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第四章

凌泉,大晉王朝的新任內閣首輔。

凌家在大晉王朝也算得上是三朝望族,祖父當年是位居二品的安國公,父親卻是個不學無術的紈褲子弟,凌家差一點就敗在他手上,

凌家一度沒落,在貴族間無人聞問,幾乎已沒人會再提起凌家。

因此,當凌泉這個名字出現在眾人口中時,眾人才驚覺,原來凌家出了這麼一個出類拔萃的後代。

據說,當時凌家幾乎是窮途末日,只剩下一個空匣子,而靖帝只是一個百般受制的王爺,他表面上裝作平庸無才,整日尋歡作樂,好讓靈帝放松戒心,私下卻廣納謀策人才,凌泉便是在那時進了王爺府。

早在大局底定之前,眾人只知靖帝身邊有個運籌帷幄的謀略高手,卻不知原來那人便是出自沒落凌家的凌泉。

直到靈帝被推翻,靖帝上任後第一件事,便是冊封凌泉為內閣首輔,一時之間舉世嘩然,早被世人遺忘的凌家,眼下是再次翻了身,成了皇都中最受敬畏的名門世家。

「那,這個凌泉是個什麼樣的人?」記得當時,她一听完紅蓼說完凌泉的來歷背景之後,忍不住追問起來。

紅蓼先是流露露驚神色,緊接著才說,「將軍當真全忘了 ?早在靈帝駕崩之前,凌泉便時常頂著王爺府的名義來件將軍,將軍與他本就不和,卻是為了謀利不得不與他周旋。」

啊,听起來她這副身體的原主,是個城府深沉的女子。

「將軍總說凌泉此人深不可測,還說他對將軍同樣懷有敵意,似乎把將軍視為較勁的敵手,因此將軍對他防備甚嚴。」

「喔,原來是這樣。」

「眼下將軍大病初愈,又忘了那些多事,恐怕很難應付凌泉,將軍務要小心,能避則避。」

听從紅蓼的勸告,她整日悶在將軍府,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為的就是想躲開大晉王朝的政治斗爭。

不想,眼下凌泉居然主動找上門,這代表什麼?他肯定是來查桉的!

她作夢也想不到,昔日她好歹也是個檢察事務官,協助檢察官辦桉搜證,穿越來此之後,她竟然反過來成了別人查桉的對象,這真是太諷刺了。

揣著一顆不安的心,傅孟君行至正廳門口,不由得停下腳步,深呼吸一口氣,然後挺起胸口,努力擺出將軍樣。

「將軍安。」正廳里的奴僕們一見到她,齊刷刷跪了遍地。

她順著那一屋子低垂下來的黑壓壓人頭往里看,一道頎長的絳紫色人影就站在花開富貴屏風前,背對著門口,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沒一下地搖著。

「末將見過首輔大人, 大人吉樣。」她照著剛才路上向下人問來的請安方式,走進屋里,向那道修長的人影請安。

絳紫色人影緩緩轉過身,只見男子端著一張溫潤無瑕的俊容,墨發以紫玉環束,錦服繡著細膩紅鶴,襟口滾著金絲線,更添貴氣。

這一回,當她看清了男子絕俊的容貌,她的眼角立刻連跳數下,呼吸頓時全亂了套。

樊仲宇!

「將軍幾時這般客氣了。」凌泉「唰」的一聲收起折扇,就連微笑的神態都與她記憶中的某人,十成十的像。

「好說,好說。」她干笑,隨手比了下一旁的琉璃八仙桌。「大人請坐。 」

「何超。」凌泉低喚了一聲他的貼身武官。

「屬下在。」始終守在屋里角落的高大男子立刻上前抱拳。

傅孟君這才發覺,屋里除了將軍府的兩名上茶奴婢,以及蒔月這個管事,其余的男子全都是一身鴉青。

真不愧是新任首輔,身邊簇擁著一堆人,排場忒大。

她忍不住在心底咕噥道。

「把人帶出去。在外頭候著,我有此話想私下與將軍商計。」凌泉發號施令的模樣十分自然,與生俱來的貴氣教人震懾。

「屬下遵命。」

看著何超領著那群男子退出屋外,其余的奴婢與蒔月不由得偷覷過來。

盡管心慌得很,但傅孟君不傻,她當然曉得對方是什麼用意,只得無奈的出聲。

「蒔月,你們都退下去,順便把門帶上。」她硬著頭皮下命令。

「是,將軍。」蒔月福了福身,領著婢女出屋。

霎時,正廳里只剩下他們兩人,凌泉沒開口,她也不敢輕舉妄動,氛圍一時之間竟有點詭譎。

對傅孟君來說,詭譎的不只是氛圍,還有眼前這個男人,他簡直就是樊仲宇的翻版,就連聲音與說話語氣都一模一樣。

「這里已經沒有別人,你還想裝到何時?」驀地,凌泉含笑地說。

她心頭一震,莫非他真的……

「傅孟君。半個月前,你設了一個局,假借要帶我去見安王商議倒戈一事,卻在半路暗藏埋伏,意圖殺我毀諾,沒想你低估我的能耐,差一點就陪我一起去見閻王,如今你我二人同是大難不死,但時局早已變,你以為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

什麼?!原來她這副身體的原主,之所以會經歷一場大病,竟然是因為暗算他人在先,暗算未果還差點賠上一條命。

而且,暗算的對象不是別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凌泉,當今大晉王朝權勢地位最高的男子。

壞了……這下壞了。傅孟君心底涼了半截。

莫非當真是天要亡她?她昔日可是代表正義的那一方,如今意然成了擔驚受怕的卑鄙小人,盡管她不懂這些古人的法律,但她也知道,身體原主的這種雙面人行徑,不管在哪個時空背景,都不容于世,肯定會被冠上叛變什麼的罪名。

諷刺的是,如今來揭穿她,擁有審判權的人,居然還是一個過去被她當作土匪出身的男人。

好吧,往好處想,凌泉不過是長得像樊仲宇,不可能真的是樊仲宇。

只是, 一想到她都被擁有那張臉的男人吃得死死,甚至是威脅恐嚇,而且一切還是她這副身體的原主咎由自取,她心里就憋屈啊!

「怎麼,心虛不說話,還是想著要找什麼借口搪塞?」

驀地,就在她大傷腦筋之際,凌泉忽然湊近上前,用著手中的折扇挑起她的下巴。

她嚇了一跳,當下脫口而出,「凌大人,你這是……這是在調戲我嗎?」

應該是用調戲這個詞沒錯吧?

聞言,凌泉微微一笑。「將軍是怎麼了? 你不是一向把自己當成男子看待?我這是在審問將軍,又怎麼會跟調戲扯上邊?」

他說得對,在這些人眼中,傅孟君可是霸氣得很,盡管她身形嬌細,面貌秀麗,可是根據旁人的說詞,她大概知道傅孟君可是個狠角色。

抵在下巴的折扇一個使勁,又將傅孟君發怔的臉兒往上一抬。

凌泉細長的黑眸泡含笑意,故意拖長了語調,慢悠悠地說,「誰看得出來,這麼一身細皮嫩肉的,提起劍來卻是這麼地狠,當日你一劍刺穿我的肩膀,想斷我一只手臂,這一仇該如何報答?」

啥?他差點被卸掉一只手臂,她說啊,這個身體的原主未免也……太狠辣了一點!

這下可好了,這個凌泉不把她整治到死,怎可能會罷休?

傅孟君臉色發白,下唇微微發抖,決定好好跟這個男人談判。

「我說,凌大人。既然我倆都是大難不死,眼前大人又輔佐新皇登基,正是風光之時,我們何苦非得要斗個你死我活不可?為了大晉,我們應該一同齊心努力……」

「哈哈哈。」凌泉的笑聲驟然打斷了她。「傅孟君, 你這是在求我嗎? 」

「嗯……你要說求也可以。」

「你可知道, 只要我向靖帝上奏你的罪證,你很快就會成為叛國將軍,到那時候,靖帝必定會將審訊一事交由我發落,你就成了我的罪囚。」

望著神情得意的凌泉,她心中一陣諒颼颼的,沒想到正義使者居然會論為亂臣賊子,這根本是老天爺在玩她吧?

「那個,凌大人,有話我們好好好說,不必這樣……」

「你想求饒嗎?」

「啊……這不是求饒,而是……求情。」憋屈的說道。

他眯起黑眸,薄潤的朱唇噙著笑,端詳了她片刻。

「你要想我放過你也可以,明日晚上,你只身前來我府里,只要你願意侍寢,我就毀了那些罪證。」

傅孟君傻了。「你、 你說什麼? !侍寢? ! 」

她被弄胡涂了,這個凌泉是為了羞辱傅孟君,還是……當真喜歡傅孟君?

不過,不管是何者,她都太冤枉了,她是無辜的,是穿越時空的犧牲者,居然得幫身體原主還債,這太慘無人道了!

「不錯。」凌泉拿開折扇,改用手指輕捏住她的下巴,白玉般的俊臉欺近。

如此貼近的距離之下,她莫名的紅了臉兒,心跳亂七八糟的狂跳,可腦海想的卻是另一個男人。

那個老愛跟她作對的樊仲宇。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她明明是討厭樊仲宇的,可是看著凌泉,她就是無法不想起他……

而且,她還記得她被下藥前,她的腦中也是想著他,盡管那不應該。

「孟君啊孟君,想不到你也有栽在我手上的一天,記住了,明天晚上,你一個人來見我,我會在首輔府里恭候大駕。」

凌泉勾起邪魅的一笑,松開了她的下巴,就這麼氣焰囂張的離去。

傅孟君雙腿一軟,當場在紫檀木圈椅上跌坐下來。

她好不容易才撿回了一條命, 想不到在這里居然又踫上一樣的事,難不成為了活命,她真的得去幫那個跟樊仲宇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

「無法想象!完全無法想象!什麼侍寢,我根本不行啊! 」 她抱頭呻吟。

老天爺分明是想玩死她啊浮浮!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