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第三章

大晉朝二十六年,國號「盛元」,此時正值花開時節,春三月。

春日,天氣正暖,熱鬧的大街上擠滿了人,大伙兒都爭相搶著看犯人被押解入京的畫面。

只見一長串的囚車在官兵的押送下,一路朝著皇宮的方向走,囚車里的多是前朝的高官將領,昔日風光,今日卻淪為階下囚,讓人不勝唏噓。

大晉朝前不久才剛經歷一場宮變,被推翻的前朝靈帝,還是當朝新皇的異母兄長,兄弟鬩牆爭奪皇位,不論在哪一國都已是家常便飯,倒也不足為奇。

只是,這一次的宮變實在太順利了,甚至沒流太多血,彷佛百姓只是睡了一覺,醒來之後皇宮就變了天,靈帝駕崩,新皇即位,無數的高官遭清算,陸續下獄。

新皇不僅改了國號,更冊立了新的內閣首輔,並以清君側為理由,將滿朝百官的生殺大權,全都交由這位首輔大人負責。

由于這一次的宮變內幕重重,可以說是瞞天過海似的,一夕就變了天,而這一切自然得歸功于許多官員暗中倒戈,幫著新皇,才能順利發動政變,推翻靈帝的政權。

只是,許多事情是暗著來的,有多少人幫著新皇,又有多少人從中阻攔,或者反過來臥底離間,這都是新皇亟欲確認的事。

而這樣的責任,自然落在新皇最信任的首輔手上。

吵雜的大街上,老百姓們擠得水泄不通,搶看熱鬧,暗巷里,一名身穿丹紅色素緞婢服的女子,瞅了一會兒浩浩蕩蕩的囚車後,轉身繞出了巷子,走過了幾條街,最後來到一座五進大宅院的後門,悄悄進屋。

進了屋,紅衣婢女繞過了穿廊,穿過了幾個月洞門,來到高掛著「千雪閣」的院落。

「奴婢給將軍請安。」紅衣婢女停在書房門外,謹慎的請安。

不多時,房里傳來一道慌亂的聲音︰「紅蓼?快進來!」

名為紅蓼的婢女這才直起身,推開漆朱紅門入內。

一進到書房里,就見一群奴婢不安的退守在一旁,而她們的主子,一身緞藍繡竹錦袍,如瀑青絲盤成發髻,乍看之下,宛如一個翩翩美少年,實則是女兒身的傅將軍,正在紫檀書案前方來回踱步。

紅蓼謹慎的將門帶上,小碎步走到那名朱顏將軍前,上前一福身。

「將軍安。」

「如何?都是哪些人被囚?」傅孟君神情慌亂,漂亮的眉眼,少了昔日的凌厲銳氣,多了一份女子嬌態,這模樣倒教那些下人看怔了眼。

且不說旁的,世人皆知,大晉王朝的朱鳳將軍,生是女兒身,心卻可比男子,自小在軍營長大,五歲練拳,八歲騎馬,九歲射箭,十歲習劍,十四歲已能領兵打仗。

大晉王朝風氣開放,女子亦能從軍打仗,朝中也有幾名女子為官,但是官階都不算高,一直到後來出了個朱鳳將軍,才有了女子官階高過男子的先例。

朱鳳將軍,姓傅名孟君,官拜二品,掌管大晉王朝的軍營,統帥王朝過半的大軍,前朝靈帝對她百般重用,更被視為左右手,可說是皇帝跟前的大紅人。

只不過,當靈帝漸失民心,帝位岌岌可危,她選擇暗中倒戈,輔佐新皇,也就是當前的靖帝奪權。

如今新皇即位,朝中百官慘遭清算,為了徹底鏟除前朝勢力,近日來可說是腥風血雨,朝中人人自危。

按理說,靖帝上位,傅孟君應該開心才對,但實情不然。

「將軍,奴婢剛才看得很清楚,吏部尚書跟刑部侍郎都在囚車之列。」紅蓼如實呈報。

「這兩位大人與我可有關系?」傅孟君憂心忡忡地問。

這一問,又令在場的奴婢面面相覷。

且不說自從那一場意外之後,她們的主子大難不死,醒來後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就連過去的事竟然都給忘得一干二淨。

「將軍真不記得了?」紅蓼悄聲地問。

察覺婢女們的眼神古怪,傅孟君才起了警覺心,慌亂的打哈哈︰「大夫不是說我大病一場,身子必定不比從前,看來連記性都不太好了。」

「將軍,那吏部尚書與刑部侍郎,過去可都是追隨將軍的人。」

「既然是這樣,那皇上為什麼要摘去他們的官位?」傅孟君一頭霧水的問。

紅蓼左右張望,似有顧忌,而後才靠向傅孟君,在她耳邊低聲說道︰「將軍莫不是忘了,您當初是幫著靈帝作內應,才會假裝暗中倒戈,將軍底下的這些人,自然也都成了雙面刃,如今靖帝上位,權力下放給首輔大人,讓首輔大人徹查當初有哪些人是靈帝的內應,這些官員才會輪番遭殃。」

聞言,傅孟君著實傻了——

或者應該說是袁心怡傻了。

是的,她不是傅孟君,而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袁心怡。

那一晚,她遭人設局,被樊家派來的流氓圍剿,那群人先是痛毆她一頓,後又給她下藥,再然後她就沒了意識。

當她再次恢復意識時,她成了傅孟君,大晉王朝最驍勇善戰的女將軍。

用一句最簡單的話來說,那就是她穿越了。

她真不敢相信,老天爺居然會這樣捉弄她!

做為一個檢察事務官,她加班當吃補,忙碌當習慣,連一點私人時間都沒有,更別提追劇看小說。

她不迷偶像,不迷電視劇,不迷漫畫小說,更遑論是時下正夯的穿越劇、宮斗劇,她一點概念也沒有。

老天爺居然讓這樣一個毫無概念的人穿越了!

盡管她不懂那些穿越劇的邏輯,但也略有所聞,一般來說,穿越不都是穿成公主或者千金小姐,要不就是嬌滴滴的美人,怎麼她成了個女將軍?

听說,這個傅孟君性子強勢,從小就在男人堆中爭高低,就連男將軍都怕她三分,到了她面前都得彎腰說話。

盡管自己的個性也屬好強,而且不輕言服輸,可是跟這個古代女將軍一比,依然是南轅北轍啊!

被迫成了傅孟君也就罷了,最要命的是,她穿來的時候,正逢大晉王朝政權轉移,時局混亂之際,面對古人的政治斗爭,她完全就是狀況外,想裝也裝不出來。

更糟的還在後頭,經過旁人提點,她才曉得,原來身體原主是個心機深沉的女子,不僅當起雙面刃,似乎還有意謀反……

「將軍,大事不好了!」書房外傳來女管事的急喚。

傅孟君回過神,心頭跟著一跳,不禁看向了貼身女官,也就是紅蓼。

「將軍莫慌,且讓奴婢去瞧瞧發生何事。」紅蓼見主子一臉惶然,立刻上前應門。

將軍府雖然也有男僕,不過稍高的職階都是由女子擔任,是以將軍府的管事也多是女子為主。

「蒔月,出了什麼事,這般慌張?」紅蓼開了門,問著外頭一臉驚慌的女管事。

「首輔大人來了!」蒔月面帶懼色的說道。

這一嚷,屋里的傅孟君先是愣住,緊接著腦中浮現一幕畫面。

那已經是前兩日的事,她被老親王邀去府上茶敘,就在親王府門口,她乘坐的軟轎正巧與首輔的紅頂轎子擦身而過。

那當時,紅頂轎子的窗紗被一支白玉折扇挑起,露出一張俊雅脫俗的男子面容。

而她正好撩起了錦簾,透過窗子往外瞧,就這麼無預警的與那人對上了眼。

她當下就傻了,而且差一點就從轎里跳起來。

不是因為男子的俊美,也不是因為他正一臉饒富興味的沖她瞧,而是因為那張臉!

男子有著一張和樊仲宇一模一樣的臉!

她記得與他對上眼的那一刻,她下意識屏住呼吸,然後不知所措的低下頭,一時竟也忘了把簾子放下來。

然而,當她再抬起臉的時候,紅頂轎子的窗紗已經掩下來,看不清男子的面貌。

會是樊仲宇嗎?當時她心底冒出這樣的疑惑。

不過下一刻,她自己就推翻了這樣的懷疑。不可能是樊仲字,他還在未來世界活得好好的,怎麼可能也穿越來這兒。

也不過是長得相像的人罷了。

然而,巧合的事情可不只這一樁。

當她在這個大晉王朝醒來時,當她站在銅鏡前看見自己的模樣時,她才知道世上有很多事情,是科學無法解釋的。

她不僅是穿越了,這個傅孟君居然與她原來的面貌有七八分像,只是傅孟君的五官來得更細致。

這麼玄的巧合都讓她給踫上了,眼下又來一個跟樊仲宇一模一樣的男人,應該也不奇怪了。

「將軍,將軍!」紅蓼連喚了幾聲。「您還好嗎? 」

「喔,我正在想事呢。」傅孟君回神,尷尬一笑。

「將軍,首輔大人已經正廳候著,您這是見還不見? 」

「我……」她好生茫然的望了一圈,發覺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大好看。

說得也是,這些奴婢是將軍府的人,她們的命運繞著主子轉,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她們的盼頭全系在主子手里。

唯恐傅孟君垮台,她們也得跟著遭罪,就算她不是古人。也不懂宮斗,但這條道理她還是懂的。

看見那些婢女這麼憂心,她的團隊精神也跟著被激發,過去她在地檢署里,一直是最合群的那一個,生怕自己的表現會拖垮整個檢調團隊。

如今換了一個時空,她還是一樣沒變,會好好擔負起自己的責任,不讓無辜的人受到連累。

思及此,袁心怡一一不對,眼下已是傅孟君的她,不得不打起精神,努力扮演好將軍的身分。

「你們莫慌,我這就去會一會首輔大人,相信他不會為難我的。」

看著眼前這個語氣率直,眼神毫無心機的主子,那些痴女非但沒有松了口氣,反而更加擔憂。

「將軍,請恕紅蓼直言,首輔大人很可能是來探將軍的底細,將軍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我明白。」傅孟君壓下心底的慌恐,力持鎮定的點著頭。

「將軍,您千萬要小心。」一屋子的奴婢時跪了滿地。

見著此狀,她的背瞬間涼誘,只能逼自己抬腿往正廳的方向走,同時在腦中回相前兩日紅蓼對她說的那些話——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