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手機版
簡體版
夜間

噬魂 正文 第二章訪客

鐘點工叫王嫂,她買來早餐之後,就開始忙著收拾屋子,還時不時地埋怨長風道︰「小風,不是我說你啊,都這麼大個人了,也不找個姑娘回來,你年紀可不算小啦。」

長風樂呵呵地說道︰「王嫂,要是找了一個賢良淑德的回來,她豈不是搶你飯碗?到時候你又少了一份工作;如果找了一個刁蠻任性的回來,我豈不是慘了,哈哈……」

「你呀你,就會貧嘴!別說一份工作,就算我少做兩份工作,能換一個姑娘回來給你,我也樂意。」

「嗯嗯!好了,好了,我知道王嫂對我最好。」

正聊著,門鈴響了。

王嫂有點兒驚訝,看了看長風。半年來,這是第一次有人來訪。

長風點了點頭,說道︰「有客人來了。」

王嫂開了門之後,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開口說道:「您好,這里是長風先生的住處嗎?我姓劉,剛剛從秦州過來。」

「哦對,請進!」王嫂上下打量著來人,轉身給客人倒茶。

「老劉!」長風起身連忙招呼他進來坐。

老劉身後跟著一位年輕人,戴著一副墨鏡,穿一身便裝,牛仔褲和黑色短袖,這身打扮看起來就像是電影里黑社會的人。

王嫂第一次看到有客人來,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那位年輕人如此打扮,心里不免有點兒擔心,便對長風使了個眼色。

長風微微一笑,對她說:「王嫂,今天不用收拾了,我自己來吧。」

兩人坐下之後,他們端起杯子就喝,一點兒也不客氣。

長風調侃道︰「老劉,幾年不見,也不來個消息,是不是在秦州發財了,想不起我來了?哈哈……」

老劉哈哈大笑。他顯然知道長風的個性,絲毫沒介意,指著身邊的那位年輕人說道:「這位是任天行,是上級派來負責安全工作的。」他所說的「上級」,想來大不簡單。

任天行摘下眼鏡,站了起來,很客氣地說道:「在秦州的時候,劉老師經常提起您的大名,真是幸會。」說話間,兩眼認真地打量著長風。

長風想起昨天看的資料,中間曾提及國家一些秘密部門參與,現在任天行又是上級派來做安全工作的,心里暗想︰這小子就算不屬于那個所謂的秘密部門,也跟那部門有極大的關系。

「既然是老劉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咱們都不用客氣。」長風微笑著伸出右手。

兩只手一接觸,長風臉色不禁一沉——這任天行的手就像鋼箍一樣,突然間死死地抓著長風。長風心里暗暗驚訝——鐵爪功!好小子,好大的勁兒!

任天行一點一點地加大力道,一直到用盡了全力,仍然試探不出長風的深淺,心里大駭。

要知道,能勝任保護研究工作安全的人,必是經過嚴格訓練的,能以一當十。如若是普通之人被他這麼一握,手骨必定折斷。

眼前這個長風,居然沒有任何反應,所使的力量也如石沉大海。

「任警官真是客氣,第一次見面就送這麼大的禮,想來任警官不僅僅是警察這麼簡單吧!」長風面帶微笑,絲毫沒有露出一點異樣的神色,暗自提起體內的真氣,把他壓過來的氣抵消掉。

長風原本不計較這些,只是這任天行又暗自加大了力度。這小子初次見面就不分輕重,如若是另一個人,豈不給他捏個骨折?

想到此,長風冷笑了一下,傲然挺起胸膛,眼楮盯著任天行,看他要怎麼玩。

任天行幾番下來之後,不禁臉色大變,抽回了手,一臉敬佩地說:「佩服!佩服!」

「鐵爪功練得倒是不錯,哼!」長風嘴里冷哼了一聲,臉色早就不滿,轉身冷冷地對老劉道,「這次找我,不只是敘舊這麼簡單吧?」

老劉干咳了一下,直接說明了來意:「這次來,如果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找你幫忙。」說到此,他望了一下任天行。

長風笑眯眯地看著老劉,說道︰「老劉,你身邊有這麼一位出色的幫手,還用得著我嗎?」對于任天行的無理和唐突,長風十分不滿。

任天行哈哈笑道︰「長風先生,剛剛十分抱歉!我早就听說過您的大名,只是想多向您請教,沒別的意思。」這任天行居然會道歉,倒是出乎長風的意料,如此一來,他倒也不好再追究。

老劉附和道:「不知老弟有沒有認真看過我一年前發給你的傳真?」

長風笑道︰「你給的那些東西,根本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在網上搜索,能搜出比你給的更加詳細的東西。」

任天行冷哼了一下,心有不滿道:「如果真是機密的東西,沒有獲得批準,就算是內部人員也不能靠近。」

「既然如此,又何必給我傳呢?」長風反唇相譏,絲毫不給他留面子。

老劉听出了長風不滿的口氣,尷尬地笑了笑,繼續說道:「三年前,我接到王博士的電話,要我參與秦州兵馬俑的其他考古研究。」停了一下,他點燃一根煙,接著道,「根據王博士當時的記載,1994年3月,秦始皇兵馬俑二號坑出土一批青銅劍,長度為86厘米,劍身共有八個稜面。」

「王博士用游標卡尺測量,發現這八個稜面的誤差不足一根頭發絲,已經出土的十九把青銅劍,劍劍如此。」

听到這里,長風心里非常震撼。他沒想到,這兵馬俑出土的青銅劍,居然有這麼離奇的事情。據他了解,兵馬俑出土的青銅劍,只說到非常鋒利、絲毫無蛂A而沒有其他更詳細的說明。

听老劉如此說,十九把劍,誤差居然不足一根頭發,想來就算如今這麼高端的科學技術,若非發達國家,很難做到這一點。

長風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繼續說。」

「這批青銅劍內部組織致密,劍身光亮平滑,刃部磨紋細膩,紋理來去無交錯。它們在黃土下沉睡了兩千多年,出土時仍然光亮如新、鋒利無比!劍的表面有一層10微米厚的鉻鹽化合物,這種鉻鹽氧化處理方法,只是近代才出現的先進工藝,德國在1937年、美國在1950年先後發明並申請了專利,我國在1996年才掌握這種工藝……」

「等等!」長風打斷了老劉的話,「照你這麼說,我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這麼復雜的工藝,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出現在了我們中國?」

「對!」

長風看到老劉點頭,喉嚨咕嚕響了一下。

任天行望著長風,嚴肅地說道:「這批劍是不是很古怪?」

「非常離奇!簡直匪夷所思!」長風漠然說道。

這麼先進的技術,在兩千多年前就能掌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當然,這個世界無奇不有,自己雖然這麼認為,但是誰敢肯定自己的看法就一定是對的?

最後長風緩緩地說道:「離奇,離奇!我國是文明古國,從古至今,光怪陸離之事並不罕見,許多事至今仍沒有找到合理的解釋。就如同古代流傳至今的鬼怪之說,如若沒有真實案例,這些說法早就被淘汰了。但是,如果說真的存在,又沒有一個人能拿出可靠的證據。」

用鬼怪之說來打比,使得老劉瞪大了眼楮。他怪異地看了一眼長風,原本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任天行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這東西之所以離奇,是因為我們的研究還沒有最終找到答案。我贊成你的意思,但是我不支持你用鬼怪來打比。鬼神之說,純屬封建迷信!我想……」

長風突然打斷了任天行的話,冷冷道:「你不明白我的意思,鬼怪之說是迷信嗎?嘿嘿……」

「難道不是?」任天行倔 地看著長風。

老劉看到長風的眼光往他身上掃來,想起了那次跟長風在學校經歷的「陰變事件」,不禁毛骨悚然,想而後怕,急忙把話題岔開:「除了青銅劍,還有一把書籍記載的寶劍——‘越王勾踐劍’。這把劍當時出土,異常驚人。」

上一章加入書簽下一章
首頁 | 詳情 | 目錄 | 簡體版 | 電腦版
zwxiaoshuo.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