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極品千金奴 第十六章

出了寺廟後,兩人去了市集,市集上人群熙來攘往,好不熱鬧,小販的叫賣聲、吆喝聲,隨處可聞。

春芽高興的左顧右盼,尤笙笙只是隨意看著,忽然瞟見一個眼熟的人,她扯了下春芽,「你瞧,那人不是蘭兒嗎?」

春芽順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呀,真的是,咱們過去找她。」兩人擠開人群,朝蘭兒走過去,一邊走一邊叫著,「蘭兒、蘭兒。」

人群嘈雜,蘭兒沒听見,一時間兩人又擠不過去,只好跟在她後頭,直到她離開了市集,拐入一處僻靜的胡同,兩人才終于追上她。

「蘭兒,總算追到你了。」

「笙笙、春芽,你們怎麼會在這里?」看見她們,蘭兒有些訝異。

「我們是跟著你過來的,方才在市集里瞧見你,叫你也沒听見,就一路追著過來了。」春芽說完,這才發現她停在一戶人家門口,問道︰「你來這兒做什麼?」

「之儀少爺吩咐我來送些東西。」成了張之儀的通房丫頭後,蘭兒便改口不再稱他為表少爺,而是改稱之儀少爺。

她指著這戶人家說道︰「說來這戶人家你們也認識,就是喜來他家。」

「咦,這兒就是喜來家嗎?」春芽有些訝異,「那表少爺為何要讓你送東西給喜來?」

「他知道喜來的娘身子骨不好,病了多年,日前有人送了他一些人參,他便差我送些過來給他娘吃。

你們倆既然也來了,就同我一塊進去吧。」

得知這是喜來他家,春芽高興的應了,「好。」

尤笙笙有些訝異,表少爺為人素來隨和,因向來很善待府里頭的下人,很得人心,想不到他連喜來都如此關照。

忽地一抹思緒一閃而逝,她正想抓住時,春芽拽著她的手,拉她進屋去,「笙笙,我們進去吧。」

喜來的娘來開了門,將她們迎了進去。

春芽和蘭兒一進去,便道了聲恭喜,說了幾句過年的吉祥話,蘭兒便將帶來的人參遞過去。

「蔡大娘,這些人參是之儀少爺吩咐我送來給您的,請您收下。」

蘭兒不是頭一回來這里,她先前已來過幾次,因此蔡大娘認得她,這回見她送的是人參,不敢收下。

「這人參太貴重了,老身不能收,之儀少爺的好意老身心領了,請蘭兒姑娘回去替我多謝之儀少爺。」

「這人參之儀少爺也不用著,您身子不好,少爺說正好可以讓您補補身子,您就收下吧,您身子好了,喜來才能放心,要不他老牽掛著您無法安心呢。」蘭兒好言勸道。

春芽也在一旁附和,「就是呀,蔡大娘您就收下吧。」她知道喜來的娘身子不好,見表少爺讓蘭兒送來人參,覺得正適合她用,便也跟著勸道。

蔡大娘這才收下了人參,替她們沏了壺茶,四人坐下來寒暄了幾句。

因著喜來的緣故,春芽很熱絡的同蔡大娘說著話,蘭兒也不時搭上幾句。

見蘭兒與蔡大娘似是十分相熟,尤笙笙心生疑惑,忍不住問︰「蘭兒,你以前常來這兒嗎?」

「來過幾次,之儀少爺得知蔡大娘身子不好,差我送過幾次藥。」

喜來是衛旭塵的隨從,為何張之儀會對喜來的母親這般關心,還常差蘭兒送東西?雖說張之儀為人隨和又善待下人,但如此照顧,讓尤笙笙隱隱覺得有些不太尋常,但一時又說不上來哪里不對。

半晌後,三人離開,尤笙笙兀自尋思著這件事。

初七時,衛旭塵返回衛家,同他一塊回來的還有羅誠賓與羅芊雲兄妹,兩人是奉其父羅衍之命前來向衛太夫人拜年。

「太夫人,我爹本是想親自過來向您拜年,可他年前才染了風寒,不便遠行,所以讓我和芊雲代他過來向太夫人拜年。」羅誠賓朗聲說道,他身材魁梧,眉目俊朗,為人不拘小節,頗肖其父。

衛太夫人心情極好的笑道︰「好、好,回去也替我向你們爹問個好。」她接著將目光望向羅芊雲,「芊雲如今出落得亭亭玉立,我還記得幾年前見你,還是梳著兩條辮子的小姑娘呢。」

羅芊雲淺淺一笑,略帶羞澀的啟口道︰「這些年來芊雲一直記掛著太夫人,一直想來探望,可惜都尋不到機會,如今見太夫人身子如此硬朗,芊雲也放心了。」

「唉,我老了,前幾日還犯頭疼呢。」

「那現下可好些?」她面露關切。

「沒事,只是老毛病,不打緊,你們兄妹難得來一趟,就多留幾日,我讓旭塵帶你們四處走走。」

羅誠賓順著她的話說道︰「太夫人,那我就同芊雲叨擾幾日。對了,我听說旭塵前一陣子新造了艘船,那速度是又快又穩,那船停在哪兒,我想去瞧瞧。」

一直坐在一旁陪著沒出聲的衛旭塵見他提到船的事,這才開口,「停在港口那里,我明日帶你過去看。」

幾人再說了會兒話,下人便領著羅家兄妹去休息,衛旭塵也回了自個兒的院子,進去後只看見春芽和一名陌生的婢女,沒見到尤笙笙,他不暇細想脫口問︰「尤笙笙呢?」

春芽詫道︰「少爺不是讓人將她調回廚房了嗎?」

經她一提,他才想起那日出門前,吩咐了方管事把尤笙笙調離他院子的事。

她不想留下,他也不願意再勉強她,眼不見心不煩,也許這樣一來,他因她而煩亂的心思也能靜下來。

然而眼不見,心仍想著,連那日抵達羅家,乍見到羅芊雲時,他甚至一時恍惚,錯將羅芊雲看成了她。

以前他也不是沒見過羅芊雲,只不過那時他從沒仔細留意她的模樣,這次細看才發現,羅芊雲五官與尤笙笙有幾分相似。

然而面容有幾分相似的兩人,卻無法讓他生起相似的心情。他對羅芊雲一如以往,沒能生起半分特別的情愫,他心中所思所念,都是那個令他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她抓來痛揍一頓的大膽侍婢。

他強壓下想去見她的欲望,逼迫自己將她從心上驅逐出去,她既不在意他,他也無須再將她放在心上。

近幾日,衛府不少下人私下都在談論羅家兄妹到來的事。

有說那羅誠賓生得英姿颯颯、卓爾不凡,不愧是洛水城望族羅家的少爺;有說那未來的少夫人生得貌美如花,與少爺站在一塊簡直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尤笙笙蹲在爐灶前,拿著一只蒲扇輕輕掮著爐火,爐灶上頭正在熬煮一盅補湯,稍晚要送去太夫人那兒的。

幾個過來拿早膳的下人,這時聚在一塊說起羅芊雲的事。

「……昨兒個冬雪不小心撞到了她,她也沒生氣,還關心的問她有沒有受傷,看來是個好脾氣的人呢。」

「梅枝不是被派去服侍她嗎?我听她說呀,這羅小姐為人很秀氣,說話輕聲細語的,對下人也很慷慨,像她第一天過去服侍她,羅小姐就送了她一件首飾呢。」

「羅小姐拿出來的首飾一定都是好的,這梅枝真幸運。」有人羨慕的道。

尤笙笙默默听著,想起前世羅芊雲刁難她時那副苛刻的面容,還有絞死她時那殘酷狠毒的表情。

怕是只有少數人才見過那樣的她吧,因為在外人面前,羅芊雲素來擺出一副溫柔嫻淑的模樣來蒙蔽眾人。

只是她記得前世、羅芊雲並沒有在這時前來衛府,來的只有羅家的大少爺,怎麼今世她竟來了?

不久,那些來拿早膳的下人陸陸續續都離開了,她看顧的那盅補湯也熬好了。

麗嬸試喝了口補湯的味道,確定沒問題,便吩咐她,「你將這湯送去太夫人那里,回來再吃早飯。」

「是。」她端起那盅湯送到太夫人住的院子。來到門口處,正好遇見從太夫人屋子里出來的羅芊雲。

冷不防乍見前世殺死她的人,尤笙笙眼里掩不住的掠過一抹恨意,隨即便低下頭,端著湯避到一旁。

羅芊雲見她身穿灰綠色的衣裳,知她是衛府的下人,第一眼見到她,也沒怎麼在意,直到瞥見她垂下頭,露出左頸上的一顆朱砂痣時,忍不住多看了眼。

就在這時,她听見有人喊道︰「笙笙,你手上端的是要送給太夫人的補湯嗎?交給我吧。」

羅芊雲倏然一震,緊盯著她,依稀發現她的五官竟生得與自己有幾分相似。

尤笙笙將那盅湯交給一名婢女後,沒再多看羅芊雲一眼,轉身離開,因此沒發現她臉上一閃而逝的震驚,更不知羅芊雲在回到暫住的廂房,刻意向服侍她的婢女打听她的事。

「……所以她原本是服侍旭塵哥哥的侍婢,前幾日才又被調回了廚房?」

「是。」梅枝接著說︰「也不知她做了什麼惹少爺生氣,少爺才會在這大過年的把她趕走。」

「那你可知她今年多大了?」

「約莫十六歲吧。」

再問了她一些話後,羅芊雲取了幾件首飾打賞她,同時交代了她一件事。

有些事早已暗中無聲無息的在轉變,只不過尤笙笙此時仍渾然未覺……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