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極品千金奴 第二十三章

衛旭塵過來之前已先去看過小芙,並從她那里取回雪膚膏,她拋給羅芊雲質問︰「這是你先前送給笙笙的雪膚膏嗎?」

羅芊雲接過,心里暗自一驚,臉上仍故作鎮定,看了看答道︰「是呀,怎麼了嗎?」來衛府之前,她早已想好應付的說詞。

「有個婢女擦了你這雪膚膏之後,整張臉都爛了,你送笙笙這雪膚膏究竟存何居心?」

在此之前,衛旭塵一直認為她是個溫婉賢淑的姑娘,也因此,先前在船上笙笙提起她的事,他才會忍不住斥責,可方才親眼見到小芙整張臉和頸子都潰爛得不成樣,他著實嚇到了,思及那雪膚膏差點就用在笙笙身上,他不由得驚出冷汗。

羅芊雲佯作吃驚,「這怎麼可能?我向來都是用這種雪膚膏,擦了這麼多年從來都沒事,因見妹妹肌膚有些粗糙,我才好心送給她。」

見他仍一臉懷疑的瞪視她,她急切的再解釋,「若我真對妹妹心存不良,又怎麼會這麼明目張膽送她這雪膚膏呢?難道我就不怕妹妹和旭塵表哥懷疑我嗎?縱使我再大膽也不敢這麼做呀。」

羅誠賓也在一旁替妹妹說話,「就是呀,旭塵,這其中定有什麼誤會。」

尤笙笙走上前,臉上堆著一抹沒有笑意的笑,語氣平靜得听不出一絲異樣。

「姐姐說的沒錯,若姐姐想害我,怎麼會愚蠢得如此明目張膽,一定是私下背著人做才是。看來這雪膚膏可能被什麼人動了手腳想害姐姐,卻被不知情的姐姐轉送給了我,姐姐可得當心點,那人沒害成姐姐,也許還會再想辦法加害姐姐。」她握住她的手殷殷關切,那緊握的力道讓羅芊雲忍不住蹙擰眉首。

羅芊雲抽回手,不動聲色的道︰「多謝妹妹關心,我……」她話還未說完,就見羅誠賓震驚的指著尤笙笙的頸子大叫。

「你頸子上那顆朱砂痣是怎麼來的?」他正好站在她側邊,因適才不經意一瞥,便瞧見了她頸上那顆鮮紅的朱砂痣。

尤笙笙抬手摸了下左側頸子,「這自然是天生的。」難道還能黏上去不成?

羅芊雲暗自一驚,想轉移自家兄長的目光,「大哥,你……」

「你先不要說話。」羅誠賓想起一事,抬手打斷妹妹,「旭塵,你方才叫她什麼?」他方才隱約听見他叫了她一個名字。

「笙笙。」見他一臉好像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衛旭塵有些不解。

「笙笙?」羅誠賓將臉湊到尤笙笙面前,慎重的細細端詳,「長相也同芊雲有幾分相像。」

他忽地抓住她的手急切的問︰「你今年幾歲?家里可還有什麼人?」

「大哥……」羅芊雲急著想阻止兄長,但他沒理她,仍直勾勾的望住尤笙笙。

衛旭塵拍開他握住尤笙笙的手,「你問這些做什麼?」

「約莫十二、三年前,我有個妹妹突然失蹤,我們遍尋不著。原本同你訂親的人就是她,後來一直沒能找到,我們想她可能凶多吉少了。因我們羅家也沒其他的女兒,後來經過你奶奶同意,這才將訂親的人改成芊雲。」說到這里,他看向尤笙笙頸側的那顆朱砂痣說道︰「我還記得小妹頸邊那里就有顆朱砂癢。」

听畢,衛旭塵心思一動,「笙笙曾對我提過,她當年是在三、四歲時被人拐賣了,因當時年紀太小,早已不記得自個兒的親人是誰,只記得小名叫做笙笙。」

聞言,羅誠賓滿臉驚喜,更加肯定了幾分,「你一定就是我當年失蹤的小妹,我是你大哥啊。當年你失蹤後遲遲找不到你,娘因此病了一場,從此身子骨就不太好,時常惦念著你,走,跟我回去,娘若知道我找回了你,不知會有多高興呢。」

他拽著她,迫不及待的就要帶著她往外走去。

衛旭塵正要上前攔下他時,尤笙笙便先扳開他的手,來到臉色陰晴不定的羅芊雲面前。

「原來如此。我終于明白你為何要如此加害我,你定是早就認出我來,所以才刻意拿了摻了毒藥的雪膚膏給我擦,你的目的是想讓我的肌膚爛掉,這樣以後就算大哥和爹娘他們見到我,也認不出我來。」她心里的疑雲至此完全解開了。

前世,她與羅芊雲見面,是在她與衛旭塵成親後,羅芊雲定是認出了她,怕羅家的人也會認出她,才會利用喜來的誣陷殺了她。

而喜來之所以污蔑她,怕是有什麼把柄落在她手上,被她威脅,不得已之下才會照做。

只要自己一死,她就可以將所有的罪名都推到她頭上,因為死人是再也無法為自己辯駁的。

羅芊雲立刻否認,「沒有這回事,在此之前,我壓根不知你就是我失蹤的小妹,且當年我還小,哪里還記得你頸子上有什麼朱砂痣的事。」她不自覺提高的音調,流露出異常的心緒。

「你年長我三歲,算算當年你已經七歲,能記事了。」不容她狡辯,尤笙笙指出重點。

羅誠賓也道︰「是呀,小妹頸邊有顆紅痣的事你應當知道的。」他們找了小妹很多年,她的模樣全府上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她這做姐姐的沒道理會不記得。

尤笙笙接著定定望向衛旭塵,「你還記得我說的那個夢嗎?現下我終于明白羅芊雲為何要害死我了,她是不想我被羅家認回去。」

衛旭塵思及她曾說過的夢,再對照現下發生的事,似乎全都有理可循,並非只是虛幻。他心里暗訝,她作的這是什麼夢?!

「你們在說什麼夢?」羅誠賓一臉納悶。

「大哥,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害妹妹,我絲毫不知她就是當年失蹤的妹妹!」羅芊雲神色淒楚的喊冤。

羅誠賓安撫她,「好、好,這事咱們先不提,我們先帶笙笙回羅家去見爹娘他們。」若是沒有發生那毒雪膚膏的事,也許他會完全相信她所言,可如今他也不確定她是不是早已知情。

衛旭塵阻止他,「等等,誠賓兄,這件事先讓我稟明奶奶,我再帶笙笙跟你們一塊回去。」

回到羅府,羅誠賓趕忙帶著尤笙笙前往羅夫人的房間。

除了朱砂痣外,羅夫人另外再瞧了眼她的腰側,在清楚見到那里還長了三顆並排的黑痣時,終于確認了她就是當年失蹤多年的女兒,抱著她歡喜的哭了起來。

「笙笙、笙笙,娘的寶貝心肝喲,終于找回你了。」

尤笙笙——已正名為羅笙雲,鼻頭也為之一酸,啜泣的喊著,「娘、娘!」

她打小廣失去爹娘疼愛,如今重回母親懷抱,不由得喜極而泣。

母女倆相擁哭了一陣後,羅夫人抹了抹眼淚,拉著女兒問︰「好孩子,這些年你流落在外定是吃了不少苦,來,好好同娘說說,你這些年都是怎麼過的?」

母女倆叨叨絮絮的說了好半天的話。听見女兒將她這些年被賣為奴婢的事告訴她,羅夫人心疼的又哭了。

而另一邊的廳里,衛旭塵與羅家父子也在說著話。

「岳父,既然我原本便是與笙笙訂的親,那麼我與芊雲的婚約就不作數了吧。」他想取消這樁婚事。

「這……既然芊雲也許了你,要不你就兩個都娶為妻吧。」羅衍提議,芊雲當初為了等他迎娶,拖到如今都二十歲了,這個年紀也不好再許人。

衛旭塵不想娶羅芊雲,遂將雪膚膏的事說了出來,「發生這種事,不論她是有心或是無意,她若嫁進衛府,我怕笙笙對她會有心結。且笙笙這些年來流落在外頭受了這麼多苦,我想好好彌補她。」

羅衍听他提及小女兒的遭遇,也心疼起來,他好好一個女兒竟去給人當婢女,可想而知她日子過得有多苦,不舍得她再受委屈,也沒再多考慮,就答應下來。

「好吧,就依你所說。」至于芊雲,他再另外安排她嫁個好人家就是。

得知這結果,羅芊雲坐在母親的房里,滿臉說不出的怨懟。

陳氏沉默了好一會兒,先深深嘆了口氣,才說道︰「這都是娘造的孽,若是娘當年沒有貪求不屬于咱們的,而暗中讓人帶走笙笙,私下賣給了人販子,如今也不會耽誤了你的終生大事。」

「娘,我不甘心!」同樣是爹的女兒,自己憑什麼就不如羅笙雲。只因為她是嫡妻所生,命就比她尊貴嗎?

陳氏勸道︰「你不甘心還能怎麼辦呢?如今這情形,咱們已無能為力,且笙笙既不再追究雪膚膏之事,咱們也別再生事了。你放心,娘定會讓你爹把你許個比衛旭塵更好的人。」

「娘……」羅芊雲滿心不甘,但娘說的沒錯,縱使她再不甘心,她也無法改變什麼了。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