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喜床上的陌生人 第二十四章

【第十一章】

接到如霜的傳話,雲鳳青親自過來見女兒。

「你有什麼事想對我說?倘若又想提那事就別說了,我絕不會答應。」她把話說在前頭,不許女兒再提孟息風的事。

「不是那事。你們全都下去,我有事要對娘說。」花若耶在說前,先將屋里的婢女全都遣了出去。

雲鳳青狐疑道︰「若耶,你想說的究竟是什麼事?」

「娘,先前我離魂那時,元天師施法將我的神魂招了回來,所以您相信人有神魂之事吧。」在提那件事前,花

若耶先說了這事。

「那又如何?」這些以前她是不信的,但親眼見到女兒在元結衣施法後蘇醒過來,她也不得不信了。

她注視著母親緩緩開口道︰「娘若是有想見之人,孟息風也能為您招來對方的魂魄,讓您能見一見他,以補之前未能得見最後一面的遺憾。」

她先前以為是父親偏寵兩位姨娘,母親才對父親如此冷淡,但听了孟息風所說的話後,她才明白原來母親心中一直藏著一個人,所以才會對父親如此冷淡。

雲鳳青聞言一怔,一張面容浮現在她眼前,她心緒一動,張口欲言,但下一瞬便抑住了。

「娘沒有什麼想見之人,你不用白費心思替孟息風說話。」說完,她拂袖起身要走。

花若耶急忙拽住母親的手,脫口而出,「娘,當年的事您不想親自見他一面,問問他為何要那般對您嗎?為何他瞞著您,寧願自己一個人靜靜地死去,也不告訴您一聲嗎?」

听女兒提起這段被她深藏在心底的往事,雲鳳青神色一震,「你怎麼知道這些事?是誰告訴你的?」

瞧見母親這般神色,花若耶明白這些年來她從未遺忘過這件事,徐徐說道︰「您別管我怎麼知道,如今我也有傾心相待之人,所以能明白您當年心中的苦楚。

可那人並不是存心想負您,而是他身中劇毒,命不久矣,不想連累您才會狠心那麼對您,您就完全不想再見他一面,問問他為何要擅自決定這些事,讓您抱憾終生嗎?」

雲鳳青面沉似水,這件事在她心中糾纏了多少年,起先她也以為是姜繹移情別戀辜負了她,但在他死後三年,她無意間從姜繹四嫂那里得知了真相。

他四嫂是她一位遠房表姐,告訴她這事也不是存著什麼好心,而是因她拒絕了那表姐的一個要求,表姐懷恨之下,存心不讓她好過,才把那個秘密告訴了她。

那真相令她心痛難耐,她有段時間每到夜里總是不停祈求著,希冀他能入她的夢,讓她再見他一面,可不論她怎麼求,這麼多年來他始終不曾入過她的夢。

而今女兒竟說,她也許可以再見到他一面……

雲鳳青抑住激動的心緒,逼迫自己鎮定下來,質疑道︰「他都已死了多少年,孟息風怎麼可能再將他的魂魄招來?」

花若耶看出母親眼底微微流露出的一絲期待,「不試試怎麼知道辦不到,請娘給他一個機會,也給您自個兒一個機會。」

中午時分,花競誠在看完孟息風帶來的信後,毫不遲疑的頷首道︰「這樣吧,我回去向夫子告個假,便陪你一塊去越平王府一趟。」橫豎今日那課他也沒興趣,大姐信里所寫的事又實在有趣,讓他連一天都不想多等,興匆匆便準備陪孟息風走一趟越平王府。

靖國公府沒有嫡子,他這唯一的男丁在外人面前便與嫡子無異,以他的身分求見越平王妃應不難。

很快的他告假出來,陪著孟息風來到越平王府,如他所料,在他自報身分後,未等太久就得到王妃的接見。

「競誠拜見王妃。」花競誠躬身施禮,站在他身旁的孟息風也跟著施了一禮。

「不用多禮,競誠今日怎麼有空過來?」

「是我這位朋友,有件事想對稟告您。」花競誠順勢將孟息風引薦給她。

「哦,不知你這位朋友是哪位?」姜倩神色和煦的看向孟息風。

他抱拳一揖,「在下孟息風,自幼學習道法,習得招魂之術,來此是想為王妃效勞。」

姜倩微訝,「王府向來平靜,並未發生什麼事。」

「我能助王妃得見已故親人一面。」孟息風意有所指的表示。

聞言,她心頭一動,想起過世多年的小哥,「你是說你能招來已死之人的魂魄,讓我見他一面?」

「沒錯。」

姜倩打量他一眼,質問道︰「你此話是真是假?倘若你做不到,卻來此故弄玄虛,欺騙于我,我可絕不輕饒。」

安靜在一旁听著的花競誠,插口說道︰「王妃應知家姐先前昏迷不醒之事吧?」

「嗯,這事我知道。」她頷首。

「當時家母便是請了一位天師來為家姐招魂,才令家姐蘇醒過來,這位孟天師便是家姐在離魂期間所結識的高人。」

听見花競誠的話,姜倩神色一凜,顧不得追問花若耶離魂究竟是怎麼回事,看向孟息風,「你真有能力招來已死之人的魂魄嗎?」

孟息風不卑不亢的啟口道︰「在下願盡力一試,不過倘若事成之後還望王妃能答應在下一個要求。」

「是什麼要求?」

「在下希望您能解除越平王世子與靖國公千金的婚事。」

听見他所提的要求,姜倩臉色一變,怒斥,「放肆!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提出如此荒唐的要求!」

孟息風抱拳道︰「請王妃息怒,且听我一言,非是在下想破壞越平王府與靖國公聯姻之事,而是在下與若耶小

姐早有婚約在先。」

姜倩斥道︰「我從未听說若耶已有婚配,你可莫要在我面前胡言,壞了若耶的清譽!」

「在下所言句句屬實,沒有一句虛言。」孟息風接著簡單將他與花若耶相識的經過告訴她,最後說道︰「我與若耶情投意合,還望王妃能成全。」說完,他躬身一揖。

這些事,花競誠先前已在大姐寫給他的信里得知了個梗概,但此時听孟息風親口說又有些不同的觸動,忍不住脫口說了句,「有情人未能得成眷屬,乃人間一樁憾事。」

他這話讓姜倩想起了已故的小哥與好友鳳青兩情相悅,最後卻成了陰陽兩隔的遺憾,心有所感,臉色緩了幾分,沉吟片刻後,說道︰「孟息風,此事我不能只听你片面之言,待我親自問過若耶的意思後才能答復你。」

招魂選在兩天後的夜里。

孟息風施展招魂之術需有人護法,以免有人闖入打擾,驚走亡者的神魂。

他原是想等父母前來再行招魂之事,母親不久前已來信告知他,再過數日便會與父親一塊抵達京城,但花競誠剛好得知元結衣回到京城,特地將她拉過去,要來替他護法。

「花競誠,你先等等,我在追一個邪道。」穿著一襲灰色道袍,背上背著一柄桃木劍的元結衣嚷道。

「那事先擱著,跟我去護法,費不了你多少時間。」

「你讓我去護法,總不能讓我做白工,咱們先談談酬金。」沒銀子她可不干。

「多的我沒有,哪,這是五十兩,你先拿著。」知她嗜錢如命,花競誠掏了掏衣袖,取出了張銀票塞給她,便拽著她,一路往越平王府而去。

「才五十兩,你真窮。」元結衣嫌棄的嘟嚷了聲,還是把銀票收進衣袖的暗袋里。

「你也知道我只是個庶子,能有多少錢,待會要是招魂成功,讓我嫡母和王妃滿意,說不得會有重賞。」

「這孟息風膽子可真大,這人都死了這麼多年,他還敢招魂,也不怕人家已經去輪回投胎,招不到魂。」泗水城孟家她早有听聞,不過倒是沒遇見過。听說孟家道法傳承已有數百年之久,孟家子弟個個都頗有能耐,年輕一代里以孟息風的天分最高,修為也最精深,今日能會他一會也不算白來一趟。

她先前能施法招回花若耶的神魂,是因為她是生魂,還在陽間,才能招回來,但已去了陰間的陰魂可沒那麼容易能招上來。

這事花競誠也不清楚,只道︰「他似乎向鬼差詢問過,這姜繹還在冥間,尚未輪到他去投胎。」

「听說孟家有人能通幽冥,看來傳言不假。」元結衣對今晚之事忍不住有些期待起來。

兩人往越平王府走去時,元結衣絲毫沒有察覺她先前在追的那名邪道,此時正悄悄潛到她身後準備偷襲她,卻在下手前听見兩人所說之事,讓他登時改變了主意,爬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一抹獰笑。

連老天爺都在幫他,這分明是天賜良機,讓他剛好能一口氣除掉與他有仇的這兩人。

先前孟息風所中的惡咒,就是他下的。這幾個月來,他被孟家人追得四處躲藏,好不容易逃來京城附近,剛收錢替人破了一處風水寶地就被這娘兒們給發現,一路追著他不放。哼哼,讓她追,他就讓她有命來,無命回!

對此渾然不知的兩人進了王府,被管事帶著直接往後院去,今晚後院整個清空,不許閑雜人出入。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