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大小

背景設置

白天夜間淺粉護眼青春

轉行當首輔妻 尾聲

菱花窗外的晨光暖暖,寢房的桌幾上擺著昨夜未喝剩的合巹酒,四處可見結著喜氣洋洋的紅彩。

傅孟君側身躺在暖炕上,發懶地半睜開眼。

一想起昨夜洞房花燭夜的荒唐,她忍不住紅了頰兒,拉起狐裘把臉遮住。

凌泉端著一盆溫水進房里,正好撞見她躲進被里的嬌羞模樣,不禁挑高了嘴角。

擱下銀盆,他坐到暖炕邊,拉下了狐裘被,與那張紅通通的嬌顏對上。

「昨晚……」

他才剛開口,嘴巴立刻被一只小手捂住,傅孟君一雙水眸直瞪著他,神情又羞又惱地警告他,「你要是

再敢胡扯,我就揍你。」

凌泉被她的舉動逗得直笑,慢悠悠地拉下那只小手,攥進掌心里。

「我只是想說,昨晚委屈你了,還得讓你假扮成魏國人。」

由于世人熟知的傅孟君,已被靖帝處死,昨晚首輔府迎娶的是隨同凌泉一起回大晉的魏國女子。

「來到這里之後,什麼都人都扮過了,還差這一個嗎? 」她好笑地說。

望著她嬌媚的笑容,他胸中一動,低喊,「心怡,你有沒有想過,萬一有一天,我們又穿越回去,你還會嫁給我嗎?」

她聞言一怔,嬌顏酡紅,好片刻才支支吾吾地說,「你這不是廢話嗎?我們……我們在這里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就算真的回到原來的世界,我還是會要跟著你。」

「真的?」他故意逗她。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沒信心?」她嬌怒薄嗔。

「我不是又搬信心,而是對自己沒信心。」

「你也會對自己沒信心? 」她瞪大水眸,一臉難以置信。

他抿唇一笑,撫上那張細嫩的臉兒,目光沉沉的低語,「誰讓有個遲鈍的傻瓜, 一直沒發現我對她的感情,還傻傻的喜歡別人,幫著別人來對付我。」

「討厭……別老是翻那些陳年舊帳嘛。」她心虛的嘟囔。

他失笑,低垂的長眸全是寵溺。

她輕咬下唇,頰兒紅艷,心中發暖,忍不住湊上前,主動親了他一口。

「別這麼小心眼,我們都已經成了親,往後我也只能跟著你了。」她難掩嬌羞的微笑說道。

「瞧你說得這麼委屈,難不成你根本就不想跟著我?」他挑眉。

「凌泉,你再鬧我,我跟你翻臉。」她瞪眼噘嘴。

「原來傻瓜也會害羞?」

「你又罵我傻瓜……」

抱怨的話未竟,小嘴已被堵住,叨叨絮絮最終化成了親密無聲。

「現在大白天呢,你這是想做什麼? 」她羞斥。

「我們可是新婚夫妻,哪還管得著白天還是黑夜。」他一雙眼灼灼似火地盯緊她。

「我們會被那些下人取笑的……」她抗議聲轉為細弱,只因有人已經爬上了暖炕,開始不安分起來。

「誰敢取笑你?我便讓人把他拖下去斬了。」他懶洋洋地輕哼。

「你別以為連皇帝都怕你就能這麼囂張,告訴你,我不怕你。」

「誰要你怕我了? 」

「往後你就是首輔府的主母,我的飲食起居可是全要靠你,夜里能不能上炕睡覺,也得看你的臉色,應該是我怕你才對。」

「你哪里怕我了?」她喘著氣嬌嗔。

「我怕你不理我,怕你不喜歡我,怕你趁我不注意又去跟別人幽會,我怕死了。」

听著他戲謔的說詞,她被逗得直想發笑,不過,也因為這樣,她才更清楚他對她的情意有多深重。

「凌泉,不管以後我們在哪里,我都想跟你好好的過日子。」她難掩羞怯的伸出雙手,挽上他的後頸。

他對她溫柔一笑,俯首親吻她的眉眼。

「不管你是袁心怡,還是傅孟君,不管是在大晉,還是原來的世界,我這輩子都不會放你走。」

「那你得把我的手牽牢了,萬一下一回我們又穿越,我可不想落單。」她紅著小臉對他撒嬌。

他黑眸湛湛,嘴角揚著百般寵溺的柔笑。

剩下的承諾不必再說,留待給歲月去證明,他對她將會是一輩子不離不棄。

打從那一天, 那個一臉青澀卻滿懷正義感的檢察事務官,闖進他的辦公室對他發表一連串的訓斥,他的心便為這個小女人跳動。

當然,那已是許久之前,遠在另一個時空的事……

【全書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