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極品千金奴 第十五章

【第八章】

除夕這晚,主子們在膳堂吃團圓飯,廚房也替府里的下人們置辦了幾桌豐盛的飯菜,趁著主子們在用飯時輪流來吃。

尤笙笙與春芽一起過來,用完年夜飯,兩人一塊回到院子里。除了兩人,還有那四名被分派來打掃的婢女也過來了。

在各個院子里服侍的下人,皆會在今晚向各自的主子拜年,主子也照例會在這時發給賞銀。

衛旭塵身為衛家大少爺,給賞向來很大方,幾個人說起去年拿到的賞銀,都很開心。

「去年少爺賞了二兩銀子,今年不知會不會多一些?」這二兩銀子可夠一家四口生活兩個月,是衛府的主子里賞得最多的,羨煞不少下人。

「少爺去年賞了這麼多啊?」春芽有些驚訝,她在今年初春時才與尤笙笙一起被賣進衛府,還未滿一年,因此不知去年的事。

「可不是,少爺今年造的那艘船成功下水,我瞧今年興許會給更多也說不定。」有個婢女一臉期待的說道。

提起賞銀的事,幾人開始討論起去年各院主子給的賞銀有多少。

「听說最少的是姑奶奶那里,她去年才賞了每人十枚銅錢。」

「怎麼這麼少?」

「據說以前大小姐還未出嫁前倒是挺大方的。但自幾年前姑爺過世,她帶著表少爺回來娘家後,便對下人十分苛刻。」

「我听說她先前嫁過去後,姑爺又陸續納了好幾房的小妾,生了五、六個兒子,為著這事,姑奶奶沒少同姑爺吵鬧,惹得婆婆不待見,姑爺過世後,她婆婆對她更不好了,她忍不下那口氣,這才帶著表少爺回來投靠娘家。」

尤笙笙安靜的在一旁听著,沒加入她們的話題。望著外頭細雨紛飛的朦朧夜空,她神思有些恍惚的記起前世的這一天。他屏退了其他的婢女,只留下她陪著他。一塊為太夫人守歲,就是在這一晚,兩人定下了情,而後過完年,他納了她為妾。上次沒能成功逃離衛家被抓了回來,顯示著命運循著與前世相同的軌跡,逼迫著她留在衛府,若要扭轉自個兒今世的命數,她便不能成為他的侍妾,再步上前世的後塵。

心中有了盤算後,她正想借口身子不適,躲回屋里頭休息,不與他見面,但才剛站起身,卻見到衛旭塵回來了。

她暗自蹙眉,他怎麼回來得這麼早?就算吃完團圓飯,也該到太夫人的院子向她拜年才是。

她不知太夫人今晚身子有些不適,所以晚上的年夜飯沒吃太久,早早就散了,幾人向她磕頭拜完年後,為了讓她老人家好生休息,都沒再久留。

「奴婢見過少爺。」春芽她們幾人看見他回來,一塊向他福身行禮,尤笙笙也沒落下。

待衛旭塵點頭坐下後,幾人一起上前向他磕頭拜年,說了幾句吉祥話,「奴婢祝少爺新春吉祥,萬事如意,身體康泰。」

他按例每人都發了個紅包,接著便屏退她們,獨留下尤笙笙。

她沏了杯熱茶呈上,便安靜的退到一旁,衛塵旭也靜坐著沒說話。

外頭冷雨不停的下,寒意凍人,屋里燃著幾個銅火盆取暖,暖烘烘的。

今晚要守歲,得過了午夜才能就寢,除夕這夜晚輩為長輩守歲,據說可以為長輩增福添壽,所以每年衛旭塵在除夕這夜通常都會整晚不睡,一直守到天明。

屋里一時間寧靜無聲,不久,外頭有炮竹聲遠遠傳來。

由于天冷,大門與窗子都關著,尤笙笙在听見炮竹聲後,下意識抬首望向窗子的方向,就在這時,她听見衛旭塵的嗓音傳來——「我自幼便訂了親,不可能娶你為妻。」

她沉默了一瞬,移回目光看向他,啟口道︰「少爺既已訂了親,就該一心一意對待那位小姐,別辜負了她。」

「你知道我的意思!」他惱道,他不信她听不出自己這是在向她解釋為何不能娶她為妻的原因。

她這次沒再逃避,一字一句,毫無轉圜的表示自個兒的態度,「奴婢絕不為妾,也不敢有任何不該有的妄想。」

他神色愀然一變,她也毫不畏懼的迎上他瞋怒的眼神,目光澄澈而堅定。

少頃,她接著再說︰「少爺已有未婚妻,便該把心放在她身上才是,不該再在其他姑娘身上花費什麼心思。」

她拒絕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他素來驕傲又好強,哪受得了這樣的難堪,這重重傷了他的自尊。

他眼神陰鸞的盯著她,胸口翻滾的怒焰幾欲燒掉他的理智,他怕自個兒會失去控制,又對她做出什麼出格的事,繃緊下顎,低吼出聲,「滾下去!」

她靜靜的福了福身便旋身離開。

衛旭塵初二早向衛太夫人請了安,午後便離開衛府,前往相距兩、三日路程的洛水城向羅家拜年。

他前腳剛離開不久,玉娥便來了跨院,對尤笙笙說道︰「笙笙,少爺讓你回廚房去,你把衣物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好,請玉娥姐稍等一下,我這就去收拾。」尤笙笙微微一怔後,頷首說了句,其他的什麼都沒再多問,便走進耳房去收拾衣物了。

外頭,春芽很吃驚的詢問玉娥,「少爺怎麼突然讓笙笙回廚房去?」

「這我也不知,是不久前方管事交代下來的。倒是你也在這兒伺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嗎?」玉娥反問她。

「我……」春芽猶豫了下,想到或許是少爺忍受不了笙笙才會趕她走,但這話她沒敢說,只搖頭道︰「我不知道。」

尤笙笙很快收拾好自個兒的物品走出來,春芽上前想安慰她幾句,一時卻不知該如何說。

尤笙笙輕笑著拍拍她的手,「我走了。」

春芽送她到門口,雖然兩人仍是在衛府里做事,但不在一處,心里總是有些不舍。

尤笙笙朝她揚揚手,與玉娥走了,回到她先前曾住過半年的那間僕役房。

帶她過來後,玉娥臨走前交代了聲,「今兒個廚房應該沒什麼事,你可以晚點再過去,先整理好衣物。」

「是,多謝玉娥姐。」送玉娥走後,尤笙笙坐在床榻上,兀自尋思著,前世少爺並未在初一前往羅家,反而是羅家大少爺在初六時過來衛家拜年。

少爺在這時將她驅離他的院子,是不是意味著她的命運已經開始扭轉改變,跟前世不同了?

終于能離開他身邊,她應當感到高興才是,但心下卻空蕩蕩的有些失落。她忍不住想,以後沒她在身邊,每天夜里誰來為他按摩足底減緩疼痛?他是不是會找別人來做這些事?

他趕她走,是表示對她死心了嗎?是不是很快就將她忘了?

她情不自禁的想著這些,心思亂糟糟的,像糾葛纏繞在一塊的蔓藤,矛盾得分不清此刻是喜是憂。

半晌後,她收斂起那些凌亂的思緒,整理了下,前往廚房。

掌管廚房的麗嬸看見她又被調回來,也沒多問什麼,吩咐她做事。

稍晚,春芽過來看她,見她似是不在意被調回廚房的事,遂放下了心,興匆匆說起,「少爺這會兒不在,什麼時候輪你休息,咱們一塊去廟里上個香。」因為是過年的緣故,府里頭的下人每人都可以輪流休息一日。

因喜來也跟著少爺一塊去了洛水城羅家,不知哪一天才回來,她閑著無聊,想出去走走逛逛。過年期間,市集和廟里都很熱鬧,有不少好看好玩的雜耍表演,還有從各地而來的商販販賣各種新奇的物品。

「麗嫂安排我初三休息。」尤笙笙答道。

「那我也休初三吧,到時咱們一塊出去。」

「好。」

兩人約好後,待初三一早用過早飯便出了衛府。兩人先去廟里上香,春芽特地為喜來求了枚護身符。

尤笙笙在一旁看著,有些心動,也想替衛旭塵求一枚,可下一瞬,她便暗自搖頭,她早已決定今世要離他遠遠的,不再與他有牽扯,還送他護身符做什麼?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