亞擎,我以為你……今天不會回來。」

「昨晚我同事那邊出了點事,我留下來陪她處理,太晚了,我想你應該睡了,所以就沒打電話回來。」他解釋。

跟小然坐上車後,尹悅心有些忐忑不安。他既然留在秦映萱那里過夜,為什麼還記得要載她跟小然去搭火車的事?

「還好來得及回來載你們。」卓亞擎驅車朝火車站而去。

「呃……其實你趕不回來也沒關系。」尹悅心的笑容僵在臉上。

「我答應你的事一定會辦到。」

「把拔,馬麻要帶我去看把拔哦。」坐在後座的小然突然說。

「看把拔?」卓亞擎一愕,下一瞬,頓時明白小然指的人是誰,他臉色驀然一沉,「悅心,你是要帶小然去大哥那里,不是要回新竹嗎?」

他的眼神冷厲得讓她窒了窒,下意識的往座椅里面縮了縮,「我,呃……他腳受傷了,所以我……」

「所以你昨天是在騙我,你根本沒有要帶小然回新竹看你爸爸?」卓亞擎怒聲質問。

「……」第一次說謊就被當面揭穿,她窘迫得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車子里彌漫著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默,小然睜著大眼看看她,再望望坐在前座的卓亞擎,軟軟的嗓音問︰「把拔,你在生氣嗎?」

咬牙忍住要發作的怒氣,片刻後,卓亞擎冷著嗓音道︰「小然,你很久沒有回新竹看外公,等一下跟媽媽坐火車回新竹看他好不好?」

「好呀。」小然開心的一口答應,「那把拔也要去嗎?」

「把拔要去上班沒辦法陪你們去,小然,你幫把拔保護馬麻好不好?」

「好。」他用力點頭。「小然會保護好馬麻。」

耳邊听見卓亞擎對小然說的話,尹悅心輕咬著唇,她知道他一定很生氣,她撒謊騙了他在先,此刻心虛的不敢反駁什麼。

可是這樣一來,她豈不是真要帶小然到新竹看爸爸了,但她沒跟爸爸說,突然跑回去,爸爸一定會覺得很奇怪,免不了要問東問西。

車子就在卓亞擎憤怒中,與尹悅心惶恐中來到了火車站,剛到,她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從皮包里取出電話,看見來電顯示,知道是卓柏勛打來的,她猶豫了一下才接起。

「喂,我……今天不過去了,為什麼呀,呃……」她正在想該怎麼跟他解釋時,有人搶走了她的手機。

「因為悅心今天要回新竹看她爸爸,不能去看你了,大哥好好保重,祝你腳傷早點痊愈。」說完,他寒著臉掛掉電話。

「那我跟小然進去了。」不知該怎麼面對他,尹悅心匆忙的帶著小然下車。

「等一下,我送你們進去。」卓亞擎下車,抱起小然走向火車站,替他們買了兩張往新竹的車票,再為自己買了張月台票後,他一路送他們進月台。

一路上尹悅心都低著頭,一宋是覺得沒臉見他,二來是他冰冷的神色有點可怕。

來到月台後,她囁嚅的道︰「對不起。」雖然昨晚騙他是為了試探他對秦映萱的感情,但撒謊騙人終究不對,所以她不怪他這麼生氣。

「我知道這不是你的意思,一定是大哥教你這麼做的對不對?」她一向誠實,不可能想出用這種借口來騙他,也因此讓卓亞擎對卓柏勛更不諒解。

他沒猜錯,確實是柏勛教她的,但他們這麼做其實是想撮合他和秦映萱,可是這種事她不敢讓他知道,若讓他得知昨晚的事連秦映萱也參了一腳,萬一因此害他怪罪到秦映萱頭上怎麼辦。

見她靜默不語,卓亞擎痛心的問︰「悅心,我們在一起四年多的感情,真的抵不過你跟大哥那兩年的感情嗎?」

感情的事是沒辦法這麼比的,尹悅心抬首望住他,「亞擎,從我認識你的那一天起,你就是柏勛的弟弟,即使柏勛不在了,我也不可能跟你有進一步的發展,所以當年你為了小然跟我結婚時,我才會跟你約定好,若有一天你遇到心儀的女孩,想跟她共組家庭,我會馬上跟你離婚,絕不會阻礙你,因為我希望你快樂,希望你能去追求屬于自己的幸福。」

「我愛你,我的幸福就是你。」他毫不遲疑的說。

然而她卻無法從他的眼神中感受到他所說的深情。「亞擎,你真的沒有其他喜歡的對象嗎?」

「……沒有。」他搖頭否認時,腦海里卻不期然的掠過秦映萱那張清秀的臉龐。

尹悅心忍不住想起在卓柏勛那里看過的照片,他與秦映萱那些親密的舉止,如果那些不算喜歡,那算什麼?

如果他不在乎秦映萱,昨晚會一接到她的電話便立刻趕過去,而且徹夜不歸嗎?她忍不住想,亞擎該不會根本沒有察覺到自己真正的心意吧?

「亞擎,我們找個時間好好談一談好嗎?」

「你想跟我談什麼?」若是想談大哥的事,那沒什麼好談的。

這時火車進站了,她來不及再跟他多說什麼,「等我回來再說。」說完,她牽著小然上車。

輕輕替睡著的小然整理好蓋在他身上的外套後,尹悅心漫不經心的覷向計程車窗外。

這次沒有事先知會一聲就突然跑回去,爸爸還以為她跟亞擎吵架了,擔心得問了一堆事。

她其實有好幾次想向父親坦白小然的身世,然而看著父親已經花白的頭發,加上他又有高血壓,她怕父親大怒之下氣壞身子,最後什麼都不敢說。

她還是這麼沒用,如果當年她能勇敢一點,向父親坦承她懷了柏勛的孩子,也許就不會造成現在這個情況了。

不,更早一點,如果當年她在爸爸生日那天,帶柏勛回去見他,他就不會去潛水,也就不會出事,如今她跟柏勛和小然早就開開心心的成為一家人。

她懊悔自責的想著,是她的懦弱造成了這一切!

投向窗外的眸光突然映入了一道眼熟的人影,她下意識的定楮細看,發現是路霓,有兩名男子拽住了她的手臂,她用力掙扎著,還拿起手上的那只名牌包包打他們,似是惹怒了他們,其中一人朝她揮去一巴掌,接著粗魯的扯住她那頭波浪鬈發往前走。

看到這里,尹悅心忍不住叫出聲,「司機先生,停車!」

當司機將車靠邊停下,她立刻打開車門跑過去。

「路小姐——」

那兩名男子看見有人追來,立刻捂住想開口的路霓,不讓她說話,加快腳步,將她帶上路旁的一輛休旅車後,飛快驅車離開。

「你們想對路小姐做什麼?快放了她!」看見路霓被硬拉上車,尹悅心擔心她的安危,一邊大叫著,一邊追著那輛休旅車。

可她兩條腿再會跑,也不可能追得上休旅車,眼看著它即將消失在她眼前,她急得不知該怎麼辦。

這時,突然有一輛機車在她旁邊停了下來。

「啊,你在追什麼?」機車騎士掀開安全帽的透明罩問。

她連忙說︰「那輛黑色休旅車抓走了我朋友,你可不可以載我去追它?」

「是那輛車牌3XXXLU的車子嗎?」機車騎士順著她指的車子問。

「對。」

「你先在這里等我,我追過去看看。」丟下話,騎士飛快的騎著車跟上那輛休旅車。

氣喘吁吁的停下來,尹悅心兩手撐著膝蓋喘氣。

「小姐,啊你兒子是不要了嗎?」計程車開到她身邊,司機降下車窗問。

「啊,我忘了,對不起、對不起,請問車資多少?」她趕緊鑽進車子里,掏錢付了車資後,叫醒小然下車。

剛才那人叫她在這里等,她不敢離開。

突然想到什麼,她從包包里拿出手機,打給卓柏勛。

「……對,我親眼看見路小姐被兩個人抓上車,地點就在……」她看了下最近路牌,報了地址,「好,我等你過來。」

收起電話後,尹悅心抱著還愛困的兒子在路旁的花台坐下。

不久後,卓柏勛趕到。

「悅心,你有記住那輛綁走路霓車子的車牌嗎?」卓柏勛一趕到就連忙問。

「呃,我想一下,好像是……3XXXLU,對了,剛才有一輛機車幫我去追了,他叫我在這里等他。」

才剛說完,尹悅心就看見那名機車騎士折回來了。

「就是他。」

「你追到他們了嗎?他們在哪里?」卓柏勛一開口便問。

騎士掀開安全帽的透明罩,露出一張十分年輕的臉孔,仇視的瞪了他一眼,「我為什麼要跟你說?」他可沒忘記那次這家伙揍了他好幾拳。

卓柏勛覺得這少年有點眼熟,一時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他,見他神態倨傲,但他可能知道路霓的下落,他按捺住脾氣說︰「你若真的有追到人,想要什麼條件盡管開出來。」

尹悅心則輕輕拉拉少年的外套,央求︰「拜托你,你如果知道那輛休旅車把人載到哪里,告訴我們好不好?我們怕她會出事。」

少年覷向她時,傲慢的態度頓時變為和善,「好,我只跟你說。」橫了卓柏勛一眼,他將她拉到旁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我追到那里,看見他們的車子開了進去,怕你等太久我就回來了。」

卓柏勛在一旁盯著他,終于記起了在哪里見過這小子,他就是上次搶了悅心皮包的那名少年。

「我知道了,謝謝你。」尹悅心朝少年騎士道謝。

「那我走了。」說完,少年跨上機車離開,這樣應該就算還了她的恩情了吧!

「再見。」揮手送走他,她連忙告訴卓柏勛地點。

記下地點,卓柏勛忍不住輕輕吻了吻她。「悅心,我現在相信好心有好報這種事了,他上次搶了你,你卻還給了他三千塊,並且放走了他,我想這次他是來報恩的。」

「咦,他是上次那個人嗎?」尹悅心訝道,她剛才沒認出來。

「沒錯。」

「我就說他不是壞人嘛,我們快過去吧。」她擔心路霓的安全,剛才那兩個人看起來很凶惡,不知道會不會傷害她。

「我去就好了,你先帶小然回去。」卓柏勛揚手,替她招了輛計程車。

「可是萬一有危險怎麼辦?」

就是怕有危險才不讓她和小然一起去,卓柏勛將兩人塞進車里。

「你放心,我過來時已經打電話給路霓的表哥,他會報警,我先過去探探情況,不會貿然一個人闖進去,等救出路霓後,我再眼你聯絡。」另外,他還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她說。

「好。」

目送計程車載著尹悅心和小然離開,卓柏勛回到自己的車里,驅車前往那名少年騎士給的地址。

驚魂剛定的從一間廢棄的輪胎工廠里走出來,路霓左手捂著紅腫的臉頰,低頭不語的跟在卓柏勛與祈勝安的身邊,原本梳理漂亮的波浪鬈發此刻狼狽的披散在肩上。

來到路旁,祈勝安睨向一直沒有出聲的表妹,「你還不謝謝柏勛,要不是柏勛到得早,你可能還要再多吃不少苦頭。」

抓走她的是有黑道背景的人,因為她標走了那位大哥指名要的某塊地,結果對方派來兩名小弟要請她過去商量買回那塊地的事,美其名是商量,實際上用的卻是恐嚇的手段。

祈家認識不少高層警官,但有時候黑道的事,用黑道的方法會更快解決,所以最後是柏勛請來他認識的一位大哥居中協商,用她標下的原價賣回給對方,這才順利解決這次的事。

卓柏勛搖頭說︰「不用謝我,這次實際上幫到她的人是悅心不是我。」他早就警告過路霓,叫她不要踫那塊地,她不听,硬是標下了那塊地,才會惹來這次的麻煩。

「你是說尹悅心?她怎麼會幫到路霓?」祈勝安好奇的問。

「是她先看到路霓被抓走,還拜托一名機車騎士去追載走她的那輛休旅車,我才能這麼快找來。」卓柏勛將事情的經過扼要的告訴他們。

「這樣算起來,路霓算是欠了尹悅心一次人情。」刻意覷向表妹,祈勝安意有所指的說。

他知道路霓為了尹悅心的事與卓柏勛決裂,感情的事他這個外人也不好插手,正如柏勛先前所說,勉強來的婚姻是不會幸福的,所以他希望路霓能放手成全柏勛,成全別人,也等于放過自己。

「我欠她?我連我的男人都讓給她了,這樣還不夠嗎?」路霓這才抬頭忿忿的吼道,受了這場驚嚇,令她的心情壞透了。

卓柏勛拍拍她的肩,安撫她的情緒,「悅心從沒有想過要你欠她什麼,你知道那個路過的機車騎士為什麼會幫她嗎?」

提起尹悅心,他神情整個柔和了下來,接著說︰「那是因為有一次那個機車騎士搶劫了悅心,被我逮到,後來悅心非但沒報警抓他,反而還送了三千塊給他,所以先前看到悅心在追那輛綁走你的休旅車,他才會幫她去追。悅心就是這麼笨的人。」說這句話時,他眸底滿溢著濃烈的情感。

祈勝安笑道︰「這叫傻人有傻福吧!」他只在當年那場婚禮上隱約瞥了尹悅心一眼,對她的容貌其實沒什麼印象,但剛才听卓柏勛這樣形容她,他忍不住對她產生了些許好感。

路霓抿著唇沒接腔,她討厭尹悅心,就算她幫了她,她也不會因此感激她。

卓柏勛給她一個擁抱,「路霓,對不起你的人是我,你若要怪就怪我吧!」

路霓愣了一下,隨即紅了眼眶,用力捶打著他的背,隱忍的情緒終于失控的一邊哭一邊罵,「你這個混蛋、王八蛋,你怎麼可以拋棄我?一向只有我甩掉別人,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我!」

「那就當是你甩了我吧。」他溫言勸說。

「明明就是你甩了我。」她才不是那種自欺欺人的人。

「是我不夠好,配不上你。」

「對,你太差勁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麼差勁的男人!」地流著淚,悄悄在心里揮別這份愛情,曾有的怨和恨都在這次的眼淚里,一起讓它流光。

卓柏勛在她耳旁輕聲說︰「謝謝你,路霓。」他知道她肯打他罵他,意味著她也原諒他了。

「以後我一定會遇到比你更好的男人。」她抬起哭花的臉,信誓旦旦的說。

「我相信。」卓柏勛咧開笑臉,恨不得現在能立刻去見尹悅心,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她。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