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絕世笨寶貝 第十章

回到家後,尹悅心一直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對勁,趁小然在房里睡覺,她坐在客廳里,托著下巴努力的想,到底是哪里不對。

從見到路霓開始回想,接著遇到那名騎士,然後是柏勛過來……等等。她瞪大了眼,她想到了,他的腳上沒有纏著紗布,而且行走自如,一點也看不出來有受過傷的樣子。

「怎麼會這樣?隔了一天他的腳傷就好了嗎?」不可能呀,她記得他曾跟她說過,醫生說他的腳傷至少要休養一、兩個星期才能好,他是在兩、三天前受傷的,起碼還要好幾天才能痊愈。

思來想去,尹悅心最後得出一個結論——他根本就沒有受傷!他是騙她的!

想到這里,思緒便被遽然響起的門鈴聲打斷,她走過去開門,門外站著的人正是卓柏勛。

「柏勛,路霓呢?」看見他,尹悅心脫口關心詢問。

「她沒事了。」將她抱滿懷,卓柏勛按捺不住的俯下臉吻住她。

推開他,尹悅心低下頭看他的左腳,「你的腳這麼快就好了?」

「呃……其實本來傷的就不算太嚴重。」卓柏勛暗叫糟,那時接到她的電話,他急著趕過去,一時忘了腳傷的事,現在向她認罪不知道來不及得及,但此刻她臉上的表情,讓他下意識的不敢告訴她實話。

「可是你明明跟我說過要一、兩個星期才能好。」她的語氣帶著質問的意味。

「那個……我是說傷口要結疤要等一、兩個星期,其實現在已經沒什麼大礙了。」

他的話令她起疑,尹悅心拿出一雙拖鞋給他,清甜的臉上露出少見的嚴肅。

「把鞋子脫下,換上這雙拖鞋,我要檢查你是不是在騙我?」

看來事跡敗露了,卓柏勛決定坦白,「好吧,我承認我是裝傷騙你,那時候我很想你,你卻礙于亞擎不肯出來見我,我只好出此下策。」

「你真的把我當成笨蛋嗎?」她滿眼怨慰的控訴。那時听見他受傷,她好擔心,結果原來全是裝的。

「我沒這麼想。」他急忙澄清。

「你還說沒有,你常常罵我笨。」別想狡辯。

「那是因為你每次都被人騙。」卓柏勛覺得很無辜,為什麼別人騙她就沒事,他才騙了她一次,她就這麼生氣?

「所以你也來騙我?」被那些人騙她不在乎,可是她最親近的人不能騙她。

「我是出自善意,跟那些人不一樣。」他張開雙臂想將她摟進懷里好好哄她。

她卻躲開他,嗔瞪住他,「騙就是騙,哪里不一樣?就像你昨天叫我騙亞擎說我要回新竹看我爸爸,叫他送我到車站,結果他當真了,今天一早就趕回來要載我,害我不得不真的回新竹一趟,我爸爸還以為我跟亞擎吵架了,念了我好久。」

這件事讓她證實,撒謊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那件事是我失算,我沒想到亞擎還記得要回去載你,悅心,裝傷的事是我不對,你別生氣了。」她很少發脾氣,但拗起來可是要哄很久,最重要的是,他們好不容易才再相逢,冰釋了誤會,他哪里舍得讓她生氣。

他拉過她的手往自己臉上打,「喏,如果你還生氣的話,打我好了,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騙你。」

她氣悶的縮回手,「我知道我不聰明,所以就算你撒謊我也看不出來。但別人騙我,我不會在乎,可是如果我最信任的人騙我,我會很難過。」

心疼地圈抱住她,卓柏勛不停的道歉。「對不起,以後我真的不會了,你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

「你……」尹悅心剛要開口說話,門鈴聲突然又響起,她嚇了一跳,「該不會是亞擎回來了吧?你快躲起來!」

「我為什麼要躲起來?」他見不得人嗎?

她焦急的想推他躲到小然的房間里,「亞擎若是看到你在這里,會很生氣,你先進房間躲起來啦!」

「你怕他生氣就要我躲起來,那我算什麼?」她這麼重視亞擎令他不滿。

情勢頓時一變,輪到尹悅心小心翼翼的賠不是,「對不起啦,你先躲一躲,我不想再跟亞擎吵。」

「你不想跟他吵,所以就想跟我吵嗎?」這是不是意味,在她心中亞擎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他?

門外的電鈴持續響個不停,她著急的說︰「我沒有要跟你吵,我只是叫你先暫時躲一躲。」

「我不躲。」卓柏勛雙臂橫胸,站得直挺挺的不動。

「柏勛!」她急得在寒冷的十二月天里嚇出滿頭汗,上次亞擎出差時他來,亞擎回來後失控的跟她大鬧了一場,她實在不想再惹亞擎生氣了。

她這麼緊張亞擎,卓柏勛看了很刺眼,他以為在她的心里,他才應該是最重要的那個人才對。「你怕什麼?我們又沒有在偷情,何況門外的人也未必是亞擎。」

現在才六點多,亞擎應該不會這麼早回來。

「噫,對啊,亞擎有鑰匙,會自己開門進來,那按門鈴的人是誰?」她一時慌了,心虛的認為來人一定是亞擎,這才想到亞擎一向都是自己開門進來,不會按門鈴。

「你去開門不就知道了。」卓柏勛大概猜出來人是誰,他趕過來找她,主要的目的就是為了要跟她說這件事,看樣子是來不及說了。

在她過去開門前,他慎重叮嚀她,「悅心,你記住,待會不論發生任何事,你不要怕,一切有我在,我宋應付。」

「噢。」她愣愣應了聲,走過去應門,見到門外的人,她訝異的叫道︰「媽,你怎麼來了?」

「怎麼這麼久才來開門?」洪淑蓉抱怨了一聲,走進屋里。「亞擎在嗎?」

「他還沒有回來。」

進到客廳後,瞅見卓柏勛也在,洪淑蓉皺起了眉頭微訝的說︰「你怎麼會在這里?」

雖然亞擎曾告訴過她卓柏勛沒死,但是當親眼見到這個大家認為已死了四年的繼子仍活著且就在眼前,她依舊感到一絲不可置信。

他朝她微微點了點頭。「我是特地過來等阿姨的。」

「你來等我做什麼?」他的話讓洪淑蓉不禁提高防備,怕他做出不利她的事。

「我知道阿姨今早在接了我的那通電話後,一定會親自上來問亞擎,我想既然這件事關系到我、悅心和小然,我最好在場,比較能說明情況。」卓柏勛不疾不徐的解說他之所以在這里的原因,今天一早,他在久等不到悅心和小然時,打電話給她,結果電話被亞擎截走。

他立刻明白與悅心約好要見面的事一定是被亞擎知道了,思忖片刻,他便決定搬出最後萬不得已的撒手 ——打電話給亞擎的母親,告訴她,小然是他的親生兒子。

剛接到卓柏勛的來電,她還以為是詐騙電話,待相信他真是卓柏勛,並听他的話後,洪淑蓉懷著疑惑的態度掛斷電話。

他便猜到,她一定會親自北上一趟,當面詢問亞擎和悅心,小然的生父究竟是誰,憑他對她的了解,她絕不會允許自己的兒子替別人養孩子。

只是她來的比他料想的快,他原本以為她明天才會到,想不到她迫不及待的今天就趕過來。

听他說完,洪淑蓉臉色沉凝的覦向尹悅心,「悅心,我問你,小然真的不是亞擎的兒子嗎?」她在高雄的一家地區醫院擔任護士長,而亞擎的工作在北部,因此兒子結婚後,她並沒有北上與兒媳同住,而是選擇留在南部。

兒子工作忙,平常他們三、四個月才會回去看她一次,她並不了解兒子和尹悅心實際的生活情況。

「這……」尹悅心有些不安的覷向卓柏勛,當年她曾問過亞擎,要不要將實情告訴他媽媽,他說不要,所以她才什麼都沒說。

卓柏勛用眼神鼓勵她,「悅心,這件事你坦白告訴阿姨沒關系。」

尹悅心這才啟口,「小然是柏勛的兒子,當年亞擎是為了幫我留下孩子,所以才會跟我結婚。」

親耳听見她的話,洪淑蓉臉色漸漸變得鐵青,「你怎麼可以這麼無恥,懷了別人的孩子還嫁給亞擎,你把亞擎當成什麼了?」

想到兒子竟然替別人養了這麼多年的孩子,她忍不住為兒子抱不平。

卓柏勛立刻挺身擋下她的責難,「阿姨,當年是亞擎知道她的情況下,主動表示願意娶悅心的,並不是悅心要求的。」雖然感激他讓悅心免受其父的責難,但不該悅心擔的過錯,還是得講清楚。

「要不是她誘惑了亞擎,亞擎會昏頭做出這種事嗎?」心疼兒子,讓她口不擇言,「還有你,明明還活著,卻躲起來不出面,讓我們都誤以為你已經死了,現在亞擎把你兒子養到這麼大,你才想出面爭奪小孩,你是吃定我們亞擎是不是?」

卓柏勛努力控制著脾氣,冷靜的說︰「阿姨,電話里我跟你解釋過了,在這之前,我並不知道亞擎跟悅心是為了小然而結婚,當年我回去時,正好看見他們在舉行婚禮,我以為他們背叛了我,所以才會避不見面。」說完這些,他走到亞擎的臥室前,推開房門。

「阿姨,你看清楚,這是你兒子的房間。亞擎跟悅心結婚這四年多來,他們一直分房睡,如果悅心有心誘惑他,就不會四年來都不跟亞擎同房。」

往房里看去,房間整理得很整齊,床上只有一只枕頭、一床被子,衣架上掛著的衣物也全都是兒子的,看得出來里面只有一個人睡,看完後,想到自己這幾年來竟然全被他們蒙在鼓里,洪淑蓉便不由得氣憤難平。

「悅心,你怎麼可以這樣對亞擎?你利用他幫你養兒子,現在柏勛回來了,他沒有利用價值,所以你就想一腳踢開他,回到柏勛身邊嗎?」

尹悅心連忙解說,「我沒有利用他!再說這幾年來養小然的錢,都是我自己賺的,我沒有花過亞擎的錢。」只除了住在他買的房子里,屋里所有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她自己買的。

亞擎幫了她這麼大的忙,她已經很感激了,所以堅持不花他一塊錢,自己工作賺錢養小然。但不能否認,他給了小然父愛,這是金錢買不到的。

尹悅心的話沒有令洪淑容消氣,反而加深她的憤怒。

「你竟然有臉睜眼說瞎話,如果養小然的錢都是你自己賺的,為什麼亞擎要那麼拼命加班?他曾經跟我說,他若不努力工作賺錢,會養不起小然跟你,他賺的那些錢,根本就全都花在你們母子身上。」

「我不知道亞擎為什麼會這麼說,但這幾年來,我和小然所有的費用,真的都是我自己賺來的。」尹悅心委屈的為了自己辯解。

听見悅心這麼說,卓柏勛心疼得要命,在洪淑蓉張口還要再說什麼時,他打斷她的話,「阿姨,如果你不信,你打電話叫亞擎回來對質好了。」

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洪淑蓉拿出手機,「喂,亞擎,我現在在你家,你立刻回來一趟,你老婆和小孩都快沒了,你還加什麼班,馬上給我回來。」

在她掛斷電話後,卓柏勛再拋出一顆震撼彈,「亞擎在公司已經有一個交往三年多的女朋友。」

「你是說亞擎另外交了女朋友?我不信。」洪叔蓉一臉愕然。

「這是他們兩人的照片。」卓柏勛很慶幸剛下車過來時,順手拿了幾張他們兩人的合照帶在身上,他原本是想先拿給悅心,屆時等洪淑蓉過來時,可以讓她看,熟料她今天就從高雄上來,正好派上用場。

接過那幾張照片,洪淑蓉低頭看完後,一臉驚訝。照片上,亞擎跟那女孩很親密,一看就像在交往中。

「柏勛,你怎麼會有這些照片?」她提出質疑。

「我找過亞擎幾次,想好好跟他談談悅心跟小然的事,但是他不肯跟我談,我想多了解他一點,所以就找人調查他,無意中拍下這些照片。」卓柏勛沒有隱瞞的坦承一切。

洪淑蓉听了冷下臉,不屑道︰「你找人調查他,無非是想找到他的把柄,然後再利用他的把柄威脅他跟你談吧。」別以為能騙過她。

卓柏勛神色從容的回視她,「你要這麼說也沒有錯,亞擎不肯放悅心和小然離開,我只能想辦法逼他放手。就這像當年阿姨對我媽做的一樣,你表面上跟我媽是好姐妹,卻背著她跟我爸通奸,後來我媽一死,你就迫不及待嫁來我家。」

「你不要胡說八道!」往事被提起,洪淑蓉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你有沒有背叛自己的好朋友、與她丈夫通奸,看亞擎只小我十個月就一清二楚。你也許以為我媽並不知道這件事,但在她的日記里卻寫得清清楚楚。過去的事我不想再提,我現在只想要回小然和悅心,請你叫亞擎放手。」

卓柏勛並不想搬出以前的事來羞辱她,是她逼他走到這一步,他只求亞擎能放了悅心和小然。

聞言,洪淑蓉一震,「你媽她知道?」

「從她第一次見到亞擎時,就知道了他是你跟我爸生的孩子。」卓柏勛索性全說了。

洪淑蓉震驚的跌坐在單人沙發椅上。她一直以為好友生前不知道她背著她跟她的丈夫來往的事,沒想到,她早已知道一切。

「那……為什麼她什麼都沒說?」半晌後,她神色漸漸**呂矗 室傻奈仕

「也許是因為還顧念著與你的友情,也或許是為了想保住自己的婚姻,所以才隱忍著不說,她的日記里沒有寫下原因,真相只有早已過世的她才知道。

阿姨,今天我說出這段往事,並不是想讓你難堪,我只是想讓你了解亞擎娶悅心的真正原因,他們分房睡了四年多,他們之間有沒有愛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來,你也希望亞擎能有一個正常的婚姻,生下屬于自己的孩子吧,所以我希望你能勸亞擎跟悅心離婚。」

沉默良久,洪淑蓉低聲說︰「我未必勸得動亞擎。」她垂目看著手上的照片,神色復雜。亞擎肯為悅心隱瞞她這麼久,就可以看出他真的很喜歡悅心。

「柏勛,亞擎快回來了,你先走吧!」尹悅心拉拉他的衣袖,催促他先回去。

剛才見他那樣毫不留情的批評亞擎的母親,她擔心他見到亞擎時,也會毫不客氣攻擊,可她不願意他跟亞擎再發生任何的不愉快。

洪淑蓉也接腔,「悅心說得沒錯,你還是先回去吧,亞擎看見你在這里,也許態度只會更硬,我會慢慢勸他。」

見他從剛剛便不時與尹悅心眉來眼去,她已經很清楚,尹悅心的心不在她兒子身上,何況小然還不是亞擎的孩子,更沒有必要強留下她。

沉吟了一下,卓柏勛頷首同意,「好,我先走。」

尹悅心送他到門邊,他低聲在她耳畔說︰「我去辦一件事,晚一點就會過來接你。」

「柏勛,你要做什麼?」他的話反而讓她不安,她跟亞擎都還沒談好,怎可能就這樣跟他離開?就算她願意,亞擎卻不一定會放手。

「你等我就是了。」卓柏勛神秘一笑,沒有多做解釋,便走出大門。

卓柏勛離開後,洪淑蓉沉聲質問︰「悅心,你真的對亞擎一點感情都沒有嗎?」

「在一起生活四年多,我怎麼可能對亞擎沒有感情,只是我對他的感情與對柏勛的不一樣,亞擎就像是我的親人一樣。」她坦白將自己的感覺告訴她。

「亞擎真的跟照片上的這個女孩在交往嗎?」洪淑蓉還是對卓柏勛的話心存懷疑,忍不住向尹悅心再次求證。

「嗯,我昨天已經見過這個女孩,她很喜歡亞擎,亞擎也很……」她話說到一半,大門傳來了開門聲,接著卓亞擎走了進來。

「媽,你怎麼會突然上來?」剛才接到母親的電話,他匆匆交代好工作,便趕了回來。

「我有事要問你,你過來坐下。」她沉著臉說。

「媽,到底什麼事?」卓亞擎依言走過去。

「你老實告訴我,你當初為什麼會突然跟悅心結婚?」當年他們的婚禮有點倉卒,他帶悅心回來,只說悅心有了孩子,他們要結婚,她一直以為悅心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結果根本不是。

「我不是跟你說過,那是因為悅心有了孩子嗎?」卓亞擎一頭霧水。

「好,那麼我再問你,小然是你親生的兒子嗎?」

听母親突然這麼問,他攏起眉峰睨向一旁的尹悅心,「你都告訴媽媽了?」

「不是她說的,這件事是柏勛告訴我的。」洪淑蓉神色一凝,「亞擎,這麼重要的事你居然瞞了我四年?我要你跟悅心離婚!」

這是為了兒子好,她不能容忍兒子的妻子心里愛的是別人,與其這樣糾纏不清,還不如早點分開得好,兒子才好另覓良配。

「媽,我不會跟悅心離婚。」卓亞擎臉色陰沉的拒絕。

「你替柏勛養了四年的兒子,如今人家回來要,你還硬留著做什麼?」她怒斥。

「當年我以為他已經死了,所以才會娶悅心,讓她安心生下小然,憑什麼四年多後,他知道了小然的事,就想來把他和悅心搶回去?」卓柏勛一句他誤會了他們就想叫他放手,他不甘心也不服氣。

洪淑蓉為兒子的執著心疼,「可是人家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強留著人家有什麼用?讓悅心和小然跟柏勛走吧,男子漢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而且你不是也有喜歡的女孩了嗎?」她將手上的照片遞給他。

卓亞擎接過一看,臉色頓時大變。「媽,你這些照片是哪里來的?」

「是柏勛交給我的。」

「亞擎,秦小姐是個好女孩,她很喜歡你,你要珍惜她,不要辜負她。」尹悅心好言勸道。

听見她竟連她的姓氏都知道,卓亞擎臉色陰驚的斜睨她,「你見過她了?」

「嗯,我想知道她對你是不是真心的,所以才約她見面……」

啪的一聲脆響,她的臉被打歪,也打斷了她的話。撫著右頰,尹悅心茫然的看著甩了她一巴掌的卓亞擎。

打了她,卓亞擎心里一揪,可一想到她背著他和大哥聯手,目的就只為了離開他,頓時怒氣火中燒。

這時不知何時醒來的小然,剛走進客廳,恰好看見這一幕,他小小的身子立刻撲過去,捶打著卓亞擎,「把拔壞壞,打馬麻,小然討厭把拔。」

揪住小然撲打他的小手,卓亞擎雙眼憤怒的緊盯著尹悅心。「就算我跟秦映萱有來往又怎樣?我絕不會答應跟你離婚的!」他絕不稱他們的心如他們的意。

小然被他的手握痛了,哇哇哭了起來,「好痛,把拔壞壞。」

「亞擎,你快放手,你弄痛小然了。」尹悅心趕緊扳開他扣住小然的手,心疼的將嚎啕大哭的兒子抱在懷里。「乖,小然不哭了,把拔不是故意要弄疼你的,馬麻吹吹,不痛了。」

抬起兒子被握得紅起來的手腕,她小心的吹了幾口氣,輕哄著兒子。

瞪著被他惹哭的小然,卓亞擎一時不知該怎麼辦,只能僵著一張俊臉,洪淑蓉則輕輕嘆口氣,一時之間誰都沒有再出聲,只有小然怞怞噎噎的哭聲回蕩在屋里。

半晌後,洪淑蓉先打破沉默,語重心長的開口,「亞擎,讓他們母子走吧,如果你不喜歡照片上的這女孩,我們再去找別的,以你的條件,還怕找不對適合的對象嗎?」她是過來人,不願意兒子步上她的後塵,與柏勛和尹悅心糾纏不清。

當年她背著好友與她的丈夫偷偷來往,長達十年的時間,她只能是個見不得光的地下情婦,直到好友因病去世,她才得以扶正。

然而他雖然娶了她,他的心卻不全在她身上,不久,他甚至又有了另一個情婦,那女人的長相跟過世的好友有八分像,而這次他甚至完全不怕她知道,公然的帶著那女人出雙入對。

一直到他幾年前過世時,她都與別的女人分享著她的丈夫。後來想她通了,這也許是她的報應吧,誰教她先偷了別人的丈夫,所以別人也來搶她的丈夫。

卓亞擎垂下眼沒有出聲。

洪淑蓉拍拍兒子的肩,苦心勸他,「亞擎,你跟悅心結婚這幾年來一直分房睡,你們這樣不就是所謂的有名無實嗎?孩子不是你的,老婆的心也向著別人,這樣的婚姻你還有什麼好戀眷的?」

尹悅心抱著小然走到卓亞擎面前,歉然的啟口,「亞擎,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能看到你得到屬于你自己的幸福,如果你不幸福,我也不可能安心的跟柏勛在一起。」

見他神色稍緩,她放下小然,握起他的手,誠摯的再說︰「如果當初沒有你,也許小然就不會留下來了,我跟小然都很感激你,如果離婚的事讓你這麼痛苦,那我……」

陡然響起的門鈴聲,阻止了她接下去要說出口的話,怎麼今晚這麼多人來按門鈴,她納悶的走過去應門。

大門打開,還沒來得及開口,便看見她右頰上清晰的印著五指痕,卓柏勛頓時大怒,「悅心,是誰打了你?」

小然跑過來告狀,「是把拔打馬麻。」

卓柏勛聞言,憤怒的大步走進去,一把揪住卓亞擎的衣領,「你打女人出氣算是什麼男人,如果你有什麼不滿,盡管沖著我來!」

「柏勛,不要這樣,快放手。」尹悅心趕緊上前拉開他的手。

原本神色已緩和不少的卓亞擎一看見他,表情立刻又冷硬了起來。

「你以為找人偷拍下我跟秦映萱的照片,還有把我媽媽請來,我就會跟悅心離婚嗎?你不要白費心機了,只要我一天沒離婚,悅心就是我的妻子,而你什麼都不是。」

卓柏勛反問︰「那你打算讓秦映萱繼續這樣沒名沒分的當你的地下情婦嗎?」

「那是我的事,用不著你管。」

「你出軌又通奸,悅心有足夠的理由可以向法院訴請離婚。」卓柏勛冷眼看著他。

「憑你拍到的那些照片能證明什麼?」

卓亞擎才剛說完,便听見大門處傳來一道柔弱的嗓音一一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他霍然越過卓柏勛一看,就見秦映萱站在玄關處,滿臉的惶恐不安。

「映萱,你怎麼會來這里?」他吃驚的脫口問。

她秀眉緊蹙,眸里噙著汨花,向他道歉,「對不起,我不該听信卓先生的話,昨晚配合他們騙你說我家遭了小偷,還硬留你陪我一整夜,對不起……」

剛才在門口听見他的話,讓她原本懷抱著期待的心,霎時像被入狠狠的刺了一刀,讓她不敢再存有任何的奢求了,因為他愛的人從頭到尾都不是她。

「你說什麼,你家昨晚遭小偷是騙我的?」聞言,卓亞擎一臉錯愕。

秦映萱點點頭,「我只是想知道在你心里到底有沒有一點喜歡我,你昨天過來陪我的時候,我真的好高興,那時我以為你也對我有感情,現在我才知道,我根本是在痴人說夢,你不可能喜歡我的,對不起,因為我的自私造成你的困擾,以後我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了。」

說畢,她淚流滿面的匆匆旋身離開。

卓亞擎一驚,快步上前拽住她。

「映萱,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你要離開我嗎?」

「三年多來,我一直在期盼總有一天你也會愛上我,現在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回去後,我會遞上辭呈,不會留在公司造成你的困擾。」她心碎的說完,想掙脫他的手。

卓亞擎說什麼也不放手。「不許走,我不會讓你辭職的。」

「你要我留在公司繼續面對著你嗎?這樣未免太殘忍了,你讓我走吧,別讓我再對你抱有期待了。」她泣道。

「我……」卓亞擎不肯松手,卻又不知該說什麼才能留下她,只知道他絕對不會讓她離開。

在一旁靜靜看著他們的卓柏勛,適時的出聲打破橫亙在兩入之間的沉默。

「秦小姐,你肚子里的孩子亞擎也有份,你不告訴他一聲就走,會不會太過分了點?」

「你懷了我的孩子?」卓亞擎不敢置信的問。

「我知道你不想要小孩,孩子的事我會自己處理。」她垂淚道。

她也是今天才剛得知這件事。昨晚她騙卓亞擎家里遭小偷,因此今早他要她休息一天,由于月經已有兩個月沒來,所以她怞空去了趟醫院,檢查的結果是她懷孕了。

當下她驚喜的想打電話告知卓亞擎這個喜訊,然而就在拿起電話時,她想起了卓亞擎不想要小孩的事,笑容頓時換上了愁容,就在她不知該怎麼辦才好時,卓柏勛來找她一一

「我帶你去見亞擎,你只要把自己的感情坦白告訴亞擎,也許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結果。」

這句話的誘惑太大了,于是她跟著卓柏勛前來,並且在路上時忍不住向他透露她懷了亞擎的孩子。

听見她懷了亞擎的孩子,洪淑蓉快步朝她走過去,「誰說我們亞擎不要小孩的,就算他不要,我要,你給我把孩子生下來。」

「你是……」秦映萱不解的望著突然跑過來的婦人。

握起她的手拍了拍,洪淑蓉滿臉欣喜的說︰「我是亞擎的媽媽,乖媳婦,亞擎不認你,我認你,你別拿掉孩子,他可是一條生命,拿掉他等于殺生,你如果不想養,生下來我幫你養。」

「可是……」秦映萱遲疑的覷向卓亞擎。

驚訝過後,他激動的將她摟進懷里,「生下來吧,我從來沒有不想要小孩。」

剛才听見她想離開他時,他頓時慌了,這才驚覺,自己對她早在不知不覺間有了深厚的感情。

所以昨天才會在接到她的求助電話時,丟下悅心立刻趕到她家,又在她的央求下,留下來陪了她一整夜。

不知在何時,她在他心里的分量早已超越了悅心,他卻仍不自知。遲遲不肯與悅心離婚,也只不過是大男人的自尊作祟,他只是不甘心這樣輸給大哥。

然而不甘心的結果卻傷害了所有的人,包括深愛著他的人。

卓柏勛抱起小然,一手牽著尹悅心,與她相視而笑,悄悄走出大門,將客廳留給他們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