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藏地密碼 4 2

經多吉一提醒,卓木強巴才回憶過來,好像這地面是越來越柔軟了,踩在上面輕飄飄的不受力,就像踩在半充氣的橡皮輪胎上。他沒有過多考慮,拉起多吉繼續前進,沒走多久,亞拉法師也發現不對了,他回頭道︰「你們發現沒有,地面變軟了。」

卓木強巴和多吉都道︰「沒錯,我也有這樣的感覺。」

亞拉法師一擺手道︰「停下,好像不對。」亞拉法師靜立數秒鐘,驚愕的看著卓木強巴他們,問道︰「你們有沒有感覺到什麼?」

卓木強巴和多吉也是一臉驚詫,方才跑太快沒有留意,這時站立不動立刻就感覺出來了,地面好像海面一樣,便得一浪一浪的,才短短的幾秒鐘,就好像有數個浪頭從卓木強巴的腳下經過,卓木強巴的身體也隨之時高時低。

亞拉法師蹲來,模著地面的根系道︰「這些好像草根一樣的東西,它們變粗了,竟然變軟了!怎麼會這樣?」

多吉抓起一把根系,新奇道︰「真的變粗了也!你們看,它們還在動,沒錯,它們在動啊,這太奇怪了,這些是什麼?」

亞拉法師好似陡然間明白過來,捻起一根細線,「啐」的吐了口唾沫,那根原本只有發絲粗細的線條瞬間增至筆芯粗細,並且開始軟化下來,細細的扭動著。亞拉法師抓住筆芯的兩頭,用力一拉,不足五厘米的一節筆芯被生生拉開有兩尺來長,亞拉法師手一松,這繩索啪的彈了回去,好像橡皮筋一般。亞拉法師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沉聲道︰「果然!」

多吉看著稀奇,也捻了一根細繩,用力吐唾沫,那根細繩馬上應水而生,竟然順著多吉的手指纏了上來,多吉拉了兩次,沒有扯斷,而手指則有些變色了,多吉豎起指頭道︰「纏得好緊啊。」

卓木強巴道︰「法師,這是怎麼回事?」

亞拉法師道︰「這種東西好像方便面一樣,遇水就長,而且極具彈性,我剛剛才想到,它們或許就是制造血池的原材料。」

「啊!」卓木強巴驚呼,那一扇石門才多少點縴維,就擁有那麼大的拉伸力,而這洞穴中所有的通道都布滿了這種縴維,同時,他想起了在生命之門里那些被水浸泡過的縴維,它們膨脹了數倍不止,而且蠕蠕猶如活著的肌肉,他變了臉色道︰「法師,要是這些縴維都被水泡過,豈不是要將通道全部堵死?」

法師鐵著面緩緩點頭,又看了看多吉被纏得便色的手指,道︰「恐怕不僅如此,這些東西有點像無意識的藤蔓植物,踫著什麼勒什麼,或許不等通道被堵死里面的生物就先給它們勒死了。估計是有人開啟了這里面的總機關,現在,勇士們要接受真正的考驗了。快走,趁它們還沒有吸飽水之前!」

這時行走已經不像方才,那一浪一浪的脈動越來越明顯,反而將人向後推進,站在通道內有如站在水床上,控制身體平衡都呈問題,三人跑得是名副其實的連滾帶爬。一些地上低伏的藤蔓吸足了水,開始扭曲著向從它們身上踏過的生物伸出觸手,看上去像無數蚯蚓準備發動進攻,讓三人心驚膽戰。

前方又有出口,三人知道,那是一間石室,而石室內沒有這樣的藤蔓,三人欣喜的踏進了石室,但是沒想到,這次一踏入石室,身後轟然落下了一道門來,石室內嘎嘎作響,不知道石壁內藏著什麼東西。亞拉法師道︰「糟了,剛才我們經過的地方都是機關沒有啟動之前,如今所有的機關都已經被啟動,每一間石室對我們都是一個考驗啊!」

多吉道︰「現在怎麼辦?」

卓木強巴咬牙道︰「走一步算一步啊。」

關上門的石室絲毫不受外面蠕動根系的影響,安靜得連風吹都能听見,看著一塊塊板磚似的地板,四壁沒有任何縫隙的牆面,卻帶給卓木強巴和亞拉法師二人不安的情緒。

因為,機關看不見。

任何機關,只要能發現,總能多少了解一點它的用途,通過猜度設計機關者的想法,從而提前避開機關的致命一擊,可是這間石室門雖然關上了,周圍卻沒有任何孔洞或縫隙,根本不知道機關會從哪個方向來,是什麼類型的機關也毫不知情。三人只能愣在門口,一時誰也沒有動身。

多吉疑惑的看了亞拉法師和卓木強巴一眼,問道︰「你們怎麼啦?為什麼不走了?」

亞拉法師道︰「有機關,別妄動。」

多吉拍拍已經裹得很厚實的肩部,大大咧咧道︰「我看這房間里連個孔都沒有,怎麼會有機關呢?」

亞拉法師道︰「還記得我在劍樹地獄的遭遇嗎?古人已經學會了用偽裝來掩飾石壁後的機關,而且,這些地磚也有下陷的可能,沒弄清楚就亂闖的話……」

「可是,僵在這里也不是辦法啊,外面那些可以被泡脹的藤條如果把路口封死了怎麼辦?」多吉突然 道︰「如果有機關,就讓我用身體替聖使大人開路吧。」說著大踏步走了兩步,僅兩步而已。

只听「 」的一聲炸響,三人耳邊有如驚雷,多吉像是被一輛直沖過來的卡車撞得飛起,掉在地上滾了兩圈,不動了。卓木強巴大叫︰「多吉!」多吉沒有反應,亞拉發生道︰「別慌,只是昏過去了,你剛才看清是什麼攻擊多吉了嗎?強巴少爺?」

卓木強巴迷茫的搖頭,他只听見一聲巨響,好似什麼東西炸裂,然後就看見多吉被橫空一撞,滾倒在地,可是究竟是被什麼撞的,確實沒有看見,而且那東西撞了多吉之後,便憑空消失,沒有氣息沒有痕跡,什麼都沒有留下。

亞拉法師道︰「好吧,我也準備試一試……」

卓木強巴道︰「法師,我來……」

亞拉法師揮手道︰「你自忖身手比我更敏捷嗎?還是乖乖的站在原地別動。這間石室一共有五道門,我們要去的是東南向那道門,那道門後的通道比較寬敞,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避開那些纏繞人的東西。」亞拉法師頓道︰「強巴少爺,我沖出去時,你要注意看周圍的環境改變,然後想辦法沖到那扇門的面前,估計沖過去,那扇門就會打開,里面的機關便會關閉。」

卓木強巴听亞拉法師的口氣,似乎他對這間石室內的機關也沒有充分的把握,不由替法師擔心起來。法師走了兩步,炸響響起,法師不管是什麼東西,搶先邁開一大步,跟著似乎受到某種襲擊,突然側身避開,搶跑了兩步,接著拔地而起,同時又是一聲炸響,法師在空中翻騰剛一圈,突然「哇」的一聲,就像只蒼蠅撞在了電網上,被打得四肢張開,直挺挺的跌了下來,嘴角溢血,看來傷勢不輕。

卓木強巴完全呆住了,他一直注意觀察,雖然在炸響的同時,看見有什麼東西將石壁沖開,但是擊打在亞拉法師身上時,卻什麼也沒有看見。法師帶著燭帽,另外還開著照明設備,哪怕再細小的暗器,也逃不過卓木強巴的眼楮,可他就是沒有看見。而且,他還注意到,每次炸響雖然只有一聲,但是卻從不同的角度發出,也就是說,有多個地方同時發出了響聲。

卓木強巴心中一急,剛踏出一步,听見「啪」的巨響,那東西還沒到就感覺到了凜冽的疾風,急忙縮腳,只見踏足處突然被什麼東西擊中,地上微微一震。卓木強巴伏身觀察,只見地板上灰塵揚起,形成一個橢圓形,在橢圓形三分之一處,地板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縫,卓木強巴大驚︰「到底是什麼東西!」

亞拉法師掙扎道︰「是空氣,強力壓縮空氣。」

卓木強巴道︰「強力壓縮空氣?」

亞拉法師躺在地上,指著石壁道︰「不錯,石壁內肯定是巨大的空洞,在空洞一端布滿那種可以膨脹的藤蔓,當水流經過,那些藤蔓將洞穴內的空氣壓縮至原來的百分之一大小,形成高壓氣體,每一塊地磚都對應著相應的石壁開口,一旦踏上去,便會從不同角度噴射這種高壓空氣,它們打在身上不啻于直接被鐵錘擊中。」亞拉法師換了口氣,接著道︰「這些高壓空氣的彈道,一定都是經過特別設計的,完全封死了行動的空間,需要身手非常了得的人才能夠通過啊。」

卓木強巴臉都白了,這種突如其來的空氣炮連亞拉法師都躲過不去,又根本看不見,等身體有感應時已經中彈了,這可該怎麼過去?卓木強巴看了看多吉和亞拉法師,心中疑惑道︰「為什麼躺在地上沒事?啊,對了,身體與地面的接觸面積增加減小了地磚的承重壓強,這樣就達不到觸發機關的程度,古人是為了修行最敏捷的身法而建造這石室的,所以古代的勇士是不會躺在地上挪過去的。」

卓木強巴慢慢蹲體,亞拉法師似乎知道了他想做什麼,慌忙制止道︰「等等,不行的,強巴少爺。身體躺在石板上不動可以讓石板均勻的承受壓力而不觸發機關,可是如果你想爬過來,必須要使力,方才我已經試過了,哪怕極輕微的力量,都可能讓那些空氣打過來。到時候你趴在地上,更加避不開。」

卓木強巴想起在納帕錯湖底看見呂競男和亞拉法師走淤泥地,頓時醒悟,古代那些人的輕身功夫同樣也是異常的高,而這一點,石室的設計者早就考慮進去了。

時間就是生命,現在整個巨佛的總機關已經打開,如果不早一點走出這間石室的話,恐怕他們再也走不出這尊巨佛了,而且,更讓卓木強巴心急火燎的是,方新教授和敏敏他們也不知到了哪里,如果他們也在巨佛的體內……

亞拉法師道︰「不用擔心,等我恢復了一些體力,再沖刺一段距離,就能用飛索把自己拉過去了,糟糕,恐怕到時候得借強巴少爺的天珠來用用。」

卓木強巴沒有听見後面一句,「飛索」亞拉法師的提醒讓卓木強巴眼前一亮,畢竟他們和古人不同,古人是利用石室來訓練自己,而他們只是想方設法要走過去。卓木強巴看了看石室的頂壁,不行,太高了,再看看邊壁,身後的石門,卓木強巴有了主意。

亞拉法師驚愕的發現,強巴少爺沿著石壁攀爬上去,抵達了三十米高度,將身體固定住,似乎準備緩緩的轉過身來,他也模不清強巴少爺準備做什麼。只見卓木強巴突然雙腳用力一蹬,縱身一躍,跟著平衡身體,雙臂展開,對著他們選定的石門方向,借助蝠翼在狹小的空間做著精準的滑翔。但是還不夠,卓木強巴貼地飛行十余米後,在距門二十米處停了下來,雖然他盡量的放平了身子,還是「啪啪」幾聲炸響,卓木強巴只覺得背部一沉,還好,背包將空氣炮的威力完全吸收了,倒是側面一個突然襲來的空氣彈撞在碩大的背包上,險些將卓木強巴掀翻。

空氣炮的襲擊就那麼一兩下,卓木強巴看了看門的方向,飛索一揚,準確的沒入門中,然後卓木強巴開始讓飛索回絞,身體就像被繩子拖著走一樣,完全制止了那看不見的可怕機關。

來到門口,卓木強巴看了看石門,問道︰「為什麼門沒打開?」

亞拉法師道︰「站起來,站起來。」卓木強巴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那道門也很听話,果然應聲而開,其余的石門也盡數打開。

亞拉法師欣慰的笑了,沒想到在危急關頭,強巴少爺有這樣的急智,三人都到了出口附近,多吉也緩緩醒轉,卓木強巴替二人查看了一下傷勢,似乎還沒有達到骨折的程度,但是肯定受了不輕的內傷,卓木強巴不由憂傷的想起︰「要是敏敏在這里就好了,法師和多吉的傷她一眼就能判斷出來……」他又看了眼石室,驚出一身冷汗,暗道︰「不,還是不在這里最好。」

亞拉法師斜靠在門柱上,感慨道︰「幸虧我們已走了一多半路程,不然真不知道能在里面走多遠。」

雖然受傷頗重,但亞拉法師和多吉都有鋼鐵一般的毅力,他們依然堅持盡快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這條寬敞的通道與剛才那條相同,石壁上布滿了一浪浪蠕動的藤蔓,不過比方才的通道要高大了許多,那些藤蔓雖然纏腳,但只要保持快速行走,就不會被完全纏繞住。

「法師大人,你是怎麼知道走到門邊那門就會自動開了的?」多吉從昏迷中醒來,便听卓木強巴說起那簡短而凶險的經歷,發出自己的疑問。

亞拉法師道︰「哦,主要是還是生命之門里的經歷。你們沒有發現麼,那入口處有兩塊金屬板,與生命之門德加叉龍王殿那里的布置是一樣的,也就是說,你們佩戴的天珠在這里同樣管用,負責認定勇士的身份以及啟動機關。」

多吉「哦」了一聲,對自己的天珠也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而感到高興。卓木強巴則深深為亞拉法師的目光如炬而感嘆,在那樣的環境下,只是短短一瞥,竟然看清了出路和進出的方法。

卓木強巴架著多吉邊走邊道︰「法師,我好像听見有水的聲音。」

亞拉法師面無表情道︰「我早听見了,在這條通道的旁邊,因該還有無數的水通道,正是那些水通道讓這些藤蔓一樣的東西復蘇過來,你看,腳下和周圍的藤蔓更軟了,它們蠕動得也更快了。」

卓木強巴還是不解道︰「這個通道太怪異,那些古代的僧人,哦不,那些教徒把這洞穴修成這副模樣作什麼,考驗也不用這樣考驗啊,似乎想把通道內的一切生物都殺死一樣。」剛說著,突然一具佣兵尸體從他身旁高速移動過去了。那具尸體通體豬肝紫色,也可以說是支離破碎,到處都在開始腐爛,露出森森白骨,被無數的藤蔓牢牢纏繞著,然後那些藤蔓好似非常默契的,如接力火炬一般,一個傳一個,將尸體高速挪走。卓木強巴震驚之余,語無倫次的問道︰「法師,你也看見了,那……那是怎麼回事?這些藤蔓,把……把那具尸體……那佣兵的尸體怎麼會弄成那樣子的?這……」

亞拉法師腳下不停,卻一直沒停止思考,突然道︰「天哪,我知道了,這些古人的智慧真是無窮啊。」同時心中也在喊道︰「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這就是我們祖先的實力嗎,一千多年前的智慧,一千多年前就已經擁有了的智慧。偉大的摩醯首羅,萬能的摩醯首羅……」

卓木強巴強調道︰「法師,你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亞拉法師用復雜的眼神看了卓木強巴一眼,道︰「如果我沒弄錯的話,這些古人,是按照人體的內部結構來設計這尊巨佛的內部。」

「啊!什麼!」卓木強巴和多吉同時驚呼起來。

亞拉法師朝牆壁一指,道︰「看看這些環狀通道,這些朝一個方向蠕動的藤蔓,如今,我們正處于巨佛的腸道內啊。所以這些藤蔓會把腸道內的一切物體帶向更下方,完成內部的清除工作。那具尸體因該是從更高處跌下來的,因為重摔才出現了骨骼變形吧,它通過了巨佛的胃部,所以被腐蝕得不**形。而我們听見的水流聲,因該算是巨佛的血管流動發出的聲音吧。」

前面又有一間石室正逐漸接近,左右兩旁的通道都很狹小,看來說不得只能再闖一闖了,卓木強巴詫異道︰「法師,你不是說真的吧,一千年前的古人,將巨佛內部設計成一個人體的內部,這似乎不太可能吧。」

亞拉法師腳下不停,繼續道︰「回想一下,從我們踏入洞穴開始,最初的那些岔路和環形回路,恐怕根本就不是什麼排水系統,而是在腳趾尖的末梢循環系統吧。而後我們發現岔路也並非什麼岔路,而是無數的血管分支,所以我們是從小血管走到大血管,石室估計因該是交叉換位的地方,它們將血循環,淋巴循環和消化循環連接起來,不同的門通向不同的循環系統。」

三人進入石室,石門轟然落下,三人在門口做短暫的休息,

卓木強巴感嘆道︰「天,這究竟是什麼宗教,他們竟然這樣了解人體內部構造嗎?」

亞拉法師嚴肅道︰「還記得那個與帕巴拉神廟有關,向外界的智者傳送信物的信使嗎?」

卓木強巴道︰「嗯,那人是古苯教徒吧?」

亞拉法師道︰「其實,從嚴格意義上說,那人不是完全的古苯教徒,他屬于一個多種宗教雜糅之後產生的教派,而這個教派,完全吸納接收了古苯教的一些知識。還是那個問題,現在的人們,對古苯教了解太少了。這個形成于距今五千多年前的宗教,根據我們專家的考察,從中得出這樣的結論,古苯教,或許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研究精細人體解剖的宗教,同時,它也是第一個研究微生物學的宗教,它還是第一個研究生物化學的宗教,許多與古苯教有關的黑巫術,涉及了大量的微生物學和生物化學的知識,其中絕大多數知識即使是在今天,也讓大部分科學家著迷和頭痛。」

卓木強巴听得倒吸一口冷氣,多吉則完全不明白聖使大人和這位長老一般的法師大人在探討什麼問題。

亞拉法師接著道︰「生命之門和這倒懸空寺的規模你也看見了,可以想象當時這個宗教究竟繁華至什麼程度,雖然我們不能想象他們是如何從歷史中消失的,但是我們不能否定他們曾經輝煌過,或許是……古藏,最為輝煌的一個宗教派系呢。」法師說這話的時候,卓木強巴完全陷入了深思,沒有發現法師眼中所流露出那種自豪。

「聖使大人,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多吉一聲呼喊提醒了卓木強巴,不能繼續耽擱了,他點頭道︰「嗯,那麼,看看這間石室是訓練什麼的吧。」

從亞拉法師那里知道了這些機關的啟動,卓木強巴特別留意了一番,果然,當自己走過那石壁兩旁的鐵板時,石室里扎扎作響,所有機關一同啟動。這次的機關擺在了明面上,無數石壁自動挪移開來,露出巨大的洞穴,就在卓木強巴三人暗嘆又是看不見的暗襲時,整個石室內開始涌動起陣陣寒風。那些從石縫深處吹來的風,簡直有如帶著冰風,幽寒得令人汗毛倒立,渾身雞皮,而這還是一個開始,短短幾秒時間內,那些風突然加速,開始時是「嗚嗚」作響,到後來就像用鋼刀蹭著磨石發出的聲音,幾乎超出人耳承受的極限。而那風速刮在人臉上,也如刀削一般。

地上的塵土順著風的方向聚集攏來,很快在石室正中形成一個明顯的小龍卷風樣式,讓三人再一次感到這些古人的能力神鬼莫測。多吉上次吃了大虧,這次學精明了許多,先試探著扔了串回形扣,那是全鋼打造,這串登山用的回形扣總重量不下五公斤,可扔進風里,就像一張小紙片,完全浮在空中。鋼扣順著風勢走了一圈,然後被絞如中心的龍卷中,高速旋轉下,很快就如被一個大力士拋出來一般,帶著巨大的嘯聲迎著卓木強巴三人就沖了過來。

卓木強巴三人慌忙避開,只听「當」的一聲巨響,那串鋼扣狠狠的砸在門上,將石門砸塌一大塊。多吉臉色發青,一愣一愣道︰「我的媽呀,這,這到底是什麼啊?」

卓木強巴結舌道︰「風洞……一千年前的風洞!」他知道,風洞是空氣動力學研究者研究的課題,在研究飛機,火箭方面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別看是一個小小的洞口,里面吹出的颶風,托起一噸重的東西也沒有問題。

亞拉法師暗道︰「不,這不是風洞,這可是古人修習呼吸方法的訓練場。調諧自己的呼吸力,讓身體順著風的走勢前進,這個訓練場比剛才那個只訓練身手的空氣炮訓練場至少又要高出一階。強巴少爺他們連呼吸的基本方法都不曾掌握,看來只有我去試試了,以我目前的能力,究竟能在這個風漩渦中走多少步呢?」

亞拉法師對多吉道︰「這是風牆,任何物體都不能強行突破風牆,只能順著風的方向,調整自己的呼吸與風的頻率一致,才能從這個小型的龍卷風圈中走出去。多吉,把你的天珠給我。」

多吉沒听明白的看了亞拉法師一眼,「七眼聖石」亞拉法師又重復了一遍多吉才將聖石取下來交給法師。法師莊重的將聖石帶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後艱難的向風牆邁了出去。

卓木強巴和多吉看著亞拉法師,就像在風雪地里舉步維艱,他的身體幾乎和地面傾斜成了三十度角,臉上身上的肉被風吹得像紙一樣翻抖著。法師前進了三步,就在卓木強巴和多吉都認為法師正逐漸熟悉風牆的時候,突然地面開了一口,法師沒有掉下去,反而被一股大力托了起來。情況十分糟糕,眼看法師即將被風卷走,然後會從那風眼里像那串鋼扣一樣被拋射出來,在那種拋射速度下,誰也沒能力保證可以接住法師。不過法師反應還算敏捷,雙腳剛一離地就知道情況危急,身體一轉,瞄也不瞄,一揚手將飛索釘在了門旁,卓木強巴和多吉兩人把法師拉了回來。

法師一張老臉都被風吹變形了,暗中發紫,那風牆里的低溫也是讓人不好受的,法師直搖頭︰「不行,過不去,過不去。」

卓木強巴手中舉起了鋼 和繩索,道︰「那麼,試試我的法子?」

亞拉法師莞爾一笑,竟然忘記了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在這樣強烈的風帶中,用登山的牽繩法無疑是最好的,那些登山隊員在強風帶內,便用登山繩將所有隊員串聯起來,而登山繩是拴在一根一根牢牢釘入地下的鋼 內。他們只是要求通過,而不是來接受考核的,法師知道如果要接受這些煉獄的訓練,硬對硬的通過考核的話,他們三人沒一人能合格,就連十八座聖煉堂他們都過不去,不過,只是要闖過這個地方,加上一背包現代化裝備,情況又另當別論了。

亞拉法師再次對卓木強巴表現出的靈機一動表示贊許。當強風刮在地面時,比從風洞中直接吹出來,威力以及削弱了許多,卓木強巴將一根根鋼 打得又穩又扎實,雖然速度慢了點,但三人總算以這樣的方式勉強爬過了風牆,離開門口的時候,三人都有些哆嗦,寒風刺骨啊。

由于時間關系,那些用過的鋼 和繩索不可能再取走了,畢竟不只一套這樣的裝備。在洞穴通道內,便需要和那些不長眼的藤蔓比速度,這次在通道內跑了沒多久,多吉就發現洞穴通道內濕滑了許多,那些邊壁的藤蔓植物也滲出水來。多吉道︰「那些水,已經滲透過來了嗎?不知道能不能喝?」說著便想伸手從藤蔓植物中搶水來喝,奔襲了大半天了,三人的水和備用食物早消耗光了,現在嘴唇干得開裂,而這些藤蔓還沒有完全變粗延伸,從中擠些水喝似乎並不過分,連卓木強巴也準備這樣做。亞拉法師看著由藤蔓植物移動過來的一個破爛帆布背包,就像在海水里泡過多少年的船帆,上面到處都是破洞,里面露出的鋼鐵材料變得袘k斑斑,法師打了個激靈,這是——

「不能踫!」亞拉法師暴喝一聲,讓多吉的手生生僵在半空,法師一把緊緊捏著多吉的手腕,將他甩離牆壁藤蔓植物,厲聲道︰「也不看看現在我們是在什麼地方,這里的水能隨便踫嗎?」說著,用衣袖在那些滴水的藤蔓邊緣一揮,那些水就像浸入布料的油,很快消融在法師的衣袖上,留下一大片水漬。法師用手輕輕一捻衣袖,那粘了水的部位竟然如紙灰一樣片片飛舞的化開了,衣袖上留下一個巨大的缺口。卓木強巴本還想為多吉辯解,一看這情況,驚愕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法師陰沉著臉道︰「我們是在模擬人體的腸道內,估計已經進入十二指腸的位置,這邊壁分泌的液體全是強酸,你還想喝,滴一滴在你手上,就能讓你的手全部爛掉!」

三人只能忍住饑渴,繼續往前奔跑,多吉兀自驚訝不已的問道︰「法師大人,你是怎麼發現的?」

法師道︰「這里的那些藤蔓都有些發黃,也沒怎麼膨脹,似乎與別處不太一樣,後來我看見那個帆布包,明明就是佣兵的東西,可就像是被扔棄了多年的東西,到處都是腐蝕的痕跡,加上我們的位置正是古人仿照人體結構布置的腸道形狀,所以我認為這邊壁的液體有古怪。」

卓木強巴道︰「可是,這里不是已經荒廢了近千年嗎?古人怎麼能把那些強酸保存一千年之久?」

亞拉法師輕輕一笑,道︰「不需要保存強酸,他們只需要將產生強酸的粉末涂抹在這通道壁上,那些化學物質一但遇水,就自然形成強酸了。機關關閉後,它們又干涸成粉末,附著在這牆壁上。這一點不用懷疑,對一個幾千年前就對生物化學做過系統分類的古宗教而言,這是很容易做到的。」

卓木強巴只能苦笑,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表達自己心境的方式。在四壁滲出強酸水的通道每前進一步都是離死亡更近了一步,誰也不知道自己腳下的強力合成膠能在強酸中泡多久,所幸這條通道並不長,幾分鐘後就到了盡頭,這是一道直立的圓管,出口是約三十米直徑的大圓洞,距地面高二三十米,圓管並非九十度垂直,而是扭曲著,管壁同樣有許多環狀紋路,看著四壁不住流淌的酸水,卓木強巴問︰「現在怎麼辦?我們怎麼才能爬上去?」

亞拉法師平穩的呼吸著,這個出口大確實奇大,但是要不接觸到四壁爬上去,簡直就沒有可能,就算鞋子還能支撐一小會兒,但是四壁都是那些扭動著的纏人藤蔓,這就是一條絕路。

多吉突然指著邊壁道︰「看,牆上有個洞,我們可以走另一條通道。」

卓木強巴定楮看了看,那個洞中滲出的水比別的地方都多,幾乎是成股流下,搖頭道︰「那里似乎不能去。」

亞拉法師滿意點頭道︰「不錯,那里因該是膽囊和胰腺的開口,進去死路一條。」

多吉道︰「那怎麼辦?我們不能在這里等死吧。」

亞拉法師仔細看了看浸泡在強酸下的藤蔓根須,它們除了有些發黃,沒有膨脹得太粗之外,似乎還在旺盛的生長著,實在不知道這些是什麼,法師想了想道︰「這條通道並不直,到處都有褶皺,或許,可以用飛索爬上去。」

多吉道︰「可是,那些那些繩條一樣的東西會讓我們通過嗎?」

亞拉法師道︰「看見沒有,那些泡在酸水中的根須,生長速度明顯緩慢下來,這些強酸對它們還是有一定抑制作用的,那麼,我們就以物克物。」

多吉還不明白,直到亞拉法師將一塊亞麻布對折成厚厚的鞋墊,用不袗絲扎在鞋底,多吉才明白過來。現在三人的鞋底全是強酸,果然,蹬踏在那些根須上面,那些細小的根睫知趣的沒有纏繞上來,幾經艱難,總算爬了上去。經過那據說是膽道開口的圓洞時,听見里面有「轟隆轟隆」的滾石聲音,天曉得里面又是做什麼訓練的。多吉問︰「法師大人,不是說里面是必死無疑的死路嗎?怎麼里面還會有石頭滾來滾去的?」

卓木強巴回答他道︰「笨,沒听說過有膽結石嗎。」多吉一臉茫然。

總算站在了平階上,據亞拉法師說,這因該是胃的幽門部位,那麼他們面前的就因該是胃部了。但是他們所看到的胃部,與卓木強巴去醫院做胃鏡時看見過的胃相去甚遠,這可以稱作是無數的大小石室一間接一間,一眼望去庭院深深,重重石門。卓木強巴嘀咕道︰「這個,這個也能叫胃?」

亞拉法師嚴肅道︰「只是模擬人體內部,誰規定了一定要造得一模一樣,誰又能造得一模一樣。」卓木強巴想想也是,要是能造得一模一樣,這就不是一尊巨大的石佛了,而是貨真價實的一個千米高的巨人了,百分百的仿真人,就是以今天的科技,那也只能稱作妄想。

亞拉法師接著道︰「要特別小心了,看來這是一間連環訓練室,看那些石門,不知道有多少個小房間串聯在一起,走出一個訓練場馬上就會進入下一個訓練場,看來我們正在逐步接近最終極的挑戰訓練啊。」

卓木強巴跨上前一步,身後「 」的關上了門,扭頭一看,八瓣蓮花一般石瓣螺旋的合在一起,將圓形通道牢牢堵塞。听過法師說起生命之門里的石門,卓木強巴知道,這是白池,只須用水就能起到打開或關閉的作用而不需要用血。近距離觀察白池,卓木強巴和亞拉法師都會心的點了點頭,果然,白池里面的縴維和這洞穴內到處都覆蓋著的根系屬同種物質,只是里面的縴維更短更密集,而且似乎是人為的染成了紅色,看起來就像活體的肌肉在微微蠕動。

多吉也試著朝石地板踏了一步,轟鳴大作,那些石板紛紛被掀開,露出大小間距不等的空隙來,每塊石板約有2*2四平米大小,那些依然留著的石板下面是等大的石柱,有些石柱開始沉降,巨大的轟鳴就來自沉降的石柱。而已經翻開的石板下面是約三十米深的坑,整個坑底被一汪鵝黃綠的水包裹著,翻泡的水不時冒出一些膿黃色的煙霧,卓木強巴忍不住想起一個令人心寒的詞——「王水池」。

雖然還不敢肯定是不是那種連金子也可以溶解的王水,但看起來也差不到哪里去,這種強揮發酸不可能儲藏一千年,那麼它們也是剛剛從水里被兌制出來的。卓木強巴面色微寒,詢問道︰「法師,這是王水吧?」

法師目光更嚴峻了,道︰「不知道,但是很明顯,它有超強的揮發性,在這個地方呆久了可不是一件好事,很快這里就會變成一間毒氣室的。從這些石柱間距來看,似乎這間房只是考驗我們的縱躍,想辦法跳過去再說。」

「只是考驗縱躍?」卓木強巴哭笑不得,這些石柱與石柱間的距離,近的三五米,遠的有超過十米的,而且高低錯落,僅有兩米的沖刺距離,哪怕奧運會選手來也跳不了這麼遠啊。卓木強巴不由想起了在白城跳石柱過沼澤的事,這次的跳躍比那一次,完全是兩個概念,在沼澤掉下去還能被另一人拉上來,在這里,掉下去可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不過在法師的身手和飛索的幫助下,這次過得有驚無險,法師在對面讓門打開,那些石板又自動復原,卓木強巴和多吉惴惴不安的總算也闖了過去。

第二間石室比第一間石室更大,石柱間間距更遠,而且四壁那種空氣炮特有的「啪啪」聲,打在石柱上又是「通通」直響,卓木強巴和多吉听得心驚肉跳,偶爾失去了目標的空氣炮直落酸池,頓時濺起老大一片水花,雖然隔得遠了,兩位觀眾的心依然為靠飛索懸掛在石柱間的亞拉法師揪著。

更讓卓木強巴擔心的是,如果按這樣發展下去,下一間石室豈不是強烈的風陣,不能依靠掛繩爬過去的強水風陣,三個人死定了!

不過,當卓木強巴和多吉趕到第三間石室門口時才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第三間石室內地面根本就沒有鋪方形地板,而是被挖出了一條一條的壕溝,不僅地面上有,牆壁也全是溝渠,溝內則被那些藤蔓根系一樣的東西填滿,不過很多地方就像被腐蝕過一般露出大的空洞來,而更多的溝渠內則是瘋狂膨脹的藤蔓。

走進石室,站在溝壑邊緣,看著縱深橫展的溝壑,好像回到了平原的戰場,溝壑寬度在三五米間,而壕溝與壕溝的間隙反而不到五十公分,卓木強巴不由問道︰「這些又是干什麼用的?法師?」

亞拉法師搖頭道︰「不知道,反正小心。」話音剛落,只听「轟」的一聲巨響,他們準備出去的石門被炸開,一陣煙霧騰起,卓木強巴和亞拉法師頓時反應過來,有人!他們拉著多吉就跳進了一道空曠壕溝,雖然旁邊的壕溝內藤條舞動著,可以說近在咫尺,但是不會逾越壕溝間的間隙。

伏在溝壑里,卓木強巴清楚的看到,一個拿火把的持槍分子閃進石室里來,吸了塵埃一陣咳嗽,跟著進來一個高大身影的向後喊道︰「快進來,古力!該死,這里也有這些該死的!」

又閃進來一個較為矮小的人,一只手里還拉著一個人,那人用槍支著地,無力的喊著︰「謝謝你,軍哥。」被稱作軍哥的高大漢子揚了揚手中的槍道︰「廢話少他媽說,這里似乎比較安全,先避一陣子再說。」第一個進入房間的人罵道︰「龍軍,古力,還站在那里唧唧歪歪干什麼,找死啊,還不快把陳毛拖過來!」

卓木強巴清晰的看見,在他們身後,粗大的根系足有手腕粗細,如同一頭巨型章魚的觸角正試圖往門里擠進來。這群被打散的可可西里盜獵佣兵由一個叫甘德江的小頭目帶領著,當時被白蠍追得走投無路,只能和馬索分為兩路人馬,一人帶領十人左右,馬索自然將可可西里以前的頭目西米,以及悍將雷波等帶在身邊,這一隊的九人全是中下水平。甘德江自己就慌慌張張,又冒冒失失走錯了方向,一頭向下扎進石室里,沒有天珠作為辨認的器物,這些家伙就好比沒有戴工作證行走在美國安全總署,石室里的機關向他們發起了瘋狂的攻擊,已經掛掉五人,如今還有個陳毛也要死不活的,這里的石室走完一個又一個,似乎遠沒有到頭,這四人筋疲力盡,已經快崩潰了,這時好歹發現一間沒有機關而有空隙的石室,他們完全沒有發覺石室里已經有人,靠牆坐了,大口的喘氣。

卓木強巴討厭戰爭,但是他不認為自己空手出去和人家打聲招呼就能共度難關,不得已還是將背包里的QCW05式5.8毫米微聲沖鋒槍握在了手中,就連多吉也知道這兩位聖使大人及其部屬是冤家對頭,雖然不願意對抗,還是忍不住捏了捏腰刀的刀柄。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