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喜床上的陌生人 第二十五章

兩人來到後院,瞧見法壇已擺設好。

越平王妃姜倩與靖國公夫人雲鳳青,還有花若耶與唐奉書也都在,花競誠先領著元結衣去拜見王妃母子、嫡母和大姐。

四人神色各異的朝她點頭示意。

姜倩與雲鳳青臉上都情不自禁地流露一抹期待,花若耶則是對孟息風充滿信心,神色自若,而陪著母親的唐奉書則對今晚的招魂之事半信半疑,尤其施法招魂之人還是花若耶心心念念之人,他抱持著想拆穿孟息風故弄玄虛的心思,緊盯著他。

花競誠最後帶著元結衣來到孟息風面前。

「待會便有勞元道友為在下護法。」孟息風朝她一揖。

元結衣也有模有樣的回了一禮,「哪里,能為孟道友護法是我的榮幸。」

兩人沒有再多言,孟息風燃了張引魂符,開始施法召請姜繹的魂魄前來。他手掐靈訣,口誦咒語,時不時便燃上幾道靈符和冥幣,促請鬼差將此人的魂魄從冥府送上來。

半晌之後,供桌上的燭火忽明忽滅,一陣陰風拂來,花若耶等人微微一顫,背脊泛起一抹寒意。

再隔片刻,院子前的空地平空卷起了一陣風,待風止息,中間出現了一名男子,男子面容俊雅,神色迷惑的望向孟息風。「是誰將我召來此處?」

元結衣瞠大眼看著此人,「還真讓你招來了!」

孟息風望見此人,出聲回道︰「是我召請你前來,因有人想見你一面。」說著他望向一旁的雲鳳青與姜倩。

男子抬目望過去,在覷見雲鳳青與姜倩時,面露靜異之色。

然而此時除了孟息風與元結衣,其他人皆未開天眼,無法得見他的魂魄,只能瞧見元結衣與孟息風對著空無一人的地方說話。

孟息風將沾了靈符水的葉片抹在幾人的眼皮上,幾人睜開眼,望見本來空無一人的地方,出現了一人!

唐奉書驚愕的不敢置信。

花若耶只是含笑看著。

而看見那人還一如二十年前的面貌,雲鳳青和姜倩面露激動之色,雙雙上前。

「小哥!」

「繹哥!」

「小妹、鳳青……」望見久違的故人,姜繹面露欣喜之色,正要啟口再說什麼時,轟地一聲,陡然有人偷襞投下兩道符咒,其中一張雷符直朝他魂魄所在投去,想讓他魂飛魄散無法再回冥間。

如此一來,將他魂魄召來的孟息風便難辭其咎,定會受到陰差的問責。

這突來的變故讓孟息風來不及阻止,只能在頃瞬之間朝姜繹的魂魄拋去一只銅鈴狀的法器,罩住他的魂魄不讓他被雷符所傷。

另一道符咒則是朝元結衣而去,她反應不及,胸口被那威力強大的符咒擊中,登時吐了口血。驚覺有人偷襲,她顧不得抹去唇邊的鮮血,抬目搜尋,立即認出杵在圍牆上頭之人正是她在追的那名邪道,當下大怒,拔出背後的桃木劍追上去。

「你這惡道竟敢來破壞招魂,意圖害人魂飛魄散,我今日定要替天行道,除了你這為非作歹的惡道!」

「哼,區區黃毛丫頭也敢大言不慚,再吃老夫一招!」穿著一襲淺灰色道袍的老道,猝不及防的朝元結衣打去一道符咒。

元結衣避開,躍上圍牆與他斗起法來。

可她受傷在先,道行又比此人淺,一時之間落于下風,在他一掌打來,眼見就要避之不及時,剎那之間有人替她擋住了那掌。

「敢傷她,該死!」隨著此人話落,那惡道被來人一掌震落牆頭。

那惡道兩眼一翻,口涌血沫,五髒六腑盡碎,直到死去都沒能瞧清那一掌擊殺自己的究竟是何人。

看見那人,元結衣神思恍惚了一瞬,下一刻,她兩眼一黑暈了過去,來人及時接住她倒下的身子,不發一語地從牆頭躍下飄然離去,不知所蹤。

此人從出現到帶著元結衣離開,不過是幾息之間,十分短暫。

雖然適才只是驚鴻一瞥,然而孟息風與花若耶臉上都露出一抹驚靜。

「方才突然出現的那人,可是叔祖?」花若耶驚疑的詢問孟息風。她曾與那位孟家的叔祖有一面之緣,只是事後竟完全想不起他的面容,適才再見到,雖然只有幾眼,卻莫名讓她想起了此人。

孟息風頷首,「沒錯。」他也不曾細看過叔祖的長相,可適才那人給他的感覺確實是叔祖沒錯。沒想到叔祖離開孟家後竟是來了京城,似乎還與元結衣有著什麼淵源。

見他似是認得適才那人,唐奉書質問他,「孟公子,方才出現之人是誰?」

孟息風答道︰「偷襲我們之人是個利用術法為惡的邪道,至于救走元姑娘的則是我族中的一位前輩。」

聞言,花競誠關心的問了句,「他為何要把元結衣給帶走?」

「元姑娘與適才那邪道斗法時受了傷,我叔祖應是帶她去療傷,花公子勿憂。」

接著姜倩神色憂急的問道︰「我小哥呢?方才那道士拋下一道符咒,可有傷著我小哥的魂魄?」

雲鳳青聞言,也關切的看向孟息風。

孟息風連忙將被罩在銅鈴里的姜繹放出,由于剛才他及時將姜繹的魂魄收入銅鈴法器里,他的魂魄並未受到雷符所傷。

姜繹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幾人終于得以好好說上幾句話。

他圓了妹妹與雲鳳青的遺憾。

「小妹、鳳青,如今見你們都安好,我也放心了。」他接著望向雲鳳青,神色柔和的說道︰「鳳青,各人有各人的緣法,你我之事早已成了過去,我們之事,你無須再惦記于心。當年我瞞騙你,是因我知你性子過于執著,我不願你為我的死而悲傷。我沒有福分陪伴你走完這一世,盼望有人能代替我陪著你,希望你能原諒我當年自作主張的欺瞞。再過不久,我即將重入輪回,這回臨走前容我鄭重向兩位道別。」說著,姜繹抱拳朝兩人一揖,「珍重!」

說完,他魂魄消失,重歸于冥府。

雲鳳青怔怔地望著他消失的地方,默默垂淚。這淚不是悲傷,也不是痛苦,而是釋然。

她終于能把這段感情徹底放下了,能安心接受花肇謙了。這麼多年來她之所以一直刻意冷落丈夫,便是因著當年的事,而今了卻了這段往事,她已不再有所牽掛,可以好好與他過日子了。

花若耶拿出手絹輕輕替母親拭淚。

須臾,雲鳳青平復了情,走向一旁的姜倩。

她還未開口,姜倩便握住她的手說道︰「鳳青,我誤解你這麼多年,你可還願認我這個姐妹?」

「我心里一直都認你的。」在得知姜繹當年欺騙她的事後,雲鳳青便沒再怪她了,但姜繹之死成了她的心結,令她不願再見姜倩,所以多年來兩人始終回避著對方。

此刻再見到姜繹一面,那凝聚在心中多年的心結化去,她已能坦然面對昔日的摯交好友,接著想起一事,她歉然道︰「不過這回我恐怕要對不住你了,若耶與世子的婚事,只怕……」

今晚見到姜繹一面,圓了她心中的遺憾,她將心比心,不願再棒打鴛鴦,拆散女兒與孟息風,令女兒怨恨自己一生。

不待她說完,明白她意思的姜倩含笑接腔,「這婚事咱們還是取消吧,不要讓孩子們為難了。」

說完,兩人相視而笑,這些年來的疏離仿佛不曾存在,兩人又恢復了昔日的情誼。

听見她們的話,花若耶欣喜地望向孟息風,兩人的眸底交纏著濃得化不開的情意,看得在一旁的唐奉書頗不是滋味。

不過他對花若耶的感情並沒有深到非她不娶的地步,如今孟息風如約完成母親的心願,他自是不會再為難兩人,只不過瞧見兩人這般深情的模樣,倒讓他忍不住也想尋個能與自己不離不棄之人。

當初花若耶要嫁給唐奉書的消息傳出時,讓京城中不少姑娘碎了心,既羨慕又嫉妒,而今靖國公府與越平王府竟同時宣布解除婚約,消息一出,令京城中不少姑娘歡欣鼓舞,瞬間又燃起了希望。

不久,便傳來花若耶將下嫁一介平民百姓之事。

這事成了城中街頭巷尾最熱絡的談資,不少人都猜測這人是何方神聖,區區一介平民竟然能求娶到靖國公之女。

不管外頭如何傳說著兩人的事,絲毫干擾不了靖國公府。此時的花肇謙簡直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不過這喜不是女兒之喜,而是他自己的喜事。

因為這麼多年了,他終于焐熱妻子那顆冰冷的心,這幾晚,他夜夜宿在妻子那兒,她不再冷淡相待,兩人如今宛如新婚夫妻那般蜜里調油。

因此當妻子打算將他們倆唯一的嫡女下嫁給一個沒有官位、沒有品級的平民百姓時,他幾乎無暇細想就答應了。

花若耶將在兩個月後出嫁,不久前趕來京城的孟清聿夫婦得知靖國公府退了越平王府的婚事,並答應將花若耶嫁給兒子後,兩人欣喜之余,正好藉著拜訪之由順道談妥了兩個孩子的婚事。

談好之後,兩人也沒留太久,匆匆趕回孟家籌備兒子的婚事。

孟息風則晚幾天才離開,臨走前他與花若耶相約來到花神廟。當初孟息風便是在這里找到她,花神廟對他們有著不同的意義。

此時的花神廟沒什麼香客,兩人攜手來到後園。

雖然再過不久就能廝守在一塊,可思及要到兩個月後才能再相見,花若耶滿心不舍。

「你回去後,若是得空,可以再施展離魂術來看我嗎?」

「若你想見我,我便過來看你。」孟息風俊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但話里帶著甜得化不開的寵溺。

她心頭甜甜暖暖的,舍不得他太累,「還是不要吧,免得太傷神了。兩個月很快就過了,我每天吃一顆包子,吃到第六十顆時,兩個月就到了。」

他將她擁在懷里,恨不得能將她就這樣直接帶回去拜堂成親。

「等我,我很快就來迎娶你。」

「嗯,我等你。」她柔笑著輕應。

她明白短暫的分離是為了未來長久的相守,只要熬過去了,以後就能廝守終生,永遠相隨。

此時片片飄落的紅葉,仿佛也在無聲的為兩人祝賀。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