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第十七章

進了德懿殿,一身明黃色龍袍的靖帝就站在書按前,手里執著小皇子剛才練的字紙,垂首端詳。

這是傅孟君第一次見到皇帝,先前她一直稱病沒上朝,更沒入宮覲見過靖帝。

她心下發慌,不由得偷偷瞅向身旁的凌泉。

凌泉給了她一個鎮定的眼神,牽著她的手齊膝跪下。「罪臣給皇上請安,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總算是回來了。」靖帝的眼緩緩從字紙上抬起。

「皇上, 罪臣辜負了皇上的苦心栽培,自知死罪難逃,只好前往魏國為皇上取得能夠使皇上名垂青史的寶物。」凌泉開門見山地說道。

聞言,靖帝不禁一凜。

其實早在凌泉被押送回京的途中,他便曾托傳令官另外捎了一封親筆書信入宮,信中稟明了他手里握有大晉鎮國之寶等事,是以靖帝心中早已有底,方會在今日接見兩人。

「朕已經听說了你與傅將軍的事。」靖帝知道凌泉不可能乖乖把鎮國之寶交出,話鋒一轉,故意將苗頭指向傅孟君。

傅孟君一僵,面色發白的低垂臉兒。

「皇上有所不知,微臣與傅將軍早在魏國結為夫妻,為了隨微臣回大晉負荊請罪,傅將軍願將虎符交出,更願意從此削去將軍之名,降微庶民,只求皇上開恩,賜將軍與微臣一條生路。」

聞言,靖帝不禁心生疑竇,畢竟,傅孟君過去可是密謀起兵造反, 想著登上大位的凶悍女將軍,如今跟了凌泉,竟然有如此大的轉變,難免教人好奇。

「傅將軍,凌泉這話可是當真?」

面對靖帝的質問,傅孟君有些緊張,但在凌泉安撫的眼神中,她做了個深呼吸,努力喬裝一個將軍該有的氣勢。

「啟稟皇上,罪臣過去確實犯下了滔天大罪,實在罪該萬死,可在凌大人的苦心勸導下,罪臣已經……已經歸了凌大人,眼下對于官位或權勢早已無所留戀,只求皇上能開恩,給罪臣一條活路,與凌大人長相廝守。」

「你的意思是,只要能跟凌泉在一起,你連虎符都不要了? 」靖帝問得直接。

「是的,皇上。」傅孟君毫不遲疑地回道。

開什麼玩笑,她根本不會打仗,還要那半邊虎做什麼?再說,她本來就沒想過要當什麼將軍。

靖帝甚感不可思議的嘖嘖稱奇。「聯怎麼也想不到,你們倆竟然會情投意合,還一起結伴遠命。」

「只要皇上願意開恩,微臣保證,從此以後,世上再無朱鳳將軍,朱鳳將軍底下的所有兵力,也將誓死效忠皇上。」凌泉言之鑿鑿地允諾。

靖帝看著他親手拔擢起來的心腹,忽然間覺得有些陌生,過去的凌泉雖然聰明條計,可尚且不到這般睿智多謀……不對,凌泉本來就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只怕他過去有所保留,未在世人面前完全展露光芒。

靖帝心底明白,凌泉早在回皇都的一路上,就放出了他手中握有大晉失竊百年的鎮國之寶這個消息。

如今大晉的百姓都以為,凌泉是出于忠君愛國,才會前往魏國為大晉尋回了這個寶物,先前叛逃的消息全已被掩蓋過去。

即便他想殺了凌泉,恐怕也會替自己落下一個錯斬忠臣的昏君罪名。

這些全是凌泉事先盤算好的,目的便是要讓他殺不得他們二人。

思及此,靖帝一方面暗惱,另一方面也不得不佩服凌泉鎮密的心思。

「凌泉,朕雖然殺不得你,可朕卻能殺了傅孟君。」靖帝說道。

「皇上不會這麼做的。」凌泉胸有成竹地說道。

「為什麼?」靖帝不悅地問。

「因為皇上若是殺了微臣的發妻,微臣也將隨發妻而去,那麼大晉的鎮國之寶也只能隨我們二人一同陪葬。」

「聯怎麼知道你手中是否真有那樣東西?」靖帝半信半疑地問。

凌泉一笑,眼中流轉著教人不敢直視的光芒。「皇上若是不信,那便下旨殺了我們二人吧,屆時,大晉的鎮國之寶將會有人轉交給魏國君王。」

「凌泉,你竟敢威脅朕! 」 靖帝怒斥。

「皇上錯了,微臣從沒想過要威脅皇上,微臣要的只是一條生路,這是微臣應得的。」

「即便聯能容你,可朕也容不下這個女人!」靖帝索性拿傅孟君發難。

「夫妻本同體,微臣與她早已分不開,皇上若是動了她,微臣也活不了,還望皇上三思。」凌泉不卑不亢地說道。

聞言,靖帝火了,可一想起大晉的鎮國之寶,他又只能將怒意按捺下來。

「皇上,微臣知道您不願意饒了傅將軍,是出于她過去有過反叛之心,也擔心她在軍中的勢力會影響皇上的政權,微臣保證,只要皇上肯留我們生路,此後世上再無傅孟君此人。」

靖帝惱怒之余,不禁好奇,「喔? 你打算怎麼做?」

「皇上一樣可以下旨賜死傅孟君,再找具無名尸頂替,好取信于世人,傅孟君一死,傅家軍群龍無首,便會歸屬于朝廷,不再做他想。」

「原來你什麼都設想周到了。」靖帝嘲弄地勾笑。

「微臣什麼都不求,只求能與妻子過上安平和樂的日子。」

「凌泉,你去過了魏國,又曾經為了一個女人背叛朕,往後朕又要如何信你?」

「皇上大可以不信微臣,也能削去微臣的官餃,微臣只求平淡度日,不求富貴。」

這樣的治世之才,竟然想過平凡的日子,豈不是糟蹋了!靖帝心中忖道。

「凌泉,朕知道你的能耐,想當初朕知道你對傅孟君動了情的時候,朕雖然失望,但也沒想過要置你于死地,如今你又帶著鎮國之寶回來,聯就更不可能殺你。」

終究,靖帝還是讓步了。

不為別的,只因為凌泉這樣的不世之才,傻子都知道該將他留在身邊,更何況是他這個老謀深算的皇帝。

凌泉早已料到靖帝不可能殺他,而他要做的,是盡全力保住傅孟君。

「只要皇上願意饒孟君一死,微臣這輩子願為皇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凌泉目光炯炯地許下承諾。

靖帝望了一眼傅孟君,不由得搖頭失笑,「果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你竟然為了她,什麼都可以拋下。朕是小覷了男女之情的厲害。」

「皇上可是願意饒孟君一死?」凌泉問道。

「你這麼聰明,你認為呢? 」靖帝笑著反問。

凌泉笑了笑,別過臉望向一臉發白的傅孟君,溫聲道,「還不快點叩謝皇恩。」

傅孟君先是呆了呆,旋即會意過來,伏首謝恩。

「罪臣叩謝皇上開恩,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成功了!凌泉果真是談判高手,他居然真的說服了靖帝饒她不死!

「請恕微臣斗膽,還請皇上能御筆親寫一封密函,以茲證明皇上願饒孟君一死,日後微臣才不至于過上終日惴惴不安的日子。」凌泉大膽做出請求。

靖帝有些惱,但也明白凌泉是摸透了他的心思,知道他事後可能反悔,才會有此請求。

罷了!看在凌泉帶回了鎮國之寶,能讓他成為實至名歸的明君,一封密函與一條命又算得了什麼。

「凌泉,朕保證,你會有聯的密函保她一世長安。」靖帝冷冷說道。

凌泉眸光黑灼,嘴角揚起而笑,明明是跪在地上,可氣勢卻依然震懾人心。

靖帝心底清楚,與其與這樣的人才為敵,倒不如重新納為己用,這才是明智之舉。

「凌泉叩謝皇恩,吾皇萬歲。」凌泉伏首謝恩。

離開德懿殿的時候,傅孟君的雙腿是軟的,還得靠凌泉攙扶才走得動。

「你瘋了,你居然跟皇帝討價還價……」

「我可是為他帶回了能讓他名垂青史的寶物,為何不能談判?」凌泉傲氣的挑高眉梢。

「你就不怕他殺了我們嗎? 」

「他不會的,因為他也是聰明人,他知道,往後他需要我。」凌泉信誓旦旦地說道。

「若不是為了我,你也不會落到這種窘境,凌泉,我對不起你。」她紅著眼眶。

「傻瓜,你要真覺得對不起我,今晚就自覺一點,晚上到我房里來。」他拋給她別有深意的一眼。

她頓時紅了粉頰。「你、 你怎這樣不正經!人家在跟你說正經事呢! 」

「我也在跟你說正經事。」他笑了笑,一把扶住她柔軟的腰肢,在漆朱宮門前將她摟進懷里,絲毫不在乎會被路過的宮人撞見。

「凌泉!」

「你早就是我的妻子了,還害臊嗎? 」

「我……」

他低下頭,飛快在她唇上親了一口, 紅霞染上那張花顏,頓時美不勝收。

「等到皇上下旨賜死傅孟君,世上就再無傅孟君這個人,只剩下從魏國隨我一起回大晉的孟孟姑娘。」

「我知道。」她微笑點頭。

唯有隱姓埋名,重新換一個身分,才能夠保住她的命,這些在回大晉之前,凌泉便已向她說過。

「孟孟,委屈你了。」他攥緊她的縴手,目光灼灼地說道。

「我哪里委屈了?是我害你在皇帝面前憋屈才對。」

「我寧願自己憋屈,也不要你受委屈,孟孟,我說過,我不會再讓你吃苦。」

「我知道你不會。」 她輕輕靠在他的眉頭上,眉眼盡染幸福。

凌泉低下頭,親著她的眉心,這一幕教路過的宮人們看著,全都不自覺地停下腳步,痴痴偷覷。

那天過後,靖帝下了聖旨,賜死傅孟君,首輔凌泉戴罪立功,成了一世忠臣,傅家軍失了主兒,被歸入左家軍旗下。

就在傅孟君葬禮過後沒多久,首輔府辦了場喜事,娶的是魏國女子,從此民間再也無人提及,當初凌泉叛逃是因為愛上傅孟君此事。

唯獨民間後世偶有說書人,將這一段迭聞,編成可歌可泣的故事,在大街小巷流傳……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