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極品千金奴 第二十二章

回到住的廂房,羅芊雲即刻讓婢女叫來自家大哥。

不久,羅誠賓進來,看見妹妹躺在床上,立刻上前,「芊雲,碧桃說你身子不適,可要看大夫?」

「不用,只是頭有些暈,大哥,你在這里陪陪我吧,我心里悶得難受。」

「怎麼突然心里難受?」羅誠賓在一張椅凳上坐下,語帶關切。

「旭塵表哥他納了個妾……」她沒有把話說完,但未竟的語意一听便可知。

羅誠賓听出妹妹這是在吃味,好言相勸,「男人有幾個妾是很尋常的事,你也別太在意。」他自個兒就有一妻兩妾,所以對此也不以為意。

「這些我也明白,我也叫自個兒不要在意,只是心里還是忍不住有些難受,大哥,你能不能陪陪我?」

羅誠賓遲疑了下,「這……我同旭塵約好了待會要去游湖賞楓的。」

「大哥心里就只想著玩,一點都不關心我這個妹妹。」她埋怨了聲,「算了,大哥去游湖吧,別管我了。」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在這時見到尤笙笙,故意以退為進,想阻止他去游湖。

「好好好,我留下來陪你,不去游湖總成了吧?」羅誠賓受不了妹妹這種幽怨的語氣,只好打消了去游湖的念頭,叫了個婢女去轉告衛旭塵,「你同你家少爺說一聲,我要留下來陪芊雲,就不去游湖了。」

羅家兄妹沒去,衛旭塵仍依照計劃攜著尤笙笙去游湖賞楓。

只見湖里倒映著紅色、黃色、橙色、綠色的樹影,層巒迭翠,美得如夢似幻,綠波蕩漾,金風輕拂,沁人心脾。

衛旭衛摟著尤笙笙,見她不知在想什麼,關心的探問︰「怎麼心不在焉的?」

「我在想羅芊雲為何會突然來衛府?」

「她是來向奶奶祝壽。」今晨他與她同去向奶奶請安時,奶奶一個勁的夸羅芊雲知書達禮又溫柔婉約,日後定是賢慧的好妻子,那時她也在場,不可能沒听見。

「可她突然送了我一盒雪膚膏。」前世羅芊雲壓根沒來祝壽,今世卻突然來了,總教她有些疑慮。不過喜來已被趕走,前世她被喜來誣陷的事多半不會再發生,只是最後事情會如何變化,她仍不得而知。

「那是她想向你示好,你收下就是,別再疑神疑鬼,把那夢里的事當成真的。」對她老是懷疑羅芊雲,衛旭塵不耐煩的斥道。

聞言,尤笙笙漠著臉不再出聲,揮開他摟在她肩上的手,走到船的另一側。

他勸也勸過了,她仍是不听,還如此鬧脾氣,擺出一張冷臉給他看,令他不悅的沉下了臉。「就為了一個無稽的夢,你整日里疑心有人要暗害你,你不覺得這太荒唐了嗎?」

「無稽?」她無法忍受他竟為了羅芊雲責備她,冷冷的望著他,「少爺可知當初少爺到後堂去挑選侍婢時,奴婢為何要躲在後頭,不想讓少爺見到?那是因為奴婢夢見被少爺挑上後,成了少爺的侍妾。

「還有,少爺曾問過奴婢如何知曉少爺左腳常抽疼的事,那也是奴婢夢見的。夢里奴婢成為少爺的侍婢,為少爺按摩腳底,從而減緩了少爺的腳疼;還有,那抹頭發的胡麻油也是奴婢依照夢里所見而調制的。」一口氣說了這些,她停頓了下,「這樣少爺還認為這些都是荒唐而無稽的嗎?」

「這……」他沒料想到那些事竟是她夢見的,一時有些驚訝。

尤笙笙朝他福了福身,「奴婢逾矩了,請少爺原諒。」她神態恢復成先前那副冷淡漠然的模樣,再不復見這段日子的柔順。

「你……」他惱她又擺出這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對他,抓住她的肩,「不許用這種冷冰冰的眼神看著我。」

「奴婢的心是冷的,眼神如何能暖得起來?還請少爺見諒,奴婢辦不到。」

「你這是在使性子嗎?」他覺得是自己太寵她了,才讓她如此放肆。

「奴婢只是卑微的下人,哪敢若惹少爺生氣,若少爺不高興,還請少爺責罰。」

「你是我的妻妾,怎麼會是下人?以後不準你再自稱奴婢!」他怒道。

見她抿著唇不語,他不知該拿她怎麼辦,抬起她的下顎粗魯的吻住她。

尤笙笙掙扎了兩下推不開他,便又氣又惱的捶打著他的胸膛。

他可以不相信她,但怎麼能為了羅芊雲那樣斥責她?

他可知道前世她受了羅芊雲多少的習難和欺辱嗎?為了他,那些她全都默默忍了下來,最後甚至死在她手上。

他把她抱得更緊,吻得更凶。須臾,他嘗到她眼中滑下的淚,倏地一驚,放開了她。

「怎麼哭了?」見她的淚掉得越來越凶,他適才吻痛了她嗎?他心急的道歉,「好、好,是我錯了,你別哭了。」

她不發一語,心里的委屈全都化成眼淚,宛若下雨似的一串串落下,染濕了她靈秀的臉龐。

他的心被她的淚給哭得亂了套,只好不停好言哄著,「都是我的錯,我方才不該那麼對你,是我不對,求你別哭了。」他這輩子沒向人認過錯,更沒這般哄過人,她的眼淚簡直就是最凶猛的武器,打得他手忙腳亂,不知該拿她怎麼辦。

他又哄了她半天,並保證以後不會再這麼對她,才終于讓她收住淚水不再哭。

明白以他的性子能這樣退讓已不容易,尤笙笙心里的委屈消散不少。

一個多時辰後,兩人返回衛府。

春芽見他們回來,朝他們福身行禮,「少爺、笙夫人。」接著她覷向尤笙笙,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尤笙笙看出她似有話想說,問她,「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春芽有些遲疑的看了眼衛旭塵。

衛旭塵斥道︰「夫人讓你說就快說,看我做什麼?」

見尤笙笙朝她點頭,春芽這才出聲稟報,「小芙的臉爛了。」小芙是在紅梅院打掃的一個婢女。

「她的臉怎麼會爛了?!」尤笙笙詫問。

「昨兒笙夫人不是讓奴婢將羅小姐送的雪膚膏拿去扔了嗎?結果奴婢正要拿去扔的時候被小芙瞧見,她便討了去,結果昨夜擦了就開始發癢,今兒個起來,整張臉都潰爛了。她今晨沒來打掃,這事我原也不知,是不久前听另一名婢女提起才知道。」

听見她的話,尤笙笙臉色凝沉,還未開口,衛旭塵便問︰「你說她是擦了羅芊雲送的雪膚膏臉才爛的?」

春芽答道︰「是。奴婢得知這件事後,特地過去看小芙,親耳听她這麼說。她整張臉都爛了,很嚇人,一直在哭。玉娥姐求方管事請了個大夫過來看,那大夫說她的臉治好後,只怕會留下滿臉的疤痕。」

她有些後怕,當時因見是羅芊雲送的,她還曾一度動念想留下來私用,後來是听了笙笙的話才沒敢留下來,沒想到那雪膚膏真有問題。

這羅芊雲竟如此惡毒,這擺明了是想毀笙笙的容嘛,幸好她聰明,否則以後她還怎麼見人,少爺說不定就不要她了。

听見春芽所說,衛旭塵不敢想象若是笙笙用了那雪膚膏會如何,震怒的往外走。「我要去找羅芊雲,問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去。」尤笙笙說。這次面對羅芊雲,她不會再像前世那樣一再退讓。

「旭塵表哥,你怎麼來了?」看見衛旭塵與尤笙笙一前一後進來,羅芊雲臉上露出一抹嬌笑,起身相下一瞬,她察覺兩人神色不對,關心的詢問︰「怎麼了,莫不是游湖出了什麼事嗎?」

先前她從下人那里得知,他們兄妹沒去,衛旭塵卻仍帶著尤笙笙去游湖,可見他對尤笙笙有多疼寵,為此她差點沒咬碎一口銀牙。

衛旭塵正要開口,羅誠賓剛好從外頭走進來,見到他就熱絡的招呼。

「咦,旭塵,你們這麼快就回來啦?」半個時辰前他才離開,因擔心妹妹所以又繞回來瞧瞧。

見到兄長,羅芊雲擔心被他發現尤笙笙的事,有些著急,想趕他走,「大哥,你不是說要去騎馬,怎麼又回來了?」

「提起這事就掃興,那馬我剛騎上不久,跑著跑著竟拐了腳,只好又回來了。」說到這兒,他順便朝衛旭塵抱怨,「我說你們衛府該不會都是劣馬吧?還是馬房里的人偷懶疏于照顧?」

說完後,羅誠賓才發覺衛旭塵沉著張臉,不明所以的問了句,「你這是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接著眼神一瞟,瞥見站在一旁的尤笙笙,不禁多看了幾眼,有些訝異她與芊雲竟長得有幾分相似。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