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真愛逆轉勝 第六章

晚上十點,夜正美。

苗為茜的心情卻不太美,她拉攏米色風衣,抵擋冷氣,無奈地坐在KTV包廂里接受听力荼毒、疲勞轟炸。

說了不要來的,可是營業時間一結束,內外場人員群起圍攻,游說鼓吹、挖苦揶揄,軟的硬的什麼都來,結果就是……她心不甘、情不願地坐在這嘈雜的包廂里。

她不喜歡這地方,尤其還有汪育銘在場!

此刻,看著他被女同事們包圍著談笑風生,她就不禁想起當年那刺目的場景,還有心碎的感覺……心情忍不住逛得低落惡劣,而那家伙根本渾然未覺,真是可惡!

「苗經理,怎麼坐在角落不跟大家一起喝?」副主廚圓滾滾的身子擠了過來,和苗為茜算是老同事了,互動上也比較熟稔。

「今天主角是汪主廚,我跟他是老同學了,用不著在這時候湊熱鬧。」苗為茜把理由說得漂亮。

「哈哈,說得也是哦,不過呆坐在這里太無聊,我跟你喝,來。」副主廚主動將她桌上的杯子遞給她。

「干杯。」

苗為茜沒拒絕,微笑踫杯,有伴小酌總比一個人莫名生悶氣好。

「其實駒,這汪主廚年紀比我小卻來當我的上司,我本來有點不爽的,但經過這一個多禮拜的相處,我看他手藝真的不是蓋的,小露幾手我就不得不服氣了。」副主廚低聲評論著。

「是喔?」對于副主廚認同的話語,苗為茜微感訝異,但仍不動聲色。

這些師傅都有些傲氣的,能讓副主廚在短短十天里就心悅誠服,可見汪育銘是真有兩把刷子。

「是啊,國外紅回來的果然不一樣。」副主廚抿唇頷首,不住點頭。

「那你可別把這話告訴他,省得他太過驕傲得意。」苗為茜開玩笑地講。

「不會啦,他還滿謙虛的,做事又盡責認真,這樣的年輕人真不錯。」副主廚對汪育銘既佩服又欣賞。

謙虛?盡責認真?

苗為茜虛應一笑,悄悄看向那小圈子中的焦點。

或許吧,汪育銘為人處事或許是真的不錯,但在感情態度這方面……算了,她不予置評。

不過,看在他還有可取之處的分上,她願意再多認同他一點,減少一些敵意……

才想到汪育銘,他大概耳朵癢有感應,目光忽然朝這兒看來,苗為茜來不及斂回目光,一時尷尬,只得若無其事地把視線挪到正在播放MV的螢幕上,耳根子卻熱了起來。

嘖,真糗!

「嘿,喵喵,我們好像沒有一起喝過酒哦?」

汪育銘身邊圍著一群好奇打探他的外場服務生,但他整晚的目光和心思都懸在苗為茜身上,好不容易終于等到苗為茜注意他,他暗自竊喜地暫別眾人,念著笑朝苗為茜湊了過來。

「所以咧?你是來挑戰的嗎?」苗為茜側過臉,挑眉問。

他一靠近就令她莫名緊繃,心情驟變、心跳驟快——唉,就算告訴自己可以多認同、少敵意,她還是沒辦法做到平心靜氣、雲淡風輕。

「哈哈,我們這麼熟了,干麼自相殘殺?我是來化干戈為玉帛的,要殺要劇都甘願領受,怎麼會要挑戰?」汪育銘幽默地四兩撥千斤。

苗為茜睞看他討好的笑容和退讓的說詞,心底那股怨氣似乎凝聚不起來,嘴角松緩地微揚淺勾。

好吧,此時此地,氣氛和諧歡樂,她若再對他擺臉色,只會顯得自己沒風度,掃了大家的興也不好。

「好啊,讓我看看你化干戈為玉帛的誠意?」她半挑釁、半開玩笑地朝桌上那堆疊的啤酒昂了昂下巴示意。

汪育銘驚喜得心跳一快。

她一直對他拉起封鎖線,這會兒怎麼突然軟化松懈了?

哎,想那麼多干麼,不論是為什麼,機會難得,他不能錯過啊!

「可以用這個表達誠意?」他難掩欣喜地問,目光因燃起希望而熠亮如星。

苗為茜不置可否地揚了揚唇。

他如果以為這樣就能獲得原諒,那就想得太美了!

她純粹只是抱著惡作劇的想法,打算灌醉他,讓他嘗嘗抱著馬桶捉兔子,隔天醒來頭痛欲裂、食欲不振的痛苦而已。

女人,尤其是被背叛辜負過的女人,有小氣的權利!俗話說的好,惹熊惹虎,就是不要惹到恰查某!

「可以的話,那再多我也喝啊!」汪育銘徑自解讀,將一瓶瓶啤酒開罐,雙手並用地倒入塑膠壺中。

「經理和主廚有什麼過節嗎?」他們的對話引起同事們的好奇揣測。

「這說來話長,不要問。」苗為茜皮笑肉不笑地拒答。

「說來話長就長話短說啊。」同事們巴巴地想知道緣由。

「噓……」汪育銘忽然好大聲地噓大家,杜絕探問。「秘密。」

大伙兒失望之余,某一位突然搞笑地自我解嘲。

「究竟是命運的安排,還是情感的糾葛,抑或是另有隱情,真相到底是什麼,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哈哈哈……」眾人哄堂大笑,氣氛融洽,教苗為茜也不知不覺地忘了心里的芥蒂,和大家同樂。

「這句我知道,是盛主播的經典台詞。」汪育銘笑應。

「汪主廚人在國外也知道哦?」

「那當然,重要的親友都在台灣,我當然要follow了。」汪育銘別富深意地看了眼難得滿臉笑意的苗為茜。

隨著汪育銘的目光,眾人也將視線挪向苗為茜,害她驀地心頭一悸,忍不住沒好氣地忙開口。

「看我干麼?不可能包括我吧?」她拒絕他曖昧的眼神示意。是他背叛她的,所以她不可能是「重要的親友」之一。

「包括啊。」他大方坦承。

听到他有在留意她的消息,苗為茜心悸的程度更加強烈。

為什麼在叛離她後,還要留意她?

這不是自打嘴巴,太矛盾了嗎?

他八成是應觀眾要求,隨口說說的,她才不要隨他起舞!

「呿!」她不以為然地啐了聲,掩飾大受影響的心緒。

「喉——」

大家超有默契又非常夸張地異口同聲。

這案情,不單純哪!

既然苗為茜都開了口,汪育銘為了表示誠意,取得她的原諒一一哪怕是一點點都好,所以盡管酒量極差,他還是豪邁地灌下一壺壺啤酒,想當然耳,酒精威力一發作,便醉得東倒西歪、語無倫次。

曲終人散,KTV外,有的有另一半來接送,有的結伴離去,苗為茜身為主管很節制沒喝醉,看著同仁們平安離開後才安心,正轉身,竟看到還有只「漏網之魚」,正抱著消防栓席地而坐,像是……睡著了?!

「汪育銘!」

她邁步朝他走去,揚聲叫喚,彎身推他。「欸,汪育銘,你不可以在路邊睡覺啦,快起來!」

「唔……喔……」汪育銘醉得像爛泥,想听話起身,無奈身不由己起不來。

苗為茜見狀,出手攙扶,差點沒被壓扁。

「你……站穩啦,厚!有夠重……」

她手忙腳亂地招來計程車,把他弄上車才松了口氣。「還以為你酒量多好咧,根本沒很厲害啊,還逞強……」

「小姐,請問要去哪里?」司機大哥看著後視鏡問。

「去哪里……你等等,我問一下喔。」苗為茜這才想起要問汪育銘地址。「欸,你住哪里?」

「@#$%……」汪育銘已經醉到講話大舌頭。

「哪里?」苗為茜和司機相覷一眼,顯然听不懂。

「(*&%%%$……」這次更是咿咿哦哦,情況更糟。

苗為茜和司機這回表情更是呆滯,一臉茫然。

「你听得懂嗎?」苗為茜問司機。

「他是阿豆仔嗎?講的哪國話?」司機根本一頭霧水。

「……我找找看身分證有沒有地址。」

苗為茜搖頭嘆息,司機好心地開燈照明,她在汪育銘身上翻找出皮夾,抽出身分證時,一張小小的照片掉了出來,她撿起來看,這一瞧,不禁怔住……

這……是他們高中時的合照?!

照片里,她歪著頭輕靠在他肩上,兩人模樣青澀,笑容靦……

這麼久的照片,他還保留著?

驀然間,仿佛有顆石子投進她的心湖,蕩開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輕輕的,卻撼動了她費力高築的心牆。

他為什麼貼身帶著他們的合照?

難道,他還留戀那一段過去?

這張照片,讓從前的甜蜜回憶瞬間清晰了起來,他們也曾經很快樂,很珍惜彼此的……

「小姐,有沒有找到?」司機的詢問打斷了她遠揚的思緒。

「哦,有,地址是……」她依著身分證念出地址,斂回了神思,心卻悄悄地悸動不已。

又是道歉討好,又是貼身帶著舊照片……汪育銘到底在想什麼?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