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4 1

隨著探照燈緩緩移動,更多的圖畫出現了,整個石室頂端都是獵殺場面,各種奇形怪狀的生物高大不一,與無數小人展開生死搏斗,雖然畫面模糊,線條粗劣,但依稀能嗅到畫中金戈鐵馬的殺伐氣息。亞拉法師道︰「或許其余石室暗處也有圖畫,只是我們沒注意到罷了。」

卓木強巴道︰「這些畫代表什麼意思呢?」

亞拉法師道︰「伏魔圖,你仔細看,整個中央有一尊大佛像。」

卓木強巴隨著探照燈光看去,果然,一尊黑色的佛像在正中,它是如此巨大,以至于看見它的一部分也不能將它辨認出來。佛像三頭三面,十八臂盡展,無數的小人狩獵古怪生物的圖,都在它十八只手臂的囊括之中。卓木強巴再看那些古怪生物,有展翅的,有游水的,雖然很抽象,但是大致錯不了,他頓時明白道︰「哦,原來是指,在這佛像光芒的照耀下,人們戰勝了魔鬼的圖像,難怪這些東西看起來都猙獰可怕。」卓木強巴心中卻隱隱覺得,似乎不是這個樣子的,那巨大的佛像顏色似乎更鮮艷,而畫工也精細許多,頗似後來畫上去的,而那些黑色小人如此古樸粗獷,那才更像是萬年以前的古人碳畫。

亞拉法師點頭道︰「不錯,就是這樣。」

多吉插嘴道︰「可是,我記得我曾經看過的伏魔圖,魔鬼都不是這個樣子的,它們連兵器都沒拿,也不會變身,這些是什麼魔鬼?倒更像是怪物吧?」

亞拉法師道︰「看來這個教曾經的教義非常的廣,不同地域產生不同的魔鬼變相,也是有可能的吧。」多吉兀自喃喃道︰「可是,佛像都是一樣的呢。」

他們又走了幾處石室,大多圖案相似,全是黑色小人獵殺魔鬼的圖像,旁邊或背景都是一尊或多尊不同造型的佛像看著,那些黑色的火焰狀線條代表佛光,以示在佛光普照下才得以勝利。看過第四間石室壁畫後,卓木強巴道︰「從繪畫工業和技巧來看,好像是很早以前的人們畫的畫像吧?還是說,故意畫成這樣的?」

亞拉法師道︰「嗯,因該是故意畫成這樣的,因為佛的造型傳入藏地不過千余年,不可能是很早就有了的。」

似乎每間石室都有一兩幅不同的畫像,其中一間有船行進在峽谷間,兩岸的高山異常陡立尖銳,而山間峽谷背面被完全涂成黑色,還有那船,如果與人影比較,那船顯得太大了一些,整齊的船槳從船身伸出,一艘接著一艘朝黑暗駛去,竟似無窮無盡;還有一間竟然在佛像手臂上畫出了那十八座倒塔,每座塔的旁邊有一個略似僧侶的人像,或坐或臥,擺出不同的姿勢造型,亞拉法師認為,這估計就是各種不同的修行方式。看見這完整的畫像,卓木強巴才對他們走過的巨佛有了一個直觀的了解,這尊十八臂三面三首巨佛,實際上僅有上半身探出崖壁,成俯瞰眾生相,十八條手臂如蜘蛛腿一樣張開,從上至下,左右手臂相距越來越遠,而佛像的下半身,也就是卓木強巴他們此時所在的位置,則完全的插入了刀削一般的崖壁中,和山崖同為一體,整個崖壁下半截也是被一刀削成內斜的「了」字形。

看過幾間石室後,亞拉法師意興尤未,但卓木強巴已經對這些畫像不感興趣了,他急于爬上所有的垂直台階,與唐敏他們取得聯系,在卓木強巴的催促在,三人才一前一後的向更高處爬過去。

繞得暈頭轉向之後,莫金和索瑞斯來到一間前所未見的巨大的石室,他們的照明設備開至最大亮度,也看不見石室頂部,寬敞的石室正中有一根方形石柱,石柱上頂著一個直徑約五十米的巨大圓球,遠遠看去就像法杖上瓖嵌著明珠。兩人步入石室,都頓時顯得小了起來,石室內比其余地方更加潮濕,石壁上有成股的水滲下,地上甚至可看見部分積水。索瑞斯的一只白鴿停留在圓球下方,好像感知到什麼危險,任憑索瑞斯怎麼用電擊刺激它的腦部,就是不肯起飛,索瑞斯奇怪道︰「這里因該是附近濕氣的源頭吧,咿?雕這麼大一個圓球作什麼?」

莫金激動道︰「找到了,就是這里。那是月亮啊!他們將天上的一個月亮藏于黑暗,惟有銀色的光芒可以讓它重新獲得力量,打開通往勇士的殿堂。」他默念了一遍多吉頌過的古詩,感覺是這樣沒錯。

索瑞斯凝視道︰「月亮?這個月亮上怎麼坑坑窪窪的?難道那些古人將月亮上的環形山都觀察到了?」

莫金道︰「誰知道呢,古人擁有多少智慧不是今天的你我所能猜度的,就像那些蟲引,你不是一直認為,那是近些年才研究出來的生物操控手段嗎,原來人家一千多年前就在使用了。」說著,他舉步向石柱走去,並在石柱下準備開水攀爬。

「等一等!」索瑞斯道︰「這里似乎有些古怪,你看那只鴿子,竟然會違背我發出的電子信號。」

莫金道︰「這山壁里含有稀有礦物,干擾無線電,估計是強磁場的作用,你的鴿子導航系統受到干擾,不受你的控制也有可能吧,石柱的某一個地方,因該有安裝銀眼的位置,我們只需找到它,在安裝上去,因該就能看見我們想要的東西。」

索瑞斯取出夜視望遠鏡,調整焦距,看著黑暗中的巨球,喃喃道︰「不對啊,這不是石雕,這是,這是什麼東西繞成的。可惡,這里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楚。」索瑞斯看見的圓球,就像一個巨大的線團,無數線條或橫或縱的纏繞在上面,繞了一層又一層,依稀看得見分明的層次,還有許多粗大的繩索向四面八方延伸,最後深深的埋入四周的石壁之中。

莫金道︰「在下面當然看不清楚,我們上去看看,安銀眼的插口也一定在石柱某個位置,我們一起上去。」索瑞斯皺起眉頭,跟著莫金爬了上去,雖然石柱周圍都有滲水,但每隔一兩米便有一條可以放入手指的縫隙,爬起來並不難,那些水也是從這些縫隙里滲出來的。

莫金每爬高一兩米,便繞著石柱巡查一圈,看看有沒有安放銀眼的孔洞,而索瑞斯則一心想探究竟那個球究竟是個什麼球,所以很快就爬到了最高位置。來到近處,索瑞斯才發現,這個球,竟然全是由石洞中那些玉米穗一樣的細縴維纏繞而成的,幾十根細縴維繞成一股線,然後幾十股線又捻作手指粗細的繩索,最後幾十股繩索纏繞成手臂粗細的繩纜,整個球便是由這些繩纜一匝一匝的繞成,難怪在下方看上去像一個線團。而有無數手臂粗細的繩纜延展開去,一直沒入石壁,整個球似乎也和石柱是連在一起的,中間沒有絲毫縫隙。索瑞斯索性爬到圓球頂端,只見頂端也伸出無數的繩纜插入頭頂石壁,堅硬得就像是插在石頭里的鋼 ,索瑞斯伸手對球體又拍又捏,感覺入手硬得像老樹樁,再敲兩下,覺得比想象的還要堅硬,估計普通刀斧也砍不動,他喃喃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在石柱上,距地面約四五十米的地方,莫金也找到了安放銀眼的位置,這是一個六角形插座,中心有一個水管粗細的孔洞,此時正像沒關緊的水龍頭,無數的水從洞里涌出來,水量還不小。莫金穩住身體,將銀眼從背包里取了出來,對著插座比劃了一番,如果將銀眼放進去,就正好堵住了出水口,六角形的六個角內都有溝槽,剛好能將銀眼轉動一百八十度,牢牢的卡在這個基座里面,將銀眼放進去到底會發生什麼情況呢?莫金認為因該先弄清楚再放入銀眼,他叫下了索瑞斯,指著洞口對索瑞斯道︰「你看,這里的水量很大,如果放入銀眼,就將出水口堵住了,真奇怪,哪來這麼多水。如果我們頭頂是古格遺址的話,這附近沒有什麼暗河啊?」

索瑞斯道︰「是地下水,在幾千米以下,那個看不見底的峽谷中。」他看了莫金一眼,莫名敬畏道︰「他們或許利用了虹吸現象,將幾千米深的水引了上來,這些人……真是一千年前的古人做到的嗎?」

莫金道︰「可是,這些水有什麼用?這里什麼都沒有啊?」

索瑞斯道︰「和阿赫地宮同一個原理,形成生物鏈,利用那些昆蟲來保護這里不受人干擾。有水的地方才能有生命存在。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利用水培養微生物,而那些微生物則成為白蠍子的食物,有水有食物,所以白蠍子才在這里繁衍了這麼多。」

莫金道︰「那麼,將這水孔堵上會發生什麼情況?可以預測出來不?」

索瑞斯想了想道︰「水?難道是……」他抬頭看了看那個圓球,然後道︰「難道是利用逐漸增加的水壓,讓頭頂的圓球從內部裂開,而我們要找的東西就放在這個球內?啊,或許是這樣了,你知道蛋殼效應吧,從蛋殼的內部向外敲打,很容易就能啄開,而從外向內使力,蛋殼就堅硬無比,這是蛋生生物為了保護蛋殼內的後代容易出來和不容易受到外來生物侵襲而進化出來的蛋殼效應,難道說這些古人也利用了這個原理?」

莫金苦笑道︰「這……這真的是古代藏族人的智慧嗎?微生物?虹吸?蛋殼效應?太不可思議了。那麼,我現在將銀眼放上去了,嗯?」索瑞斯點點頭,兩人都緊盯著莫金的手,看著那只手將巨大的銀眼插入孔洞,轉動銀眼,封住了出水口,然後時間陷入了漫長的沉寂狀態,沒有聲音,等待,等待……

卓木強巴等人還在地下反復的通道中前進,突然,亞拉法師停下了腳步,靜靜的佇立在通道內,卓木強巴正想問發生了什麼事情,亞拉法師一揮手,示意他仔細听。多吉,卓木強巴也停了下來,終于,他們也感覺到了,一絲細微的,不易察覺的,震動。

方新教授等人也已經離開了三重樓閣的宮殿,進入了斜向下的岩壁內通道,繁雜的岔道使他們沒走多久,就陷入了迷芒之中,順著莫金一行人留下的線索,已經一路追至白蠍的洞穴,不過,方新教授他們看見的是,無數白蠍正爭先恐後的朝洞穴內鑽去,無數白蠍被擠下了石壁,它們跳起來,又踩在同伴的肩頭朝小小的洞穴沖去。

來到石室中央,教授等人發現了三具痛苦扭曲著的,被吸干了血肉只剩下一層皮的骷髏,從背包認出了佣兵的身份,可是,那些窮凶極惡的白蠍,是什麼使它們惶恐逃竄呢?方新教授仔細的觀察著,地表的水窪泛起了小小的漣漪,正如微波般輕輕震蕩著。巴桑卻將目光投向了牆壁上變得柔軟的線條,那些原本干涸的細線在這里變作手指粗細,柔柔膩膩,他好像有點熟悉,可是是什麼命令自己的記憶不去回想?巴桑站立著呆呆的想︰「為什麼我的全身都在發抖?這些到底是什麼?以前見過嗎?為什麼想不起來?」

時間好像凝滯在膠凍狀態,過得異常緩慢,莫金和索瑞斯靜靜的等著奇跡的發生,全神貫注的看著頭頂巨大的圓團,也不知過了多久,輕輕的,「嗤」的一聲,好像大型高壓爐打開的一瞬間發出的泄氣聲,莫金和索瑞斯心中一蕩「開了,就快打開了!」

可是,緊接著,他們攀附的石柱傳來巨大的抖動,莫金和索瑞斯都感覺到了指尖的振顫,振得手指發麻,很快失去了觸覺。「怎麼,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莫金問索瑞斯。

索瑞斯道︰「不知道,再這麼振動下去,我們攀不住這石壁了,不如下去等,這麼高跌下去可不是說著玩的。」

兩人趕緊滑下石柱,趁指尖還有輕微的觸覺,在石柱根處,索瑞斯突然感覺到了悸動,是的,那好像是一種新生命開始的悸動,有規律的,一汩一汩的,心髒泵血的悸動。索瑞斯大驚,退了兩步,正迎上莫金欺盼的目光,莫金道︰「怎麼樣?打開沒有?」

索瑞斯道︰「我怎麼知道,但是,這感覺,這他媽的是個什麼東西?」

仰頭望去,那個直徑為五十米左右的圓團竟然清晰的收縮起來,縮小到直徑僅為三四十米的球形,還在不住壓縮中。那個圓團外部包裹的繩纜樣植物有多堅固,索瑞斯是知道的,什麼力量竟然使那些繩纜包裹的球體收縮成這樣,索瑞斯喃喃的想,難道是水?

只需要一滴水,便從千年的沉寂中蘇醒過來,仿佛一頭饑渴的生物,忍耐了一千之後,再次嘗到了血腥的氣息,那巨大的圓團爆發出驚人的吸力,因為力量太大甚至使這個實心球體縮小了一倍,它要將幾千米以下的水吸入自己的月復中,已經蓄積了力量,就等那最後一擊。

「亢」好像什麼金屬被打開,莫金和索瑞斯明顯的感到,什麼通道被打通了,有什麼東西正急速的從地下噴涌上來。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數千米的深淵下,在所有人都看不見的地方,數台涂了防貥\料的鐵水車,在機械的作用下,緩慢而沉穩的被放入水中,巨大的流水沖擊力,讓這些千年以前的機械徐徐轉動,它們將更多的水往上泵去。

莫金舉著望遠鏡,不住的調試光線,焦急道︰「好像沒有被打開,會不會弄錯了?是別的什麼地方打開了?」

索瑞斯思考著,他對此也一無所知,但是他們知道,確實有什麼東西被打開,正想著,突然那團球形繩纜膨脹開來,就像吹氣球一般,很快達到原來的大小,而且在繼續膨脹,越來越大,站在下方的兩人感到巨大的壓力,那個圓球就像要墜下石柱一般。

圓球很快膨脹到原來的一倍大小,站在球下的二人不需借助望遠鏡也能清晰的看見,那些繩纜明顯的變粗變軟,有一部分開始徐徐蠕動起來,整個球體就像不知名的外星生物一樣,由無數的圓管扭動著糾纏在一起,每一根圓管都仿佛擁有自己獨立的生命,它們掙扎著,要月兌離這球體的束縛。饒是二人見多識廣,也從來沒見過這麼恐怖的事情,好像他們剛剛喚醒一頭從不知情的巨獸,這個家伙體長超過百米,渾身裹成一個球體,有無數的觸手伸出,伸向四面八方。

莫金眼角顫抖,本能的想躲在索瑞斯的身後,難看的詢問索瑞斯︰「這是個什麼東西?這個混球是個什麼東西!」

索瑞斯也並不比莫金好過,他雙腿杵在地上,就如生了根一般,想抬腿也是不能,他拼命的回想,所有的細節和看見過的東西如回放電影一般從腦海里流過。「他們將天上的一個月亮藏于黑暗,惟有銀色的光芒可以讓它重新獲得力量,打開通往勇士的殿堂。」這是多吉的原話,在潮濕環境下那些玉米穗一樣的細韌線條便得如肉蟲一般粗軟,到處都是沒有被啟動的機關,被線條牢牢捆綁的各種尸骨,當這些完全不能理解的線索連接起來時,索瑞斯登時明白他們做了什麼。他大叫道︰「該死,這是總機關,打開通往勇士的殿堂,是打開了這個洞穴里所有的機關!」

莫金這才明白過來,怒道︰「混蛋,那個小矮子竟然敢騙我!」

索瑞斯道︰「還等什麼,趕快去把銀眼取下來,阻止這些機關的啟動!」

但一切都已經晚了,石柱上那些縫隙已經伸出無數鋸齒輪,並開始繞著石柱朝不同方向旋轉起來,再攀上石柱已是不可能的事。此時圓球已經變軟呈半球形,如海綿狀耷拉在石柱上,體積約為以前的一倍半,之所以還沒掉下來是因為還有無數的繩臂插入石壁之中,那海綿狀的半球體就有如心髒一般開始有規律的收縮,每次收縮都將無數的水流泵入那長滿了線條的洞穴通道——全部的洞穴通道!

在那一刻,這尊高逾千米的巨佛,以水力為動能,在無數齒輪和機械的帶動下,活了過來!

索瑞斯驚恐的看著因為吸收了足夠多的水分而瘋狂生長的長條形肉蟲狀觸手,正逐漸逐漸擠滿整個石室,本能面前,總算恢復了一絲神志,他拉過莫金,大聲道︰「快走,通道被堵上就走不掉了!」

方新教授等人剛和四五個佣兵交過火,那幾人堅持了一陣,邊打邊撤退,這時,巴桑突然發現牆邊的細繩扭動了一下,他用手指挑起一截軟軟的繩狀物,他清晰的感到,這些東西就像血管一樣,有規律的在搏動,手指間的這根好似干涸的藤蔓正逐漸恢復過來,這些東西繞住了巴桑的手指,並開始收緊。巴桑雙眼鼓成正圓形,一種發自心底的恐懼讓他聲嘶力竭的大叫起來,他將繩索扔在地上,瘋狂的開槍掃射,子彈橫飛,被打中的繩索濺起無數胞漿。其余的人看著巴桑突然發狂,跟著莫名驚恐起來。巴桑打完一排彈夾,張立和岳陽分別沖了上去,制服了他,喝問道︰「你在干什麼?巴桑大哥?你怎麼啦?快清醒過來!」

巴桑恢復了神志,突然道︰「我想起來了!在那地方!在那地方!就是它們,就是這些東西!它們白天像老樹根系,又硬又韌,一旦遇水,就像蛇一樣活過來,它們會絞住它們能絞住的一切東西,別說是人,就是上百米高的大樹也被它們絞死絞斷。快走,不然大家都死在這里!」

六人趕緊找路,盡量遠離那些瘋狂增長的觸須,走過一道石壁時,正看見一名佣兵被固定在石壁上,那些柔軟的觸手勒進了他的脖子,整張臉被憋成紫肝色,還有無數的觸手向他靠近,溫柔的撫模纏繞,他似乎想抬手解救自己,但手臂又被更多的觸手纏住,整個石壁變作一塊巨大的海綿,將那名佣兵包裹了進去,它們又揮舞著,朝其余地方伸展過來。整個洞穴所有通道都復活了,它們要對自己的內部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清洗活動,將所有洞穴內的渣滓,寄生蟲都清除掉,什麼都不留下。

同樣接受清除的還有在更下面的三個人,卓木強巴三人行進節段性管狀通道中,這一段通道就像在糖葫蘆內部一樣,每走兩步就要跨過一道坎,這些坎不是別的,正是那玉米穗一樣的細線堆積成的,卓木強巴喃喃道︰「怎麼這里會堆積這麼多,這些也不知道是什麼草,燒不著也扯不斷。」

他們也感到了細細的震動,也知道情況不對,正全速前進著,多吉步子小,每次過坎都比常人吃力,跑著跑著,「啪」,跌在地上。卓木強巴回身扶起多吉,問道︰「沒事吧?需不需要休息一下?」

多吉道︰「沒事,奇怪,這地面好軟和。」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