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穿越来淘金 第十六章

【第七章】

集会在姜老太的一声令下解散。

苏胜雪回了与花院,马上提裙前往书斋,虽然姜家男人若不开口,女人不能擅自去男人的书房,但书斋的下人又不是不长眼,二奶奶这样得宠,自然不会挡她。

苏胜雪畅行无阻的一路大步走进去。

姜少齐看见她来,高兴中又有点诧异,“今天这么早起床,怎么不再回去睡一下?”

一旁,孙娘子很快的奉上茶——二奶奶有孕后,已经禁了茶叶,书斋替她准备的是大夫开的养身茶。

“我现在兴奋,睡不着。”她拿起大信封往桌上一放,喜孜孜地说:“一万两!”

姜少齐瞬间懂她的意思,脑海飞快运转起来,“你去求祖母的?”

“是啊,不过是祖母自己先提,我顺着话讲而已,她老人家真的很疼你,原先只说是八千两,但我回院子从匣子取银票出来时才发现是一万两,怕是知道要给你,又添了。”

姜少齐有点感动,他的确很需要银子,但也的确放不下身段跟姜老太要银子。

眼见温泉的地已经围起八成,里面的图样他也想好了,连人事都已经想得七七八八,却碍于资金迟迟无法动工,却没想到苏胜雪替他找了钱,而姜老太添的数目可以让他多面进行。

他亲自把银两锁在暗柜里,“要不要跟我过去看看?”

“就等你说这句话呢。”

他买地围地的时候,她在弄临江饭馆,等他那边差不多了,她又怀上,为了安老人家的心,有孕后没再出门,但想到前世梦想可以实现,当然想去看一看。

大爷说要出门,下人就算见到二奶奶也不敢说什么,只不过马车不跑了,改用慢走,省得颠到二奶奶。

车出城西,上了仙雀湖旁边的竹紫山,又过了大约半小时,车子停下来。

随行的如月很快放好小凳子,姜少齐一跃而下,扶着她慢慢走下来。

苏胜雪一见眼前景色便喜欢上了。

原先的农人用地热在冬天种菜,所以地已经整得十分平,又由于在半山腰,南西边是山群的山恋迭翠,北边则是仙雀湖的雅致景色,温泉汤屋要是围着盖一圈,就有了最棒的风景,东边是一栋旧宅,墙面斑驳,红瓦上覆满青笞,连大门上的铜环都变成黑色,看样子至少是三五十年前的屋子,虽不到残破,但肯定没人住在里头。

她转过头,“这主人是不肯卖,还是找不到?”

“是凌家赌场凌老太的嫁妆之一,凌大爷知道我想在这里盖饭店,想加上一份,他虽然为人爽快,又一再保证对我姜家只有善意,但人心隔肚皮,大黎朝又没金控公司,所以即使东边临江景色才是一绝,我也不想考虑。”

苏胜雪一听是赌场,也马上打消念头。

赌场老板若有人性,赌场还真经营不起来,少惹为妙。

她很快转换心情,“反正也得有下人住的地方,洗衣房,厨房,那一排就靠着东边,东边无景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也是这么打算。”

眼前除了土地什么都没有,但想到将来,苏胜雪还是饶有兴致的东看西看,“我们到时候要不要分边,男客南方进,女客北方进,为了避免落人口实,实墙从中隔开,男人跟女人的钱都赚?”

她觉得自己给了一个好提议的同时,姜少齐轻戳了她的额头,“你傻啦,分边还是一座山,女人为了爱惜名声,不会过来,你说,温泉美容汤屋,女人多还男人多?”

喔喔,卧槽,原来夫君大人要做的是美容美体啊!

话说回来,他们好像没讨论过客群的问题,毕竟身在古代,女人诸多不便。

“兆天府所有的店铺娱乐都是为了男人开的,别说青楼跟酒馆本就只有男人能去,就连琴馆,画馆这种清雅之地,女人也不能登堂入室,身为女子只能去布庄,绣房这种地方,最多去寺庙,你说,身为女人该有多闷。”

“是很闷。”她深有体悟,“在苏家时,我可没去过寺庙以外的地方,就连祖母这么不缺钱,也只能去远一点的寺庙,吃贵一点的斋菜,买墨水加了金粉的经书。”

“所以,如果有一个地方,在门口的是守门婆子,在里头的是接待娘子,吃饭的时候有琴娘有歌娘,温泉跟按摩还能养颜美容……”

苏胜雪仿佛看到白花花的银子。

苏老太去寺庙,一个出手就是三十两,姜老太虽不爱出门,但卓氏一出手可是五十两起跳,小门小户的卓氏都五十两了,那要陈家蔡家那种门户,百两也不是问题吧。

姜家那间邻近河港的小饭馆,每日开店十个时辰,一个月也才净赚一百多两,两个富太太来一趟就抵销了。

“你当初把房间隔得这样大,还以为你是要隔来做商人聚会呢。”

“商人能花钱的地方多了,女人能花钱的地方没几个,到时候我在里面设一条精品街,卖异国织布,香料,再自己设计几种首饰,陈家蔡家算什么,不用几年,姜家就会是兆天府的首富了。”

苏胜雪一笑,“设计?”

姜少齐理所当然地说:“设计!”

“这种事情我来,我都记得。”

说是设计,其实就是把现代产品画出来,再让工匠打样子,整个大黎朝要说起“设计”,还真没人可以抵得过他们的才华洋溢,凭她肚子里的料,设计个三十年都不成问题。

回程路上,两人一路就应该先设计出纪凡希还是先设计出宝格丽讨论了一番。

而才刚下山,隐隐闻到一阵寺庙特有的香火味道,苏胜雪扬声,“卢通,停一下。”

外头的卢通听到吩咐,将慢慢行走的马勒住。

“刚才出门,虽然下人没阻止我,但报告到漱石院是早晚的事情,既然经过寺庙,那就顺道去求个平安经,你晚点拿一份过去漱石院,就说我这几天一直想吃庙里斋菜,你今日有空带我去,我在庙中顺道求的。”她跟姜少齐说。

依照宗族礼法,卓氏只是她伯娘,没资格管她,但她觉得装乖大吉,傻子才跟当家的对杠。

怀孕还出门,太待不住了,扣分。

想吃庙里斋菜?孕妇贪食那可没办法,不扣分。

也给大房求了平安经?挺乖的,加分。

昭然寺的大佛蒲团前,苏胜雪低眉念经,经过多年训练,她膝盖已经很耐跪,姜少齐不爱下跪,便让如月陪着她,自己去外头去等。

念完一遍祈福经,正把经文合上,如月低声问:“小姐今日抽签吗?”

“不抽。”肚子有点饿,回家等开饭。

如月连忙扶她起来,替她揉膝盖的时候,一个正在跟主持说话的男人突然看向她,皱了皱眉,很快大步走过来——

“是姜二奶奶吗?”

唉?他认得自己?

苏胜雪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三十几岁,五官挺立,外表也很整齐干净,而且有那么一咪咪眼熟。

是苏家那些阿里不达的亲人之一吗?还是曾经作客苏家的人?毕竟她有个假仙八伯父最爱交朋友……

男人一笑,似乎也不意外,“看来,小八姑娘不认得我了。”

小八姑娘?所以真是跟苏家有关的人?

慢着,她想起来了!十岁那年,她爹趁她睡着,想抱她出去抵赌债,在角门上等着收钱的打手突然看到一个活人,愣住了,不但没收,还把她爹揍了一顿,骂他不是人。

后来想起她还是怕,幸好是遇到有良心的讨债的,不然只怕立刻收下,转手卖给青楼换钱,那自己就完了。

是他!是那个赌场小子。

即使只有几眼,但她记得很清楚,是这个人放了自己一马,他的一念之仁给了自己一条生路。

苏胜雪一阵摇晃,如月连忙扶住她,她定了定神,这才露出感谢的笑容,“当年真是谢谢您了。”

“二奶奶记得我了?”

“记得,我娘到现在初一十五都还念经给贵赌坊,希望上天庇佑让好人多福多寿。”苏胜雪眨眨眼,深呼吸了一下,“不过您怎么还认得我?当时我还是孩子,又这么多年过去了……”

知道她丈夫姓姜,又知道她在娘家的排行跟辈分,这人对她很了解,苏家不过是个没落大族,谁会对苏家的人有兴趣?

难不成跟她爹是旧识?

应该不至于,当时他在角门怎么踢她那个没良心的爹,她都还历历在目。

“怎么了吗?”姜少齐的声音传来。

他虽然人在外头,但却是一直看着里面的,见到有人搭讪,她居然激动得站不稳,微觉得奇怪,马上进来,走得近了,发现她神色不对,眼眶微红,还以为她被欺负,声音自然带着威吓与不悦。

苏胜雪连忙拉住他的袖子,“我没事,这位大哥与我有恩,人海茫茫也没想过能再见,没忍不住。”她很快把小时候的事情交代过去。

姜少齐一听居然是这种再生大恩,转过身一拱手,正想道谢,却没想到眼前的是熟人,“凌大爷?”

凌大进拱手作揖,“姜大爷。”

“凌大爷跟我妻子是旧识?”

“我说过,我对姜家没有恶意,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是怎么样的人,姜大爷可以问二奶奶,不过即使姜家考虑过后还是不愿合作那也不要紧,人跟人之间各有缘分,勉强不来。”凌大进笑得高兴,“今日路过昭然寺,不过一时兴起,能见到故人,着实高兴。”

苏胜雪心情虽然激动,但却听得清楚,凌大爷?赌场?对姜家没有恶意?难不成那块地的东边宅子就是他的?

还有,为什么他见到她会高兴?

见到对方似乎要走,她连忙追上去,“凌大爷还没告诉我,怎么认出我来的?”

“小八姑娘跟六姑娘长得像,小时候像,现在更像了。”凌大进笑了笑,端详着她的脸,声音又低又感叹,“你既然记得我当年恩情,那便好好照顾六姑娘吧。”说完,径自离开。

一旁的苏胜雪却是无法回神,连姜少齐什么时候跟上来都不知道……

苏胜雪一直不知道该不该问六姑,她跟凌大进肯定有什么,但这么多年过去,只怕问了会给她添堵,想了几日,决定改问傅嬷嬷。

要是问最了解主子的人,那不会是亲娘,不会是贴身丫头,而是奶娘。

所幸她嫁入姜家后,苏六娘一直对她这侄女很大方,陪房的人她都能使唤,而过去她也曾经让傅嬷嬷过来帮忙,所以让桐月去三进喊一下,不会太惹人注目,再将人带到前庭的八角亭,那里连墙壁都没有,不怕被人听去。

上一章加入书签下一章
首页 | 详情 | 目录 | 繁体版 | 电脑版