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第八章

「好巧,上街走走也能遇見傅將軍,看來我倆還真是有緣。」凌泉笑中飽含戲謔的望著傅孟君。

傅孟君打了個激靈,指了指不遠處的王記茶館。「為了感謝大人的救命之恩,末將請大人喝杯茶吧?」

「不急,我想四處走走,不如將軍也一起作陪。」凌泉勾笑。

傅孟君背部一涼,只能硬著頭皮答應。「好。 」

「將軍,那奴婢……」

「有我在,其余人就別帶了。」凌泉淡談一記眼神便截去了紅蓼的話。

紅蓼暗暗一驚,垂下眼不敢多言。

傅孟君沒察覺這兩人的眼神過招,只是配合的點著頭應允。

也好,有些話確實得私下談,以免又招人懷疑。

「紅蓼,你去幫我買點胭脂水粉,買好後便回轎子那兒等著。」

「奴婢遵命。」

支走了紅蓼, 傅孟君才換了口氣,水眸直瞪著凌泉,那一臉怨怪的模樣,看笑了凌泉。

「剛才我救了你一命,你一點都不感激?」他笑問。

「我當然感激,不過,我很懷疑那個刺客該不會是首輔府派出來的? 」

「你這是在懷疑我? 」他挑高眉梢。

「眼前想對付傅孟君的人,就只有剛上任的首輔大人,不是嗎?」她挖苦地說。

凌泉笑了笑,眼角余光一閃,捕捉到遠處布莊門口有幾道人影在徘徊,不由得一凜,牽起傅孟君的手便在小巷鑽去。

發現凌泉將自己帶往少有人路經的窄巷,傅孟君心頭一跳,不由得緊張起來。

「你帶我來這里做什麼?」

「傻瓜。」凌泉只是別過臉,啼笑皆非的目兒她一眼。

莫名其妙招罵, 她氣不過,正想反嗆回去,不料,她覷見方才兩人轉進來的巷口,出現了幾名身著青色錦服的男子。

不會吧?!又是刺客?這個傅孟君過去究竟跟多少人結怨?

「過來這里。」

一不留神,她已被凌泉拉進懷里,帶往彎彎折折的井字巷另一頭,然後躲進一面女兒牆之後的死巷。

傅孟君喘著氣,靠在凌泉的胸膛前,眼角余光看見他環在自個兒腰上的手臂,粉嫩的頰兒霎時染紅。

「別動。」她才想掙脫他的懷抱,他壓低囁子喝斥。

隨後,她听見牆的另一側傳來腳步聲,以及斷斷續續的交談聲。

「人呢? 」

「方才明明看是從這個方向走進來。」

「莫非是打草驚蛇了? 」

「走,先回去稟報再從長計議。」

腳步聲逐漸飄遠,傅孟君一顆心差點懸到嗓子眼,這才大大松了口氣。

「怕了?」她頂上的凌泉好笑問道。

「廢話!誰像你這種出身黑道世家的人,我可不習慣這種打打殺殺的事。」

說罷,她一抬眼,正巧與凌泉俯近的俊臉踫個正著。

兩人同時停住動作,一時之間,四目相接,她被他眼中的那抹光彩懾住,耳邊只余自己狂亂的心跳聲。

凌泉見她痴痴地望著自己,嘴角一挑。也不打算客氣,趁著這個大好時機,湊近她的唇邊印下一吻——

「你這個色|狼!」

傅孟君回過神,遲鈍地意識到自己在恍神的狀態下,遭他偷吻,當下立刻張紅了臉兒,下意識用手便想打他一巴掌。

怎料,凌泉一抬手便輕而易舉地制住她。

「樊仲宇,你太過分了……」

「這一吻我心安理得。」他自負地揚眉一笑。

「虧你還有臉說!」她窘紅著雙頰,氣急敗壞地斥道。

他理所當然的說,「為了你,我連命都賠了,你不給我這一吻,未免太說不過去,所以這一吻,我不內疚。」

她咬住唇兒,雙頰滾燙如火,對上那雙深邃專注的黑眸,竟一時忘了原本想罵的那些話。

「你為什麼要這樣? 」她佯裝生氣的問。

「你知道原因,何必明知故問。」他目光湛湛的盯著她。

終究是臉皮薄、不好意思揭穿兩人之間的曖昧,她心虛的別開眼,顧左右而言他,「你昨晚讓人送來金簪,那是什麼用意?」

他送她美人籍,是準備示愛嗎?若是如此,他為什麼不當面相贈?或者,他這麼做是有特殊用意?

豈料,凌泉笑笑地說,「好好收著, 日後你跑路若有急用,那支美人簪肯定能幫上很大的忙。」

傅孟君傻了,臉色瞬間黑掉,差點大爆氣。「你說誰跑路啊? !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們姓樊的一樣,專門干虧心事,跑路躲警察嗎?」

「你知不知道剛才那些人是誰派來的?」凌泉噙笑問道。

「我要是知道,還會跟你一起在這兒嗎? 」她氣呼呼的推了他一把。

凌泉不痛不癢,只當是小貓撓胸,笑笑地將她楸回懷里。

「那些人是皇帝派來的,用意是為了盯住我。」

她愣住。「盯住你? 你得罪皇帝了?」

「不是我得罪皇帝,而是傅孟君得罪了皇帝。」他意味深長的看她一眼。

「那……剛才那些刺客也是皇帝派來的?」

「不是。現在有太多人想殺你,畢意當初你可是靈帝重用的將軍,如今卻轉而效忠靖帝,許多前朝下獄的官員都恨你入骨,狠一點的則是找人暗殺你。」

「你怎麼知道那些刺客盯上我?」她頓了下,忽然瞪大水眸。

「等一下, 我知道了!你派人跟蹤我? 」

「首輔府正在查朱鳳將軍,自然得派出探子看住傅孟君。」他大方承認。

「所以首輔府派探子盯住我,而皇帝另外又派人盯住你?這又是哪條理? 」她被搞胡涂了。

「你可是檢察事務官,應該不難推敲吧? 」他挑眉,笑得有些挑釁。

她超討厭他那種表情!每回她潛入樊家相關企業葸證被拆穿時,他總是對她露出那種笑,簡直就是將她徹底瞧扁。

傅孟君不服氣的瞪圓杏眸,迅速將事情的前因後果想了一遍。

「如何?有答案了?」他揚了揚下巴,慵懶地回睨。

「我懂了,因為皇帝不信任你,所以才會另外派人看住首輔。」

「你只說對了一半。」他微笑眨眼。

「另外一半是什麼? 」她狐疑的瞅他。

「凌泉一一也就是我,是當今靖帝最信任的心腹,他會找人盯住我,一方面是擔心我遭人暗算,一方面確實也是因為對我起了疑心。」

「首輔府高手盡出,有誰能暗算得了你?」她蹙起秀眉,極不苟同。

「傻瓜。」他搖頭輕笑。

「為什麼罵我?」她氣呼呼的問。

「時候到了,你就會知道我為什麼罵你。」 他戳了戳她的額心。

「好痛!桂戳!」

「你啊,太單純也太容易被騙,實在不適合玩政治與宮斗。」他露出不忍看一個傻孩子一錯再錯的感嘆表情。

她漲紅了小臉,氣得直嚷,「是,你腹黑,你黑心,你黑道,你全身上下都是黑的,就你最適合玩宮斗!」

「除了我,別相信其他人。」他忽然斂起笑,正經八百的叮囑。

相信他?過去她跟他可是敵對關系,盡管他口口聲聲說,是為了她才會出意外,但她又沒親眼看見,總是無法百分之百相信。

他要她只信他,別信其他人,這未免太沒說服力!

傅孟君本想出言反駁,轉念一想,不對,眼前她的身分正面臨窘境,她再怎樣也不能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思緒一轉,傅孟君吞回臨到舌尖的話。立馬改了說詞,「那現在你有什麼打算?傅孟君確實是個牆頭草,而且原本還有意謀反,你真打算把我交出去嗎?」

「你是不是太小看了?」他懶懶笑睨她。

「什麼意思?」她蹙眉。

「我若是打算把你交出去,就不會把美人簪送給你。」

「啊?」這又關美人簪什麼事?對了!他剛才說,美人簪在她跑路的時候很管用……莫非他的意思是……

看見那張花顏一瞬刷白,凌泉笑了,摸摸她的頭,用起哄孩子似的口吻說,「你總算開竅了。」

她氣得拍掉他的手,難以置信的問,「你是要我逃走?!太過分了,我又沒做錯什麼事,做壞事的人是傅孟君——」

「現在的你是誰?」凌泉淡淡用一句話堵住了她的嘴。

她當場語塞,怒氣慢慢消退下來。

他說的沒錯,眼前的她,橫看豎看就是傅孟君,這是怎麼也賴不掉的事實。

除了他,不會再有其他人相信她不是傅孟君。

「認清現實對你自己比較好,往後你得用這具身體,這個身分活下來,所以把袁心怡還有樊仲宇都忘了吧。」

聞言,她不由得抬眼看向他,發覺他眸光清冷,神情不慌不亂,眉宇間端著一股處之泰然的氣勢。

她一時竟瞧得發懵。這就是樊家最得意的接班人,那個從小就被贊譽為神童的樊仲宇。

先前兩人一踫上總是吵吵鬧鬧,她也沒多注意他黑三代身分以外的事,眼前她忽然正視到,這個男人心思沉,遇事冷靜,反應敏捷,他的能耐超乎她的想象。

「你怎麼這麼快就能接受這一切?」她還是忍不住問了。

「就像你說的,我是黑道家族出身,我從小見慣了大風大浪,遇上了就得接受,難不成愁眉苦臉,哭鬧否定,事情就會改變嗎?」

睿智,成熟,心思細膩……這真的是她認識的那個樊仲宇嗎?

莫名地,望著眼前的凌泉,傅孟君的心不自覺地怦怦跳動。

「為了我們好,從現在起,我們都得把過去的身分忘了,以後你也別再喊我樊仲字,我也不會再把你當成袁心怡。」

「你說得有道理,我以後不會再喊錯了。」她一臉別扭地承認。

「真乖。」他故意伸手指踫她的鼻尖。

她又窘又惱的躲開,瞪了某小人一眼。「但這不代表你可以隨便動手動腳! 」

「別忘了,你的命運可是掌握在我手上。」他露出使壞的笑。

「你心里是怎麼盤算的?」事關生死,她不得不問個清楚。

「靖帝上位才三個月,他志在鏟平前朝勢力,而你是他的心頭大患,大晉王朝的一半兵力掌握在你手上,他絕不能可能留你活口。」

聞言,她面露驚悸的咬緊下唇,雙手緊緊找住衣襟。

「不過你放心,我會找好時機助你逃離大晉。」見她一臉懼怕,他不禁收斂起戲謔,放柔了嗓音。

「逃離大晉?那你呢? 」她下意識脫口。

他揚了揚濃眉,一臉受寵若驚。「你這是在關心我嗎? 」

心跳倏然漏了半拍,她心虛的改口:「才不是呢!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話是不是真的,誰曉得你會不會幫我。」

他笑了笑,搖頭嘆氣。「口是心非的傻瓜。」

「我才不是傻瓜。」她不滿的嘟囔。

「傻瓜,記住我的話,除了我,別相信其他人。」他拿起折扇輕敲她額心一下。

「傅一一凌泉,你再戳我一次試試看,信不信我揍你?」她臉紅低嚷。

「想不想去逛逛?」他好笑地問。

「跟你?算了吧!黑三代也懂逛街嗎?」她故作鄙夷的瞄他。

曾見她那一臉不以為然的表情,凌泉被逗得直笑,牽起她的手走出小巷,回到熱鬧的集市。

「你得好好把握現在,過了這村可沒這店,往後跑路的日子可是很苦的。」他故意用調侃的語氣嚇唬她。

「你這個人真的是無聊!」她氣得說不出話來。

「一堆女人覺得我幽默風趣,我還懶得理她們,你竟然覺得我無聊。」他露出她不懂珍惜的惋惜神情。

這人真的是一傅孟君被他激得滿臉憋屈,只好抬起手肘撞開他,兀自往兩旁鋪子逛去,懶得理他。

望著傅孟君走進布莊的背影,凌泉慢慢收起臉上的笑,眼中蒙上一層凝重。

她並不曉得,有多少人想置她于死地,她的處境越來越危險,他只能盡快安排她離開大晉,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他已經失去她一次,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次。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