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極品千金奴 尾聲

衛府依然定在來年二月初十那日,將新嫁娘迎進府中。

只不過新娘子換了個人。

成親這日,衛旭塵滿面春風、神采奕奕,笑得闔不攏嘴,與新娘一塊牽著紅色彩帶走進喜堂,締結兩人的終生之盟。

洞房花燭夜里,新郎與新娘共飲合巹酒,新娘笑靨如花、眼波生情,新郎滿面喜色,俊目含情。

兩人相視而笑,濃烈的情愫纏繞在彼此身上,他萬分憐惜的輕吻上她的唇,而她含羞的承接著他的吻。

他橫抱起她走向床榻,春宵一刻值千金,雖說兩人早已度過洞房花燭夜,但今晚是他們的大喜之日,意義不同。

芙蓉帳里春色無邊,繾綣纏綿的兩人密密纏抱在一起,就連氣息都交織在一塊,分不清彼此。

兩人歡度一宿的春宵後,最後滿足的相擁而眠。

破曉時分,羅帳里陡地傳來一聲痛楚的嘶吼——「不,我不相信——」

睡在衛旭塵身側的羅笙雲被驚醒,搖醒似是陷入夢魘里的夫君。

「怎麼了,是不是作惡夢了?」

他睜開眼,神情迷茫的呆望著她片刻,緩緩抬起手輕撫著她的臉龐,眼里似是閃動著隱隱的淚光,沙啞的嗓音流露出一抹痛。

「我夢見……你死了!」

「那只是夢。」她安慰他。

那個夢真實得就恍若是真的,他的胸口還隱隱抽痛著,他將她緊緊摟進懷里,須臾,待情緒稍稍平復下來,他將夢里所見的事告訴她。

「我夢見東城船場發生大火,將整個船場燒毀,我趕著過去處理,那天你正好去上香不在府里,我交代羅芊雲將此事告訴你後便離開。沒想到幾日後我回府時,羅芊雲卻告訴我你與人私通,已畏罪自縊,而與你勾通的人則是喜來,他在事發後逃走了。」

听見他所說,羅笙雲愣住了,他這夢……莫非是前生的事?!在她被羅芊雲絞殺後,她竟將她偽裝成畏罪自縊?

衛旭塵接著再說︰「我趕去船場那日,喜來因他母親重病,遂沒同我前去。但我不相信你會背著我與喜來私通,我命人抓回喜來卻未果,直到他被人發現與他母親在一片林子里上吊身亡。」

羅笙雲听到此,脫口而出,「定是羅芊雲為了滅口,派人去殺了他們母子,然後再將兩人偽裝成上吊自盡的模樣。」

她推測,前生因她不曾拒絕過他,是以他不曾花費大半年的時間巡視各個船場,自然也不曾發覺東城船場的事。

怕是張之儀與陶修庭為了掩飾東城船場的事,遂一把火將之燒了個精光,湮滅證據。

而今世他為了逃避她,花了大半年的時間在各個船場之間來往奔波,因此才察覺了東城船場的事,而眼見他起疑的張之儀與陶修庭,索性狠下心來,合謀想殺他奪產。

「……還好只是夢,你沒事。」他不知為何會作這種夢,這夢看起來就宛若她曾提起過的那個夢的後續。

「嗯,沒事了,睡吧。」

如今惡夢已過,她相信,自己與他這一世應能幸福的廝守一生了。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