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穿越来淘金 第十五章

“祖母,夫君最近去喜福院,有没有跟您说过要盖新饭馆兼客栈的事情?”

姜老太奇道:“他不是专心在翻修那几间老店吗?”

她看过帐本,收入都翻了两三倍以上,她年纪大了不爱出门,不过大媳妇去瞧了几次,每次来喜福院报告都是喜笑颜开。

“夫君说,店是要翻修的,一间一间都要,但他不想只是守成,于是找了另外一块地想盖客栈,问题是夫君手上金银有限,都转去饭馆那头了,新地虽然买了,却只能等。”

“你是想我先预支一笔钱给少齐?”

“不是,私房是您的私房,孙媳妇不能打这主意。”

姜老太被她弄糊涂了,“孙媳妇,你想什么就直说吧,我年纪大了,听不懂那些别弯绕绕。”

“是。”苏胜雪福了福身,恭恭敬敬的开口,“刚才您说我们二房的男娃将来分家,手上是有八千两分家银的,既然是要给二房,孙媳妇就替儿子作主,把那笔钱给了夫君吧,不然看他明明都想好怎么做,却被金银困住,什么也做不了,孙媳妇看着也难过。”

姜老太眼中闪过一丝锐利,但很快又恢复平常,“孙媳妇,你要知道生意是没有一定的,高楼起高楼塌不过都是转眼,这八千两银子砸下去,可能带来八万两,八十万两的收入,可是,也可能就这样化为乌有,盖出一栋废宅院,等孩子要分家,可是要连你们姑侄都带上,八千两的分家银所过的日子,跟几百两小户人家过的日子,可是大相径庭啊。”

“孙媳妇知道,但既然是夫君所想,孙媳妇还是想支持他,若真的不行,那也是命,不过在认命之前,夫君想赌上一把。”她想想又道,“六姑,对不起,没先跟你商量,我也是刚刚突然想到的。”

苏六娘温柔一笑,“我一向过得简单,不要紧。”言下之意也是同意的。

姜老太的拐杖往地上一敲,“那好吧。”

八千两不少,顾及两房的关系,姜老太也不想暗着来,直接一个令下,大房二房所有人都到喜福院来,姜起原本还赖在鸟房,也被奶娘房嬷嬷拎来。

喜福院的大厅完全是逢年过节的架势。

左首是大房,依次是姜起,卓氏,姜少齐,抱着智哥儿的柳氏,姜少轩,姜宝珠,漱石院的秦姨娘,赵姨娘,凤集院的青姨娘,余姨娘站在后头。

右首则是二房,人口非常简单,就只有苏六娘,苏胜雪。

这是有孕后,第一次见到大房其他人,卓氏亲切自然不用说,柳氏跟余姨娘的敌意当然也是很明显。

不过她不介意,反正她也是正房奶奶,两房各自生活,谁也管不到谁。

“母亲,到底什么事情非得让大家过来?儿子有事。”姜起完全没有长辈的样子,不但不稳重,而且显得心不在焉,不停往外看。

苏胜雪心想,平常这样也就罢了,今天喜福院有事情要宣布,还能这么白目,也算是厉害。

姜家上下都知道他最近买了一只珍稀鸟,宝贝得很,不但饮水饲料都是自己来,连鸟屎也不假手他人自己清,说是怕下人粗鲁,熏坏了他的鸟儿,现在明显是想去伺候那个鸟祖宗。

看着儿子不争气的样子,姜老太忍不住一瞪,这姜起也是欠骂的,姜老太一凶,立刻老实多了。

苏胜雪突然想到三个字:老屁孩。

据说,姜起跟过世的老太爷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个性,想想姜老太也真辛苦,明明是崔家的小姐,却为了姜家操持了一辈子,而姜老太爷跟姜起只怕对她并没什么感激之情。

古代的女人,成亲真的得靠运气。

荒谬的是,即使是姜起这种老屁孩,但因为他不打人不骂人,看在大部分人眼中已经算是好丈夫,卓氏这样能干的女人在他面前还是恭恭敬敬。

想想自己还真幸运,以前太遥远而不敢出手的男神,居然在跨越时空的情况下被她把上了,然后还怀上了小男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姜少齐刚好朝她看过来,微微一笑。

苏胜雪被他笑得心里一跳,怕自己露出不适当的表情,于是慢慢低下头。

姜老太清清嗓子,“这几年大媳妇理家,贤慧利落,对二房也展现身为一个当家太太的气度,我一直很放心,只不过年纪渐大了,有些事情还是想趁着自己老糊涂前交代一下,免得搁在心里,我也不舒服。”

姜起想也不想就说:“娘,您的年纪又不大,孙子们也都还小,现在说这些太早了。”

闻言,卓氏简直要崩溃,她以前只是想把猫丢入鸟房,让猫咬死那些鸟,现在她是想把姜起丢入满是猫的房间,让猫挠死他!

并不是她不孝,想当年公公也是突然倒下,很快就去了,要不是有婆婆坐镇,家里都不知道要有多乱。

秦姨娘膝下的少轩十五岁,年纪已经不小,赵姨娘膝下的宝珠也十六岁,年底就要过门,加上二房媳妇怀孕,这些都需要早点交代清楚,省得大家猜疑,伤了感情。

姜老太又是一瞪,姜起果然又怂了。

“我再说一次姜家的规矩,先祖留下的东西归嫡长,其他嫡子以及庶子三十岁以后便得分家,少轩为庶子,分家银一千两,祖母的嫁妆也给你一部分,你现在尚未成亲,由秦姨娘替你保管,秦姨娘过来吧。”

秦姨娘一喜,立刻跪着上前,从房嬷嬷手中接过匣子。姜家分家是规矩,想赖留只会被轰出去,而分家银这种东西虽然有规定,但可没一定,全凭当家太太的良心,万一姜老太病了,而卓氏到时候只给一百两,他们母子也只能谢恩。

现在可好了,钱银握在手里,安心。

“二孙媳妇,过来,这里头的分家银有两份,一份是你公公的,一份是你腹中孩子的,里面还有一份是已故老太爷的私产,收着吧。”

苏胜雪毕恭毕敬从房嬷嬷手中收下匣子,“是,谢谢祖母。”

喔耶,夫君大人的温泉饭馆有着落了!

虽然因为怀孕的关系,肯定不可能像临江饭馆那样让她打理,不过她还是能给意见啊,她可是从人事编排开始做起的呢。

苏胜雪捏紧手中的匣子,万事具备,东风来也,夫君大人要是知道资金到位,肯定开心。

等她生完出月子,她一定要去那边住上几天,有事没事带上六姑出门,顺道绕去井衫小巷接自己亲娘跟阮大娘,她们一行四人去泡泡温泉吃东西,按摩按摩,再打道回府,太赞。

“大媳妇,这几年你理家,我很放心,以后什么事情不用过问我了,你自己作主就可以,只有三点我要先交代,第一,少轩年底成亲,宝珠明年出嫁,都得热热闹闹的,枣姐儿出嫁的时候,以嫡女规格出门,嫁妆的部分不用动用到公帐,我已经替她准备好了,二房若有女儿出嫁,也是跟宝珠一般,第二,府中的无子姨娘,好好照顾她们,吃穿用度都别短少了。”

卓氏一福,“是,婆婆放心,少轩跟宝珠的婚事一定体面,不会让姜家丢人,至于无子姨娘也是姜家的一分子,媳妇不会亏待她们。”

几个原本担忧的无子姨娘纷纷跪了下来,卓氏并不刻薄,加上姜老太今日特别交代,自己晚年是不用烦恼了。

姜老太交代一阵,见到柳氏眉眼之中隐隐有着脾气,忍不住又埋怨起过世的丈夫,黄家女儿明明聪慧伶俐,他偏偏说柳家门风端正,简直脑子有病。

柳氏这孙媳妇唯一的好处就是能生儿子,其他的她还真不知道从哪里找优点,眼界太小,思虑又不周全,堂堂一个大奶奶居然被赖亲的给赖上,最糟的是发现是赖亲之后,不但没把余姨娘赶出去,还被哄住了,现在对余姨娘比对青姨娘还好,想到智哥儿给她带,内心隐隐觉得不太行,得找天跟大媳妇说,让她自己带吧,她把少齐教得这样好,再教智哥儿一次。

“少齐的爹已经不管事,家里的钱产也在少齐手中,这部分不用交代,但老太婆要说明的是,我嫁入姜家时,姜家就是十间饭馆,老太爷继承到的是十间,少齐的爹传给少齐是十间,少齐最近在改弦易辙,效果还不错,多出的净银由当家决定要做私产还是入公帐,这没规定,但只有一点,将来智哥儿长大的时候,这十间饭馆,一间也不能少。”

姜少齐一笑,“祖母放心,孙儿懂。”

姜老太明着是保障智哥儿的利益,但实际上也是在告诉大家,他放手一博得到的利益由他分派,其他人不得有异议。

柳氏一听就急了,新翻修的几间店生意非常好,余姨娘说,根据余掌柜以出入人流来估计,净银至少有三倍翻利。

夫君宠爱二房,这些银子若是由他作主,将来肯定都给二房了。

“孙媳妇替智哥儿谢过祖母安排,但孙媳妇有件事情不太明白,想请教祖母。”

姜老太本就对柳氏没多大期待,见到她当场忍不住,也不算意外,好整以暇的说:“问吧。”

“弟妹都还没生,祖母怎么知道她一定生男孩子,提前给了分家银?”

卓氏皱眉,姜老太叹息,实在懒得回答了,“二孙媳妇,问你呢。”

“若我这胎是女儿,那就再生。”

柳氏一听,忍不住斑兴起来,哼,她也知道儿子没这么好生,想拿分家银也得看肚皮争不争气,“那万一一直是女儿又如何?”

“那就让大女儿招赘。”

“那怎么行,我们姜家的东西一向传男不传女啊。”

苏胜雪真的很烦柳氏这种人,姜老太已经说了祖传的东西都给智哥儿,但她就是不满意,觉得眼睛看到的都该是她儿子的,自己都这么客气了,她还一直凑过来。

好,你脸都过来了,不打对不起自己。

“大嫂是不是忘了我们二房是大爷兼祧,兼祧与其说留后,不如说留后人祭祀香火,血脉大房已经传下去了,二房当然就不必一定要生儿子,招赘后孩子姓姜,有人祭拜,这样就好了。”

苏胜雪言笑晏晏,“我敬你是大嫂,但大嫂可别忘了我们是妯娌关系,大嫂管好凤集院的的事情就好了,别伸手管我们与花院,若不是祖母问,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回答的。”

柳氏被抢白一顿,虽然生气,却不想就此罢休,毕竟分家银只是她的引子,主要还是饭馆的净银,一定得说服姜老太让夫君入公帐,将来才能到智哥儿手里,无论如何,不能便宜这个女人。

“弟妹说这些话也太见外了,我不过是关心关心而已。”

“既然如此,我不问个几句倒显得我不够关心大嫂了,那好吧,不知道大嫂要怎么处理余姨娘之事,赖亲进门,大嫂居然收着,说出去人家都不信有大房奶奶这样好说话。”

此话一出,柳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后来知道了也很生气,但有什么办法,话已经说出口了,难不成要她打自己的脸收回来吗?

何况余姨娘入门后极尽讨好之能事,她也说不出口让她滚,没想到今天被这样问出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恼了一会,她才道:“这是我凤集院的事情,不劳弟妹费心。”

“大嫂说这些话也太见外了,我不过是关心关心而已。”苏胜雪原话奉还。

一片静默中,只有姜少齐忍不住笑出声来。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